第 72 章 番外3
  他是設想過,是不是霍家的哪位長輩病了,想見見後輩。

  可也沒想到,這位堂兄和未來的堂嫂,是要直接拿走他的監護權。

  霍溪淮的心跳突然之間就快了一拍。

  真的可以……嗎?

  他從沒敢想過這個可能。在劉家的日子過得是很糟糕,可他別無去路,而且是他影響了胡梅的人生,他理應贖罪。

  霍溪淮眼中的光暗下來,輕輕握緊了拳。

  他剛要說什麽,就見未來堂嫂漂亮的眉頭一挑,毫不客氣道:“你是個什麽東西,還敢提條件?”

  霍溪淮愣了愣。

  “他爸就算脫離了霍家,留下的遺產也沒少了胡梅的,你怎麽不問問她都花到哪去了?”沈雲棠臉色寫滿了詫異,“你們不把他爸留下的遺產吐出來,這也是可以告的吧,是嗎霍聿言?”

  “那的確是的。”霍聿言附和道。

  劉父一瞬間就臉色鐵青。 首發網址

  他猛地回頭看向胡梅,不出意料地看見了對方臉上驚恐的神色。

  ……

  霍溪淮直到坐上車,還仍是恍惚的。

  前排的駕駛座上,坐著他幾乎從未打過交道的、天之驕子一般的堂哥,副駕駛上,坐著正在麵無表情看手機的未來堂嫂。

  這兩個和他毫無交集的人,就這樣把他從劉家帶了出來。

  他現在腦海裏還回放著劉光明那不敢置信又不甘承認的神色。

  “他就這麽走了?!爸你不教訓他們嗎?”刺耳的聲音離他好像很遠。

  劉父咬著牙,惱羞成怒地把他推搡了回去,把門一甩,聲音從門縫裏鑽出來,“還說!”

  霍溪淮第一次看見這對父子吃癟的樣子。

  他本是雙手緊蜷著放在膝頭,一動不動。霍溪淮幾乎可以想象得出胡梅的下場,他下意識想要開口,可前麵的兩人好像察覺了他的意圖,未來堂嫂率先開口,把胡梅的過往給他交代了一遍。

  包括如何想要挾子成婚,如何折騰霍智淵,如何逼死了他,又把這口黑鍋扣在一個小孩子頭上。

  霍溪淮沉默了。

  不知道過去多久,沈雲棠又聽見了那熟悉的、低微的輕輕哭泣聲。

  她停了下,麵無表情地歎了口氣出來。

  “以後呢,你就跟著我們生活了。”沈雲棠看著後視鏡,道,“不管你覺得我們哪裏奇怪都不用問,也不要問為什麽我們未婚同居,這事我也不知道怎麽說,反正我們就是來帶你過上正常生活的,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家長。”

  “對了,記得叫我姐姐。”她平靜道。

  霍溪淮愣愣地抬起頭來。

  在淚眼朦朧裏,看見了她表露出理所當然的麵孔,和哥哥略有些無奈的臉色。

  霍溪淮過了很久,才輕輕點了點頭。

  他覺得這對哥嫂真的很奇怪,非常奇怪。

  直到住進霍聿言新置辦的房子裏之後,這種奇怪感更加放大。

  他們明明沒有任何親密的舉止,甚至沈小姐還隱隱透出幾分對哥哥笨手笨腳的嫌棄,但莫名的就是能看出幾分詭異的恩愛。

  更詭異的是,這位堂嫂,她還在上高三。

  ……

  她的作業還需要霍溪淮來做。

  霍溪淮呆滯地看著麵前的卷子。

  堂嫂和善地坐在他旁邊,問他:“想吃什麽?等下帶你去吃。”

  霍溪淮回過神來,眨了下眼睛,對上她的視線,立馬低下頭去寫題。

  對於帶他離開那種環境的恩情來說,寫幾份作業簡直不值一提。雖然題型和知識都有些陌生,但對霍溪淮來說也並不是難到不可解決。

  他花了一陣子適應,又拿了沈雲棠的幾套卷子練手之後,很快就能上手了。

  堂嫂對他的上道似乎非常滿意,對他格外的好,有什麽好吃的好玩的都優先送給他體驗,讓霍溪淮招致了不少哥哥嫉妒的目光。

  隻不過他對沈雲棠的學業多少有點擔憂。

  總靠他寫作業,上課好像也沒怎麽用心的樣子,以後高考可怎麽辦啊……

  他哥哥好像也對此絲毫不擔心的樣子。

  年少的霍溪淮對這個家充滿了操心。

  他在這個家裏,最常聽到的消息是沈雲棠又在學校和什麽校霸吵架了差點打起來。霍聿言本來捎著他一起出去吃飯,聽見消息就火急火燎趕往學校,兩人一起給沈雲棠開家長會,被老師用一言難盡的目光看著,要不就是被罵個狗血淋頭。

  等問沈雲棠怎麽回事,沈雲棠隻說一句看他不順眼,欠罵。

  霍溪淮著急死了,期待地看著哥哥,以為哥哥能語重心長地勸導一下姐姐,讓她洗心革麵重新做人。

  沒想到霍聿言第一句話是問她動手了沒有,手疼不疼。

  霍溪淮沉默。

  這樣的日子過久了,他也就漸漸看出來了。

  這兩個人的思維根本就和正常人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整個家裏,隻有他在擔心沈雲棠高考的問題。

  沈雲棠短暫的高三生涯一晃而過。霍溪淮也漸漸習慣了和他們住在一起的日子。

  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算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人。

  可他漸漸發現霍聿言和沈雲棠好像更怪一些。

  比如哥哥霍聿言,他好像做什麽事都能先別人一步猜中發展方向。別的企業還在卷生卷死爭奪一個機會,他早已搶占先機,在時代浪潮中獨自發展。

  但看他每次搶占先機之後的反應,好像又並不是很得意或是滿足,而是透著一種無所謂的超脫。

  甚至每次接受采訪的發言還有些欠揍。

  “我也不想這麽成功的。”霍聿言微微皺著眉,有些苦惱地道,“隻是有老婆要養,不得不努力一下。”

  記者:“……”

  關於這位年輕有為的企業家的感情生活,大家也聽聞過不少傳說。

  據說他剛畢業就和人訂了婚,未婚妻管得還嚴,堂堂一介霸總,竟然還需要向人討要生活費。

  不少人都想知道這個未婚妻究竟是何方神聖,又是什麽樣的機遇,能讓這個天賦異稟的企業家芳心暗許。

  隻有霍溪淮知道,他們兩個從一起出現在他眼前的那天起,就是這個黏黏糊糊的樣子。

  要問他們怎麽認識的,他們也不告訴他,好像他們生來就這樣熟悉,一見到彼此就知道將成為夫妻。

  他的堂嫂也是個奇怪的人。

  雖然不愛做作業,還經常和人撩架,但年紀輕輕就事業有成,開創了自己的香水品牌,不輸霍聿言。

  麵對采訪,她的態度也讓人牙根癢癢——

  “事業有成?還好吧,隨便做做。”她撐著頭懶洋洋道,“有什麽經驗分享?可能是天分。”

  記者:“……”

  她上次采訪的是誰來著?隱約記得也是這麽氣人。

  這兩個人就以這麽一副又消極又欠揍的態度隨隨便便地努力著,霍溪淮也在他們不怎麽走心的撫養下長大了。

  他總覺得這兩個人像在尋找什麽東西,或者說,是對這個世界心不在焉。

  霍溪淮越來越感到奇怪。

  他們到底在尋找什麽?

  包括當初突然出現在他麵前帶走他,也沒有任何理由,好像隻是突發奇想。還有很多很多不能理解的行為。

  難道說,他們真的是兩個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

  霍溪淮望著漸漸黑沉下來的夜空,靜靜地想。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