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番外2
  這兩個人看上去就把不好惹三個字寫在了臉上。

  霍溪淮終於開了口,小聲道:“你……你們是來找我,的嗎?”

  聲音小心翼翼的,帶著不敢確認的期待。

  年輕的漂亮姐姐挑了下眉:“不然呢?”

  霍溪淮怔了下。

  緊接著,就看見這位姐姐微抬著下巴,開門見山地說:“他是你堂哥,我是你未來的堂嫂,現在我們要把你接出去住,就這麽簡單。”

  她環視了一下霍溪淮身後,“你媽呢?”

  霍溪淮徹底傻了。

  他堂哥他認得出來,倒也不怕被拐賣什麽的,可是接他出去住?他們根本就沒有感情啊,哪怕從前他也不受霍家人歡迎,甚至霍家人一看見他們一家三口就膈應。

  難道是霍家出什麽事了?

  霍溪淮結結巴巴道:“她出門了,很快就回來……那,堂,堂嫂,你們要不……進來坐坐?” 一秒記住http://m.26ks.org

  霍聿言含蓄地看了沈雲棠一眼,見她沒有反對的意思,才點頭道:“也行。”

  這對不速之客就這麽大張旗鼓地坐進了屋裏。

  劉光明本來還想色厲內荏威脅他們滾出去,可他一看見門外那幾個高壯的光頭保鏢就慫得縮了脖子,咬著牙回頭看他們大搖大擺的在自己家沙發上坐下來,跟主人似的。

  想了半天,他溜進臥室打了個電話給他爸。

  “喂,爸!”他壓著聲音,都快哭出來了,“你快回來呀,家裏有人闖進來了!”

  他爸愣了下,一下子慌張起來,“明明,是進賊了?你別嚇爸爸!快報警!他們有沒有對你怎麽樣?爸爸馬上就到家——”

  劉光明帶著哭腔,添油加醋道:“他們好像是霍溪淮招來的!他們還說要打我,把霍溪淮帶走!”

  那頭聽見了劉光明哭聲的胡梅整個人一愣。

  她本來還很緊張在關心劉光明的安危,聽完這一句,對上劉父懷疑又陰沉的視線後,她整個頭皮都炸了。

  怎麽這樣,能是什麽人啊!

  難道是霍家人?想要霍溪淮認祖歸宗了?缺他這個孫子?

  那怎麽不早些把他認回去,連帶認她這個兒媳婦呢?

  胡梅牙根都要咬碎了,明明是霍家當年絕情,現在想要霍溪淮回去就讓霍溪淮回去,哪有那麽好的事!

  她後背流著汗,對上劉父的目光,連忙壓低聲說:“別怕別怕,明明,他們不敢怎麽樣你的,你先躲一會兒!國強,他們多半是霍家的人,可能現在要把霍溪淮認回去了,你別著急,肯定不能讓他們這麽容易就把孫子認回去,我們得從他們身上咬塊肉下來!你放心,我始終是和你一派的。”

  劉父臉色這才稍稍緩和了些許。

  他看了胡梅一眼,說:“記得你說的話,你對霍智淵沒有舊情吧?”

  胡梅都急了起來,“他都死了多少年了!你還不信我!”

  劉父冷笑了一聲,說:“趕緊回家吧,要是明明出了什麽意外——”

  後麵的潛台詞不用他說胡梅也聽得懂。

  她臉色青了又白。

  等他們緊趕慢趕回了家,滿心裏還擔心會看到什麽劍拔弩張的場麵,卻沒想到一進門,就看見一男一女兩個陌生人大剌剌坐在他們家沙發上。

  那姿態是相當的隨性自在,完全沒把他們這兩個主人看在眼裏。茶幾上擺著果盆、瓜子、零食,一個保鏢坐在小凳子上削蘋果,一個保鏢坐在另一邊剝葡萄。

  而向來在劉家不被人放在眼裏的霍溪淮,正眾星拱月似的被圍在中間。

  他好像十分拘謹,手足無措地看著那個保鏢把一碗剝好的葡萄遞過來,接在手裏又怔怔的不知道下一步。好半天才小心地捏起一顆葡萄塞進嘴裏。

  “你們是誰?”胡梅率先厲聲問道。

  她看著這一屋子的保鏢,其實有點虛起來了,但談條件就是得有個架勢,她虛張聲勢地道:“你們是不是霍家找來的?我告訴你們,霍溪淮是絕對不可能跟你們回去的,你們要是想搶人,我就報警——”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霍聿言接話接得比她還快,看上去甚至有些愉悅,他道,“我剛聯係好律師團,你要是正好也有這個意思我們就法庭上見,嚴重損害被監護人身心健康,怎麽也得撤銷個監護人資格,對了,你繼子滿十四歲了麽?我看看進少管所是怎麽個條件……”

  胡梅聽得一愣一愣的,都有點傻眼了,什麽?還能撤銷她的監護人資格?他憑什麽?

  “你在說什——”

  胡梅再次被打斷,那個陌生且驕矜的年輕女孩看著她,好像覺得她的反應太慢,不耐煩似的開口道:“別管她了,你家的律師團打官司沒輸過吧?”

  霍聿言從善如流:“基本上沒有。”

  “得了,要麽讓她簽承諾書老老實實放霍溪淮跟我們走,要麽就先帶走他再打官司。”沈雲棠麵不改色,胡梅本來就完全不占理,霍溪淮身上還有傷痕作證,在霍家強行想要把他帶走的情況下,不論從什麽方麵,胡梅都沒有能強留下他的理由。

  上輩子霍家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是這麽帶走他的。

  胡梅傻眼了,還能這樣?

  講不講理啊!

  她慌了,本來還想著借霍溪淮跟他們談條件,以為這群人再怎麽也不敢硬來,可誰知道他們真就這麽蠻橫不講理,更別說受她威脅。

  劉父原本也把算盤打得響亮,正想借機敲點什麽,可他們上來就亮了大招。

  一口囂張的放話全都堵在了嗓子裏。他倒是想威脅回去,可霍家是什麽背景,他跟胡梅結婚之後也聽過不少,不是他們這種普通小富之家能對抗的。

  如果對方想帶走霍溪淮,他們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畢竟,他是真的揍過霍溪淮。

  他也害怕被告上法庭。

  劉父憋屈得血氣上湧。想罵又不知道怎麽開始罵,想動粗的,他們旁邊幾個保鏢虎視眈眈地看著,好像他動一下就會把他揍進醫院。

  劉光明終於聽見動靜了,小心翼翼地探出房門來看了看,看見他爸回來,正要興奮,一個“爸”字還沒喊出口,就看見他爸被氣得滿臉通紅又不敢吭聲的樣子。

  劉光明有點愣。

  “爸?”他著急起來,“你怎麽不教訓他們呀!他們都要揍我了!”

  劉父回頭看了他一眼,臉色不是太好看,但他也沒轍,隻能把氣撒到胡梅身上。

  “你看你留下的什麽麻煩!當初把他扔給霍家不就好了?白替人家養了這麽久兒子,吃喝拉撒不是錢?你們要帶他走可以,把欠我的賠償了,我就同意。”

  霍溪淮一臉懵。

  什麽……?

  不隻是要帶他去見誰,而是要讓他徹底離開劉家?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