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想幹掉暴君!慘被暴君聽見
  []

  可憐將近五十歲的老將軍,如何受得住這晴天霹靂?

  他急怒攻心,當場吐血而亡!

  暴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隻要多等一個月的時間,你就不會痛失祝老將軍這位左膀右臂!

  再次聽到祝無歡的心聲,鳳長夜瞳孔緊縮!

  他隱藏在袖子裏的手指一瞬間狠狠握緊!

  怎麽會這樣?

  祝懷寧是詐降?

  一個月後就凱旋了?

  他瞬間心潮起伏,難以平靜!

  一想到曆史上自己三日後真的處斬了祝家滿門,害得這位功勳卓著的老將軍悲痛之下吐血而亡,他心裏就突然生出了一股子痛惜!

  還有隱隱的愧疚!

  他死死掐著掌心,盯著祝無歡的頭頂。

  他第一次開始反省。

  他這暴躁易怒的性子,怕是真的得改改……

  深吸一口氣,鳳長夜閉上眼讓自己平靜下來。

  幸好,三天後祝家滿門才處斬!

  如今,一切都還來得及!

  重新看著祝無歡,鑒於這神秘靈魂一直暴君暴君的叫,鳳長夜難免有些不服氣。

  曆朝曆代哪個皇帝沒有殺過人,怎麽就他成了暴君?

  他幽幽盯著祝無歡,“皇後,在你眼中,朕是個怎樣的人?”

  祝無歡想也不想的回答,“皇上自然是英明神武,雄才大略,氣吞山河,威震天下——”

  心裏則嗬嗬冷笑。

  你在我心裏是什麽人,當然是大變態啊!

  我穿越前研究的課題就是“論史上三大暴君之一鳳長夜的生平”!

  曆史上幾百個皇帝,你很榮幸的被評為了三大暴君之一,你說你變態不變態?

  你知不知道,我有厚厚一本關於你的史料記載,全都是你砍人砍人不斷砍人的變態事跡?

  這還是你死得早,隻活了二十六歲的緣故。

  你要是活到六十二歲,恐怕這大寧朝都要被你霍霍得隻剩下你一個人了吧?

  “……”

  大變態鳳長夜眸光森冷!

  朕能不能活到六十二歲,朕不知道!

  但朕敢肯定,女人,你絕對活不到六十二歲!

  他微微傾身,微涼的手指用力握住祝無歡的下巴。

  “皇後當真很想回祝家?”

  祝無歡忍著下巴上的微痛,心想,大哥你這不廢話麽?

  我不回祝家,難道還留在宮裏做你的皇後,等你死後為你陪葬?

  然後跟你一塊兒葬在秦嶺下,二十幾年後被人家挖墳掘墓,把我的頭蓋骨跟你的頭蓋骨一塊兒做成一對酒碗?

  這種殊榮你讓給其他嬪妃吧,我受不起。

  鳳長夜額頭青筋直跳:“……”

  能不能不要再提頭蓋骨!

  他冷冷一甩,祝無歡下巴驟痛,身子一偏就趴倒在地。

  他居高臨下凝視著祝無歡。

  “皇後方才說朕英明神武雄才偉略,朕心甚悅。朕改變心意了,既然皇後如此會討朕歡心,那就留在皇宮裏,時時刻刻討好於朕吧。”

  “……”

  祝無歡猛地抬頭看他!

  我去你大爺啊,玩我呢?

  你不放我回祝家,我還怎麽離開京城?

  看著祝無歡震驚的模樣,聽著她的心聲,鳳長夜生出了一絲微妙的得意。

  嗬,玩你?你不是罵朕罵得挺歡麽?你繼續罵,朕呢,就慢慢玩兒死你!

  “來人!”

  他淡漠一甩袖,召來禁軍,“將皇後幽禁長樂宮,無朕允許,任何人不得探視!”

  禁軍齊刷刷跪地,“屬下遵命!”

  鳳長夜回頭看了一眼祝無歡,心情愉悅的走出寢宮。

  走出寢宮後,他抬手示意禁軍噤聲。

  然後他腳步一轉,悄無聲息的來到庭院中的石桌旁坐下。

  他想看看他不在那個穿越來的女人麵前了,她心裏又會想些什麽,會不會想一些她之前所在那個朝代的東西?

  對於一千年後的世界,他充滿了好奇。

  傾聽祝無歡心聲的時候,他也隱晦的掃了一眼周圍幾十個禁軍。

  這裏有這麽多人,他卻聽不見一點心聲,連一個在心裏喊好無聊好累的都沒有。

  他抬手輕輕扣著石桌。

  幾十個人不可能全都沒有心理活動,隻能是他聽不見這些人的心聲。

  那他為何能聽見祝無歡一人的心聲呢?

  是因為她並非這個時空的人嗎?

  ……

  宮殿裏。

  祝無歡見鳳長夜離開了,偌大的房間裏隻剩下她一個人後,就不再偽裝皇後了,她放飛自我了。

  她將冗長累贅的皇後袍服一脫,就穿著輕鬆簡單的中衣直奔西南角的鏡子!

  她站在模糊的銅鏡前認真端詳鏡中的自己。

  這眼睛,這鼻子,這嘴,就跟她原本的身體一模一樣啊!

  剛慶幸完,她就又沮喪的低頭看著身下。

  不,也有不一樣的。

  二十一世紀的她還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是個連戀愛都沒談過的小姑娘呢,可是這具身體都是暴君的皇後了,肯定不是個小姑娘了!

  唉!

  被一個不知道睡過多少嬪妃的暴君碰了,她髒了……

  如果她跟皇後是靈魂互換的話,那可真是太便宜這個皇後了!

  穿越到現代用她清清白白的身體,過兩年可以找一個溫柔體貼的老公,還不用給暴君跪跪跪不停,更不用麵對三天後全家處斬的危機,皇後不是賺大了嗎?

  相較而言,她就虧死了啊啊啊!

  ……

  外麵庭院中。

  鳳長夜端著宮女呈上來的茶,眼底閃現一抹輕嘲。

  嚎什麽呢?

  髒什麽髒?

  朕成年至今一心撲於朝政,女人隻會耽誤朕幹正事!

  所以,朕從未碰過任何女子,包括你這個心裏裝著別的男人的皇後!

  ……

  祝無歡趴在梳妝鏡前為自己悲傷了一會兒,就開始琢磨起怎麽逃離皇宮了。

  她是絕不可能留在暴君身邊的!

  史書上說,那暴君暴躁易怒,冷血無情,是真正的帝王一怒浮屍千裏!

  人家是伴君如伴虎,她這是伴君如伴鬼啊,超可怕的惡鬼!

  可是,要怎麽逃離這禁衛森嚴的皇宮呢?

  她又不會飛!

  “為什麽別人穿越都有金手指,我什麽金手指都沒有啊啊啊!這麽難的開局,不給我金手指,我苟不過三集啊!”

  祝無歡正悲憤著呢,突然,腦子裏一道機械音響起——

  【叮!‘幹掉那個暴君,咱們就是女皇’係統綁定成功!】

  祝無歡被嚇一跳!

  反應過來,她內心一陣狂喜!

  係統!

  她的金手指終於來了!

  不過,這個係統的名字怎麽奇奇怪怪的?

  她在心裏問,【你說你叫啥名字?】

  係統冷冰冰回答,【幹掉那個暴君,咱們就是女皇!】

  ……

  庭院裏,鳳長夜眼眸暗沉!

  五根手指一用力,手中的茶杯就化作了齏粉!

  你說你叫啥玩意兒?

  你們要幹掉誰?

  嗯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池鳶霍寒辭》《季總別虐了,舒小姐已嫁人全文》《霍總的掌心嬌》《神秘枕邊人:boss,借個孕!》《你是情毒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