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剛穿越就被暴君盯上了
  []

  “皇後生父祝懷寧投敵叛國,罪大惡極!朕今日廢除祝無歡皇後位,遣回祝家,三日後隨祝家滿門一同處斬!”

  二十一世紀的祝無歡一穿越,就聽到一道威嚴卻極好聽的男子嗓音在頭頂響起。

  驀地睜開眼,她看見身穿黑色龍袍的高大男子挾裹著一身怒氣,大步走向大殿門口。

  她低頭看自己身上華麗的鳳袍。

  皇後祝無歡?

  還有一個投敵叛國的親爹祝懷寧?

  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劇情……

  等等!

  她難道穿越到了一千三百年前的大寧朝,成為了那個史上死得最慘的皇後祝無歡?

  這她熟啊!

  據史料記載,三日後祝家滿門被斬首時,廢後祝無歡在刑場上大聲痛罵鳳長夜這個暴君,鳳長夜被激怒,殘忍的對她施以了“骨醉”之刑!

  特別慘!

  她又興致勃勃的抬頭盯著那個已經走到宮殿門口的高大身影。

  她是皇後祝無歡,那麽這位就是曆史上有名的暴君鳳長夜了?

  如果說皇後祝無歡是“死時”比較慘,那麽鳳長夜這個暴君就是“死後”比較慘了。

  據史料記載,三年後,年僅二十六歲的鳳長夜突發急症駕崩!

  葬在秦嶺第二十二年,大寧朝覆滅!

  同年,一夥人找到了鳳長夜的陵寢,挖墳掘墓對他鞭屍!

  覺得尤不解恨,那夥人還將他的頭蓋骨打磨雕琢做成了酒碗泄憤!

  然後,他們又將他其他的骨頭挫骨揚灰撒入了糞坑,讓他遺臭萬年……

  真是好一對比比誰更慘的皇家夫妻啊!

  ……

  宮殿門口。

  麵容瘦削冷酷的鳳長夜正要跨出門檻,突然背脊一僵,驀地停下腳步!

  他不可思議的回頭看著祝無歡!

  祝無歡明明嘴唇緊閉,為何他卻清清楚楚的聽到了祝無歡的聲音?

  穿越?

  一千三百年前的大寧朝?

  難道,他的皇後被一個來自一千三百年後的靈魂附身了?

  皇後的死法他不關心,他關心的是身體康泰的他三年後竟然暴斃了!

  大寧朝竟然在他死後二十二年就覆滅了!

  他堂堂皇帝,竟然輕易就被人摸到了陵寢,被鞭屍,頭蓋骨被做成了酒碗,還被挫骨揚灰撒進了糞坑!

  這絕不可能!

  鳳長夜眼中翻湧起驚濤駭浪,暴戾的神情讓他英俊的臉多了幾分陰森!

  一瞬之後,所有外露的情緒就被他盡數藏於眼底!

  他眼眸幽冷,平靜的轉過身,沒事人一般重新走回宮殿裏。

  噠,噠,噠——

  祝無歡正在琢磨怎麽破解眼前的困局,看到黑色的靴子出現在視野裏,抬頭看,才發現是鳳長夜回來了。

  她抬頭盯著鳳長夜的臉,看著看著,眼神就止不住變得狂熱!

  鳳長夜瞥見她狂熱的眼神,心中冷嗤。

  嗬,膚淺的女人!

  他掀袍冷漠的坐在寬大的椅子上,對這狂熱的眼神視而不見。

  作為一個容貌俊美龍章鳳姿的帝王,他整日沐浴在這樣狂熱癡迷的視線裏,早已淡然。

  可是,祝無歡看的並不是他英俊的臉,而是他的腦袋!

  她激動的想,哇塞就是這顆腦袋!

  她穿越前剛跟導師去了博物館,捧著鳳長夜這個被做成了酒碗的頭蓋骨仔細摩挲研究過!

  多完美的頭蓋骨啊!

  在陽光下泛著迷人的森森白光,骨頭上還散發著淡淡的酒香!

  她當時還特別遺憾,沒能親眼看到這頭蓋骨被打磨做成酒碗的過程!

  難道老天爺就是想完成她的心願才把她送到大寧朝來?

  隻要她能想辦法比鳳長夜活得久,她就能加入那些掘墓人的隊伍,親自參與把這顆頭顱打磨成酒碗的過程!

  再次聽到祝無歡心聲的鳳長夜:“……”

  他盯著祝無歡的眼神忽而帶著濃濃殺氣!

  嗬,摸過他頭蓋骨是吧?

  想親自把他頭骨打磨成酒碗是吧?

  很好,等弄清了她的來曆,他一定要把她處以極刑!

  知道祝無歡是在用狂熱的視線盯著自己的頭蓋骨後,鳳長夜再不能忍受這樣的目光。

  他冷漠開口分散她對他頭蓋骨的注意力。

  “皇後,為何突然平靜了,不再求朕饒過你祝家滿門了?”

  祝無歡一秒戲精附體,垂眸裝作心如死灰的模樣。

  “臣妾的心累了,死了,已經無力再求了,請皇上將臣妾送回祝家吧。祝家三日後便要滿門抄斬,臣妾想跟家人度過最後這短暫的時光。”

  心想,我求你個屁啊!

  曆史上你的皇後跪在宮門外一直磕頭喊冤,把額頭都給磕破了,嗓子都嘶啞了,你不照樣讓人賞了她兩耳光後把她毫無尊嚴的拖走了?

  知道你是個毫無人性六親不認的暴君我還求你?

  我傻啊去求你!

  有求你這暴君的工夫,我還不如回祝家美美的睡上一覺,再想個脫身之策遠離京城,等你死後我再回來觀摩你的頭蓋骨,美滋滋。

  毫無人性,六親不認的暴君鳳長夜:“……”

  他狠狠握拳!

  朕的頭蓋骨就有那麽大吸引力是吧?

  你就非得時時刻刻想著觀摩朕的頭蓋骨?

  他眸光冰涼的盯著祝無歡的頭顱,強壓怒氣。

  要不是這個來自一千三百年後的神秘靈魂有著太多讓他好奇的謎,他現在就要把眼前這顆腦袋敲碎,取出頭蓋骨也仔細觀摩觀摩!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住怒火。

  想到這來自未來的靈魂知道很多還沒發生的事,他眼眸閃了閃。

  他平靜的套話,“皇後,你生父投敵叛國一事,你怎麽看?”

  祝無歡麵無表情,“臣妾說一萬遍也是這句話——我父親他無罪。”

  她心裏有一個聲音說,你這暴君怕是不知道吧,你的皇後和祝家滿門死得冤啊!

  按史料記載,祝懷寧他根本就沒有投敵叛國!

  他是詐降!

  一個月後他就踏平了西元部落,率軍凱旋!

  誰能想到,當他曆經艱辛回到故土,等待他的不是君王的賞賜,而是他祝家滿門被抄斬的消息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池鳶霍寒辭》《季總別虐了,舒小姐已嫁人全文》《霍總的掌心嬌》《神秘枕邊人:boss,借個孕!》《你是情毒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