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11章 第111章番外
  過完年夏言就要出國, 所以今年一家三口被林笑兒叫回本家過年。一家人圍坐著,吃年夜飯,夏知祺坐在夏言的懷裏, 拿著勺子挖飯吃。

  聞斂拿著筷子夾了菜放他勺子裏。

  夏知祺就把菜往嘴裏塞,哢嚓哢嚓地咬著。

  林笑兒端著紅酒,看著,笑道:“七七很聽話呀。”

  夏知祺抬頭, 嘴上沾著飯粒。

  “媽媽說多吃菜,才能長高。”

  “哈哈,來來來,大伯母也給你夾點菜。”

  聞澤厲也笑道:“來來來,哥哥也給你夾點兒。”

  於是,一桌子大人全給夏知祺夾,夏知祺愣住了, 不一會兒, 碗裏全是菜, 聞澤辛點點他的鼻子道:“多吃菜,才能長高。”

  夏知祺:“那你也吃啊, 哥哥。”

  說著,他就站起身,拿著自己的勺子去舀菜,然後一個個派送出去。

  幾個大人:“”

  這小孩。

  鬼精鬼精的。

  聞澤辛眯眼:“夏知祺,你真是半點虧都吃不得啊。”

  夏知祺眨巴著眼睛:“有嗎?”

  聞澤辛:“”

  其他人哈哈大笑起來。

  夏言趕緊把夏知祺拉坐好, 這兩年聞斂這位二侄子,他幫著聞斂做事, 肉眼可見地能看出變化, 長得很俊美, 但性格跟聞斂卻是越來越像。

  而且漸漸地花名在外。

  不過他對夏知祺倒一直都很不錯。

  吃過年夜飯。

  他們三兄弟又到院子裏放煙花了。夏知祺今年不用他們抱,他還敢跟著上前點火,跑的時候被哥哥拉著手跑,笑聲傳遍了整個院子,滿天的煙花,五顏六色。夏言靠在聞斂的懷裏,看著。

  聞斂摟著她的腰,大手搭著她的手,道:“去了那邊,如果有需要,可以找聞家公館。”

  那是他堂伯父的家。

  夏言抬眼,看他,溫柔道:“好。”

  聞斂低了低頭,蹭了蹭她的側臉。

  這個男人這幾年對著她,都很溫柔,不是那種流於表麵的,而是從骨子裏的溫柔對待。

  林笑兒端著紅酒給夏言。

  夏言接過來。

  林笑兒說道:“言言,在外麵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夏言:“放心吧。”

  林笑兒笑道:“什麽時候能聽到你喊嫂子。”

  夏言偏頭眉眼一彎:“嫂子。”

  林笑兒滿眼欣喜:“哎。”

  聞斂眼眸一眯,手臂收緊。夏言覺得喘不上氣來,她拍了拍他的手,抬眼看他,“幹嘛呢?”

  聞斂狹長的眼眸盯著她,“你什麽時候能叫老公?”

  夏言一愣。

  隨即挪開視線。

  聞斂:“裝啊,躲啊。”

  夏言:“別無理取鬧。”

  聞斂:“”

  放了一個晚上的煙花,夏知祺的毛衣沾了不少,滿頭是汗,滿臉紅通通,像蘋果一樣。夏言牽著他上樓洗澡,聞斂打開花灑,夏言給夏知祺剛脫好衣服,聞斂就把他拉了過去,水花順著夏知祺的頭上灑下來。

  夏知祺哇了一聲,舒服得很。

  夏言笑著拿過小毛巾,給他擦洗,房間的電話響起,夏言起身去接,是聞頌先,他約聞斂談事情。

  夏言掛了跟聞斂說一聲。

  聞斂:“好。”

  夏言知道聞斂有事,就加快了速度。夏知祺還想玩水,聞斂直接收了花灑,取過大毛巾包住他,說道:“等下感冒了。”

  夏知祺嘟嘟嘴,但還是讓聞斂抱到床上。

  屋裏開了暖氣。

  夏言取了睡衣,給夏知祺穿上,她說道:“你去吧。”

  聞斂剛才被夏知祺灑了一袖子的水,他挽起袖子,湊近夏言,吮她唇瓣一下,道:“我們估計要談得挺晚,你陪七七早點睡。”

  夏言嗯了一聲。

  她抬手給他整理領口,問道:“是談聞大少的事情嗎?”

  聞斂摟她的腰。

  “是。”

  夏言神情有些複雜。

  聞斂挑眉。

  “怎麽?”

  夏言:“聞大少之前不是有女朋友麽。”

  聞斂聽罷,捏捏她鼻子,“你是同情她?”

  夏言搖頭:“沒有,隻是我見過沈家那位大小姐,總覺得她那樣優秀的人估計不會點頭聯姻吧。”

  聞斂笑而不語。

  他看她許久,隨後說:“你小看沈家那位大小姐了。”

  夏言:“哦,是嗎。”

  她墊腳親親他的薄唇。

  “去吧。”

  聞斂拍拍她的腰,隨後出去,順便關上門。夏知祺盤腿坐在床上,抱著抱枕,支著下巴看著自家爸媽這麽恩愛。

  夏言摸摸他的頭,說道:“你在房裏跟機器人玩,媽媽洗個澡。”

  “好的。”

  夏言拿了睡衣進了浴室。夏知祺靠著床頭,掰動機器人的手腳,機器人不耐煩,出拳,夏知祺也出拳,打得你來我往。夏知祺的電話手表響起,來電是他那些幼兒園的同學,他們在電話裏問道:“夏知祺你爸爸媽媽今天親了很多次嗎?”

  夏知祺無奈。

  “是吧,很多次。”

  “嗚嗚嗚,我爸爸跟我媽媽今天吵架了,他們沒有親親。”

  “你無不無聊,你爸媽吵架了快去勸啊,跟我說什麽。”

  “嗚嗚嗚,我又輸給你了,你爸爸媽媽都不吵架的嗎?”

  夏知祺雖然不想回答,但還是自信地道:“那倒是沒有,我媽媽生氣,我爸爸就得下跪。”

  “嗚嗚嗚嗚我去叫我爸爸下跪。”說完,對方小夥伴掛了電話。

  十來分鍾後,樓下,聞斂放在桌麵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俯身,隨意地點開,對方發來了一長串極其敗壞的語音。

  “斂哥啊,讓你兒子閉嘴吧,臥槽臥槽,現在我兒子讓我下跪把我老婆求回來,我上一秒才跟她吵了一架啊,下一秒就讓我跪,沒門!”

  聞斂挑眉:“然後呢?”

  對方一梗。

  “你管管你兒子行嗎?大佬。”

  聞斂冷笑:“你怎麽不讓你兒子聰明點?”

  對方:“”

  靠。

  找屈辱來了。

  他說了聲告辭,直接掛了電話。

  聞斂把手機放下。

  聞家兄弟靠著椅背,忍笑。

  “小叔,七七現在把幼兒園攪得翻天覆地的,先是比求婚,現在還要比下跪啊?”

  聞斂掀起眼眸,看聞澤厲一眼。

  “坐好。”

  “靠。”聞澤厲坐直了身子。

  聞斂則往後靠,長腿交疊,說道:“阿厲,小叔先勸告你一聲,沈璿不同於別的世家千金,我們聞家跟沈家一定要保持良好的關係,這段聯姻,你要拿出態度來。”

  聞澤厲眼眸微閃。

  他笑著點煙。

  “好啊。”

  聞斂看聞頌先一眼。

  聞頌先揉揉額頭,他這兩年身體不太好,他說道:“我會看著他的。”

  聞斂嗯了一聲。

  他取了一根煙,也點上。

  他輕輕地彈了彈煙灰。

  道:“澤辛也得有心理準備。”

  聞澤辛把玩著煙,哦了一聲。

  聞頌先抿了一口紅酒,看著聞斂,道:“你這邊呢,有沒有打算走那條路?”

  聞斂:“再看。”

  聞頌先點頭。

  其實他知道,聞斂隻差臨門一腳,所以他這幾年產業全放夏言那邊,還有很大一部分則分出去給聞澤辛打理。聞老爺子到死都不知道聞斂如今的底細,如果他知道,他可能死都不瞑目。

  聞家男人。

  這一晚談了兩個多小時。

  晚上十一點多,聞斂解著領口上樓,一推開門,屋裏暖洋洋,夏言靠在床頭戴著耳機看視頻,她抬眼看他一眼。

  屋裏細碎的燈光落在她眼裏,很漂亮。

  聞斂心跳加速。

  他反手輕輕關上門。

  走上前,取走她手裏的平板。

  夏言小聲道:“談完了?”

  “嗯。”

  他伸手摟她的腰。

  夏言順勢跪了起來,她摟著他的脖頸,聞斂低頭吻住她的唇,他舌尖有香煙跟紅酒的味道,他的煙都是特製的,味道很香,夏言舌尖跟他糾纏,她微顫著,聞斂的手順著往下,裙擺很順滑。

  夏言紅著臉,“七七在睡覺。”

  聞斂含笑:“你小聲點。”

  夏言拍他的肩膀。

  聞斂直接把她抱了起來,隨後拐進了浴室,把她抵在牆壁上,隨後放了一浴缸的水。他低聲道:“再洗一次吧。”

  夏言皮膚泛紅。

  她點頭。

  不一會兒。

  浴缸裏水聲響,夏言手抓著浴缸邊緣,聞斂扣著她的脖頸,堵住她的紅唇,水波晃動,聞斂含著她的耳垂,道:“要是能聽你喊一聲老公,死而無憾。”

  夏言勾著他的脖頸。

  她脖頸也都紅了,她輕聲地在他耳邊道:“老公。”

  聞斂一愣。

  接著大手扣著她的脖頸。

  “再喊一聲?”

  夏言輕笑:“才不呢。”

  聞斂:“”

  他刷地起身,把她抱了出去,不一會兒,浴室裏水聲嘩啦啦,藏住了女人的聲音,不遠處傳來了新年的鍾聲。

  聞斂咬著她的唇道:“新年快樂,老婆。”

  夏言勾著他脖頸,沒什麽氣息,特別小聲。

  “新年快樂。”

  出了浴室,外麵傳來了許許多多的歡呼聲,新的一年到來了。夏言被聞斂抱在床上,她攏著裙子,夏知祺卻吵醒了,他坐起來揉著眼睛,“媽媽,爸爸,新年快樂。”

  夏言一愣。

  轉頭,抱住夏知祺。

  “七七,新年快樂。”

  聞斂坐下來,摟著她們母子倆。

  “新年快樂,歲歲平安。”

  新年過後,夏言開始收拾行李,她去的國家也是法國,跟聞瑤是一家,今年聞瑤沒有回來過年,她聽說夏言要去巴黎,可期待了。

  一天一個電話催著。

  出發這天是初八。

  全城開工日。

  天氣很冷,雪剛化。夏言穿著黑色的羽絨服,夏知祺坐在她懷裏,緊緊地摟著她的腰,聞斂坐在一旁,他摟著她的腰,順著她的長發,夏言往他懷裏依偎了去,臨到出發,話反而少了。

  阿青開著車。

  也很安靜。

  抵達機場。

  機場人不少呢。

  夏言去取機票,聞斂拉著她的行李箱,抱著夏知祺,走在她身後跟著,不少人往他們這兒看來,以為是明星呢。

  都太好看了。

  夏言取好了機票,回身找他們。

  聞斂牽著她的手去vip室候機。

  不過時間有點緊了,也坐不了多久,阿青上前幫夏言提著行李時,夏言站起身,她眼眶紅了,抱住了聞斂。

  聞斂摟著她的腰,緊按在懷裏。

  夏言:“我走了。”

  聞斂:“好。”

  夏言彎腰抱住夏知祺,“你要聽話。”

  夏知祺拍拍媽媽的肩膀。

  “會的,我會很聽話的。”

  夏言親吻夏知祺的臉頰。

  隨後,她看聞斂一眼,轉身就走。

  高跟鞋落在地麵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阿青幫她把行李送到安檢口,夏言回身,聞斂手插褲袋裏,深深地看著她。

  夏知祺朝她揮手。

  夏言轉過身子,往登機口走。

  她咬著唇。

  走了幾步很想回身再看。

  但怕自己走不了了,於是加快腳步,這個時候飛巴黎的人不少,夏言坐在頭等艙裏,支著下巴,一言不發。

  這時。

  “媽媽!”夏知祺脆脆的聲音傳來。

  夏言一愣,抬眼看去。

  夏知祺背著個小挎包走了進來,笑眯眯地伸手,夏言愣怔住,她抱住夏知祺,隨後看向聞斂,聞斂手臂搭著件風衣,他笑著彎腰,親吻她的眉心。

  “我怎麽放心你一個人去巴黎。”

  “當然是陪你去了。”

  夏言眼眶的淚水刷地流下來。

  她捶著他的肩膀。

  聞斂歎口氣,把她的淚水吮走。

  “自從你說要出國,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夏言咬唇,看著他。

  她有時半夜醒來確實看到他醒著,但她沒想那麽多。夏知祺捧著夏言的臉,把她的臉轉了過來,說道:“媽媽,這個我作證,爸爸晚上都睡不好呢。”

  夏言看著夏知祺的眼睛,笑道:“你怎麽知道呢?”

  夏知祺:“我做夢夢的。”

  夏言笑了起來。

  聞斂唇角含笑,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來。

  夏知祺也安排到他旁邊的位置。

  父子倆。

  就這樣,陪夏言去了巴黎。

  巴黎那邊也沒那麽孤單,聞老先生一家都在巴黎,夏言雖然住校,但是每周都得回聞老先生那裏去。

  聞老先生的太太很喜歡夏言。

  聞瑤更喜歡。

  夏言在巴黎也過得挺舒坦的,聞老先生在巴黎有點兒人脈,夏言受到了很多照顧,她學習也很努力。

  與此同時,也積極地參加比賽。

  取得了不菲的成績。

  唯一難受的是跟夏知祺分開,跟聞斂分開。不過聞斂半個月就出差到她這裏,有時一個人,有時帶著夏知祺,所以說,當老總就是有這個好處。夏言的舍友看到聞斂後,偷著問夏言要聞斂的聯係方式。

  夏言:“他是我丈夫。”

  那舍友:“我知道啊。”

  夏言:“”

  晚上,夏言坐在聞斂的腿上,她捏著他的耳朵道:“我舍友要你的聯係方式,你給還是不給?”

  聞斂今天剛下飛機,他襯衫淩亂,一來就摟著她做正事,他笑著按她的腰,“不給。”

  夏言:“這還差不多。”

  聞斂親吻她的唇瓣。

  “我隻能呆一天,明天得回去了,最近軍工出了點兒事情,我怕接下來沒時間見你,所以就壓縮時間見,我們今晚玩久一點。”

  夏言滿臉通紅,點了點頭。

  聞斂翻身,含住她的唇,往下,夏言揪著枕頭,聲音被他堵住,她聲音實在好聽。

  隔天。

  聞斂要走之前,摟著她道:“七七上小學後,齊安老師打算每年寒暑假都帶他去遊曆。”

  夏言一愣。

  聞斂看著她:“你會不舍嗎?”

  夏言咬唇。

  幾秒後道:“他喜歡就好。”

  聞斂:“對。他喜歡就好。”

  他的兒子,就要逍遙自在地活著,想做什麽就做什麽,不會有任何人幹涉,也不會有人能改變他的命運。

  他是夏知祺最強大的後盾。

  送走了聞斂。

  夏言開始了兩點一線的學習生活,聞斂這次確實很忙,忙到晚上有時視頻都是奢侈,夏言手機收到夏知祺發來的語音。

  “媽媽,我陪爸爸出差呢。”

  夏言看了眼時間。

  是周末。

  她說:“你要聽話哦。”

  夏知祺:“媽媽,你放心。”

  與此同時。

  京市的郊區。

  軍工科技工廠,燈火通明。夏知祺戴著頂鴨舌帽,單手插在褲袋裏,站在聞斂的身側,聞斂跟林科正在談話。

  林科看了眼夏知祺。

  笑問:“我聽說你最近出門,偶爾會帶上這個小家夥?”

  聞斂翻著資料,笑道:“是。”

  “喲。”

  林科招手。

  “小家夥過來。”

  夏知祺看聞斂一眼。

  聞斂麵不改色,夏知祺站直身子,“伯伯你好。”

  “你好,你這是幫你媽媽盯著你爸爸?”林科笑問。

  夏知祺點頭。

  林科一愣,“你這是自覺的,還是你媽媽讓你盯著的?”

  夏知祺仰著脖子:“我自覺的啊,我媽媽都不管我爸爸的。”

  林科又是一愣。

  “喲,那你的意思是,你自己要盯著你爸爸。”

  夏知祺點頭。

  林科:“”

  夏知祺想了想,又道:“不過我爸爸在我媽媽身邊放了人盯著我媽媽,這事情我還沒跟我媽媽說。”

  全場的人:“”

  包括工程師,全神情複雜地看向了聞斂。

  聞斂眼眸一眯。

  “”

  嗬。

  嗬。

  好兒子。

  你真能拆台。

  日子如流水,國內春暖花開時,沒過多久,京市聞家跟沈家的聯姻就頻頻上熱水上頭條,夏言跟學校請了假,帶著聞瑤回了京市,剛出機場。

  夏知祺就衝向了她。

  “媽媽——”

  夏言彎腰抱住他。

  想把他抱起來,卻發現他重了。

  她有些吃力地把他抱了起來。

  夏知祺勾著她的脖子,在她臉上狂親。

  聞斂眯眼。

  抬手擋住了夏知祺那張嘴,夏知祺就親到聞斂的手,聞斂把他的臉捏開,“你大孩子了,不能這樣親你媽媽。”

  夏知祺噘嘴。

  “你就可以。”

  聞斂:“我可以,因為我是她丈夫。”

  夏知祺哼了一聲。

  聞瑤笑著上前,說道:“七七,我來抱,我來抱。”

  於是,她把夏知祺抱了過去,聞瑤一抱過去眉頭擰了下,心想好重哦,抱不動了這寶貝,不過軟乎乎的,真舒服。

  夏言手裏空了,她轉身。

  聞斂朝她伸手。

  夏言撲進了他懷裏。

  聞斂揉著她的後腦勺,親吻她的眉心。

  夏知祺呸了一聲。

  “爸爸,我警告你,你親一口就好。”

  聞斂輕掃兒子一眼,接著低頭堵住夏言的紅唇。

  夏知祺:“”

  聞瑤哎呀一聲,捂住他的眼睛。就這樣,父子倆鬧了鬧,離開了機場,回到河畔花園,張姐已經準備了一桌子的菜等著他們。

  徐蔓跟薑雲都在。

  吃過晚飯。

  徐蔓跟薑雲陪著夏言坐了一會兒,薑雲湊到夏言的耳邊道:“你不在的時候,聞先生有時會到舞團的辦公室,他把自己關在裏麵,一個人下圍棋,複盤你之前的那些殘局,他真的好深情。”

  夏言一愣。

  她才知道。

  薑雲接著道:“他用你的名義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會,建了不少學校。”

  夏言看向在看文件的聞斂。

  她耳根微紅。

  這些事情,她都不知道。

  夜晚。

  夏知祺睡著了,夏言洗了澡,換了一套睡衣,推門進了書房,聞斂正在講電話,看她進來,他伸手把她摟了過來,手往她腰後一摸,卻發現空的,他愣了,夏言笑著勾著他的脖頸,輕聲誘惑:“放下手機,我們聊聊天。”

  聞斂偏頭在她耳邊道:“你確定是聊天嗎?”

  夏言輕笑。

  聞斂掛了電話。

  摟著她,吻住了她的唇。

  隔天。

  聞沈兩家的婚禮如期舉行。

  夏知祺被迫當花童,跟沈家旁支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跟夏知祺是同班,給她父親畫戒指求婚的那位。

  小女孩盯著夏知祺。

  夏知祺瞪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湊過來,道:“你爸爸還求婚嗎?”

  夏知祺:“求。”

  小女孩:“那我爸爸也求。”

  夏知祺:“哦。”

  小女孩:“你怎麽不跟我說話。”

  夏知祺:“無話可說。”

  小女孩嘟嘴:“我想跟你說話。”

  夏知祺:“我不想。”

  他從人群中找夏言,夏言坐在家屬席上,穿著一襲紅色的緊身裙,眉眼彎彎偏頭聽著林笑兒說話,聞斂端著酒,摟著她的腰,跟聞頌先也在談話。

  新人入場。

  兩個小花童被拉過去給沈璿裙擺,沈璿五官冷豔,她看聞澤厲一眼,把手放在他掌心,聞澤厲漫不經心地牽著她的手,走向舞台。

  全場的人都站起來,笑看這對新人。

  有人竊竊私語。

  “聞大少不是有個談了幾年的女朋友嗎?這就舍得放下了?”

  “家族利益,愛情算什麽。”

  “也是,不過沈家這位千金長得是真漂亮。”

  “漂亮是漂亮,聽說很多人不敢娶,也隻有聞家這位大少敢點頭聯姻。”

  夏言聽著這些話。

  她看了眼那幾個人。

  那幾個人接觸到她視線,閉了嘴。

  夏言手扭了下聞斂的腰肉。

  他的肉緊實得很。

  他微低頭。

  “嗯?”

  夏言:“你沒聽說那些人的聲音嗎?”

  聞斂:“阿厲會處理好的。”

  夏言:“哦。”

  整場婚禮下來,確實男帥女美很是般配。沈璿偶爾一閃而過的笑容,很美,夏言覺得這樣的女人會越活越精彩的。

  今晚聞斂被拉著喝了不少酒。

  夏言手臂挽著他的外套,牽著夏知祺在一旁等著他。

  聞斂解了點兒領口,跟聞頌先送走另外兩個老爺子,隨後他才走過來,摟住夏言的腰,“等久了吧?”

  夏言:“沒有。”

  她看了眼走得差不多的宴會現場,她低聲道:“我也可以走了?”

  “嗯。”聞斂點了下頭,牽著她往門口的車子走去,聞澤厲跟沈璿也在門口送賓客,沈璿一襲漂亮的敬酒服,精致的眉眼。

  她看到夏言,衝夏言點了點頭。

  夏言眉眼一彎。

  沈璿的伴娘在沈璿的耳邊道:“這就是聞小叔娶不到的女人。”

  沈璿看常雪一眼。

  常雪一笑。

  沈璿:“你羨慕?”

  常雪:“廢話。當然了。”

  “聞家男人都長得太好了。”常雪捧捧臉。

  車子來到她們跟前,聞斂改而摟著夏言,把她送上車,夏知祺也爬上了後座,聞斂坐了進來,阿青關上車門,繞去駕駛位開車。黑色的賓利開走,新郎新娘還在不遠處,而身後的酒店燈火通明。

  極其璀璨。

  開了沒多久,夏言打個哈欠,聞斂攬著她的肩膀,讓她靠著自己,夏知祺也打算趴在媽媽的腿上休息。

  這時。

  聞斂的手機響起。

  他接了起來。

  那頭。

  是聞頌先,氣急敗壞地說聞澤厲去機場送前女友。

  車裏頓時一陣沉默。

  聞斂眯眼正想說話。

  對上了夏言的眼眸。

  夏言靠著他肩膀,“老公,你們聞家盛產渣男吧?”

  聞斂:“”

  夏知祺揉著眼睛,說;“幸好我姓夏。”

  我不渣。

  聞斂:“”

  阿青在前麵狂點頭。

  是的。

  幸好小公子姓夏。

  別改姓啊。

  千萬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