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10章 第110章番外
  夏言的擔心確實不會成真, 隔天夏知祺回了學校,一群孩子蜂擁而上,掐著腰看著夏知祺道:“我爸爸昨晚求婚了。”

  “我爸爸也求了。”

  “我爸爸也求了, 求了兩次。”

  夏知祺手插褲袋,哦了一聲,一點兒都不在意然後往裏走。他們幾個小孩跟上,掰著手指說道:“夏知祺, 你爸爸求幾次婚了。”

  “夏知祺,你爸爸什麽時候還跟你媽媽求婚啊。”

  “夏知祺,我們下次再比比唄。”

  夏知祺看他們一眼,“你們無不無聊。”

  “不無聊啊,就是要跟你玩。”

  夏知祺:“”

  於是,他走哪都一堆小孩跟著,夏知祺一點兒都不想當孩子王, 偏偏這些人還老跟著他, 他們還交換手表電話。放學夏知祺回到家裏, 夏言給他叉著水果吃,夏知祺的手表電話響了無數次。

  他嘴巴噘了起來, 煩得把手表都摘下來了。

  夏言問道:“怎麽了?”

  “他們找我聊天,我好煩哦,媽媽。”夏知祺撐著下巴,說道。

  夏言一愣,“誰找你聊天?”

  “那些小孩子。”

  夏言一笑, “你自己不是小孩子啊。”

  夏知祺噘嘴。

  就是不爽。

  夏言又喂他吃了幾口水果,今晚聞斂得見幾個客人, 估計得很晚才回來, 夏言帶夏知祺吃完水果, 然後陪著他畫了一會兒畫,然後張姐做完晚飯,母子倆吃完晚飯,夏言練舞,夏知祺玩機器人。

  晚上九點出頭。

  夏言就哄夏知祺睡覺。

  哄著哄著她自己也困了。

  雅閣酒莊裏。

  酒過三巡。

  正事談得差不多了,其中一位大佬笑著拍拍聞斂的肩膀,說道:“聽說你還單身?”

  聞斂靠著椅背,領口微敞,他含笑,“哪裏聽說?我有老婆,隻是還沒結婚而已。”

  “沒結婚算什麽老婆?”那大佬一笑,眼裏的意思很明顯。

  聞斂臉上的笑意還在,不過眼底笑意就淡了很多,他說道:“在我心裏,她已經是我老婆了,這輩子我不會愛上其他女人。”

  那大佬一愣。

  “沒想到聞二還是個癡情人。”

  其他人立即道:“林科怕是不知道吧,聞二在京圈出了名的癡情人呐,這婚也不是他不想結,是他老婆不肯,他老婆是個舞者,要保持身材。”

  聞斂淡淡地道:“倒也不是,我們已經有一個孩子了。”

  那位林科愣了下。

  原來傳聞都是真的。

  聞斂坐直身子,端起酒杯,碰了碰對方的杯子,那位林科頓了頓,端起杯子,跟聞斂碰杯,這事情就算過去了。

  事後。

  聞斂去了洗手間醒酒。

  李從恭敬地給其他人添酒,一邊添一邊淺談了下聞斂追老婆的經過,他還說:“我們老板,在部隊那會兒,是夏言小姐治愈了他,他才能走到今天。”

  其他人一聽。

  唏噓。

  “看來以前聞家的傳聞都是真的啊。”

  李從點點頭。

  “那我倒是羨慕聞二,能遇見這樣一位好女人。”

  李從嗯了一聲。

  這些年,他突然也能理解阿沉喜歡夏言的原因,溫柔,美好,他好幾次看到夏言主動勾住聞斂的脖頸,跟他說話,聊天,那隱約的撒嬌又讓她身上多了一股煙火氣,美好得令人向往。

  如今的夏言沒有了自卑,多了自信,但又不是鋒芒畢露的那種,而是藏在骨子裏的,舞團的所有成員在她的帶領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出路,現在別人一談起夏言舞團,都隻會覺得美好。

  很美好。

  跳舞好,舞蹈生的品性也都很好。

  跟以前唐奕帶舞蹈生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夏言舞團出奇得團結,她們可以競爭可以比賽,彼此競爭,但她們永遠記得自己是同一個舞團的舞蹈生。

  舞團文化滲透到每個人的心裏。

  這都是夏言的功勞。

  她曾經被不公對待過,也被孤立過,也被惡性競爭過,所以她不希望其他人遭受她曾經遭受的一切。

  她給她們創造一個公平的舞台,讓大家能走得更遠。

  “在聊什麽?”

  聞斂挽著袖子,擦擦臉,笑著問道。

  幾位大佬回道:“李秘書在說你的夫人,說她有多好。”

  聞斂含笑,“是嗎。”

  他輕睨了李從一眼。

  李從鬢角出了點兒汗。

  靠。

  林科說道:“聞二,那我是真羨慕你啊,你夫人大學的時候,那就把她找到了。”

  “是,是我的幸運。”

  聞斂整理了下腕表,看了眼時間,道:“林科,我送你們吧。”

  “不必不必,就住在樓上,哪裏還需要送。”

  “你要回去陪夫人對吧?那就快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