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太初之光的最深處
  ,開局送給柳神不易物質

  進化,即為仙!

  用進化二字,在修道人士眼中,或許有些生疏了,有些突兀,格格不入

  但隻要換一個詞,就會顯得毫無違和感。

  超脫!

  超脫之路,就是不斷進化的過程!

  從羅開的法相體係,到帝落的小天庭體係,再到石昊開創的遮天體係,以及後來的花粉體係

  每一個體係都代表著進化路上的不同分支,他們同源,不同路,但又會走向相同的盡頭。

  青銅古牌的前麵刻著【人道極巔】四個大字。

  背後卻刻著【何以為仙】。

  看著古牌,東方似能理解太初之光船主人的寓意為何。

  首發網址.kanshu8net

  回眸看到何以為仙時,同樣能看到的,是身後茫茫的長路。

  成仙之人是喜悅的,當他們看到這方古牌時,是否能夠靜下心來仔細思考。

  東方的視野中,從猿到人的進化演變還在繼續。

  路上,看到了不同的分支,一條路上,有人能愈發嫻熟的利用工具,創造出超乎想象的設備,同樣能夠達到毀天滅地逆亂歲月的能力。

  一條路上,人們將人體大秘開發到了極致,通過人體億萬計細胞的不同排列,覺醒出了無窮無盡的特殊能力,其中不乏有驚世駭俗的恐怖效果。

  神魔、信仰、科技、異能

  許許多多的路並排,千帆競發,百舸爭流。

  “紅塵璀璨,萬類霜天競自由。”看著眼前的場景一幕幕變化,大世浮沉,滄海桑田,東方忍不住輕歎。

  這才是宇宙應該有的樣子。

  忽而,東方的視野中被完全的黑暗所吞沒。

  一切都靜止了,定格在了空前繁榮的一瞬間。

  一股冷風吹過,帶著破滅的氣息,席卷了一切。

  那是至冷的陰暗,無情的吞噬著每一條道路。

  破滅大劫突如其來,沒有任何預兆,帶走了生的希望,繁榮的大世如同泡沫一般,一觸即潰,沒有一個人能夠站出來阻擋。

  終極冷寂。

  東方眼童顫抖著,內心掀起滔天巨浪,他在最初穿越的時候,就感受到了終極冷寂的恐怖。

  可那一次,他隻是遠遠地看著,並非像這次一般身臨其境。

  東方如同一尊凋像一般,站在已經被摧毀的進化路源頭,久久不能平複。

  終極冷寂帶來的壓抑感令人心驚膽戰,透不過氣,這是東方從未感受過的恐懼。

  這種恐懼要遠超出死亡,沒有人會想要再經曆第二遍。

  “終極冷寂竟來的如此突然。”東方嘴唇發白,忍不住顫抖著。

  一道冷冽的風掛過,終極冷寂隨後而至,將世界凍結,拉的扁平,長度無量。

  甚至,東方能感覺到,進化路上的時間都發生了變化。

  雖然他們被終極冷寂吞噬隻是一瞬間的事情,但由於速度實在太快,導致時間都被無限的拉長。

  這也代表著。

  東方眼裏的一瞬,對於那些不同進化路上的生靈來說是永恒!

  他們無時無刻不在承受著死亡的痛苦,一直在死的過程中,成為了真正的遊離在生與死之間的悲情者!

  “可這些人還未走到終點,進化的繁榮,才剛剛開始。”東方忍不住感慨,對那些進化路上的生靈感到不公。

  “我們宇宙的終極冷寂,也會來的如此突然麽?”東方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至少現在還是安全的,我的時間應該還很充裕。”東方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那些事情。

  隻是,東方所見的畫麵實在是太震撼了,始終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漸漸地,東方眼前的視野發生了變化,無數條進化路化作飛灰,熟悉的船艙場景出現了。

  “每一個跨過古牌的人都會看到這一幕麽。”

  東方向前走著,身後的何以為仙漸行漸遠。

  前行之路,暢通無阻,隻不過周圍的場景並沒有變得不同。

  兩側依舊是緊閉著的房門,好像又回到了前麵的路一樣。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的景象終於發生了變化。

  一道木門出現在了東方的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木門簡譜,周圍沒有刻任何的字跡,沒有任何標注。

  東方走上前,試著推開門,不出所料,門也是緊鎖著的。

  路在何方?

  東方停下腳步,回頭看去,陷入了困惑。

  前麵已經沒有路了,他徹底走到了盡頭,除非他能找到打開門的辦法,否則隻能原路返回。

  “我疏忽了什麽?”東方皺眉,坐在地上思考著,可思來想去,東方卻始終想不到緣由。

  自己一路走過來,能推的房門都已經推過了,全都是緊鎖著的。

  在降臨太初之光前,他本以為前往船底部的方法就在古牌後,可沒想到,青銅古牌後方的世界與古牌前的世界沒有任何不同。

  “羅開能進入船底部,說明確實有路通往船底部,隻不過我沒發現而已。”

  “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東方揉搓著太陽穴,試著讓自己的心境平複,冷靜下來。

  可每當他的心緒放空,腦海中總會浮現自己在進化路上看到的終極冷靜的景象。

  不覺間,東方已是大汗淋漓,終極冷寂帶給他的壓迫感太過強烈,難以承受。

  “一路過來,唯一的變化處隻有那個古牌。”東方推演著,站了起來,再度回到了古牌下方。

  【人道極巔】

  【何以為仙?】

  古牌的正反麵,是否有著某種聯係。

  東方徘回在青銅古牌周圍,眉頭緊鎖。

  緊接著,東方的目光停留在了何以為仙後的那個問號上,死死的盯著他。

  何以為仙,何以為仙

  這本就是個問句,為何還要著重加個問號。

  “古牌反麵,是否又與之前看到的終極冷寂景象,有所關聯?”

  東方回眸,看著身後的路,恍然間,過去的一幕幕浮現在了眼前。

  修道至今的景象如同走馬燈一般閃過。

  “這是對我們的拷問麽?”

  “太初之光的主人,是想通過終極冷寂來篩選道友麽?”

  帶著這樣的想法,東方閉上了眼睛,不在胡思亂想,徹底放空心緒,任由終極冷寂的壓迫感深入腦海。

  冷風刮過,逐漸有黑暗吞噬東方的視線,一切都凝固了。

  甚至,東方自己的思緒都被凍結了,無法思考任何事情。

  如同死一般的冷寂,時間定格,因果不存,遠處的世界被不斷地拉伸著,長度無量,變得無比扁平。

  這場破滅大劫仍在繼續,朝著東方這邊蔓延。

  一顆又一顆星辰被凍結,而後化為一張沒有厚度的紙張。

  東方隻能看著,他的大腦無法做出任何想法,任何反應。

  漸漸地,黑暗終於蔓延到了東方這兒。

  奇異的景象出現了

  東方看到了自己的後腦勺,看到了自己因頭顱破碎崩出的腦漿,看到了自己血散天穹,轉瞬凝固。

  看到了過去的自己,還看到了此刻的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五髒六腑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如同斑駁的畫卷。

  他看到了自己被拉的扁平,化作一張巨大的天幕,最終徹底定格。

  隻是他的意識還在,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痛苦,眼中的景象卻仍不斷變換著。

  可他分明已經沒有了眼睛。

  忽然,他發現自己能低頭了,可當他抬起頭時,卻又看見了遠處的黑暗蔓延,朝著自己這邊不斷吞噬。

  他甚至還在遠處的黑暗中,看到了已經化為扁平的存在的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

  東方已經記不清,自己究竟經曆了多少次終極冷寂,經曆了多少次被世界吞噬,化為扁平的存在。

  億萬次?

  不止。

  肉身的痛苦猶在,隻不過他感受不到恐懼,甚至連麻木都做不到。

  他的思緒都被定格了,無法做出反應,更不要說找到脫困的辦法。

  這是一道無解的題目,深陷終極冷寂之中,便再也無法脫困。

  轟隆隆~~~~

  在經曆了無數次拉皮之後,終於有不同的聲音傳來。

  一道光芒吞噬了黑暗。

  光芒吞噬了黑暗

  熾盛無比的光芒,如同開天之初的璀璨,帶著無邊的速度,飛速朝著東方這邊蔓延著。

  巨大的動蕩席卷了一切,帶來了許多與眾不同的東西。

  東方感受到了時間的流逝,一行清淚從臉頰滑落。

  他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時間是如此的珍貴。

  隻是時間的出現,帶來的並不是生機。

  而是徹底的毀滅。

  隨著時間的到來,死亡降臨了。

  但此時此刻,死亡已不再令人恐懼。

  東方的意識逐漸消散,眼前的視野變得模湖。

  東方睜開眼,看到了上方的青銅古牌。

  【何以為仙?】

  四個古樸的字,透著濃重的遠古氣息,與先前毫無不同。

  隻不過經曆了終極冷寂的東方,如今再看這四個字,竟忍不住笑了出來。

  苦笑著。

  “何以為仙?原來是這個意思。”東方搖頭,心頭無比沮喪。

  他本以為,太初之光的主人在古牌上刻下這四個字,是為了激勵那些後來者。

  可沒想到,這四個字卻是太初之光主人徹底粉碎的道心。

  萬事皆虛,何以為仙?

  成了仙,又能有什麽用呢?

  “去你媽的何以為仙!”

  隻是,東方猛地抬起頭,跳起來取出混沌劍胎,猛地朝青銅古牌斬去!

  當當~~~

  清脆的金屬顫音響起,東方的手臂被震得發麻。

  “你失敗了,不代表我們也會失敗!”

  東方不甘,暗暗在心裏不斷咒罵著刻下這四個字的人。

  卡~~~

  房門的鬆動聲從船艙的深處傳來。

  東方頓時起了精神,也顧不得宣泄,急忙衝向伸出。

  “門開了!”

  東方大喜,原本路盡後的那扇門赫然開了一道口子!

  東方將混沌劍收好,略微整理了儀容,收起笑容,腳步也逐漸放緩。

  冬冬冬~~~

  東方敲了敲門,眼睛朝著門縫裏瞄去。“請問,裏麵有人麽?”

  門裏麵黑壓壓的,根本看不清楚裏麵究竟有著什麽。

  “沒人,我就進去了,晚輩東方,若有冒犯,還請前輩見諒!”

  東方退了一步,合手作揖,緊接著從乾坤袋裏取出混沌劍,嚴陣以待,用劍推開了房門。

  門後,是一片開闊的平原。

  遠處,有著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

  東方所在的地方,有一條小河,河畔栽種著許多樹木。

  “本源道則”

  進入門內的世界,東方驚異的發現,此地竟充斥著本源道則的氣息,靈氣也極為的精純。

  本源道則,乃是修士成為仙帝後,走出自己的路,將自己的道烙印在後天大道上的道則。

  仙帝誕生,福澤眾生,最主要的便是仙帝在烙印大道的過程中,會有部分本源道則泄露,回饋天地。

  本源道則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多少個紀元都見不到一縷。

  而此地的本源道則竟如此濃鬱!

  “這得誕生多少個仙帝才會有如此濃重的本源道則氣息”東方咂舌,倒抽一口涼氣。

  即便是在高原,有五位祭道,數十位路盡領域的強者,東方也沒感受到如此濃鬱的本源道則氣息。

  此地要勝高原何止百倍!

  當~~~~~

  悠揚的鍾聲響起,自遠處傳來,縈繞與天地間,經久不散。

  而後,有雲蒸霞蔚,紫氣東來,無量仙光澎湃,一座散著蒸騰霞氣的仙宮出現在天際,道音如呂,萬千法則交織,圍繞在仙宮周圍,神聖且祥和,令人心曠神怡。

  “有人。”

  東方眼睛一亮,遠處有人影竄動,駕著神曦,縱天而來。

  來者男女都有,人數眾多,男的豐神俊貌,女的傾國傾城,更有本源法則縈繞其身,一看就知道不是簡單的人物。

  “道友!”

  東方站在地上,急忙揮了揮手,試圖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

  他也想飛。

  可是,飛不起來。

  此地的本源法則太濃鬱了,好處是最普通的呼吸都能讓他實力蹭蹭的飛漲。

  壞處是,能走路就已經是如今的他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上方多數人都急著前往仙宮,雖有看到東方的,但也見怪不怪了,沒做停留。

  隻不過不論是哪兒都不缺好心人,一位身著紫色長裙的女子看到了東方,與其結伴同行之人說了些什麽後,飛了下來。

  “最近誤打誤撞來到這兒的幸運兒還挺多呢。”

  不等東方說話,那女子嫣然一笑,拉起東方的手,便帶著他往宮殿飛去。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