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何以為仙?
  ,開局送給柳神不易物質

  熱門推薦:

  “既然他們都在懷疑東方是在閉關時遭遇了他人的暗算,那何不順水推舟,將東方遇害的消息坐實,知道東方遇害的消息後,我就不信他們還能沉住氣。”

  太初古礦的變動已經讓那些投機取巧者產生動搖,隻不過東方的實力擺在那兒,在沒有確定東方的情況之前,那些至尊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動手的。

  “你覺得,這個消息從誰口中傳出去最合適?”夏幽雨微微一笑,看著南嶺。

  “你心中已有人選,何必問我。”南嶺搖頭。

  “自然是為了讓你參與進來,這條計策獨我一人可不行。”夏幽雨伸手握住南嶺白嫩的小手,語重心長道。“況且,東方臨走前是讓你我共同經營牧神教,隻不過你如今實力尚淺,不被那些至尊看在眼裏,但論腦子,你可完全不比我,不比那些至尊差。”

  “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你我二人相互扶持,可查缺補漏,互相提點,麵對犯下一些不必要的錯誤,這世道這麽亂,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複,一失足成千古恨,你我受挫倒事小,萬一牧神教除了什麽問題,這才事大。”

  緊接著,夏幽雨取出兩份紙筆,放在桌上,又道:“不如你我各自寫個名字,看是否相同?”

  南嶺表情有些怪異,不是很能理解夏幽雨的舉動,但看她如此熱情,也不拒絕,便點了點頭,取過筆和紙,緩緩在紙上寫下‘武帝’二字。

  南嶺遞過紙條時,夏幽雨也剛好寫完,急忙接過南嶺的紙,看著上麵的字跡,忍不住嘖嘖稱奇。

  記住網址http://.anu8.n

  “妹妹的字當真好看,變幻靈動、縮放得當,淩厲中透著娟秀,提按分明,收筆藏鋒也是恰到好處,可見鋒芒,但卻不傷人,橫豎鉤點氣勢恢弘”

  “好了好了”聽著夏幽雨不吝言辭的誇讚,南嶺的俏臉不禁浮現出一抹微紅。

  “我可不是在無端吹噓。”夏幽雨笑顏不減,將自己的寫的人選放在了桌上。“既然妹妹不愛聽,我就不說了。”

  “麒麟古皇?”南嶺看著夏幽雨所選的人,不禁皺眉,疑惑的看著夏幽雨。

  夏幽雨目光閃爍,臉上的笑容不改,點了點頭,解釋道:“麒麟古皇乃第一個投靠東方的至尊,如果消息是從麒麟古皇那兒傳出了,那幫至尊一定會信。”

  “不行。”南嶺急忙搖頭,反駁道:“之前一眾至尊會麵,麒麟古皇已經明顯站在我們這邊了,如果他知道了東方遇害的消息,隻會隱瞞,不可能說出來。因為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對麒麟古皇自己也沒有任何好處。”

  “從他口中傳出,未免有些太不合常理了,那些至尊一定會升疑,後續想要設計他們,也隻會更難。”

  夏幽雨一邊聽著,一邊點頭,然後將自己的紙蓋上,指著南嶺的人選,問道:“那你選武帝的理由,能不能跟我解釋解釋?”

  “自然。”南嶺點點頭。“首先,武帝是第一個站出來想要前往太初古礦中探清真相的至尊,他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私自前往古礦意外得知了東方遇害的消息,也情有可原。”

  “再者,你我也想辨別武帝究竟真性情,還是裝的。大可通過這個機會試他一試。倘若他心向東方,便不會聲張此事,但大亂將至,他不可能不做準備應對,他做的越多,越容易在其餘的至尊麵前暴露,最終將消息傳出。”

  “如果武帝本就是裝的,那消息隻會傳的更快,如此一來,也省得我們費力,兩計當做一計用。速度也要快上不少。”

  南嶺話剛說完,夏幽雨的便忍不住又稱讚了起來。

  “甚好甚好!分析的有理有據,比我的想法不知高明多少。”

  “果然還是妹妹聰明得多。”夏幽雨又一次緊握著南嶺的手。“有你幫我,牧神教的發展又怎會出現紕漏。”

  “隻不過想要讓武帝徹底入局,還需要一點時間。”夏幽雨眉頭一皺。“得準備準備,讓他相信你的話才行。”

  “是的。”南嶺挽起鬢角秀發,抽開了手,站了起來。“這些事情還需你去處理,我先回去了。”

  “這麽著急走麽?”夏幽雨一臉不舍。

  “我尚未證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南嶺抱拳,歉聲道。

  “皇宮有海量奇珍異寶,在哪兒不是修煉?”夏幽雨勸慰道。

  “等準備好了,再來找我。”南嶺搖頭,她能感覺到,夏幽雨在有意的拉近她們之間的距離。

  隻不過殺兄之仇,不共戴天。

  她不會因為夏幽雨的善舉而動搖自己內心的信念的。

  羽化神朝的資源,她隻用自己搶來的,別人送的,一概不會用。

  “哎”

  望著南嶺離去的背影,夏幽雨輕歎一聲,無奈的扶著額頭,靜靜地看著眼前的茶杯,目光變得逐漸複雜。

  陰冷深邃的虛空。

  看不見光,周圍黑漆漆一片,尋不到邊際。

  東方又回到了太初之光上。

  一艘船,船身寬大,上麵鋪滿了塵埃,仿佛許久沒有人降臨。

  東方靜躺在船上,身上也滿是塵埃。

  太易之塵。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一瞬,又或許是千萬年,這個地方沒有時間的存在,連因果都無法降臨。

  按理來說,太易與大陰界成住壞空寂滅五位祭道領域強者的大戰必定會留下許多連歲月都難以磨滅的痕跡。

  但並沒有。

  太初之光完好如初,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回來了”

  東方艱難的睜開了眼,扭了扭脖子,站了起來。

  “還真是不好受啊。”東方抖落身上的塵埃,翻開衣袖,翻開褲腿仔細打量著自己的四肢是否完好如初。

  在太初古礦中被神火焚燒半年之久,那滋味著實有些痛不欲生。

  即便東方如今回想起當時的景象,都忍不住汗毛倒立,急急的打了個哆嗦。

  “成功了就好。”

  整理了許久,東方收起表情,環顧四周。

  他上一次來到太初之光時,還是因為自己研究洞天,結果被自己的洞天吞噬,無意中降臨到了一處奇異的黑暗世界,在黑暗世界中發現了太初之光。

  那時的他,還隻是一位偽至尊,連人道極巔都不曾踏足,與那些黑暗至尊交手,都可能贏不了。

  隻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他今非昔比。

  “人道極巔之後部分,究竟是什麽樣的?”東方注視著船艙的入口,縱身一躍跳入了船艙中。

  上次,被人道極巔的門派困在船艙外圍,不得深入,後來遇見了從船下方爬上來的羅開。

  而現在,他是一名真正的仙!而且是在最難成仙的遮天宇宙中證道,打破了宇宙法則不全的桎梏,含金量十足!

  這也代表著,他能深入之前不曾探索的部分了!或許其中,就有救出齊道臨的辦法!

  東方周身仙氣彌漫,散著祥和的光芒,眉心的三枚符文也融為了一體,更加強悍,隻不過那枚符文已沒有了確切的形狀,不斷變化著,東方也不清楚,究竟要給這枚符文取什麽名字。

  船艙內的通道依舊,道路兩側是一個又一個緊閉著的房門。

  地上鋪滿了太易之塵,與上次一樣,東方依舊無法在路上留下腳印。

  “為何成仙了,也無法留下腳印。”東方低頭,眉頭緊鎖,他腳下確實有腳印的痕跡,可當他一抬腳,邁出下一步,那個腳印卻又自行消失了。

  “可我分明記得,羅開當時朝我走來的時候,身後的腳印留的很長。”

  “難道是天賦?”

  “不對,若是修煉天賦,我的腳印從下來到現在都不會散去。”

  “莫非是境界?”

  “可羅開當時的境界也沒我現在長啊。”

  東方思索著,推測著腳印留存的原因,卻又被自己意義否決。

  很快,東方便看開了,不在將自己的思緒過分拘泥在腳印上。

  周圍的房間不斷朝後退著,這是唯一能夠證明東方在向前走的證據了。

  外麵的世界空蕩的,黑壓壓一片,船艙內的世界也一樣,隻不過把黑換成了房間而已。

  走了許久,東方心裏默默記著從身旁過去的房間。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

  東方抬起頭,猛地向前一看,而後眼瞳驟縮。

  “怎麽還有一間屋子?”

  東方內心巨震,汗毛倒立,似有一股冷風從身後吹過,涼颼颼的。

  上次他來時,分明記得此處隻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屋子。

  可如今,卻多出了一間!

  “十萬間”東方目光輕顫,看著遠處的青銅古牌,自我安慰道,“也許是我數錯了,再輸一遍。”

  說著,東方便回頭,重新開始。

  天底下任何事物都會欺騙你,唯獨數學不會。不會就是不會。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東方來回走了十幾次,數了三十幾次,每一次都分毫不差,剛好十萬間房門。

  多次的確認讓東方不得不認清這個事實。

  船艙內的房間數量,會發生變化。

  這艘船,或許在不斷生長著!

  東方又一次回到第十萬個房間的房門前,試著扭動門把手。

  “還是鎖著的。”東方收手,與前麵的每一間房子都一樣,第十萬個房子也是緊緊鎖住,不知道裏麵究竟有沒有人。

  “算了。”

  東方搖頭,將目光重新放在那塊選在房梁上的青銅古牌。

  【人道極巔】

  上一次東方試圖靠近那個牌子時,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擋,無法更進一步,也無從得知船內更深處的消息。

  而如今,東方站在了這塊青銅古牌的下方。

  “果真是境界壓製,牌前牌後,便是人與仙的差別,即便有人能夠逆行伐仙,以人道極巔的力量擊敗仙,也依舊無法跨入牌子後麵。”

  隻是,東方想要更加深入時,卻被一道透明的幕阻攔了前路,撞得鼻子生疼。

  “怎麽回事?”東方伸出手,一臉疑惑的把手按在幕上,回頭看向青銅古牌。

  古牌後同樣刻著四個大字。

  【何以為仙?】

  “何以為仙?”東方看著古牌,喃喃自語,陷入了沉思。

  何以為仙?這句話隻有四個字,卻包含著許多含義。

  什麽是仙?為了什麽成仙?怎麽成仙

  似乎,在遮天三部曲中,很少有對仙的注解,僅僅是代表著強大的象征。

  人想成仙,也隻是為了更加強大。

  就在東方沉思間,他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仙氣開始迅速流逝,自己的境界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跌落。

  大帝,準帝、仙台一重、化龍、四極,就連自己修煉的道宮五太,都開始消散。

  不僅如此,小天庭體係的道果也在迅速凋零,遁一、天神、洞天

  靈胎壁內,一座又一座天宮轟然崩塌,星河所化的玄都也變得無比暗淡,天河斷流,不再有靈力奔湧,靈胎小人也變得極度萎靡。

  隻一瞬,東方便瞬間從仙人,跌落為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

  轟隆隆~~~~

  東方腦海中傳來無盡的轟鳴聲,uu看書眼中的視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隻猴子,出現在了東方的麵前。

  遠處,是山林廣袤延綿不絕,一望無垠。

  那隻猴子與眾不同,與山林中生活著樹上的猴群不一樣,它疾馳在地麵。

  隻是,走著走著,那隻猴子的身體便開始變化,從四肢並用,到兩腳行走,已與人類的行走很相近。

  再接著,那隻猴子化為了人形,穿上了衣服,使用起了工具

  “何以為仙?”

  東方目光熾盛,閃爍著光芒,縱目遠眺。

  “古之智者曾言,老而不死曰仙。仙,遷也,遷入山也,故其製字人旁作山也”

  “實則不然!”

  東方麵露喜色,有些興奮。

  “並非人在山旁!而是山在人旁!”

  “仙者!能人所不能,事人所不事,成人所不成!

  ”

  “人不同於靈智未開的猿,會用工具,會思會算會考會究!”

  “而仙亦然!人渴望飛行,會利用周圍的工具,達成飛行可能,而仙進化出了飛行的能力,不必再用到工具。”

  “人渴望長生,研製藥物延年益壽,保重身體,而仙也不用,自能得長生!”

  “仙之與人,如同人之於猿,他們本就同源,行走在相同的道路上,隻是處在不同的階段而已!”

  “何以為仙?”

  “仙的出現是必然!是一切生靈趨向進化的本能!”

  “進化既是仙!”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