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二百一十六章 再臨終極虛空!
  ,開局送給柳神不易物質

  太初古礦上方陰雲密布,周圍彌漫著濃重的混沌霧靄,一張張陣旗插在太初古礦各地。

  金色的陣紋順著陣旗匿入古礦深處,隱藏在地底中。

  南嶺走了,帶著東方的錦囊。

  羅開與夏幽雨做了道別,一個人回到了太初古礦。

  天空陰沉沉的,古礦內不時會卷起陰風陣陣,陰森可怖。

  東方負手而立,抬頭看著黑壓壓的天穹,目光堅定。

  “這個給你。”東方回頭,從乾坤袋中取出又一個錦囊,隨手扔個了羅開。

  “我也有?你倒是不偏心。”羅開挑眉,有些不可思議,調笑著打趣道。“她們倆的錦囊都是關鍵時刻打開,我的又是什麽時候?”

  “這不是給你的,隻是讓你替我保管一下,你要想拆開看,現在就可以拆。”東方說道。

  “算了吧。”羅開搖頭,將錦囊收好。

  一秒記住看書吧http://anu8net

  長久積累下來的與東方打交道的經驗提醒著他,自己現在打開,絕對會被東方算計。

  “一切都囑咐妥當了,可以開始了。”

  東方輕一跺腳,地麵驟然閃起無量光華,一道道陣紋拔地而起,化作金色光柱,如同利劍一般衝霄而上,直插雲霄。

  太初古礦的天穹陰雲密布,地麵射出的金光沒入雲層後,組成了一枚又一枚玄奧莫測的金色符文。

  符文流轉,排列,交叉,組成千變萬化繁複無序的一道光幕,將整個太初古礦籠罩其中。

  “天難葬者!”

  東方叱聲,一座由金色蓮花組成的登天台階青雲直降,出現在東方麵前。

  台階最頂端,是一個巨大的囚籠,由大道鎖鏈鑄成,散發著恐怖的威壓。

  “掩埋四極浮土間!”

  東方腳踩金蓮,步步生花,一道道金色的漣漪自腳下擴散,古礦內部,彌漫著本源之道的氣息。

  隨著東方一步步走出,太初古礦的大地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地麵龜裂,出現了深不見底的溝壑,碎石橫飛,塵土飛揚。

  俄而狂風四起,席卷了整個古礦,沙石將東方所在的區域所籠罩,東方每一邁出一步,沙石的範圍便會進一步縮小,直到東方踏入囚籠中,太初古礦的沙石正好將囚籠所掩埋。

  引大空之火!

  虛空中,一縷神火燃起,降臨世間,太初古礦上方的濃雲被點燃,大火熊熊,燃透了天穹,古礦瞬間變為了人間煉獄般的慘狀!

  火有七色,妖異且恐怖,仿佛如同人間最可怖的惡,讓人毛骨悚然,僅僅是看一眼就忍不住心悸,避之不及。

  與此同時,羅開身後的法相映照在宇宙之中,龐大無邊,這是羅開所在時代的體係,與小天庭體係、花粉體係、遮天體係截然不同。

  羅開法相與天地相合,上古的符文縈繞周身,他龐大至極,無邊無際,整片星域都成為了他的一部分,強大的威壓扭曲了空間,大道法則紊亂,萬靈顫栗!

  星海齊震,寰宇皆驚!

  對於九天十地來說,羅開實在是太強大了,即便隻是一縷最微末的神識,也不是九天十地隨便就能承受的。

  羅開額頭滲有微汗,他已經在極力的削弱自己的能量,可不曾想,依然造成了這麽大的動靜。

  漸漸地,他的法相開始縮小,但愈發實質,宛如真人一般,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能量被束縛在法相中。

  一隻巨大的手壓塌了天幕,手指指向太初古礦,攪動著無邊雲層,將神火納入掌心。

  “焚!”羅開目光一定,緊緊握住拳頭,法相將被沙石包裹的囚籠牢牢束縛在手中,而後,七色火光自法相掌心噴湧而出,炙烤著囚籠!

  七色火光足足焚燒了七七四十九天,太初古礦早已焦黑一片,再不見任何生靈的聲息。

  隻是三世銅棺依然沒有出現,羅開也不敢停手。

  “你死了麽?”羅開皺眉,對著法相手中的囚籠喊道。

  隻是,囚籠無聲,羅開沒有得到回應。

  “不回答我就當你死了。”

  “火在大點,這種程度恐怕燒不死我”東方極度疲憊的聲音從囚籠中傳出。

  一開始,大空之火熾盛,東方以為自己很快就能死去。

  隻不過燒著燒著東方就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先不說自己的眼睛越發清晰,連元神都得到了壯大。

  這種感覺很明顯,隻不過大空之火並不是沒有對東方造成任何傷害,隨著火焰的灼燒,他變得愈發虛弱,有氣無力,這一聲回應也是他憋了好長時間才說出的。

  如果加大火,他應該就快死了。

  羅開一愣,暗暗咋舌,心道東方果真是個變態。

  尋常的人道極巔在這火光的炙烤下,恐怕連半刻不到就會被燒的連渣都不剩,而東方竟堅持足有七七四十九天,甚至還有力氣說話!

  聽到了東方的要求,羅開當即催動法相,另一隻手也入了戰場,法相雙手聚攏,將囚籠束縛在手中。

  火光衝天,更加灼熱了,熾盛無比,就連羅開的額頭上都有汗漬滑落。

  又是七七四十九天過去了。

  太初古礦變成了黑色大地,沒有那一塊土壤是完好的,插在太初古礦各地的陣旗被金光保護,並未受到太多影響,周圍的混沌霧靄依舊,隔絕了神識,讓人無法感知。

  “你死了麽?”羅開又一次問道。

  這種程度的焚燒,連真仙都難以抵禦,最多七天就會被燒成灰燼。

  “在大”東方的聲音又一次從囚籠中傳出,這一次的聲音要比之前更加細微,若非羅開實力不凡,恐怕會真的以為東方已經死去。

  “你是什麽怪物!這都死不了!”羅開的罵聲傳入囚籠,東方無奈的苦笑著。

  說是苦笑,但臉部根本沒有任何變化。

  他也不想活著,隻不過就是死不了,被火焰炙烤的痛苦難以想象,如今的東方體內已經沒有了任何水分,體表金燦燦的,如同一具灑了金粉的幹屍,模樣極為恐怖。

  他沒有任何力氣去控製自己的身體了,剛剛的回應已經用去了他所有的力氣。

  如果再加大火,他應該就能死了。

  加火。

  又加火。

  就這樣,這場焚燒足足持續了半年。

  東方卻始終吊著最後一口氣,怎麽都死不掉。

  “不對。”羅開意識到了不對勁,如今的火焰甚至都能傷到仙王級別的存在,按理來說,東方不可能還活著。

  “你吊著最後一口氣,定是有執念未消,隻要執念消除,你定會瞬間死去!”羅開對著囚籠呼喊道。

  ‘執念’

  連續半年的焚燒,東方的身體已經完全看不出人形了,如同一顆幹癟的球。

  但即便這樣,他依然沒有死去,表麵晶瑩透亮,散發著微光,淡淡的光雨縈繞著他的周圍,揮之不去。

  ‘我並非真的死去,為何會有執念。’

  東方思考著,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執念究竟是什麽。

  回憶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如同走馬燈一般。

  ‘柳。’

  “絮”

  ‘真理之峰’

  漸漸地,東方的意識渙散,他想起了自己遺忘的部分記憶。

  時間長河上,東方陷入了石昊的輪回之道,做了一個無比逼真的夢。

  隻不過,在最關鍵的時候,他被不知情的高原仙帝與始祖素喚醒了。

  ‘我在真理之峰看到了誰?’東方思考著。

  “老巫,與圍繞在神明周圍的幾道人影。”

  ‘他們又是誰?’

  ‘這一切都不重要,終有一天,我會將他們掃除。’東方呼吸一滯,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四肢重生,血肉再現,無量仙光迸發,映照了天穹,衝散了厚重的雲層。

  仙氣彌漫,東方眉心的鴻蒙、混沌、輪回三枚符文竟自行融合了,東方也藉此踏出了人道領域的最後一步,成為了仙。

  仙。

  突如其來,羅開沒想到,東方自己也沒想到。

  他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衝破人道極巔的束縛,無視了九天十地不許成仙的法則,成為了荒古時代第一位在九天十地中誕生的真仙。

  東方眉心的符文閃爍著灰光,不斷變化著,沒有確切的形體,無法捕捉其變化的規律。

  忽然,虛空中傳來劇烈的動刀,九具龍屍破空,從天而降,帶著巨大的三世銅棺徑直墜入太初古礦。

  羅開一愣,難以置信的看著囚籠:“成仙即死?”

  隻不過羅開還記得自己的使命,當三世銅棺出現的一瞬間,他立馬取出了東方交給他的物件。

  帝焱的遺物,白綾。

  羅開揮舞著白綾,如東方所預測的一般,三世銅棺最外層的巨大棺槨開啟,一縷帝火浮現,帶著遠古的氣息,飛向羅開。

  “焚!”

  羅開急忙掐指,催動混沌火,燒向東方。

  “吼吼~~~~”

  龍屍發出沉重的顫鳴聲,帶著三世銅棺飛到囚籠麵前。

  東方的身體雖然新生,但在混沌火的炙烤下,又一次變得麵目全非。

  羅開驚愕,愈發不可思議了。

  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拉棺的九條龍發出聲音!

  “難道真讓他猜對了?”羅開目送著三世銅棺將東方收走,回到虛空中。

  虛空無垠,九具龍屍身後的鐵索冷爍,散發著寒光。

  四周,冰冷與黑暗充斥著此處,除卻九龍拉棺,這一處虛空在沒有任何東西。

  三世銅棺橫渡黑暗的虛空,朝著更深邃的地方進發。

  一層淡淡的幕出現了,在遠處。

  如果東方沒死,看見眼前的一幕,必定會震驚的合不攏嘴。

  幕。

  幕下的世界變化無窮,但始終都能看到東方的身影。

  九根粗大黝黑的鎖鏈發出鏗鏗的金屬顫音,破開了幕的限製,來到了更上方的虛空。

  虛空之上,還有虛空。

  立身與不同層次的虛空時,能看到的景象也截然不同。

  從人、寶術,到時間、空間。

  再到一縷縷代表著因果的細線。

  到了最後,什麽都沒了,就連三世銅棺都變得有些虛幻。

  這是最高層次的虛空,終極虛空。

  法則不存,時間不存,沒有大道的氣息,就連因果的不存在,沒有任何實質的事物能夠在此地長久停留。

  這是一處無上之地,古往今來,從未有人踏足。

  一株小小的樹苗綻放,在虛空中生根發芽。

  天難葬者,掩埋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引大空之火,納古宙之炎,焚之。

  東方隻猜中了一部分。

  這句古語確實與他、與三世銅棺有關,但卻不僅僅是他的死法,更是他的成仙法。

  一艘古船穿梭與虛空中,速度極快,肉眼根本無法捕捉。

  隻是從終極虛空往下看,太初之光的一切軌跡都能清楚的浮現。

  太初之光的軌跡遍布了各地,雜亂無章,根本尋找不到任何規律。

  突然,船身上鋪著的厚厚的灰塵——太易之塵發出了淡淡的微茫。

  三世銅棺顫抖著,九具龍屍的眼眸中頓時爍出攝人心魄的精光,從終極虛空中墜落,轟隆一聲,出現在了太初之光的船身上!

  九天十地。

  東方這次的動靜鬧得太大了,一場覆蓋了整個太初古礦的大火足足燒了大半年有餘,不僅是葬帝星,就連其他星域的一些強者都感受到了。

  宇宙深處,經曆禁區一戰的許多至尊不約而同的將神識投向太初古礦中,想一窺究竟,隻是混沌霧靄遮蔽了他們的神識,他們隻能看到火光衝天,並不知道立馬究竟發生了什麽。

  這件事,東方隻通知了夏幽雨和南嶺,其餘至尊並不知曉。

  “發生什麽事了?”

  一眾至尊趕往麒麟古皇的閉關地詢問,他們之中,隻有麒麟古皇在太初古礦中呆的時間最久,也最為了解太初古礦。

  此時的麒麟古皇正被牧神教的功法教義所困擾著,也是一頭霧水。

  怎麽好端端的,太初古礦就燒起來了?

  麒麟古皇突然想起東方曾與他說過,一切的布置都已經交代給了雲無心,旋即放下手中的牧神教功法,道:“去找那位新晉的大帝,或許她知道。”

  隻是話音未落,雲無心與南嶺便也來到了麒麟古皇的閉關地所在。

  “莫要驚慌,是東方在太初古礦閉關。”雲無心開門見山,直接說出了此行的來由。“麒麟皇,東方應該將牧神教的事情告訴你了吧?我此來正是為了與伱探討牧神教擴張的一些事宜。”

  “閉關也能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一位至尊指著火紅的天穹,疑惑道。

  “是啊,古礦中的火,並非凡火,五彩繽紛,妖異至極,依我看,不像是閉關時會出現的場景。”有人附和道。

  “東方道友不會是在閉關的時候,被人偷襲了吧?”

  人群中突然有人說道,他的臉上滿是

  擔憂。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