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艱難選擇(1)
  網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譚亦城昏迷了三天才轉入普通病房。

  慕南方這幾天一直都在病房門口守著他,等到他脫離危險,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

  這幾天,宋沁茹也在。

  宋沁茹跟她是互看相方都不順眼。

  但是宋沁茹顧忌譚桀,自從打了慕南方一巴掌之後,便也不敢在動手。

  她恨宋明煙,更恨慕南方。

  —

  慕南方回到了家。

  今天譚亦城雖然還沒有蘇醒,但是身體的各方麵特征已經穩定下來,醫生說,這兩天說不出意外就會蘇醒,她準備親自煲湯。

  他任何時間醒了,就可以直接喝了。

  雞湯‘咕嘟’了一上午。

  慕南方扭成小火一直燉著。

  最近因為譚亦城受傷住院的消息,瀾江別墅也是安靜了不少,傭人都安靜的工作,似乎大氣也不敢出。

  雖然譚亦城受傷的消息封鎖了,但是依舊有風聲露出去。

  而張管家,就是耳朵最尖銳的那個。

  “太太,今天心情這麽好還親自下了廚房。”

  心情好這三個字,張管家說完,猶豫了一下。

  她甚至想扇自己嘴巴了。

  譚亦城受傷的消息封鎖嚴密,而管家跟有一名知道內情的暗衛關係不錯,知道了點消息,這幾日反常,管家也不敢多問。

  今天這一張嘴,竟然把心情好三個字說出來了。

  若是以往,她沒有得到消息也就罷了,此刻,譚亦城正在醫院裏麵,太太有啥好心情啊,可是,她又要裝作什麽都不知道的樣子。

  慕南方正在花房澆花,此刻,手指一頓,她看著管家。

  管家低頭。

  慕南方到,“我這裏,不需要你,去幫我去廚房看著火吧。”

  管家驚訝至極。

  太太,太太竟然可以說話了。

  她低頭更低了,“是。”

  管家轉身離開來到了廚房,她透過廚房的窗戶,看了一眼窗外,從這個角度,可以看見花房的一角。

  —

  慕南方的手機響了。

  她正在修剪花枝,手指被玫瑰花花刺紮了一下。

  她看了一眼手機,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她拿起來手機,看了一眼周圍,然後接通了電話。

  “慕小姐,是我,姚珂。”

  自從譚亦城讓阿冬跟著她保護她的隨行安全,慕南方就沒有見過哥哥。

  畢竟,阿冬作為專業的暗衛,對於慕南方平日裏麵的日常出入,都格外的了解,若不是那天,慕南方逛街的時候,覺得實在是被跟的沒有自由,根本不會被陳旭鑽了空子。

  平日裏麵,隻要慕南方出門,阿冬就寸步不離,幾乎,連她身邊一隻蒼蠅都能看出來。

  所以慕南方這一段時間,壓根不敢跟宋其修見麵。

  此刻,姚珂打來電話。

  而且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雖然慕南方沒有存姚珂的號碼,但是姚珂經常聯係她的號碼,她是背了下來,可是這一次,是一則陌生的號碼。

  想必哥哥那邊應該也收到了……

  譚亦城重傷昏迷的消息。

  所以,哥哥現在那邊準備有所動靜了嗎?

  “你說。”慕南方出聲。

  她現在在花房,很方便接電話。

  姚珂驚訝,“啊,慕容小姐,你會。。你能說話了。”

  “嗯。”

  “慕容小姐,宋先生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要離開,趁著現在,他能送你離開海城,去找諾諾小姐,你不是一直都想著見你的女兒嗎?這是一個好機會,先生會有最大的力量,讓你“銷聲匿跡”譚亦城短時間內,也很難找到你。”

  現在嗎?

  離開這裏。

  去見諾諾……

  慕南方當然想啊。

  她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的女兒團聚。

  可是。。

  “我不能走。”

  她沒有辦法,拋棄自己的親人,讓宋其修一個人來麵對譚氏,一旦她離開了這裏,譚亦城一定是翻遍了海城尋找自己,按照他的性格,慕南方太了解了,如果一旦查到宋其修就是自己的哥哥,是宋其修幫助她逃跑的,那麽。。

  宋其修會麵臨很大的危險。

  她才跟哥哥團聚,她的至親。

  她斷然不會讓自己的哥哥一個人麵對危險的。

  而且……

  她對譚亦城……

  自從這一次譚亦城為她擋槍之後,這兩天,他昏迷的時候,慕南方連夜的做噩夢,她睡不著,她閉上眼睛,就是那一幕幕。

  自己的手上都是男人的血。

  還有最初,她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

  她跟他曾經的回憶,如同往事一般,不停歇的回蕩在腦海中。

  可以,重新來嗎?

  我很想給諾諾一個家,諾諾從小就問自己,爸爸在哪?

  她知道自己的女兒,也渴望有一個父親。

  如果可以的話,慕南方甚至想過,她可以坦誠相對……

  諾諾,是譚亦城的女兒。

  譚亦城,有責任知道。

  他們的誤會解除了,就不會……

  “我不想走。告訴哥哥,我要留在這裏。”

  那端,姚珂沉默了一下。

  過了兩分鍾後,“慕容小姐,其實,今天給你打電話,並不是來談這件事情,但是這件事情,確實是宋先生心中所想的。先生想要送你走,他不希望你卷入這場是非,這麽多年來先生一直在找你跟二小姐,他覺得虧欠了你們。沒有承擔起大哥的責任。。慕容小姐,你就當是我自私吧,我看著宋先生一路艱難的走來,他受過無數的屈辱,他吃過你沒有吃過的苦,我希望你能幫他,你是他的妹妹,是他最親的人了。”

  “這一段時間,其實譚氏一直在打壓先生,先生再厲害,也無法與通天手段的譚氏抗衡,如果再不拿到秘密資料,先生也扛不住多久,我希望小姐你能盡快的拿到秘密資料,趁著譚亦城昏迷,拿到這份資料,給譚家重創!!”

  慕南方楞了一下。

  那端,姚珂有些焦急了,“小姐,這是唯一的機會了,現在譚亦城重傷昏迷,譚家的中心都在醫院裏麵,而其他的地方就會鬆動,如果這次不把握機會,不知道還要等到什麽時候,先生等不了了,他一直不讓我告訴你,他不想把你卷入家族的是非,可是,慕容家的一切你忘記了嗎?隻有先生記得嗎!!”

  慕南方一震。

  她張了張嘴。。“我……我沒有忘記。”

  她怎麽敢忘記。

  那一場大火,母親跟父親葬身火中,她這一輩子都忘不掉。

  “小姐,你是不是……喜歡上譚亦城了?”姚珂猜測到了,“所以,你選擇站在譚亦城身邊來對抗你哥哥嗎?”

  “不!”慕南方搖頭,“沒有,我不會!”

  “那就好,小姐,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如果你不想看著宋先生的心血毀於一旦,就把文件偷出來,現在,譚亦城相信你,隻有你能進入譚家重要的地方,隻有你可以解除到!!現在譚亦城重傷昏迷,但是很快也會蘇醒,不過即使蘇醒後,也要在床上躺一段時間,但是這是個時候,譚家會重新的組織起來,所以,就在這三天之內,後天晚上,我會在星8遊輪上等你,你拿到文件,我送你出海,離開海城跟你的女兒團聚,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

  慕南方緊緊的攥住了一截玫瑰,花刺狠狠的陷入了掌心。

  掌心裏麵的麻木的疼痛蔓延著神經。

  她好幾次張了張嘴,想要落下一個“好”字,都及其的難。

  她閉上眼睛,就是譚亦城為她擋槍的場景,可是睜開眼睛,腦海中是自己的哥哥。

  她的至親。

  還有……

  父母冰冷的墓碑。

  她沉默著。

  纖細的背脊筆直的站在原地。

  而那一段,姚珂並沒有掛斷電話。

  她一直在等著慕南方的回答。

  她知道,這是要讓慕南方做出最後,無法回頭的選擇了。

  她知道,慕南方雖然恨譚亦城,但是對譚亦城並非沒有愛。

  正是因為愛,才生來的恨。

  一直等到十分鍾後。

  慕南方出聲。

  “好,三天後。”

  掛了電話,她閉上眼睛。

  —

  下午,慕南方拎著雞湯去了醫院,坐在病房床邊,譚亦城的身上依舊插著各種各樣的管子,男人閉著雙眸,英俊的臉上是蒼白的顏色。

  女人輕輕的伸出手指,指尖劃過他的眉鋒,劃過他高挺的鼻梁,最後落在了他的下巴上。

  “阿城。”

  她喊著他名字。

  “阿城,你……什麽時候會醒啊。”

  慕南方彎腰,趴在了他沒有輸液的手背上,“我想跟你聊一會兒,我們……”

  此刻,病房裏麵沒有人,隻有暗衛守在外麵。

  空氣寂靜。

  女人細細而沙啞的嗓音徐徐如煙霧,“我們有一個女兒。。叫諾諾,她心髒不好,我以前啊,最大的心願,就是努力賺錢,給她做心髒手術,她現在做完了手術了,身體已經恢複了,我特別特別的想她,我做夢都想見我女兒。。這是我們的女兒,是我們的。”

  “阿城,我還有一個哥哥,我的親哥哥,我還有一個妹妹。我的親人還在。”

  “可是我忘不了的父母的死,我恨宋沁茹,為什麽你會是宋沁茹的兒子……”

  “阿城,我恨你,你也恨我吧,不要恢複記憶了,恢複記憶,太痛苦了……我們的以前,也並不美好。”

  慕南方在病房裏麵一下午,她打開了窗戶,透著空氣,映著陽光,她打了一盆溫水,擰了毛巾,給男人擦了臉頰,擦了裸露在外麵的肌膚,幫他蓋好被子。

  “阿城,我燉了雞湯,自己燉的,你醒了喝好嗎?你再不醒,就涼了。”

  連著兩天。

  慕南方每天都會來。

  每次都花一上午的時間燉煮雞湯。

  有營養而不油膩。

  男人都沒有醒。

  她每天下午來的時候,都會打一盆溫水給譚亦城擦拭臉頰跟身體,她坐在病床邊,看著男人下巴微微的冒出來胡茬,女人伸手,摸了一下。

  “你都長胡子了,等你醒過來,記得刮一下哦。”

  慕南方這幾天嗓子是徹底的恢複了,嗓音也不在沙啞。

  她端起來保溫桶,倒了一碗雞湯。

  頓時,病房裏麵彌漫著濃鬱帶有食欲的香氣。

  “我熬得雞湯,熬了一上午,味道還不錯,並不油膩,很有營養。既然你還沒有醒,那我就喝了。”

  她每天都熬雞湯,每天下午都拎著保溫桶過來,又每天下午喝完拎回去。

  喝完雞湯,慕南方抽出紙巾擦了擦唇瓣,然後站起身,她看著男人雙目緊閉,蒼白清瘦躺在病床上,穿著淺藍色的病號服,今天,醫生說已經好了很多,身上好幾個管子都拔掉了。

  她彎腰,一個吻,輕輕的落在男人的額頭上。

  “我走了。阿城。”

  今天就是第三天。

  慕南方離開了病房,門口,阿冬看著她,“太太,你要走嗎?”現在是下午5點,太太一般都是6點才走,這次提前了一個小時。

  慕南方點頭,“嗯,早點回去。”

  “我送您。”

  慕南方看了一眼阿冬,“好。”

  一路上。

  阿冬開著車子。

  遇見紅燈停下,在這幾十秒鍾,慕南方輕聲詢問,“你在譚家工作,多久了?”

  “我的叔叔是譚家暗衛三營的老人,我自幼就被叔叔接到這裏,接受訓練,有二十多年了。”

  “我看你,年齡不大。”

  阿冬看上去,年輕,帥氣。

  阿冬笑了笑,抬起眸看了一眼後視鏡,後座上,慕南方笑容溫和,阿冬有些臉紅,“我。。我今年24歲,我是跟在延風哥手下的,後來他調到其他的地方,我就負責他的職位。”

  “延風?”慕南方確實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延風了,“他現在在哪。”

  “這個,我也不清楚,先生派他執行任務了。”

  “如果你以後遇見了延風,幫我說一聲,謝謝他以前的照顧。”

  “好的,我如果以後遇見了風哥,會替太太轉達。”

  車子一路到了瀾江別墅。

  慕南方下了車,管家走過來,“太太,太太您回來了。”

  “嗯。”

  小池從廚房走出來,“太太,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太太你什麽時候用。”

  “先放在那裏吧,我不想吃。”

  “我給太太倒一杯果汁吧。”

  “好,送到書房。”

  慕南方在書房裏麵,她看著書架上的書。

  目光落在了牆壁上,閃著紅燈正在運轉的攝像頭上。

  這裏,有監控錄像,她的一舉一動,監視器後麵的暗衛都能看到。

  譚家的文件,在譚亦城執掌譚氏之後,就不會放在譚家,肯定會在瀾江別墅裏麵,那裏麵放著的是譚家曾經做過的一些登不上台麵的事情,還有確鑿的證據,一旦暴露出來,股票會瘋狂下跌,譚家名譽崩盤,幾大分支家族各子推脫責任內鬥,譚家隻能暫時放棄國內市場去國外休養生息。

  “叩叩”的敲門聲響起來。

  接著小池端著一杯芒果汁走進來。

  “太太你的果汁。”

  她走近了,忽然,她低頭看著慕南方,然後用唇語,“太太,我知道怎麽有辦法關掉監控。”

  說完,小池很快將果汁放在茶幾上,一個動作完成。

  慕南方一驚。

  小池,一個傭人,怎麽會知道她心中想的是什麽……

  她轉身,背過監控,看著小池,無聲唇語,“你是誰?”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