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昏迷
  網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警局裏麵。

  兩名警察正在審訊阿康,“叫什麽名字。”

  “張啟康”

  “年齡,工作。”

  “36,以前。。”阿康抬起頭,“以前,在東旭科技當保安。”

  提到東旭科技,阿康立刻說道“警官,警官,真的跟我沒有關係,我就是拿了錢,我就是為了錢,我還有一個女兒,是陳旭答應我,隻要我幫他,就給我二十萬……我跟這件事情真的沒有關係……”

  “有沒有關係,我們會查清楚的。”

  警察做著筆錄,“你最後一次見陳旭是什麽時候?”

  “就是在車上,他在後麵,我在前麵開車。。”

  “你涉嫌綁架勒索案,警方依法逮捕你。”

  兩名警察做完了筆錄離開,張啟康就是貪財,他沒有想到會弄成這樣的局麵,陳旭不知所蹤了,而自己被送進了局子裏麵,他還有一個女兒,他進了監獄,女兒怎麽辦……

  他大喊著,“警察,警察警察你們饒了我吧,我知道錯了,你們饒了我吧。。”

  他掙紮著,一名警官將他按住。

  而陳旭。

  譚家的神秘暗衛牢。

  陳旭是被一盆涼水潑醒的,他睜開眼,渾身劇痛,不知道是身體那一處骨折了,疼痛感遍布全身。

  “啊……你們。。”

  他這一清醒,才看到了麵前的情況。

  自己現在,所處的好像是在一個陌生的屋內,屋內密閉,沒有窗戶,不知道是黑天白夜,一直開著燈,頭頂的白熾燈明亮耀眼。

  他眯了眯眼睛。

  “你們是誰!”

  他試圖動了一下。

  好像自己被綁在了一個架子上,雙手手臂張開被麻繩捆綁住。

  就在距離他的五米開外,有一個桌子,旁邊坐了兩個人,倆人都是一身黑衣的打扮,麵目嚴肅。

  那人走過來,腳下的馬丁靴落地發出‘噠噠’的聲音來。

  “有膽子綁架譚太太,有膽子開槍,不如就猜一下這裏是哪裏?”

  陳旭仿佛驚醒一般。

  他瞪大眼睛看著麵前的人,然後他開始掙紮著,但是身體仿佛是被定死在木架上一樣,一動,就劇痛襲來。

  他一身冷汗。

  “你……你……”屋子裏麵除了他自己,還有兩個黑衣人,這倆人,陳旭都不認識,但是他心裏卻也不難猜測出這裏是哪裏。

  他在車上開了槍,打傷了譚亦城。

  他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或者直接被警察帶走,可是,沒有想到被帶到了這裏。

  這裏,就是譚家暗衛牢。

  一陣冷風吹來。

  一股鐵鏽的氣息。

  陳旭臉色蒼白的顫抖。

  眼底彌漫著痛苦跟恐懼。

  —

  醫院手術室門口。

  譚亦城被推進去四個小時。

  還沒有出來。

  慕南方垂著眸,單薄纖細的背脊靠在牆壁上,仿佛這是唯一能支撐她的。

  阿冬站在她身側,看著女人此刻蒼白脆弱的樣子,慕南方的長相是絕美的,白皙如玉的臉上,沾染了譚亦城身上的一抹血色。

  “太太,太太你擦一下吧。”

  阿冬說著,從懷裏拿出一抹白色的手帕。

  慕南方緩緩的轉過臉來,看著他。

  阿冬也覺得自己有些唐突了,“太太。。太太你的臉上……”

  他說著低頭,垂下手臂。

  慕南方此刻伸手,從他的手裏接過了手帕,低聲沙啞的說了一句,“謝謝。”

  “太太,您太客氣了,您不必對我說謝謝的。”阿冬就是一名暗衛。

  今天,若不是他沒有保護好太太,若是他跟隨著太太一起去超市裏麵,就不會被陳旭這樣的小人鑽了空子。

  慕南方拿起手帕,擦拭了一下臉頰,看著手帕上沾染的一絲血汙,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指上,那一雙纖細的手指,指尖隱約看見鐵鏽的紅色,還有地麵上,一路落下的鮮血。

  譚亦城。。

  譚亦城流了好多血。

  她不知道他傷的怎麽樣。

  現在男人還在手術室裏麵沒有出來。

  已經快要四個小時了……

  “噠噠”的腳步聲傳來,來人步伐匆匆。

  宋沁茹急速的趕來,她看見慕南方站在手術室門口,氣衝衝的走過去,伸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慕南方的臉上。

  慕南方躲閃不及。

  臉頰一痛,接著是麻麻的感覺。

  她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宋沁茹。

  “都是你,若不是因為你,亦城怎麽會出事!!慕南方,你就是一個災星!!如果我兒子出了一點事情,我絕對不會饒過你!!”此刻的宋沁茹,伸出手,還想要再甩她一巴掌,被阿冬攔住了。

  “夫人!”

  阿冬擋在了慕南方麵前!

  宋沁茹看著阿冬,“好啊你,敢攔我?”

  阿冬當然知道,宋沁茹也是主人,她的命令,阿冬也必須要聽,但是,阿冬受命於譚亦城,直接保護慕南方的周全,在阿冬的視線範圍之內,慕南方都不能收到一絲一毫的損傷。

  “夫人,這裏是醫院,夫人,您注意儀態!”

  “什麽時候輪到你來教育我了?阿冬你是譚家的暗衛,竟然敢不聽我的話,竟然聽一個下賤女人的話!!”

  宋沁茹對慕南方從未滿意過,她的語言上自然從未給慕南方留過臉麵。

  女人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唇角。

  宋沁茹這一巴掌用盡了力道,她的半邊臉都已經紅腫起來,唇齒間也嚐到了血腥味。

  慕南方看著宋沁茹,“是嗎?”她沙啞的開口,“那麽你姓譚嗎?你姓宋。。譚家,什麽時候輪到姓宋的在這裏指手畫腳了。”

  這話一出。

  宋沁茹愣了片刻,似乎沒有想到慕南方反唇相譏,更是沒有想到……慕南方竟然可以說話了。

  “你!!”

  而阿冬也楞了一下,沒有想到,太太諷刺起人來,絲毫不嘴軟。

  慕南方看了一眼手術室的方向,“我先生在裏麵,宋女士如果在外麵撒潑,我也管不了,不過可以讓來往的醫生護士看看,宋女士撒潑的嘴臉。”

  宋沁茹咬牙。

  抽回手,瞪了一眼阿冬。

  十五分鍾之後。

  手術室的門打開,譚亦城被推出來,宋沁茹立刻走過去,“醫生,我兒子怎麽樣。”

  醫生取下口罩,看著宋沁茹跟慕南方說道,“譚先生傷的很嚴重,這一槍,差點傷到肝髒,而且失血過多。”

  譚亦城被送到了iCU,這幾日都是危險期。

  晚一點的時候,譚桀也飛了過來,他站在iCU前,透過玻璃,看著裏麵,他隻有譚亦城這一個兒子,雖然平日裏麵嚴肅了一點,但是這不代表,他不在乎這一個兒子。

  “陳旭呢?”這一路上,譚桀已經了解到具體的事情。

  阿冬走過來,“在暗衛牢裏麵。”

  譚桀冷冷的開口,“不要弄死了。”

  “是。”

  他轉過身,看著坐在外麵休息椅上的慕南方,慕南方穿著一身簡單素淨的衣服,身上還帶著血跡,不過都是亦城的,他走過去,“你回去休息吧。”

  慕南方抬起頭,看著譚桀,“我想在這裏。”

  譚桀一挑眉,“你可以說話了?”

  慕南方這一段時間,經過中藥的調理,已經能夠吐出單個字的音節,她每天都在練習,而今天,譚亦城為了她擋槍,慕南方在那一瞬間之間,發出了聲音。

  她點了點頭。

  “哼,她留在這裏做什麽?要不是她,我兒子會躺在裏麵嗎?六年前就是這樣,六年後還是因為她!!”宋沁茹出聲。

  她看著譚桀,心裏有怨恨,有嫉妒,有委屈。

  以前,譚桀不知道慕南方是宋明煙的女兒,對待慕南方,也不像現在這般上心,自從知道了慕南方是宋明煙的女兒,譚桀對慕南方,恍若親生女兒一般。

  宋明煙這個女人,把她的老公奪走了。

  此刻,宋明煙的女兒,又奪走了自己的兒子!!

  死得好!!

  這個女人死得好!!

  這是宋沁茹心中的一塊疤,每天都鮮血淋漓。

  譚桀都沒有看宋沁茹,“看來,你這一段時間佛經抄的不夠,心也不夠靜。”

  宋沁茹伸手,撫摸著自己的胸口,“我這一顆心,早就死透了?還需要靜心嗎?我的兒子躺在裏麵,還麵臨著危險,就是因為這個女人!!”她站起身,指著慕南方,“六年前,就是這個女人,差點奪走了亦城的性命,六年後,還是因為她,為了救她,亦城用命堵槍。”

  “譚桀,你我之間,一定要做到這樣嗎?”

  譚桀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你我之間,宋沁茹,你跟我,你當年毀掉慕容家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日後,你我之間會是什麽樣子?”

  “快三十年了,譚桀,你對我就沒有一點點的感情嗎?”宋沁茹幾乎崩潰。

  譚桀雙拳緊握,“有,我也曾經把你當做過親人一般,我或許,沒有辦法把你當做自己的愛人,但是也曾把你當做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妻子,這也是我的責任,你做過很多事情,我幾乎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於亦城,對於依依,我很感謝為我生下了兩個孩子,可是,當你狠下心腸,一場大火害死明煙,害死她的家人,你有沒有想過我,我後半生,要活在愧疚之中,你明知道,我深愛明煙。”

  他做過最錯誤的事情,就是娶了她,就是放棄了明煙。

  他喜歡權利,也喜歡明煙。

  他也貪婪,想二者兼得。

  最後的結果,卻讓他後悔一生。

  對於宋沁茹。

  他確實把她當做親人一般,他無法像是愛人一樣對她,他給不了她愛,但是給了親情,宋沁茹這幾十年來多次在他背後動的一些小心思,小手腳,他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他怎麽也想不到。

  她竟然是害死明煙的真凶。

  宋沁茹自嘲的往後退了兩步,“親人?”

  就是親人嗎?

  慕南方閉上了眼睛。

  她的母親,這是她心底不可愈合的傷口。

  父母的離開,她無法忘記。

  —

  此刻的晚上淩晨2點。

  慕南方一天都沒有怎麽吃東西,阿冬怕她出事,就強行的帶她離開了醫院,送到了瀾江別墅裏麵。

  她將一身血汙髒了的衣服換掉,站在花灑下。

  腦海中。

  是男人轉身抱住她,替她擋槍的場景。

  她睜開眼睛。

  纖長的睫毛掛滿了水珠。

  水流劃過她的臉頰。

  都是血。

  都是譚亦城的血。

  他……

  為什麽。。

  他記起來了嗎?

  沒有……

  慕南方知道,譚亦城沒有恢複記憶,既然如此,為什麽要為了她擋槍,他喜歡自己嗎?

  她忽然想起來,男人曾經說過。

  重新開始……

  她的嘴裏喃喃的念著這四個字,“重新開始。”

  她跟譚亦城,真的可以重新開始嗎?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慕南方洗完澡,就直接睡了,一天的疲憊,此刻沉於夢鄉。

  慕南方淺眠。

  再加上今天經曆的事情。

  而心中又掛念譚亦城。

  這一晚上根本沒有睡著。

  她做了一個夢。

  淩晨2點入睡,淩晨6點驚醒。

  她夢見……

  慕南方坐起身,她大口喘息著,額頭脖頸都是冷汗。

  她剛剛夢見。

  譚亦城,停止了呼吸。

  慕南方伸手掐了一下,自己,才知道是夢。

  她下了床,拿起杯子喝了一杯水,然後坐在沙發上。

  她伸手,捂住臉。

  他會沒事的。

  一定會的。

  這一瞬間,慕南方就知道,她的心,再次的淪陷了。

  她甚至想好了。

  隻要這次譚亦城醒過來,她就跟他重新開始,忘記那些不好的過去,而宋沁茹她是不會原諒的,但是阿城。。她願意,再次開始。

  —

  暗衛牢裏麵。

  陳旭再次的從昏迷中睜開眼睛,他渾身劇痛,頭上都是傷口,猛地被冰冷的涼水一激,顫抖了幾分,這短短的十幾個小時之內,簡直讓他生不如死。

  一陣腳步聲。

  接著,在陳旭模糊的視線中,一個男人走進來。

  那個男人穿著黑色的風衣,個子很高,他低著頭,汗水冷水跟血水混合落下來,他的目光模模糊糊的看見一雙皮鞋出現在他的視線裏麵。

  “你叫陳旭?”

  這是那一個男人的聲音。

  陳旭有些難受的抬起頭,但是眼前都是血汙,他看不清楚對方。

  “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哼,我兒子如果出一點事情,你這條賤命死一萬次都不夠!”

  陳旭這一瞬間,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

  是譚桀,一個商界,如雷貫耳又讓人聞風喪膽的人物。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娘娘她光芒萬丈》《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