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是閑人嗎?!
  上一輩子她頭腦簡單,一直被耿秋寧牽著走,但是人到鬼門關前走了一趟,腦子也一下子清明了。

  耿秋寧,上輩子你害我家破人亡,這一世,我要你給我加倍償還!

  耿慕隱隱約約感覺到耿浣語蘇醒之後似乎有些不對勁,但是再看過去的時候,耿浣語已經閉上眼睛睡著了,他隻好當做是自己想多了。

  荷香過來照顧的時候,眼神似乎有意無意有些閃躲,耿浣語知道,她這肯定是心虛。

  自己落水這件事,說起來是意外,但是當時身後跟了那麽多丫鬟,怎麽會忽然就吵嚷騷亂起來。

  然後便有人“不小心”推倒了她,害她大冷天的掉到了池塘裏麵去。

  當初她心思單純,加上耿秋寧在一邊說是她自己不小心穿了容易腳滑的鹿皮靴子出去,她便信以為真。

  現在想來,這些人可真是都在給自己洗腦啊!

  讓她被害了還以為是自己的過錯。

  看著荷香的背影,耿浣語心裏暗暗有了計較。

  等到身體稍微好了一些,耿浣語便立馬收拾了一番,去看望墨雲楓。

  之前耿秋寧總是勸她穿一些花花綠綠的衣服,跟她說這樣顯得青春俏麗,那個跟耿秋寧一夥的姨娘柳曼兒也這麽說,傻乎乎的耿浣語便當真相信了。

  每次出門都穿的跟個大紅燈籠似的,在京城裏惹出了不少笑話。

  今天耿浣語是去見墨雲楓的,便好好打扮了一下,淡妝輕抹,宛如一株清蓮,清麗中不失嬌媚。

  沒想到卻在門口看見了耿秋寧。

  耿秋寧看了她這幅模樣,眼神一暗,很快換上了一副恬淡溫柔的笑顏:“語妹妹這是要去哪啊?怎麽穿的這麽寡淡?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家裏買不起綾羅了呢,快去換一身吧。”

  耿浣語看著耿秋寧的那張臉,心裏恨得直癢癢,想到那一天在柴房裏耿秋寧的嘴臉,更是恨不得把她臉都給抓爛。

  “是嗎?我這不是學著姐姐的衣著來打扮麽,看姐姐天天穿得清清淡淡的,怎麽就勸我穿那些大紅大紫的呢?”

  耿秋寧笑容一僵:“我……這不還是妹妹生的嬌豔麽,當然更適合那些了,姐姐我是撐不起來那些顏色的。”

  耿浣語懶得和她多說:“日後再說吧,我今天還有事,便不多聊了。”

  她轉身便走,招呼都不打,顯然是沒把耿秋寧放在眼裏。

  耿秋寧帕子都快絞碎了,氣的胸口直起伏。

  這個蠢貨!真是沒有教養!

  不過沒有教養也好,這樣才能愈發顯得她大家閨秀、氣質出塵。

  耿浣語來到了璃王府門口,立馬就要衝進去。

  門口的侍衛一把攔住了她:“閑人勿進。”

  耿浣語指著自己的鼻尖:“我是閑人嗎?你們看清楚了誒,我可是你們王爺的——心、上、人!”

  這幾個字吼得格外大聲,坐在房間裏的墨雲楓手指一抖,那杯茶險些沒灑出來。

  “王爺,這……”貼身隨從韓霖小心翼翼地看著墨雲楓的臉色。

  “不見。”墨雲楓麵無表情,眼神裏看不出有什麽情緒。

  耿浣語喊了半天,裏麵竟然也沒人搭理她。

  她暗自疑惑,難道雲楓不理她了?

  是不是自己上次說話太過分,他有小情緒了?

  以前的她哪裏會管雲楓有什麽小情緒,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她一思考,感覺很有可能是如此。

  又低頭一看,見自己竟然是兩手空空過來的,不由得更是懊惱:來道歉求和竟然空手而來,她可真是腦子都進水了。

  好,等她準備點大禮,再來看墨雲楓。

  這麽想著,她轉身便走。

  “王爺……”韓霖看著那走得如此利落的背影,簡直心驚膽戰。

  因為聽那耿小姐在門口鬧了許久,王爺終於還是起身過來看了看,卻沒想到剛過來,那人就如此大刀闊斧地走了。

  墨雲楓眉梢輕輕一顫。

  罷了,他就知道。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