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聞衍
  聞衍覺得自己簡直是個天才。

  確實啊,如果顧劍寒不走那條歪路的話,他就永遠是正道領袖,清虛門不會慘遭屠戮,整個三界也不會被魔尊奴役。

  天下太平,海晏河清,自己隻要能借著師徒身份和顧劍寒打好一點點關係,小命嗚呼的幾率便會降到很低。

  說不定到時候,以顧劍寒的修為,還能在兩個世界裏搭上通道。

  書裏不也說了麽,上古三大秘術之一璿璣卦,入卦者可以在三千小世界內選擇目的地建立聯係達到穿梭效果,隻不過現在失傳了而已。

  回去也不是沒有可能。

  聞衍一邊想著事,一邊粗略地翻看了一遍那本攻略手冊。常言道,實踐出真知。聞衍打算明天就去試試看,檢驗一下這書到底有沒有效果。

  至少好感度得提高一點,否則按顧劍寒現在這性子,很可能自己死了他都漠不關心。

  明明書裏寫的不是這樣的……這時候的顧劍寒應該還很心軟才對,外冷內熱才對,很渴望愛才對。

  聞衍想不明白,隻能在內心暗自評價——

  實物與描述不符。

  翌日,聞衍特地早早起來,在後山摘了些新鮮的黃桃和鴨梨簡單地做了一個水果拚盤。

  但願他能看在食物的麵子上對他不要那麽暴力,聞衍暗暗祈禱。

  “叩叩叩。”

  “師尊,弟子可以進來嗎?”

  無人應答。

  “師尊,弟子做了一個水果拚盤,超級好吃,我自己都沒舍得吃拿來孝敬您……請問我可以進來嗎?”聞衍這借口找得太假太過蹩腳,然而他自己並沒有意識到。

  屋內一片死寂,沒有人氣的樣子。清晨山風乍起,屋邊的湘妃竹葉便沙沙作響,倒顯得這一處更加靜謐。

  難道是還沒起床?

  不應該啊,書裏不是說顧劍寒每天早上寅時就起來練劍嗎?哪怕是按最晚來看也是五點鍾,現在早就過了啊。

  也許是出門了。

  聞衍覺得很有可能,暗歎一聲自己來得不是時候,轉身準備離開之際,卻聽聞屋內猝然響起一聲脆響,大概是茶杯墜地碎裂的聲音。

  然後是一聲很微弱的求救,聞衍凡人之軀,五感沒那麽靈敏,在屋外根本聽不清楚,隻能一腳踹破門扉闖進去。

  那個背影峭拔得像一柄寒劍的男人,此刻正蜷縮在地板上不住地痙攣。鴉鬢已經被冷汗打濕完了,臉色慘白得像萬鬼牢中爬上來的厲鬼。

  茶杯在他臉側碎了一地,碎渣劃破了他的臉頰,血滲出來就像開在白雪地裏盛開的罌粟。

  “師尊!!”

  聞衍都沒意識到這師尊喊得是越來越順口了,他什麽也來不及想,猛衝到顧劍寒身邊把人扶起,其間因為太過慌亂還差點腳底打滑。

  顧劍寒全身上下冷得像塊冰,連唇上都失了顏色。他必須蜷著,才能從劇痛的煎熬中稍微喘過半口氣,用以吊著他這條來之不易的命。聞衍將他扶起來,他便隻能竭力往聞衍懷裏縮,將自己縮成一團。

  那是緩解疼痛的無奈之舉,更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防禦姿勢,將那顆礙事的心牢牢禁錮起來,免受傷害。

  “師尊!您這是怎麽了?!您別嚇我!”

  這可是他活下去的希望啊!!

  顧劍寒痛到說不出話,冷汗甚至把聞衍的襟口都打濕。聞衍怕自己犯病,不敢看他帶血的臉,可是顧劍寒在他懷裏劇烈地抖著卻居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響,他不看也知道那雙唇被咬成了什麽樣子。

  疼、疼痛是吧?

  怎麽辦……怎麽辦?他還沒有來得及學這個世界的治療術,那個釋緩片也不能多吃……當然人命關天如果不行也隻能吃它了。

  聞衍急得冒火,腦海中卻突然出現昨天顧劍寒從袖中拿出丹藥的情景。

  護心丸,對了,顧劍寒袖中有護心丸!

  聞衍逮住顧劍寒的袖子一頓狂薅,裏麵隻有兩瓶丹藥,瓶身分別寫著護心丸和毒蠍散。聞衍含淚大喜,連忙打開瓶塞倒出一粒丹藥喂給顧劍寒。

  然而他正咬死了唇,唇下一片血跡斑駁,差點沒把聞衍給送走。

  “師尊,你張一下嘴!”

  顧劍寒修煉以來這是第一次走火入魔,萬骨巫反噬,加上重生不久,昔日的夢魘壓得他喘不過氣。在萬鬼牢中所受的每一次噬咬似乎都在此刻一一重現,他痛了太久,以為自己能撐過去,卻沒想到意識早已模糊不清。

  在一片陰冷又痛楚的煎熬之中,他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的唇齒被撬開,那人很小心地避開了唇下的傷痕,賣力地推著一顆苦澀的丹藥進來。

  周遭的一切都冷得徹骨,隻有那唇舌帶著不容抗拒的溫度,霸道又青澀。

  “嗷!!!”

  聞衍吃痛地慘叫了一聲,趕緊從顧劍寒的口腔中退出來,用手碰了碰剛剛被咬的地方,果然是腥紅一片。

  “唔也很七虧的好哇?!介麽凶幹嘛?!”

  聞衍大著舌頭抱怨,忍著惡心感吞掉那些血沫。顧劍寒那一口根本沒收力,要不是他退得快,舌頭都要被他咬斷。

  好像自己占了他便宜一樣,都是男人,況且這還是在救命,他也不想的啊!

  其實顧劍寒在之前就服過護心丹,但不知為何隻有這次的產生了藥效。他很快昏睡了過去,身體進入了自愈階段。

  聞衍實在氣不過,想把人扔開結果沒拉動,他不信邪,非要拉,結果顧劍寒的腕骨喀地響了一下,嚇得他不敢再動。

  這都是些什麽糟心事兒啊?

  拍馬屁沒拍到,反倒被馬咬了一口。

  聞衍忿忿不平,看顧劍寒睡熟了,大著膽子戳了戳他眉心那顆朱砂痣。

  “你為什麽這麽凶?”聞衍惡狠狠道,“這麽凶,你看哪有女孩子敢喜歡你?活該你一輩子單身!”

  不對,他不喜歡女孩子來著,他的愛人是最後在三界以萬物為芻狗的魔尊,好像是個男的。

  “……”

  聞衍皺了皺眉,好像沒罵到顧劍寒卻罵到了自己。

  “為什麽沒有關於我的記憶?”他換了個話題,繼續叨嘮,“你知不知道我這幾天連飯都吃不香覺都睡不好,結果你連問都不問一句,你簡直比我爸媽還冷漠。”

  懷裏睡死過去的顧劍寒:“……”

  “唉,你多少歲啊?應該比我大很多吧,可是看起來就像個小學弟一樣,修仙真的可以青春永駐嗎?怎麽辦,我也有些心動了。畢竟我這張俊臉能被永遠保存下來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聞衍被憋瘋了,平日裏不曾說過的話也開始亂說。他自從穿書過來之後就一直心驚膽戰的,遇見那些師兄師姐也是滴水不漏地客套幾句,都沒正常說過什麽話,如今好不容易有一個人能夠聽他說話,還沒有脖子哢擦的風險,他簡直像一隻被放歸大自然的金毛犬,開始肆無忌憚地撒歡。

  他絮絮叨叨地念著念著,忽然抬眼看見了正前方一副等身畫像。從這個距離看過去,他隻能看見那人身形頎長,紅衣如血。

  聞衍:好想吐。

  但是又好好奇。

  此時聞衍的心中有兩個小人在打架。

  三好學生新時代道德標兵聞衍說:“不行,亂看別人房間是不禮貌的行為!”

  好奇寶寶求知欲超旺盛的聞衍說:“就看一眼,我看看那人是誰……”

  三好學生又說:“那人是誰關你什麽事?”

  好奇寶寶噎了半晌:“我是怕顧劍寒又上賊船!畢竟我們現在算是一損俱損……”

  “好哇你早就猜出來了還裝好奇,你說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少在那裏——”

  “停!!!”聞衍受不了了,趕緊打斷那一通胡思亂想。

  他確實猜出了那個人是誰。紅衣白發,造型那麽殺馬特,除了那個所謂的魔尊還有誰。當然啦,魔尊畫像出現在這裏也不奇怪,畢竟他懷裏這個人,他不近人情的壞脾氣師尊,最喜歡的不就是那個殺馬特嗎?

  那麽大一副畫像,還正對床,真的不嫌瘮得慌嗎?是半夜起來都會被嚇吐的程度吧?也難為顧劍寒天天看還看不厭了,真這麽喜歡,幹嘛不跑魔界去守著?

  噢,差點忘了,顧劍寒起初還真的不想回正道這邊,是魔尊非要趕顧劍寒離開的,書裏說是嫌他麻煩。

  “兄弟啊,你這選人的眼光怎麽比我抽卡的眼光還爛?”聞衍長歎一聲,低聲教訓道,“你說你好好一個男孩子,怎麽那麽不自愛呢?談戀愛有什麽好的,遇見良人的概率又低,一不小心就被吃得骨頭都不剩。像我這樣,單身就很好嘛。”

  “當然,要真談戀愛也沒什麽,我對戀愛是沒什麽偏見的哈。隻是幹嘛非得戀愛腦呢,害人害己,最後隻有渣男占了便宜,何苦啊?”

  聞衍叭叭個不停,簡直要為自己的至理剖析起立鼓掌,這說上了頭一時也忘了分寸,更忘了自己懷裏的是他準備用茶言蓮語攻略的師尊。

  以至於他說得熱淚盈眶,低頭猝然撞進那雙古井無波的眸子裏時,整個人愣在原地,就像一隻被嚇傻了的哈士奇。

  ※※※※※※※※※※※※※※※※※※※※

  顧劍寒:這誰家的狗,好傻。

  感謝小天使的觀閱,麽麽嘰!!以後都是中午12點準時更噢~~

  感謝在2021-07-20 08:51:09~2021-07-21 17:43:1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主攻yyds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ddd 19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