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
  金氏的身子虛晃了一把,她萬萬也沒想到,有一天會讓宋研竹親眼見證宋盛明的不堪。為了外頭的小狐狸精同她起爭執,而後更是將她推倒在地,事後更是揚長而去不見蹤影……金氏的臉紅一陣白一陣,除了覺得丟人之外,她更覺得對不起宋研竹。

  說到底,還是宋研竹投錯了胎,她生的漂亮,一張俊臉在全建州都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美人,隻可惜投生在宋家二房。

  宋家上上下下,連下人們都知道,二房除了金氏肚子爭氣,替宋家添了兩個孫子,餘下的都是一團糟。

  宋盛明貪財好色沒出息,十歲便中了秀才,可是考了幾十年也不見他考中舉人,偏生他又迂腐得很,不肯跟著老大和老三去經商,成天吟風弄月,自詡文人。這些年二房瞧著還過得去,全靠金氏的嫁妝撐著。隻是幾年過去,金氏能貼補給宋盛明的都貼補了,剩下的,都是她留給孩子們的。金氏要強,一個人苦苦撐著這個家,可再要強的女人遇上宋盛明這個扶不起的阿鬥,都有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時候。

  老一輩的不成器,連累小一輩的也讓人瞧不起。

  都是外頭的那個狐狸精害的……金氏臉上浮現一絲狠厲。

  宋研竹隻記得前一世自己病好之後看見金氏,當時還懂得替宋盛明辯解幾句,可重活一世,這句話她怎麽都說不出口,隻能勸慰道:“娘,您別生氣,氣壞了身子不值當。”

  正說著話,花媽媽急匆匆趕了回來,掀了簾子未及行禮便說了句“不好了”,看到宋研竹時才恍然醒悟,住了嘴。

  金氏見狀心下一沉,揮了揮對宋研竹道:“我和花媽媽有事要商議,研兒你先回房休息。”

  宋研竹無奈之下告了退,在門外停了片刻,隔著簾子聽花媽媽的聲音傳出來。

  “夫人,聽說外頭的那個有了身孕,已經三個多月了,二老爺請了大夫瞧,說絕對是個男孩……”花媽媽的聲音漸漸弱了下去,不多時就聽一聲巨響,金氏的聲音分外尖厲:“他敢!那個小狐狸精才害得我沒了孩子,還差點害死了研兒,他怎麽敢帶她回來!老太太也不可能答應她!”

  宋研竹輕歎了口氣。

  如果她沒記錯,上輩子那個女人確確實實進了門,準許她進門的,正是在金氏眼裏看來“萬萬不可能答應”的宋老太太,她的親祖母。

  上一世,金氏也曾說過“若他領著那個小狐狸精進門,我必提刀殺了他二人”這樣的狠話,隻是那日橫刀在旁,卻被宋老太太一句“你是要殺死我的孫子麽”生生逼退。

  宋家家大業大,什麽都好,可偏偏就是人丁不夠興旺。過世的宋老太爺還有五個兄弟,到了宋盛明這一輩兒,長房宋盛遠和三房宋盛達至今無子,二房宋盛明人沒出息,生兒子卻算得上能手,有其他兩房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兩個兒子。

  宋老太太活了一輩子,就想宋家能多幾個男丁,既然金氏沒了孩子,旁的人有了,那也是一種補償……

  “不過就是個妾,有什麽大不了。”上一輩子的宋老太太這樣對金氏說,也正是這一句話成為壓倒金氏的最後一根稻草。失掉孩子前後不到兩個月,宋盛明就將姨娘抬回了家,宋盛明和金氏最終走向了徹底的決裂,隨著金氏的枯萎,二房的日子也一日差過一日……

  莫非這一世還要看著爹娘重蹈覆轍,最終走向陌路?

  宋研竹猶自蹙眉,將將走到院子口,芍藥迎上來道:“小姐你可算回來了。方才老太太房裏的牡丹姐姐來傳話,說老太太要見您。”

  “老太太要見我?”宋研竹一怔,自己醒來不過幾個時辰,老太太的消息倒是靈通。隻是她剛醒來,不見老太太派人來探望她,倒叫她去請安,還真是不怕她身子太弱倒在路上。老太太還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樣……

  宋研竹嘴角彎起一絲嘲諷,原本還想撐著回房,這會索性也不裝了,身子一軟,整個人斜斜靠在一旁的初夏身上,還未等初夏驚呼出口,她壓低了聲音對初夏道:“噓……你讓人回牡丹,就說我身子太弱傷心過度,又昏死過去了。”

  *******

  “去見她娘倒是好好的,怎麽到了我這就又昏死過去?我瞧那丫頭就是誠心的!”

  宋老太太房裏,牡丹小心翼翼地看著老太太的臉色,賠著笑道:“奴婢瞧二小姐不像是裝的,初夏和芍藥兩個人一路將她扶回房裏,奴婢還幫著攙了一把。林大夫也說了,二小姐病了這許久,本就該好生靜養,二小姐是個孝順的,大約不親眼看見二夫人安好她不放心,才強撐著一口氣過去的。”

  “誰知道她是怎麽想的。”老太太翻了個白眼,身子斜斜歪靠在貴妃榻上。

  宋老太太一直都不大喜歡宋研竹,宋研竹出生的時機不大好,那年她出生,前腳才呱呱落地,後腳宋老太爺就斷了氣,宋老太太病了大半年,臥床不起,後來請了個牛鼻子老道算了一卦,牛鼻子老道一出口就問她今年家裏是不是添了個新丁,又說新丁八字不好雲雲,將家裏一係列的變動都算到了宋研竹身上。宋老太太對此深信不疑,至此就討厭上了宋研竹。

  宋家大小姐宋歡竹力道正好地替宋老太太捶腳,搭了話道:“二妹妹素來孝順,咱們這些小輩兒來給您請安,誰都早不過她。每回我來,看她乖乖巧巧地站著就心生喜歡。這次二妹妹平白遭了無妄之災,差點沒了性命,大約受驚過度,得要一些日子才能好呢。”

  “大姐姐偏心,總是替二姐姐說好話!”一旁的宋三小姐宋喜竹不滿地插嘴道:“我瞧二姐姐就是心眼兒小,她病了咱們沒去看她,她生咱們的氣呢!”

  “三妹!”宋歡竹瞪了一眼宋喜竹。

  宋喜竹咬了咬唇,道:“她不來才好,每每來了,祖母都要犯頭疼!”

  宋喜竹趁著宋老太太不注意,對著想要斥責她的宋歡竹扮了個大鬼臉,回頭抱住宋老太太的胳膊晃了晃,道:“祖母,您房裏的綠豆糕怎麽就這麽好吃呐,喜兒怎麽吃都吃不膩!”

  宋喜竹生得好看,因著年紀小,兩頰肉嘟嘟的,粉粉嫩嫩,看起來分外可愛。這樣撒嬌看著也是天真自然。宋家四個姑娘,宋老太太最是偏愛宋二,被她晃了兩下,臉上不由地露出笑意,伸出手來刮了刮她的鼻子道:“就你是個貪吃鬼。一碟綠豆糕可都進了你的肚子了,不許再吃了,再吃可要變成豬,往後嫁人都難。”

  “祖母!”宋喜竹跺了跺腳,嗔道:“喜兒才不要嫁人呐,喜兒要陪祖母一輩子!”

  “就你嘴兒最甜!”宋老太太哈哈大笑。

  宋歡竹在一旁微笑地看著,軟軟地搭了話道:“我瞧喜兒就是看祖母房裏有這許多好吃的才舍不得走的,趕明喜兒嫁人,祖母就送她一盒子綠豆糕當嫁妝好了!”

  “姐姐瞎說,看我不擰你……”宋喜竹臉一紅,作勢就要上前擰宋歡竹,兩人鬧作一團,宋老太太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過了好半晌,宋老太太又對宋歡竹道:“研丫頭病了這麽些天,你們得空也該去看看,畢竟是自家姐妹,你們嬸娘又病著……若是全然不管不顧,教外人聽見了,也不像話。”宋老太太頓了一頓,又對牡丹道:“研丫頭也愛吃這綠豆糕,晚些時候你送點過去給她。”

  牡丹應了聲“是”。

  宋歡竹柔柔應道:“原就打算去的,隻是這幾日娘讓我幫著籌備賞花會,一直也沒找著時間……晚些賞花我就去看看。”

  “多跟在你娘身邊學些東西也好,等過兩年出閣,夫家也能瞧得起你。”宋老太太回道。

  “祖母!”這下輪到宋歡竹不好意思了,臉紅到了耳根。

  宋歡竹比宋研竹大兩歲,宋大夫人早早就替她物色人選,反反複複挑了好些個也沒看上半個。外頭都說,“宋家女,不好娶”,這話傳到宋歡竹的耳朵裏,氣得她直跳腳,宋大夫人卻毫不在意。宋歡竹心裏有苦說不出,又不能對自己母親說半點不是,此刻被宋老太太調笑,一半是真心害臊,一半卻是無奈。

  幾個人又說了幾句話,宋老太太臉上現出疲意,宋大和宋三對視了一眼,齊齊起身告了退。

  等他們走後,宋老太太對身邊的嚴婆子道:“你讓人去打聽打聽,看看二老爺的那個女人……叫嫣,嫣紅的,肚子裏究竟是不是男孩。”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