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活的聶韶音
  來找君澤寧的這個人,是驚夢。

  誰也猜不到,驚夢到底是怎麽打通關節進入天牢來見君澤寧的,但她是來見君澤寧最後一麵的。

  她也沒有妄圖能夠以自己一人之力將君澤寧救出去,四方老者有能力救都沒有去救,驚夢不會不自量力。

  “我已經徹底死心了。”

  “公子,我來見你最後一麵。從今後,我要離開閔梁。至於去哪兒,我尚未決定,總之是去一個再也回不來的地方。”

  “聶韶音如果死了,你大概也絕對不會還活著。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我懷疑,聶韶音沒有死!”

  緊接著,驚夢就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而這些判斷,也讓君澤寧從死誌中蘇醒過來,開啟了求生意識。

  過得不好吧,被關在這裏每天隻能看見送飯送水送衣裳的人,那個人還是個聾啞人,無法交談。

  但他還活著。

  因為聶韶音沒有死,他就要活著!

  就算要死,也要死在她的手裏吧?他把她逼成了那樣,說什麽也想見見她最後一麵。

  哪怕是成王敗寇,他知道自己已經再也沒有機會了。

  君陌歸知道,君澤寧想見自己,無非是想表達這個意思。

  他冷淡地道:“你的執著,當真可怕!”

  “我這輩子就兩件事讓我執著的,一件已經做完了。還有一件,抱憾終生。”君澤寧自嘲一笑,又喝了一口酒,道:“若連這點堅持都沒有了的話,活著還不如死了!”

  同樣深愛過一個女人,君陌歸能理解他的感受。

  但,作為被覬覦妻子的那個人,他當然不會有好臉色:“你還不死心嗎?想要音兒親自給你送上最後一刀?”

  君澤寧竟然無比自信地道:“韶音不會殺我的。哪怕我願意死在她手裏,她也不會殺我!”

  君陌歸臉色一沉。

  君澤寧笑了,這一次略有些得意:“其實你自己也知道,韶音是不會殺我的。哪怕她再恨我,她也是知恩圖報的人。雖然我是有目的地施恩,她自己也明白我是謀算出來的。但我救過她好幾次,這些她心裏一輩子都過不去!所以,她不會殺我!”

  “那不如,由本王來下這個手,你覺得如何?”君陌歸的聲音有些陰森。真的是被他膈應得惡心!

  君澤寧還是笑,道:“你也不會。君陌歸,你也一樣不會殺我。”

  不等君陌歸開口,他就自己解釋,道:“同樣,如果讓我親手殺了你。我也不會。”

  為何?

  因為聶韶音不希望!

  所以,他們可能會借用任何人的手來殺死對方,也絕對不會親自動手!

  南城門最後一戰,他們沒能打得你死我活,沒能要對方的性命。

  那也是最後一戰了。

  相信以後也不會動手!

  君陌歸咬了咬牙。

  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對的!

  因為顧忌聶韶音的感受,所以他們都不會殺死對方。

  但——他冷冷地道:“我不殺你,不代表我不能折磨你!”

  君澤寧挑眉,攤手指了指自己階下囚的身份,道:“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想怎麽折磨我?”

  君陌歸唇角泛起冷笑:“比如,從明日開始,清湯寡水。管飽,不管豐盛。管水,不管酒!”

  說完,他轉身就走。

  君澤寧:“……”

  他倏地站起來,道:“我要見韶音!”

  他還願意活著是因為聶韶音還活著,想見君陌歸,無非是想見聶韶音!

  “拜你所賜,她還昏迷不醒,你覺得可能見得到她嗎?”君陌歸丟下這話,人已經遠去,走出了牢門外。

  門被關上,上了鎖。

  雖然天牢內並不黑暗,但君澤寧看著那扇被關上的門,苦笑,道:“階下囚的日子,可真不好受啊!不過,又有什麽區別呢?對我來說,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麽區別呢?”

  他將酒壺放在了桌上,重新躺下,仰望著天牢上方的天花,道:“韶音,你還是醒來吧。至少……抱歉也應該聽我說一句,不是嗎?”

  逸王府。

  君陌歸被君澤寧那麽一個刺激,心情抑鬱到了極點。

  他離開天牢後,就下令給君澤寧的夥食降低了一個檔次,尤其是,不準提供酒。

  心裏才好受一點。

  回到鈴霖苑,因為心情不好,他沒有換衣裳,徑直去了冰窖。

  他要去好好說說聶韶音,無端端招來這麽個喪心病狂的爛桃花,還不能直接滅了,太氣人了!

  哪怕她昏迷不醒,他也要把她罵一頓,表達一下自己的憤慨!

  鬼衣就住在地下冰窖的隔壁,地下室都比較冷,尤其是冰窖這邊更冷。

  也不知道鬼衣先前忙碌什麽,君陌歸來的時候他還在睡覺。

  君陌歸沒有去吵醒他,而是進了冰窖內。

  這地下室自然是巧衣建造的,門口的機關可以直接打開冰棺,他正想打開,卻發現了不對勁!

  冰棺的蓋是打開的!

  裏麵的人不見了!

  “來人!”

  君陌歸一吼。

  青衣跟著君陌歸一起回來的,一回來,知道君陌歸去見聶韶音,自己就去找紫衣了。

  他正處於一頭熱的戀愛期,沒表白,但已經把紫衣當做自己媳婦兒了,所以隻要君陌歸不需要他跟隨,他就是立刻去找紫衣的。

  但今日他卻發現了不對勁!

  聶韶音這邊不需要跟隨伺候了之後,紫衣和蘭十基本都是圍著小世子轉。所以,通常青衣跟隨君陌歸回來,君陌歸第一時間換衣裳去冰窖,他則是去小世子那邊。

  但,今日,紫衣不在小世子這邊!

  正在茫然的時候,就見君陌歸十萬火急地從地下冰窖上來了,沉著一張臉,滿臉的焦急之色,道:“今日的守衛怎麽回事!音兒不見了!”

  青衣也道:“紫衣也不見在小世子那邊……不對,小世子也不見了!”

  話音剛落下,主仆二人都怔住。

  此時是四月底,初夏。

  已經一歲四個月的君玖,穿著輕薄的衣裳,經過了半年的養神,他已經比以前好些了。

  會哭會笑的,但還不會走路、不會說話。

  他的情況不意外,意外的是——抱著君玖的人,竟然是聶韶音!

  活的聶韶音!

  活生生的聶韶音!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