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隻有聶韶音是他所求
  說來說去,他們隻關心結果,不在乎過程。

  養心蠱怎麽修複宿主的心髒,這種事他們又不是大夫,也不是蠱女,知道那些做什麽?

  他們隻想知道:聶韶音能不能醒,什麽時候醒,醒過來後會怎麽樣!

  青衣也道:“鬼衣啊,這個說法你已經講了很多遍了!我們都能背出來了!但王爺關心的事是,王妃什麽時候能醒過來啊!”

  鬼衣:“……”

  他本來想委婉解釋的,但既然這些人都想簡單粗暴,他隻能硬著頭皮道:“不知。”

  兩個字,就是現狀:不知!

  他不知道!

  “不知道?”青衣拔高了聲音,道:“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你不是和王妃商討過的嗎?”

  鬼衣委屈極了:“我是和師父商討過這種封穴假死的狀態,但沒有商討過養心蠱啊!先前不管是師父,還是我,我們都沒有想到,師父會被雪華反攻啊!他們南疆蠱女都沒有辦法解決,你問我,我問誰?”

  本來嘛,神醫什麽的,都是別人封號。哪兒真有那麽神,真的神,這世上就沒有疾病了!

  聶韶音的情況太複雜了!

  卿卿作為“南疆蠱女”中的一個,站在一旁幽幽地道:“我覺得最差的情況就是,等養心蠱把聶姐姐的心髒修複了,大概也就好了。”

  現在聶韶音躺在冰棺裏,那隻蠱蟲依然活著,依然在修複她的心髒。

  這也是他們認定聶韶音沒有死的原因,倘若宿主已經死了,養心蠱是不會還活著的。

  但她在冰棺裏,就不需要進食什麽的。凍住了她的渾身細胞,就相當於暫停了她的生理機能。

  “那要修複多少年?”青衣問。

  要是需要修複個七八年,難道聶韶音就一直這樣睡著?等她醒過來,小世子都多大了?

  卿卿搖頭,道:“不一定,看蠱蟲,也看個人的身子適應能力。我先前問過佩姨娘了,她的意思是說,損害不是太嚴重,估計不會需要三五年之久吧。”

  三五年之久,讓君陌歸的臉色更黑了。

  但,至少聶韶音沒有死,這一點讓他稍感安慰。

  可他還是很生氣!

  說好的不能冒險,讓她一定要保命為主,她怎麽就這麽任性呢?

  假裝自己暈倒,隻要能牽製住君澤寧就可以了,她怎麽就玩這麽冒險、這麽大票?

  現在好了,把自己弄成了昏迷不醒!

  當然,他也就是隨便想想。

  聶韶音又不傻,當時的情況若不是沒有選擇,她大概不會用這麽鋌而走險的辦法吧?

  但,聶韶音不醒來,君陌歸還有兒子要照顧,還有朝政要打理。

  皇帝是個嬰兒,君陌歸雖然是攝政王,卻也像是君王差不多。

  聶湘更是無語,她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子,被迫從頭開始學起朝政相關的事,當上了一個執政的太後!

  而鬼衣,從此後基本住在逸王府的地下冰窖裏,每日研究聶韶音的病情狀況。

  鄺家的人也會不時過來王府探望聶韶音,心急也沒有用,隻要她還活著,就是個安慰。

  就當是,她需要出一趟遠門,需要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回來。

  半年後。

  這一次,逸王府的馬車剛剛出了宮門,就有人來稟告:“啟稟王爺,天牢裏那位求見。”

  聲音小小的,完全不敢大聲。

  天牢裏的那位,自然指的是君澤寧。

  這半年來,君澤寧求見也不是第一次了,君陌歸一直拒絕不見,所以這一次也沒抱希望。

  但令這人驚訝的是,也不知道為何,今日君陌歸竟然心血來潮答應了:“嗯,帶路。本王親自去見他。”

  這一間天牢,是專門為君澤寧一個人打造的。

  為了防止他逃脫,裏麵除了關著他,沒有別人。看守他的也是七絕樓的人,是一個聾啞人,聽不進君澤寧說話,自己也不會說話。杜絕了君澤寧花言巧語的可能。

  君陌歸也沒讓人給他用刑,也沒有少過他的食水,總之就這麽關著。

  “你終於肯見我了?恨得不想見我吧?”君澤寧懶洋洋地躺在床榻上。

  沒錯,畢竟是被廢掉的皇帝,也是君陌歸的手足,他再怎麽暴虐,君陌歸也不能直接將他斬首。若要殺他,也隻能秘密處決,不能對外言語。

  但,四方老者是化外高手,對此曾經與君陌歸談判過。以從此後傾雲山莊浮雲閣一律為君陌歸所用為條件,隻求留君澤寧一條命。

  君陌歸答應了,但就是不放人,就這麽關著。

  住在這裏麵除了不自由以外,也是錦衣玉食。

  “你錯了。”君陌歸冷冷地道:“本王沒空恨你。”

  不等君澤寧開口,他又吐出一句:“你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坐過,應當知道百廢待舉是個什麽滋味。”

  君澤寧一愣,旋即嗤笑起來。

  他抱著酒壺喝了一口,也不說話。

  “你若隻是讓本王來看你這副樣子的,本王便走了。”君陌歸沒有閑工夫跟他在這裏耗。

  半年不見,君澤寧此時已經沒有了過往的意氣風發、也沒有了那樣盛氣淩人的瀲灩之美。

  他雖然也都有穿戴,但衣衫不整,發絲淩亂,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沒有刮過了。

  整個人顯出了頹唐落拓的氣質來,也瘦了一大圈。

  君陌歸見他還是不說話,轉身就要走。

  身後突然傳出來一句:“韶音她……是不是沒有死?”

  君陌歸腳步一頓,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君澤寧苦笑一聲,道:“我知道,她肯定沒有死!聽說,逸王舍不得逸王妃入土,所以把她裝在冰棺裏,每日陪著……聽起來好瘮人啊!不過我清楚,她一定是沒有死!”

  剛剛被關進來的時候,君澤寧是毫無求生意誌的。

  他此生的抱負就是複仇,複仇都已經做完了,唯一追求的就是這麽一個女子,隻有聶韶音是他所求。

  聶韶音死了,他的心也就死了。

  最初被關在這,他不吃不喝,就想著自己也死了算了。

  但有一個出乎意料的人來了,告訴他:

  我懷疑,聶韶音沒有死!

  倘若聶韶音死了的話,君陌歸怎麽可能那樣安然坐在攝政王的位置上,每日忙裏忙外。但……每一天都要回逸王府!

  而聶韶音的徒弟鬼衣,卻不見了,你說為何?

  君澤寧猛然就清醒過來!

  是啊,若聶韶音真的死了,君陌歸還有心思當攝政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