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想和你說說話
  簡因為木棍的事情跟菲爾特工在裏麵吵開了,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是簡單方麵的在爭吵。

   菲爾特工連開口都懶得開口。

   張陽指了指裏麵的爭吵的方向。

   “雷神,我想現在不是你發呆的時候,你應該進去將你的朋友帶走。”

   雷神卻盯著張陽沒有動。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失敗?”

   “我嗎?”

   張陽指了指自己詢問。

   雷神竟然向他征求意見?

   天塌了嗎?

   “我又不是跟你很熟悉,我怎麽會知道你是不是很失敗?”

   “你不覺得我失敗嗎?”

   “你失敗在哪兒?因為你被貶下凡,所以就是失敗了是嗎?”

   雷神沒有說話,但是這是默認了。

   “我覺得你大可不必如此覺得,失敗和成功的定義從來不是以誰站到最後而決定的。”

   張陽覺得,他可能是今天說的話裏麵,又某個點觸發到了這位王子的心,讓他想到了洛基對他撒的謊。

   因為自己的自大,害死了父親,自己也被驅逐。

   所以他內心對阿斯加德其實是痛苦的。

   雷神托爾,現在並不想回到任何讓他痛苦的地方。

   “你在痛苦!”

   張陽背著手站在雷神的不遠處。

   “既然痛苦,那麽要麽選擇直麵痛苦然後擊垮痛苦,要麽選擇逃避。”

   “我沒有痛苦!”

   雷神看向張陽。

   “我隻是在糾結我和簡等下出門的時候,買什麽東西好。”

   看來他選擇了逃避。

   “看來,你還沒長大呀!”

   張陽歎了口氣,決定這種事情就少插手了,這樣子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

   隻有自己出問題了,才能知道這件事該怎麽去辦。

   雷神最後還是被氣憤的簡和艾瑞克博士帶走了。

   菲爾特工拎著裝著木棍的袋子站在了張陽的邊上,看著車子離開的方向。

   “看來,那位雷神得到了張師傅的不少指點。”

   “看來,那位雷神喜歡的女人受到了不少的委屈啊!走的時候,臉色都是鐵青的。”

   “無所謂,該明白的人都會明白我們的用意。不明白的人,就永遠不明白吧!這種事情越是不知道越是安全。”

   張陽下午的時候去偷瞄了一眼雷神的生活,他正在很努力地學習人類的生活。

   當他在洗碗捏碎了一個杯子後,張陽覺得他的這個學習之旅,有些艱難。

   鷹眼抱著手臂,站在張陽邊上,他沒有張陽這麽貓著腰觀察,隻是隨便瞄了兩眼。

   “話說,如果他要離開了,你們該怎麽辦?”

   張陽有些好奇的詢問。

   鷹眼聳了聳肩。

   “不知道!”

   他回答得幹脆利落。

   張陽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他是打死也不會相信神盾局會什麽準備也沒有的。

   沒準備,能在那麽快的時間裏麵,直接圍繞著這個坑建了那麽多的移動樣板間?

   “那你在這裏偷看是為什麽呢?”

   鷹眼反問。

   “我好奇!”

   張陽也幹脆利落地留下三個字。

   張陽和鷹眼鬥嘴的功夫,雷神也看到了他們兩個。

   他看著張陽,看了看不遠處,張陽瞬間會意。

   等甩開了鷹眼再過去的時候,雷神已經等候多時了,他的手裏麵還拿著一瓶酒。

   “神也是會借酒澆愁的嗎?”

   張陽爬上了這一片有些高度的廢墟,站在廢墟上往下看一下,入眼的,是一片荒蕪。

   “這裏的景色怎麽樣?”

   雷神突然開口詢問。

   張陽撇了撇嘴。

   “這裏的景色怎麽樣,你難道不清楚嗎?還問我?有意思嗎?”

   張陽在挑挑揀揀,找了一個能坐的地方坐了下來。

   “話說,你把我喊我來幹嘛?”

   “我想找人說說話。”

   他說著,想張陽示意了一下手裏的酒瓶子。

   張陽搖了搖頭,敬謝不敏!

   “你要找人說話,應該去找簡,適當的談話和交心,能夠拉近男女之間的距離。”

   你們神域的人都不會談戀愛的嗎?

   還是沒有人教過你?

   雷神聽張陽的話,哦了一聲。

   “但是我想和你說說話。”

   張陽捂著胸口,往後仰了仰。

   “我說大兄弟,你該不會是不喜歡女的吧?”

   雷神立馬翻了一個白眼。

   “你得了吧!”

   “那就好!那就好!”

   張陽恢複了坐姿,拍著胸口鬆了口氣。

   “就是你這兩天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沒有人那麽跟我說過,我感覺好像是這麽多年了,我都白活了一樣。”

   可不是白活了啊?

   看看如今這一副幡然悔悟的模樣,要不是白活了,想通了,以至於會現在這樣子一副麵貌嗎?

   “所以呢?你想通了,把我叫過來,就是坐著看你喝酒的嗎?”

   “我就是想找你說說話。”

   張陽捂著腦袋歎了口氣。

   大哥,你這句話已經說了幾遍了。

   要不是看你現在是一個遭受身心巨創的超大齡男青年,他早就一腳上去了。

   “那你說,你想說什麽?”

   “我不知道該說什麽?”

   張陽握拳,他忍!

   “我就是有想要找人說說話的衝動,但不知道說什麽。”

   張陽再握緊了一個拳頭,他再忍!

   “我正好看到你在門外,我就想著趕緊先把你約出來。”

   張陽鬆開了握拳的兩隻手,緩緩地深呼吸。

   不能生氣!

   不能動手!

   生氣不利於身體健康!

   動手不利於地球和阿斯加德的友情,他怕把眼前這個混球給打死了。

   “張師傅,如果你被你的親生父親驅逐,你會痛恨他嗎?”

   總算聊到點子上了。

   張陽搖了搖頭。

   “你為什麽不會?”

   “我搖頭的意思,是我不知道。”

   張陽回答。

   “因為我無法對任何人回答關於父母的話題,但是我唯一能告訴你的一點就是,你爸爸還是你爸爸。”

   “我父親當然是我的父親!”

   “我的意思是,你們有血緣關係,血濃於水,他是不會輕易地把你丟棄在地球上就不管不顧的。”

   “不!”

   雷神搖了搖頭。

   “我的父親已經去世了,他不會再管我了,也再也管不到了我了。”

   這個可是個悲傷的,假消息。

   但是即便知道是假消息,張陽也要適當的表現出一些驚訝加悲傷,不然怎麽解釋他知道奧丁沒死的事情?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