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把柄
  艾瑞克教授和簡得到消息趕過來的時候,張陽正在接受係統的獎勵。

   “叮!”

   “恭喜宿主,彈指神功,一陽指、淩波微步、術精岐黃各升五級,獎勵獎金200萬。”

   “係統,下回這樣子的多個技能一起升級,能不能別獎勵錢了?那麽多錢我也沒地方花呀!”

   他又不是女人,今天一個愛馬仕,明天一顆大鑽石。

   他也不愛跑車,不愛古玩的,哪兒去花錢呀?

   “係統,咱們以後能不能換成實際一點的東西?”

   “宿主想換成什麽呢?”

   “比如說,武道值?”

   張陽提出建議。

   “升五級,就獎勵500武道值這樣子的。”

   係統沉默了幾秒之後。

   “宿主,您的建議已經放入了意見箱中,請您耐心的等待回複。”

   張陽翻了白眼。

   這分明就跟你帶著簡曆去求職,結果人家跟你說請您耐心等待我們的電話通知。

   等幾天之後,電話來了,然後電話那頭甜美語音的小姐姐告訴你,很抱歉,你沒錄取。

   你是係統你最大!

   行了吧!

   這個建議愛在意見箱裏麵待多久就待多久吧,他不管了。

   張陽瞅著時間差不多了,往門口走。

   剛出門口,一根棍子就迎麵砸了過來。

   幸虧每次去卡瑪泰姬都是這種迎麵奇襲的待遇,張陽已經習慣了。

   當棍子距離鼻尖還有兩厘米的時候,張陽已經伸手抓住了木棍。

   張陽看向了拿著木棍的人。

   “你這一下可不怎麽樣,手腕的發力不對,攻擊的速度不夠,連色狼都不一定能夠對付。”

   張陽看著簡驚愕的表情,抓著棍子的手一個轉腕,棍子就瞬間離開簡的手心。

   “哇哦!張,你真的是開武館的,天呐,你的身手真好!”

   “謝謝誇獎!”

   張陽將棍子交給了在他身後走過來的菲爾特工。

   “哦!謝謝!你怎麽知道我要這根木棍?”

   “棍子上有指紋呀!”

   張陽斜眼看著菲爾特工。

   “這種東西拿出去,就是這位小姐襲擊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證據,你怎麽可能不會留著用來當把柄呢?”

   菲爾特工將棍子裝進了隨身攜帶的證物袋裏麵。

   “你可真聰明。”

   簡一臉氣憤地看著張陽。

   “你跟這些人是一夥的?”

   張陽搖了搖頭。

   “不是呀!”

   “那你為什麽要幫助這些人,他們搶奪別人的研究成果,隨意沒收他人的東西。”

   張陽伸出食指,搖了搖。

   “那你可就錯了,我不是幫助這些人。我就是看那位金發男士對你很好,我好抓了你的把柄,讓那你來好好地看著那位男士,不要隨便的來找我們的麻煩。”

   張陽補充了一下。

   “準確來說是我的麻煩。”

   張陽這麽一說,簡才想起來最重要的事情。

   “是你在托爾的身上紮針的?你這是虐待!”

   張陽挑眉。

   “那是針灸用的金針,我要是真在別人身上紮針報複,我肯定紮釘子了。”

   張陽比劃了一個長度。

   “釘那麽長的釘子,一定很疼。”

   簡愣了一下。

   “你在開玩笑!”

   “對!開玩笑!我怎麽可能用釘子呢?”

   張陽掏出了一個瓶子。

   “我一定會下毒,這種毒無色無味,等人死了,隻能被檢測出來這個人是因為突然心梗死亡的。”

   張陽作勢熬拔開瓶子蓋子。

   “要試試嗎?你估計能堅持一會兒,我就怕思瑞克教授堅持不了。還有那位先生,叫托爾是吧?他動彈不了,我就直接放在他鼻子下麵,效果一定比艾瑞克教授更加的快。”

   簡踉蹌的後退了兩步。

   菲爾特工也後退了一些。

   張陽白了菲爾特工一眼。

   “你後退什麽?”

   “我怕心梗!”

   菲爾特工捂著心口。

   “我想要一種英雄一些的死法。”

   你會有的!在空中航母上為國犧牲,多麽英雄的死法呀!

   “我騙人的你還一起相信了,這不過是消食的藥丸罷了。”

   張陽開了瓶蓋子,倒出了一顆藥丸吃了下去。

   簡反應過來,瞬間就憤怒了。

   “你簡直……”

   “別逼逼了,你的托爾還等著我去解救呢!”

   張陽不想再跟這些人廢話,至極往外走去。

   空地上,雷神看到張陽到來,臉上有些憤怒。

   “你說了半個小時,都超時了。”

   “這可不是我的問題,是一個叫簡的女士攔著我,害我遲到的。她甚至想拿棍子襲擊我,我要是被襲擊成功了,你怕是要在這裏站到天荒地老了。”

   雷神氣憤地哼了一聲。

   嘿呦喂!

   他這暴脾氣,被點燃了。

   張陽拔掉金針的時候還故意在針頭出來前一秒側一下,這樣做不會導致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是絕對的會感覺到疼痛。

   厲害又沒有殺傷力的疼痛。

   張陽把完了金針,雷神一臉隱忍著,抿著嘴,憋著疼,一個字母都冒不出來。

   張陽擦著手裏的金針,語氣平緩。

   “你覺得,我這樣子的本事的人,遇到了我不爽的人,是不是能很快地就靠著手裏的本事讓對方哭爹喊娘的?”

   雷神沒說話,他現在也有些疼得說不出話,但是他眼中的神色是表示對張陽這番話的肯定的。

   張陽搖了搖頭。

   “我今天讓對方哭爹喊娘的臣服了,對方是真的臣服嗎?老虎都有打盹的時候,我一旦打盹,對方反撲過來,把我撕個稀巴爛怎麽辦?”

   雷神搖了搖頭,他緩過了最疼的時候,有些大舌頭地說著。

   “我不會打盹!”

   張陽斜眼看著他。

   “你不會打盹?那雷神托爾,你怎麽成為凡人了?”

   雷神一愣,眼中警惕地看著張陽。

   “別用這種目光看著我,一把錘子,你又說神界,你又叫托爾,你覺得我們都是傻的嗎?”

   張陽擦完了金針,將金針收了回去。

   “你既然知道我是雷神,你們人類……”

   “人類承認你是神,你就算是惡魔也是神。如果人類的文化裏麵將北歐認為邪,那你就不算是正義的神,在地球上你也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邪神。”

   雷神第一次聽到這樣子的言論,他驚訝地看著張陽,半天沒合得上嘴。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