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倒打一耙
  “凝月,慌慌張張像什麽樣子?來人,還不快帶二小姐下去梳洗一番!”

   大夫人見她模樣,以為是被兩個婆子虐待狠了,心裏暗罵那兩人連個小丫頭都看不住,但嘴上還是叫人來想要先將她帶走,不想被元昭發現端倪。

   就在小丫鬟的手要碰的蘇凝月的時候,她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險些沒噴到大夫人臉上,嘴裏還委屈巴巴道:

   “王爺救命,大夫人想殺我!”

   大夫人:……

   元昭:……

   場麵鴉雀無聲,誰也沒有先說話。

   蘇凝月躲開小丫鬟的手,藏在元昭身後,此時哆哆嗦嗦去捏人家的衣角,恨不得掛在人家後背上。

   元昭張了張嘴想讓她滾下去,但看了一眼大夫人還是沒說出口,隻淡淡道:“怎麽了?”

   不等大夫人說話,蘇凝月就搶在前頭小聲地絮叨:

   “王爺您是不知道啊,我今兒一大早便帶著您囑咐的東西來了相府,可區區一個下人就攔在門口不讓我進,我心想這下我的臉麵不就是下您的臉麵嗎?這才替您小小懲戒了一番,萬萬沒想到大夫人懷恨在心,竟把我騙進院子,還叫兩個婆子虐打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還好您來接我了嗚嗚嗚……”

   說著蘇凝月又嘔出一口血來。

   饒是元昭知道這女人在演戲不會出事,可看著她可憐兮兮的小臉心裏還是微微一緊。

   他抬眸看向大夫人:“是這樣嗎?看來相府對本王……早有不滿?”

   最後四個字咬的很輕,不,應該說元昭整個人看起來都輕飄飄的,長年累月的臥床讓他比尋常人多了一些鋒利,身上彌漫著淡淡的藥香味,可就是這股藥香味此時卻堵在大夫人的喉嚨,讓她窒息。

   她明白,如果今天這件事不能妥善處理,遭殃的恐怕絕不止她一個。

   思及此,她沉聲說:“七王爺怎麽會這麽說?不管是臣婦還是老爺都對七王爺很是欽佩,再說您是陛下的親弟弟,我們哪來的膽子對您不滿啊?”

   元昭點點頭:“那為何本王的王妃在相府得不到應有的尊重,甚至還會搞成這幅樣子?”

   要不是蘇凝月剛剛偷偷摳了一下他的手心,單看模樣,他還真以為蘇凝月在這受了大苦。

   聞言,大夫人勉強擠出一抹笑來,故作親近道:“王爺說的哪的話,凝月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對她就像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如今她有福氣能嫁給您,我也是想叫人好好叮囑一下她的規矩,省的往後在王府衝撞了您。”

   大夫人生的羸弱,尤其是此時這樣言辭切切的時候更加讓人覺得親切,很容易便信了她的話。

   見元昭沒有吱聲,蘇凝月添了把火道:“夫人,可您從小都沒來看過我一眼,還讓我在您和大姐麵前自稱奴婢,我小時候很難吃上一頓飽飯……您說您待我就像親生女兒,難道大姐也過的這樣的日子嗎?”

   大夫人手裏的帕子都快絞爛了,臉上還得撐住臉色:“凝月,我知道你因為你娘親恨我,但你不能胡亂編造這些話來髒了王爺的耳朵啊,蘇家好歹也是相門,怎麽可能會做出苛待庶女這樣的事呢?”

   蘇凝月沒有回她,隻是意味深長看了她一眼。

   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氣,笑著看向元昭:“好了,王爺不如先上花廳入座?時辰不早了,咱們也該用午膳了……”

   “不必了,”元昭淡淡拒絕,“本王隻是來接王妃回府的,飯就不必吃了,至於今日之事……本王會親自進宮向皇兄要個說法的。”

   說完,他拽著還躲在身後的蘇凝月朝府門走去。

   大夫人隻覺得眼前一黑,心若擂鼓,根本不敢想要是蘇父回來該怎麽和他交代……

   …………

   坐上回程的馬車,蘇凝月臉色漸漸回暖。

   元昭眼睜睜看著她從自己身上拔出來五根手指長短的銀針,問道:“圖什麽?”

   “圖個爽,”蘇凝月活動了一下酸麻的脖頸,“王爺也該知道我在相府過的不好,如今有了身份自然得去找回場子。”

   元昭不置可否:“但你不該打著本王的旗號。”

   “為什麽?”蘇凝月看著他的雙眼,將話攤開了說,“因為害怕事情鬧大在皇上那太過惹眼?還是因為知道蘇家是皇上的人所以不想有太多牽扯?更或者……是害怕被皇上發現你其實根本就沒有他想的那麽重的病……”

   話音未落,元昭猛地欺身而上一把掐住了蘇凝月的脖子,眼中是她從未見過的凶狠。

   “咳……”

   “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沒有好下場。”

   “雖然但是,你這是在家暴我懂嗎?”

   元昭沒有收回手:“如果我想,明日你就會被我‘克死’。”

   他身中蠱毒八字輕,隻是克死一個新過門的王妃罷了,皇上知道了不僅不會生氣反而會更加高興。

   蘇凝月也沒打算用性命去賭,伸手握住了元昭的手:“我隻是希望我們之間能多一些信任,我既然選擇站在蘇家的對立麵,就是選擇加入你的陣營,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防備。”

   話是這麽說,元昭的手也收了回去,但蘇凝月明白他並沒有完全信任自己。

   元昭閉上了眼睛,靠在軟墊上:“剛剛說的那些話,全部忘掉。”

   “視情況而定吧,”蘇凝月敷衍了一句,“你真打算去皇上那告狀?”

   “我說不說,他都會知道,還不如我主動去說。”

   “也是……”

   蘇凝月思索著,忽然雙手擊掌,眼睛發亮:“王爺,不如我幫你讓皇上對你更放心一些?”

   元昭:?

   早在前世,蘇凝月便知道有一種蟲子可以煉蠱,隻要將它放入人體變會開始沉睡,並不會損傷元氣半分,可神氣的是光從表麵看來,被寄生的人會好似回光返照一般,麵色紅潤,可脈象卻是一片混亂,命不久矣之狀。

   蘇凝月說著,給了元昭一個‘你懂’的眼神:“到時候皇上見你氣色紅潤必然會讓太醫給你把脈,把過這次脈,皇上對你便可真的放心了。”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