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險些被美色所迷
  “把你要的藥材寫下來,我會叫人送去給你。”

   “得嘞。”

   蘇凝月彎了彎眼睛,從元昭的桌子上摸出一支狼毫沾了墨就開始筆走龍蛇。

   寫完後,元昭看了一眼,心道怎麽能有人寫出這麽醜的字?當真是從相府出來的小姐嗎?

   抱著這個懷疑,他主動道:“明日要回門,你是自己回去,還是本王與你一起?”

   聞言,蘇凝月挑眉:“我還能有這種選擇?”

   元昭沒答。

   思前想後,蘇凝月還是道:“那就辛苦王爺陪我跑一趟了。”

   她想的明白,如今她雖然成了王妃,但還是拗不過相府那幫老狐狸,可要是七王爺本人跟著她一起回去就不一樣了,明日哪怕是看在元昭的麵子上,相府那幫人也得忍著。

   思及此,蘇凝月琢磨著怎麽給蘇家一份大禮。

   …………

   次日清晨,在元昭的吩咐下,管家一箱一箱的往馬車上搬東西。

   蘇凝月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發現全是上好的補品,甚至還有一株到她腰那麽高的紅珊瑚。她見都沒見過這個樣的。

   蘇凝月:“……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

   元昭懶懶倚靠在門口:“你什麽意思?”

   “王爺您是有錢沒地花想做慈善嗎?那您其實可以把這些東西給我,何必送給相府那幫極品?”

   元昭:“本王這是在給你麵子。”

   畢竟若是蘇凝月兩手空空的回去,明日全京城就要傳她進了王府卻不受寵愛,回門之日連件像樣的禮物都沒有,平白惹人笑話。

   蘇凝月細細想了想,道:“我覺得……我可能不需要麵子。”

   麵子有什麽用?不過是京城裏的人背後議論她兩句罷了,又不會少一塊肉,可眼前這些可都是真金白銀啊!

   元昭難得無語,看著她半晌沒說話。

   最終還是在蘇凝月沒完沒了的碎碎念中,挑出了幾樣極其貴重的放回了王府的倉庫。

   就連管家都在笑說:“王妃念著王爺,剛嫁進門就向著王府了。”

   蘇凝月聽見了當沒聽見,抬腿上了馬車,心想:我可不是向著王府,隻是不想便宜了害死原主的那群人……

   馬車轆轆前行。

   丞相府和七王府離的不遠不近,在另一條繁華的街上,但是有馬車在很快便也到了。

   蘇凝月撩開簾子往門口望去,自她出嫁,相府重新漆了牌匾,她沒忍住勾了勾唇角,眼底一片冰涼。

   元昭看了她一眼,輕聲道:“你自己進去吧,本王在馬車上等你。”

   蘇凝月:“所以您起了個大早,嘴上說著陪我回門,就是指在馬車上等著?”

   見他點頭,蘇凝月無語凝噎,不過也沒有強求,叫上駕車的馬夫,帶著禮物,便敲響了相府的大門。

   開門的是大夫人的心腹劉婆子。

   她鬼鬼祟祟張望了一番,見來人隻有蘇凝月一人,不屑道:“大清早的敲門,不嫌晦氣。”

   蘇凝月也不惱,笑眯眯道:“是晦氣,不然我為什麽大清早來呢。”

   元國習俗,隻有家中有人報喪才能在大清早敲門,且叩門聲急切,沒有條理。

   聞言,劉婆子瞪著眼睛就要罵,卻見蘇凝月冷下臉色,揚聲道:

   “相府好規矩,如今我貴為七王妃,念著家中諸親回來探望,隻叫一個刁仆出來迎接是什麽意思?是想打我的臉麵,還是想打七王爺的臉麵?!”

   元昭坐在馬車裏聽著蘇凝月借題發揮,眸中閃過一絲複雜,他故意不下車就是想試探一下,看看蘇凝月到底和相府的關係如何,卻沒想到僅是一個下人都能對她大呼小叫。

   果然,那劉嬤嬤聽見這話雙手叉腰倒也不害怕:“什麽王妃,你自己是個什麽東西你心裏不清楚?不過就是咱們夫人送給王爺的一份禮物罷了,我勸你有點自知之明,否則一會驚擾的了夫人,保管你吃不了兜著走。”

   蘇凝月冷笑:“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奈我何。”

   言罷,她看了身側車夫一眼,指了指眼前的大門:“給我拆了相府的大門。”

   車夫一愣:“這……”

   “怎麽?我嫁進王府,與七王爺夫妻一體,使喚不動你了?”

   車夫又回頭看了馬車一眼,心裏記著王爺的囑托,咬咬牙冷著臉上前一腳踹向相府的大門。

   劉婆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猛地一拍大腿嚷嚷起來:“哎呦,這是做什麽?這是做什麽呀!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說著,她叫來丫鬟連忙去通報大夫人。

   車夫湊到蘇凝月身邊小聲問:“還砸嗎?”

   蘇凝月也小聲回他:“先不砸了,意思一下就行。”

   車夫了然,等大夫人一出門就見他氣勢洶洶上前,衝著府門就去了。就見他一個人仿佛身後有千軍萬馬之勢一樣,完全沒有膽怯,那樣子仿佛就是砸場子來的,管你是不是丞相府,看的蘇凝月在後麵一陣鼓掌,不愧是王府的人,這勇氣著實可嘉。

   大夫人連忙製止:“這是要做什麽?!”

   車夫顯然不是專門用來駕馬車的,而應當是元昭的心腹,見大夫人動怒也不怵,痞痞道:“相夫人見諒,小的是王爺專門派來保護王妃的,王妃指哪我就得打哪。”

   聞言,大夫人也沒找這車夫的晦氣,而是將視線落在蘇凝月身上。之前在府中的那副膽怯模樣早就不複,一身紅衣明媚又張揚,一個人怎麽會突然變化這麽大?

   蘇凝月也在看她。

   這位丞相夫人可不是什麽好相與的,表麵溫和大度實則心狠手辣,她對蘇父都沒有過多的感情,心裏隻想著為自己的兒女鋪路。

   此番仇人相見,大夫人眼中流露出的仍舊是高高在上的不屑。

   “嫁了人便要穩重些,怎可仗著有了依仗回家撒野?”

   “大夫人這話錯了,是您身邊的劉婆子出言不遜在先,她看不起我便是下王爺的臉麵,為了七王府的名聲,我自然是要出頭的。”

   要說大夫人也真真算個狠人,聽見這話,反手便給了劉婆子一巴掌。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