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他那麽強
  <b></b>確切的說那是個女孩,身著白色洋裝,頭發燙成了時下最流行的卷卷,非常年輕活潑,那股天真稚氣和性感嫵媚結合的剛剛好,幾乎符合所有年齡的男人審美。

  她拿著酒杯,仰臉望著厲辰風,眼中皆是崇拜和仰慕,漂亮的臉蛋兒好像在會發光。

  蘇清月好奇道“她是誰?”

  林晉立刻回答道“她叫顧思語,是顧誠家的女兒,十八歲,今年剛從英國留學回來。”

  蘇清月感慨,“留過洋的啊,難怪穿著打扮和別人都不一樣,好漂亮!”

  林晉張嘴沒出聲,心中想的卻是真見鬼了,你長成這樣子,居然還會羨慕別的女人?再說了,就算顧思語長的好看,那又怎樣,厲辰風的心還不在你身上?

  林晉猜的不錯,厲辰風這會兒雖說對著顧思語,卻是滿心的不耐煩,視線不停的往蘇清月這邊瞟。

  顧思語看得分明,高跟鞋一偏,便佯裝向前摔倒。

  厲辰風正想離開,隨手扶了下,顧思語立刻投懷送抱,狀似感激道“多謝厲辰風,抱歉我的腳好像崴到了,能否勞煩您送我出去?拜托了!”

  厲辰風本想拒絕,看到遠處的蘇清月,心裏卻突然起了試探調戲之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好。”

  看到厲辰風擁著顧思語出去,蘇清月神情也依然平靜毫無波瀾,倒是旁邊的林晉有些急,解釋說“誤會,這肯定是個誤會!”

  蘇清月笑笑,說“沒事的,我不介意。”

  厲辰風去了很久,大概半個小時才回來,之後便帶蘇清月離開。

  路上,他悄悄觀察蘇清月的神情,發現這女人和來時神情沒有任何不同,甚至還在目光對上時衝自己笑了下。

  厲辰風的心情莫名糟糕起來,自己和顧思語出去了那麽久,她難道就不想知道,孤男寡女在外麵做了什麽事嗎?是她根本不會吃醋,還是壓根就不在乎?!

  蘇清月看出他不高興,卻想不出為什麽,猶豫了片刻後,伸手輕輕拍拍他的手背。

  她這主動示好的動作,讓厲辰風情緒多少緩和了些,不過還是很生氣。

  身為旁觀者,林晉清楚知道這古怪氣氛從何而來,回到住處,他便識趣的找機會開溜。

  兩人剛一進屋,厲辰風就把蘇清月按倒在牆上,眼神陰鷙的上下打量她。

  宴會上她喝了點酒,此刻臉頰緋紅看上去格外動人。

  蘇清月懵懂,柔聲道“誰惹到你了?”

  “沒誰!”

  宴會上積蓄的怒氣,這會兒全都化成了征服她的動力!

  雖說兩人朝夕相處和夫妻也沒什麽差別,但是隻能親親抱抱到底差了點意思。

  他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秦城厲辰風,又不是什麽柳下惠!

  犯得著為一個女人,這麽委屈自己?

  蘇清月縮在她懷中,身體輕輕顫。

  “你這樣子好可愛,真想把你一口吞下去!”他故意恐嚇逗她。

  “想不想要?”他挑眉勾引她。

  “不想。”蘇清月輕輕頭。

  厲辰風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威脅道“再說一次?”

  他有種天生的霸氣,看似優雅的動作,卻明晃晃的透著危險!

  蘇清月聲音很低,卻很清晰道“不想。”

  厲辰風的眼神,瞬間變得幽暗起來。

  她眼晴宛如受驚的小鹿,透著嬌豔的粉色,看上去恐慌之極。

  雖然身姿窈窕,但實際上骨骼卻很弱……如果稍稍用力,它們就會折斷!

  兩人僵持了會兒,房間氣氛變得很詭異。

  就在蘇清月以為他會生氣時,厲辰風卻突然鬆開了手。

  “終有一天,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答應我。不過在那之前,最好別讓我發現你跟別的男人,有任何曖昧,否則……”

  “不會的。”蘇清月從善如流的保證說。

  “最好是這樣。”厲辰風眼神陰鷙道。

  “謝謝你。”蘇清月握著他的手說。

  “少給老子灌湯!”厲辰風嗡聲嗡氣的說,最終也舍不得抽出來。

  睡覺前,男人又鬱悶的穿上了襯衫。

  蘇清月偎倚在他懷裏,依然睡的香甜。

  迷迷糊糊中,她又做起了夢。

  這回和昨天傷別離的夢境不同,而是她和厲辰風初遇的畫麵。

  兩人雖然看起來你儂我儂、鸞鳳和鳴,實際上才相識短短大半個月。

  那天厲辰風帶著人入山,無意間遇到了蘇清月,問她姓名、出身均搖頭不知,見她生的美豔攝魂,便將人帶了回來。後來在她隨身攜帶的玉佩上,發現了蘇清月三個字,便將這當成了她的名字。

  蘇清月至今記憶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是誰、從何而來,又為何會出現在荒無人煙的深山之中,除了厲辰風,她再也沒有可以相信依賴的人。

  這人對她樣樣都好,蘇清月也滿意目前的生活,隻是有一樣……總是有使不完的精力,得空就想對她動手動腳!

  。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餘清舒戰司濯》《億萬逃婚:前夫請自重》《時空旅行者保證中間商不賺差價!》《奧術之路》《星光雜貨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