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軍令狀
  “是啊,太巧了!”李潯尷尬道。

  戴盈發誓,這輩子她就大膽了那麽一回。

  怎麽偏偏就?

  看著麵前這張帥氣異常的臉,戴盈整顆心都是蒙的,滿腦子都是這件事萬一泄露怎麽辦,她在下屬麵前一直是嚴肅冷淡不苟言笑的形象,從今以後,將有一個知道她完全相反一麵的下屬,會時時出現在她的周圍。

  萬一,他把她醉酒後的樣子告訴所有人怎麽辦?

  從前她做的那樣好,還被同事在背後腹謗是老處女和冷麵師太呢,要是被下屬們知道平時高冷的她竟然花錢請人親她,還親一口給一百塊,那麽她們又會在背後怎麽說她?

  是可憐她?

  職務那麽高有什麽用?

  連一個肯親她的人都沒有,還要花錢請人親?

  是同情她?

  賺那麽多有什麽用?晚上睡覺還不是冷冰冰的沒人抱,想男人了就隻能花錢雇人?

  以後她從編劇部過,是不是所有人都會在她進入辦公室後,馬上開啟瘋狂吐槽她的模式?

  原來表麵上一派高冷範的大領導,背地裏的生活竟然是那麽的不堪、墮落、糜爛?

  以後她還有批評下屬的底氣嗎?

  而她今天這一切的尷尬、難堪、狼狽、窘態,都是麵前這個男人帶給她的!

  戴盈抬頭看著李潯,這個讓她期待了好幾周的天才,這個她眼裏的辦公室鯰魚,竟然是以一種出其不意姿態闖進她的生活。

  “你答應我,昨晚上的事你對誰也不能說,一個字也不能說,半個字都不行,明白嗎?”戴盈紅著臉,語氣嚴肅道。

  李潯明白頂頭上司此刻的擔心,於是直接拍著胸脯保證道:“那個,領導,我向您保證,昨晚的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如果以後公司有第三個人知道這件事,那不用你說,我馬上辭職謝罪,你看行嗎?”

  戴盈點了點頭,可是她越是不想去回想昨晚的事,昨晚的畫麵就越是往她腦海裏鑽,為了讓自己不胡思亂想,她看起眼前的文件,卻怎麽也讀不下去。

  臉也越來越紅。

  “領導您還有事嗎?”

  戴盈擺了擺手,心不在焉道:“好了,你先出去吧!”

  “那領導我先出去了。”

  等李潯退出辦公室,關好辦公室的門,戴盈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然後在辦公室裏來來回回的走,腦子裏一個又一個的念頭,讓她有些無法適從。

  “他現在在想什麽?在幹什麽?是不是已經在和同事們吹牛了?”

  “我親過咱們大領導你們信不信?吹牛?誰吹牛了!我告訴你們,我不但親過她,我還是她花錢求我親的她呢你們信嗎?不信?!過來看!我這還有轉賬記錄呢,一萬塊,親一口給一百塊,我勉為其難的親了她一百口。”

  “我和你們說,別看大領導平時高冷孤傲的,你們是沒見過她私下裏的樣子,那叫一個嫵媚、風流、妖嬈、魅惑、風騷,聽過三十如虎嗎?我可算是見識到了!”

  “什麽味道?是不是草莓味的?想什麽呢大兄弟,你聽說誰的嘴是草莓味啊,我和你們說,正宗的紅燒肉味,還滑嫩爽口的很呢!嗯,一下嘴一口油,爽死了!”

  “你們也想嚐嚐?美死你們!咱被戴總相中,那是爸媽給了一副好皮囊,你們有啥?咱戴總這盤紅燒肉,就隻能由我來吃!”

  “轉賬記錄的時間怎麽會是早晨5點?因為是早晨5點醒的啊!為什麽早晨5點就在戴總家裏?沒有,真的隻親了一百口,絕沒提供其他服務,其他的真的啥也沒幹,就是單純的睡覺,什麽?不信?那你們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

  戴盈開啟腦補模式,隨著腦補,她的臉越來越紅,越來越燙!

  不行!

  她決不能讓她剛腦補的畫麵成真。

  如果真變那樣,她就……她就……她就先閹了他,然後再跳樓!

  他是答應了會保密。

  可是她不信他!

  戴盈按住公桌上的電話短號,說道:“小婷,把李潯再叫進來!”

  一分鍾後,李潯一臉疑惑的再次來到辦公室。

  戴盈猶豫了一會,然後拿出手機,說道:“一會我再給你轉十萬塊錢,算是保密費,換你對昨晚上事的絕對保密,你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父母,你的朋友,甚至是你的愛人,明白嗎?如果有任何一個第三者知道這件事,我讓你好看!”

  李潯淡淡一笑,說道:“就這事?你還是把錢收起來吧,君子愛錢取之有道,我雖然窮,但也不是什麽錢都拿的。不過你放心吧,我這人的嘴巴一向緊得很,我的父母遠在湘省,是絕對不會影響到你,而且我目前單身,你也不需要擔心我的妻子或者女朋友。再說我這人幾乎從不喝酒,所以甚至連喝多了說醉話的機會都沒有,而且我還睡覺特別老實,不會說夢話,所以你大可放一百二十個心,這件事在我這是絕不可能泄露的。倒是你,一杯白酒下去你就不是你了,你當時那姿態,哎,別提多精彩了,我要是把你當時的樣子給錄下來就好了,你絕對想不到當時的你和現在的你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所以,你就放心吧,我們之間是絕不會出現知道這件事的第三者的!”

  “領導沒有其他事那我先出去了。”

  李潯說話的時候明明全程微笑,可是這微笑在此刻正疑神疑鬼的戴盈眼裏,就成了調侃、捉弄、嘲諷、揶揄、戲耍、玩弄!

  她好氣啊!

  她在下屬麵前的權威呢?

  “不過說真的,如果實在不能喝酒,以後就不要喝,你昨晚那樣實在是太危險了,幸虧遇到的是我。”李潯好心提醒道。

  “你再提昨晚上的事,我馬上就把你開除你信嗎?”在戴盈紅著臉道。

  “戴總息怒!”李潯馬上雙手合十地求饒。

  戴盈看著李潯嬉皮笑臉的樣子,心裏更加不痛快,好像整個辦公室都在和她作對。

  “你跟我來!”戴盈深吸一口氣,站起來道。

  李潯跟在戴盈的後麵,兩人在編劇部的辦公區站定,戴盈拍了兩次手掌引起大家的注意,然後說道:

  “大家先把手頭的工作放一放,我有件事要說。”

  等幾十號編劇都看向兩人,戴盈這才接著說:

  “我身邊這位呢,想必大家已經有所了解了,但有件事大家可能還不知道,就是我身後這位李潯呢,雖然學曆隻有高中,但其實是一個絕頂天才的編劇,尤其擅長懸疑題材。”

  說到這,戴盈頓了頓。

  編劇部交頭接耳起來,高中學曆?編劇部這幾十號人有一個算一個,哪個不是名牌大學畢業?

  怎麽突然就來了個高中的?

  李潯有些意外,沒想到戴盈竟然當著這麽多同事的麵誇他。

  就聽戴盈接著道:“因為他尤其擅長懸疑題材,所以我就和他說了咱們編輯部目前一個月來遲遲沒有任何進展的那個計劃,他當即向我表態,說那個計劃之所以遲遲沒有進展,就是因為他還沒有入職,如今他入職了,那一切就都簡單了,他當即向我保證,說那個大夥一個月沒有任何進展的劇本,他半個月之內一定把它漂漂亮亮地拿下來!”

  編劇部的同事的臉色大多都變了。

  高中學曆,絕頂天才?幾十號名牌大學畢業的專業編劇一個月下來沒有什麽進展的項目,他來了就手到擒來?

  他以為自己是誰?

  奧斯卡最佳編劇嗎?

  大言不慚!

  同是新人的韓巧玲和周紅蘇也是滿臉吃驚地看著李潯。

  報到時完全沒看出來,這人這麽狂的嗎?

  戴盈這幾句話,給李潯十足十地拉了一把仇恨。

  他這是犯了眾怒了。

  李潯看了眼旁邊這位滿臉寒霜的女上司,又看了眼下麵幾十號的未來同事,頭有些大,臉有些方。

  原來這腹黑高冷女副總,在這給他挖坑呢!

  戴盈撇頭看了眼李潯,見他一臉吃癟的樣子,心裏平衡了,得意之情讓她嘴角的弧度一閃而逝。

  她始終是他的領導,她如果想,那她就能拿捏住他!

  正好借此驗驗他的成色,《前目的地》確實靈動精巧,可誰知道是他打磨了幾年的作品?

  現在就給他半個月時間,成了,皆大歡喜,同時也讓編劇部的老人們,那些在背後嚼她舌頭的人看看,羞不羞愧!

  如果不成!

  她要讓他好看!

  可是,半個月,真的可能嗎?

  應該行吧?!

  其實她也不是純粹為了難為李潯。

  一個月前,死對頭愛奇視頻隆重推出了一款自製獨播劇,古裝懸疑題材,叫《仵作》。然後這部《仵作》全麵炸裂了,網絡播放量屢創新高不說,更是給愛奇視頻帶去了無數的話題和海量的新注冊會員,並成功掀起了一場古裝懸疑熱。

  據她所知,下個月愛奇視頻還會推出《仵作》的姊妹篇《義莊》,還是原班人馬,不過主演換成了《仵作》中一個人氣極高的配角;除此之外,地瓜視頻也有自己的古裝懸疑劇計劃。三大視頻網站都想借著這股古裝懸疑劇熱繼續積累自家的付費數量。

  企鵝視頻作為三大視頻網站之一,當然不可能放棄這個風口。

  因此早在一個月前,企鵝視頻自家的古裝懸疑計劃就已經全麵提上日程了。

  戴盈堅持兩條走路的辦法,一方麵聯係優秀的古裝懸疑作者,打算購買成熟的古裝懸疑ip;另一方麵集合公司內部的優秀編劇,大家一起開會研究原創劇本的創作方向。

  可惜的是兩條腿走的都不怎麽順利。

  購買ip計劃被地瓜視頻捷足先登,這些年地瓜視頻有些落伍了,看起來是想借著這股古裝懸疑的東風一舉翻盤,所以出了一個作者不可能拒絕的價格。

  而自己編劇創作這條路就更令戴盈頭大,她明明給旗下的編劇們指明了一條有所創新的思路,可手底下的編劇們交上來的稿子或多或少都帶著些大火劇《仵作》的影子。

  構成抄襲倒是不至於,可你模仿的再好還能超過原作不成?

  她要的是自己的特色!

  她要的是超過《仵作》的熱度!

  而不是跟在人家屁股後麵亦步亦趨!

  她這一手,既鞭策了編劇部這些老油條,又給了李潯莫大的壓力,關鍵是能打擊他的氣焰,她已經覺得自己在他麵前快要失去領導的權威了。

  而且她心中隱隱有種期盼,從他的入職卷中就能看出,他是真的有天賦,如果給他點壓力,他萬一要是成了呢?

  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可是,萬一呢?

  什麽是天才?

  能用普通人去衡量的,又怎麽能被稱為是天才?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一往情深而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