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要她親他
  “不不不……不要不要……”

  盛安心急忙擺手拒絕,是她錯了,收回剛才那句話行嗎?

  “不要?”

  傅沉驍嗓音低沉了幾度,有些不悅,“你忘了自己是什麽身份了?”

  “驍爺,我沒忘……”

  盛安心雖然沒忘,可是她隻是替嫁過來的,又不是他真正妻子,總不能真的陪他睡覺生孩子吧?

  “伺候我是你的本分,難道你想忤逆我?”

  傅沉驍對於她猶豫的表現,有些慍怒,知道她不是心甘情願嫁過來,但是,既然已經來了,他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誰讓她是傅錦榮的女人呢?

  “沒有沒有……”盛安心小腦袋搖得像撥浪鼓。

  傅沉驍根本不信她心裏是這麽想的,冷哼一聲,“是不是嫌棄我是個殘廢瞎子,嫌我臉上的疤痕難看?”

  “不是不是,我從來沒有嫌棄過您,雖然剛開始看見您的時候是有點嚇人,但多看看就習慣了。”

  盛安心小心翼翼的解釋,又補充一句,“驍爺,其實能嫁給您是我的福氣,別人都說您殘暴沒人性,但我覺得您是個好人。”

  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

  拍他的彩虹屁總該沒錯了吧?

  好人?

  第一次有人用這個詞來形容他,傅沉驍隱藏在墨鏡後的雙眸閃過一絲興味,又問,“你不怕我?”

  “不怕!”

  外界傳言傅家驍爺傅沉驍殘忍暴戾,麵醜心惡,殺人不眨眼。

  一開始聽說他的傳言時,她也害怕的,可是看到他本人以後,她反而不害怕了。

  她曾在殘疾協會當過義工,見過很多像他這樣的人,她知道他們的內心都非常的敏感脆弱,自卑又孤獨。

  “很好!”

  傅沉驍為了試探她的話有幾分誠意,故意命令道,“親我!”

  讓她親他?

  盛安心聽了這命令,驚得目瞪口呆。

  但很快反應過來,驍爺這是在故意考驗她吧?

  她要是不親,剛才的話就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臉,而且也會被他誤認為對他不尊敬,忤逆他,欺騙她……

  那麽可想而知,驍爺很生氣,後果一定很嚴重。

  保命要緊!

  盛安心抬起頭,看向他的臉,這張被毀容的臉,疤痕看起來顯得幾分猙獰,還真是讓人下不去嘴。

  可與死比起來,親他又有何難?

  不就是親一下嗎?

  盛安心在心裏騰起勇氣,然後慢慢閉上眼睛,嘟起小嘴湊了上去。

  傅沉驍垂眸注意到女孩一臉視死如歸的神情,很詫異,她還真敢?

  不過,傅錦榮的女人主動送上門,他也不稀罕。

  “滾開!”

  傅沉驍嫌惡的推開她,盛安心摔在地上,嚇得心口砰砰直跳。

  剛才讓她親他,現在又讓她滾,還真是個陰晴不定的男人。

  不過也能看出來,他是確實非常討厭女人碰他的!

  現在終於肯放她走了,盛安心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可轉念一想,萬一是他又在試探她的忠心呢?

  於是盛安心為表忠心,特地抓住他的褲腳,假哭道,“驍爺,真的不要我伺候了嗎?伺候您是我最大的榮幸,讓我留在您身邊好嗎?”

  “出去!”

  傅沉驍陰沉了臉,再次下令。

  盛安心趕緊爬起來,一邊去收拾她的東西,一邊繼續演,“驍爺,我真的是心甘情願留在你身邊,想為你當牛做馬呀!給個機會吧,驍爺!”

  到門口的時候,她還自己扒住門框做出舍不得走的樣子,“驍爺,您不想讓我留下,沒關係,隻要您需要我的時候,隨時叫我,我一定及時來到您身邊的!驍爺您早點休息!”

  傅沉驍蹙起眉頭,嘴角抽抽。

  才發現她怎麽那麽愛演呢!

  盛安心戲做足了,腳底抹油,拔腿就跑。

  嘻嘻,這下他該不會再找她麻煩了吧?

  盛安心離開後,夜影從暗處走出來,恭敬的問,“驍爺,這個盛柔兒要不要……”

  他做了一個“殺”的動作。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