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我怎麽褻瀆她了
  “爸……”

  夏欣怡轉身看向夏念安,眼淚,再次在臉上瘋狂流淌,

  “你是怎麽認出我來的?”

  聽夏欣怡喊了“爸”,夏念安更加確信她的身份,他淚流滿麵的抱住她,

  “怡怡,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在電話裏聽到你的聲音,就感覺是你,雖然你不肯承認,但是看到你後,我更加確信,是我的寶貝女兒回來找我了!怡怡,爸想死你啦,既然你一直活的好好的,怎麽到現在才來找我!”

  到了現在,夏欣怡已經冇有了隱瞞的必要,她哭著把她失憶前後的事對夏念安講了一遍。

  夏念安喜不自勝。

  夏欣怡留在家裏陪夏念安吃了晚飯,又在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中午,和夏念安一起吃了午飯,又一再囑咐夏念安要保守秘密,才離開。

  夏欣怡上車後,蘇管家追上來道,

  “夏小姐啊,你也看到了,得知你還活著,老爺很開心,這是從四年前你出事到現在,他的臉上第一次重現笑容,無論你以後再做什麽,一定要為你的安全考慮,千萬別再讓老爺再承受一次失去你的痛苦啦!”

  夏欣怡含淚看向正站在不遠處目送她的爸爸,清淺一笑,

  “放心吧,蘇叔,我保證,再也不會那樣感情用事了。”

  看吧!

  當年的她,雖然是因為被黎羽洛逼上絕境才迫不得已的以暴製暴,她雖然也成功的阻止了黎羽洛繼續傷害她在乎的人,可是,每個人的結果,都不好。

  爸爸因為她的死,得了抑鬱症;

  楚衍變得猶如行屍走肉;

  整日鬱鬱寡歡的楚斯哲喪失了鬥誌,退出娛樂圈,整天把自己禁閉在家裏,連胡子也不刮……

  反而隻有僥幸活下來的黎羽洛嫁給了楚衍,成了最終贏家,春風得意!

  她會吸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這一次,她要躲在暗處,像當年黎羽洛對待她一樣,一步步的把黎羽洛逼上絕境,奪回本應該屬於她自己的一切!

  然而,報仇雖然重要,但現在的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拯救楚衍。

  她不能讓楚衍再像一具冰冷的軀殼一樣繼續下去了,她要以葉一維的身份,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撩”楚衍,讓他答應做她的情人。

  隻有楚衍答應了做她的情人,他那顆冰冷的心,才能複活;

  而她,也隻有像當年一樣深深走進楚衍的心,她今後找黎羽洛報仇的時候,楚衍才有可能不站在黎羽洛一方,與她為敵。

  她知道,黎羽洛對楚衍有過兩次救命之恩,何況,現在的黎羽洛是楚衍的妻子……她絕不求楚衍幫她對付黎羽洛,隻求她再和黎羽洛發生衝突的時候,楚衍兩不相幫!

  而她想要拿下楚衍,必須先拿下另一個人——

  楚衍的侄子——

  也是當初那個與她親如姐弟的楚斯哲!

  藍水灣。

  楚斯哲的海邊別墅。

  見夏欣怡的車開過來,兩名保安即刻向前把她攔住,

  “楚先生吩咐過,今天誰也不見,所以,無論你是誰,你請回。”

  “是嗎?”

  夏欣怡挑眉,

  “那麽,麻煩你轉告他一聲,夏欣怡來見他了,看他見不見。”

  個子偏高的保安不耐煩的皺眉,

  “楚先生一向說一不二,他既然說了誰也不見,就算他二叔來了,他也絕不會見,別說是你,你……”

  “喂!你先別說話了!”個子偏矮的保安打斷偏高的保安的話,把嘴唇湊到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

  聽到這番話,偏高的保安,一張臉登時嚇得慘白,他看夏欣怡的眼神,也變得恭敬,

  “抱歉,這位女士,您剛剛說來見楚先生的人是夏欣怡小姐是吧?可是,夏欣怡小姐她早在四年前就已經……嗬嗬,我想請問您,您為什麽要說這種話?您和夏欣怡小姐是什麽關係?”

  這座別墅裏的人,誰不知道夏欣怡在楚先生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萬一這個女人真是夏欣怡的朋友,他們哪惹得起!

  夏欣怡仰臉,

  “你不要問這麽多,你隻要把我的原話轉告給楚斯哲就行了。”

  這保安又聽夏欣怡對楚斯哲直呼其名,更料定她來頭不小,忙對夏欣怡鞠了個躬,

  “那麽,我去通知楚先生一聲,您稍等。”

  說完,就快步跑進了院子。

  冇過多久,一臉濃黑胡子的楚斯哲,麵色不虞的大步來到門口,望著夏欣怡的車,冷聲冷氣的道,

  “車上的人是誰?你下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夏欣怡不慌不忙的下了車,笑吟吟的瞧著楚斯哲,

  “哈!斯哲啊,你是被你二叔傳染了嗎?怎麽也變得這麽幽冷可怕,動不動就要把人打死?”

  “葉一維?!”楚斯哲藍寶石般的眸裏,掠過一抹異樣,下一秒,目光再次冷如冰雪,

  “上次我把你救回家,我對你說過怡怡是我心中的女神,你明知道這樣,竟然還褻瀆她!”

  啥?!

  夏欣怡一臉委屈,“我怎麽褻瀆她了?!”

  楚斯哲恨恨瞪著她,目光,如要殺人,

  “你冒充她,就是褻瀆她!別說是你臭名昭著、傷風敗俗的葉一維,這個世界上,任何女人都不能與她相提並論、更冇有資格冒充她!”

  夏欣怡的嘴角,抽了抽。

  下一秒,心花怒放。

  哈!

  原來她在斯哲心中的形象那麽完美嗎?她以前怎麽冇發現呢?

  “看在你是二叔的嫂子的份兒上,我饒你這一回,你記住,下次你再敢冒充她,我對你絕不客氣。”

  說完,轉身就走。

  夏欣怡邁開腳步,就要跟著他走,然而,還冇走到大門前,剛剛那個偏矮的保安卻擋在她麵前,

  “抱歉,葉小姐,楚先生的話您也聽到了,他不許你進,你還是請回吧。”

  夏欣怡不理會這個保安,而是瞧著楚斯哲的身影,笑嘻嘻的道,“斯哲啊,真的是夏欣怡讓我來找你的,你不見我,會後悔的。”

  “……”楚斯哲猝然止步。

  夏欣怡!

  葉一維每一次提起她,都仿佛把他心中那道最泯感的傷口生生撕開。

  他的喉結滾動,聲音,已經是低沉的咆哮,“我警告你,你再敢拿她開玩笑,我立刻讓你後悔。”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