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3章 小哥哥命不該絕
  “嗯?”

  楚千離連忙摸上男子的脈門,隨即有些驚訝。

  這脈象紊亂虛弱到了極點,似乎下一秒便會停歇,分明是將死之兆。

  楚千離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小屋,歎了口氣。

  “小哥哥,不是我不救你,我現在渾身上下連根銀針都沒有,實在是無能為力。”

  她完成任務退休之後,所有道具都被收回,現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罷了,就幫你擦幹淨,讓你美美麗麗的去,你救我一命,我一定厚葬你……”

  楚千離仔細的幫男子擦幹淨唇角的血跡,一時沒注意,有一滴血沾染到了她的手腕,緊接著一陣炙熱感傳來,一圈隱隱的鳳紋在手腕上浮現、凝聚。

  “鳳凰血玉鐲?你也來了?”

  楚千離眼底閃過濃濃的驚喜,這隻鐲子是她偶然所得,沒什麽作用,卻一直陪伴著她,算是為數不多的紀念。

  下一刻,光芒隱去,手腕上被磨傷的皮膚恢複,一隻刻著鳳凰的血玉鐲出現在纖細的腕子上。

  楚千離感慨的伸手去摸,下一刻,九根金針出現在她掌心。

  “嗯?血玉鐲還有這功能?”

  看來這位小哥哥真是命不該絕!

  楚千離沉下思緒,手持金針,對著地上昏迷的男子紮了下去,每一針都紮在死穴,落針極深,針尾顫動不止。

  鬼門九針,針針致命,旁人用起來必死無疑,她用起來卻能夠讓人置之死地而後生。

  九針落下,楚千離不斷撚動著金針,激發男子死穴中蘊含的生氣,每一個動作都要做到精細無比、準確無誤,不然便是命喪當場的結局。

  一刻鍾之後,楚千離動作淩厲的收起最後一根銀針,抬手抹了一把冷汗,臉色蒼白無比,現在這副身子實在是太弱了,好在男子的脈象平穩了。

  “小哥哥,你救我一命,我救你一命,我們就兩清了,從此再也不見。”

  外麵隱隱有聲音傳來,楚千離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破爛爛的羅裙,撿起男人的紅色衣袍一裹,轉身從小屋窗口跳了出去。

  片刻之後,男子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察覺到體內流轉開來的生機,驟然愣在原地。

  他不是應該維持不生不死的狀況三個月才能恢複嗎?為何現在就能動了?

  恰在這時,護衛趕了過來,見到男子坐了起來,頓時滿臉驚喜。

  “尊主,您能動了?”

  等等,尊主他怎麽光、光、光著?

  “閉眼!”

  “是。”

  護衛們連忙轉身跪地,片刻之後,一身紅衣的男子緩步而出,清冷的聲音帶著震懾人心的寒意。

  “找一女子,麵帶紅色胎記,左側臉頰有傷。”

  女,女子?

  尊主這些年身邊的飛隻鳥都是雄的,怎麽可能有女子?

  “尊主,您找這位女子是?”

  “找出來,淩、遲!”

  五年後,無影山穀中。

  一座極大的院落將一株百年桃樹環繞其中,此時正值三月,桃花開得極盛,擠擠挨挨的堆簇在一起,遠遠瞧見,宛若一片粉色雲霞。

  雲霞之下,一架長椅秋千懸掛在粗壯的樹枝上,長椅上鋪著狐裘裹著錦緞,一名白衣女子正躺在上麵慢慢的搖晃。

  她身形纖細修長,體態婀娜多姿,側身躺著,越發顯得曲線玲瓏、弧度優美。

  下一刻,一道奶聲奶氣的驚叫聲從天空中響起。

  “娘親!”

  一隻雪雕盤旋而過,經過院落上空時,一道小小的身影從雪雕後背上一躍而下。

  凝神去瞧,正是一個粉妝玉砌的男娃娃。

  那小娃從半空跌落,卻無絲毫恐懼之色,仍舊清淩淩的笑著,在朝霞的映襯下,大大圓圓的眼睛暗含一絲瑰麗的紅光。

  眼看著小娃就要摔落在地上,秋千上的女子終於睜開了瀲灩水眸,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三丈開外,伸手將那小娃接在了懷裏。

  “謝謝娘親。”

  小娃仰著頭,露出唇紅齒白的小臉,滿臉都是得逞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