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3章 公主是正當防衛
  蘇湛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他伸手往頭上一摸,就摸到了滿手的鮮血。

  看到這鮮血,他目眥欲裂地盯著長公主,怒道:“賤人,你竟敢砸我?”

  長公主一邊往後退,一邊驚慌道:“畜生,你敢欺負我,我砸你都是輕的!”

  “賤人,我要掐死你!”蘇湛說著,就朝長公主憤恨地走了過去。

  看到蘇湛眼裏的殺意,長公主嚇得渾身顫抖。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被蘇湛掐死時,突然,蘇湛難受地悶哼了一聲,然後,他痛苦地摸著自己的脖子,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長公主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怎麽蘇湛剛才都沒事?一下子就倒地了?

  她來不及細想,趕緊下床去探蘇湛的鼻息,結果什麽都沒有探到。

  她這才發現,蘇湛沒了呼吸,他已經死了!

  知道這個事實,她頓時又驚又怕,便嚇得又縮到了床上。

  然後,蘇明和白氏就衝了進來,一個勁的指責她。

  回憶到這裏,長公主立即收回思緒。

  她握緊雲若月的手,激動道:“月兒,你相信我,我真的隻是為了自保,我不是存心想殺他的!他剛被砸時都好好的,他還想掐死我,可是他還沒出手,不知怎麽的就倒地了!我不知道他怎麽那麽脆弱,隻是被砸一下就死了!”

  聽到這話,雲若月頓時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輕輕地拍了拍長公主的肩膀,安慰道:“公主,原來是蘇湛先對你圖謀不軌,那他才是罪犯。你放心,就算你用花瓶砸了他,你也沒有錯。因為你是正當防衛,你是無罪的,誰也無權抓走你。”

  蘇明則是一臉的憤懣,“雲若月,你這是哪來的歪理?你以為就憑你幾句話,就可以替長公主脫罪?本官告訴你,剛才長公主已經親口承認是她用花瓶殺了湛兒,這麽多人都聽著,人證物證俱在,她就是凶手,她必須要伏法!”

  雲若月“蹭”地站起身,冷聲道:“蘇大人,本王妃也告訴你,公主也說了是蘇湛先對她不軌,她才還手的。公主此舉是為了讓自己免受侵害,她是正當防衛,她根本無罪!”

  “你說她無罪就無罪?有哪條律法證明她無罪?”蘇明憤怒道。

  雲若月抬眸,氣勢懾人地拂了拂袖,便道:“古代律法記載,‘無故入人室宅廬舍,上人車船,牽引欲犯法者,其時格殺之,無罪。’蘇湛沒經過公主的同意,私自入侵公主的房間,企圖對公主施暴,公主當場打死他就是正當防衛,公主當然應該無罪。”

  “更有律例規定,“諸夜無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時殺者,勿論。蘇大人,這麽多的律法都可以證明公主無罪,你有什麽資格抓公主?”

  楚玄辰聽到這話,眼中已經溢起可怕的狂風暴雨。

  他捏緊拳頭,厲聲道:“原來是蘇湛加害公主在先,那他就是死有餘辜。公主身份尊貴,不容人侵犯,按律法,膽敢侵犯皇族者,輕則處死,重則滿門抄斬。蘇湛敢潛進來傷害公主,按律當斬,除了他要被處死之外,整個蘇府都脫不了幹係!”

  蘇明聽到這話,瞳孔冷縮。

  他氣惱地盯著楚玄辰,敢情他的兒子死了,他們整個蘇家還要背負罪責?

  他陰鷙道:“璃王,你這分明是強詞奪理。誰能證明湛兒是潛進房間的?誰又能證明是湛兒先加害公主?說不定是公主不守婦道,想約湛兒前來私會,但湛兒看不上她,她就對湛兒起了殺心,湛兒才慘遭她毒手!”

  “你胡說,我根本沒有約蘇湛私會。是他早對我心存不軌之心,他見卿塵不在家,就偷偷潛進我的房間想侮辱我。要不是我反應快,早就被他侮辱了!”長公主憤怒道。

  白氏聽到這話,不敢置信地道:“公主,你說湛兒對你心存不軌之心?誰信?他人都死了,他沒辦法開口說話,當然是任你汙蔑了!”

  連翹立即道:“二夫人,此事我可以作證。其實一直以來二少爺都覬覦我們公主,他上次還在花園裏,當著他小妾的麵調戲了公主。當時公主本想處置他,但想著大家都是一家人,才隻是警告了他幾句。”

  “誰知公主的退讓不僅沒讓二少爺收手,反而縱容了他。二少爺企圖侵害公主,其罪當誅,結果蘇大人竟然倒打一耙,想汙蔑我們公主勾引二少爺。”

  “我們公主是金枝玉葉,又哪會看得上這種無賴?而且當天二少爺調戲公主時,他的兩位小妾都看見了。你們若是不信,大可以把那兩個小妾叫來審問,便可知真假。”

  白氏和蘇明聽到這話,臉色唰地慘白一片。

  白氏不安地眨了眨眼睛,難道真是蘇湛侵害公主在先?

  以蘇湛的秉性,他很有可能做這種事。

  這樣的話,那他們想殺公主替湛兒報仇的願望,可能要落空了!

  雲若月掃了白氏和蘇明一眼,冷聲道:“蘇大人,如果蘇湛曾經調戲過公主,那就說明他早對公主心懷不軌,那今天他預謀侵害公主一事就成立。如果公主真對他有意,那天在花園也不會警告他,今天更不會用花瓶砸他。”

  “所有事情已經證明,的確是蘇湛企圖侵害公主在先。公主砸他不過是為了自保,所以公主無罪,有罪的是蘇湛!”

  “你……”蘇明被雲若月說得啞口無言。

  但他還是陰沉道:“不管怎麽樣,長公主都不應該對湛兒下死手。再說事實未明,不是你們說幾句就能替她脫罪的。她剛才親口承認是她殺了湛兒,她就必須替湛兒償命!”

  說著,他看向楚玄辰,警告道:“如果璃王今天要包庇長公主,那本官隻好把她押進皇宮,由皇上親自審理,本官看誰還敢包庇凶手!”

  “等一下,公主,這窗戶上為何有個洞?”突然,雲若月走到窗戶前,看到窗戶紙上有一個拇指大小的洞。

  長公主疑惑道:“我不知道,月兒,我都沒注意過這些。”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