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3章 因為地獄才是你的歸宿
  風聲鶴唳。

  草木皆兵。

  肅殺的氣息,驟然彌漫三千裏!!

  隻追隨聽命於天凰夫人的十二侍女,英姿颯爽,飛掠而出。

  才有所行動,就被聖域十二護法攔住。

  “小蹄子們,你們的敵人是英俊風流的本護法,吃你血煞爺爺一劍!”

  血護法一劍劈開長空,寒光乍現的瞬間,就已和對方纏鬥上了。

  至於與天凰夫人情同姐妹的幻月宗主看見如此場景,腦子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血護法高昂的聲音:“再吃你血煞爺爺一劍。”

  “葉殿主。”

  幻月宗主呼吸急促,語氣也不再淩厲:“你……”

  她隻想勸阻一下,但寒風之中的女子側過頭來,麵具之上邪如妖魔的眼眸漫不經心地掃向了她,懶懶地輕挑起了眉,渾身上下,武體內外的戾氣比虛空的異鬼還要可怕。

  即便是一宗之主,在對上這樣的眼睛時,也失去了思考和繼續勸阻出聲的能力。

  那雙眼睛,那個女子,就像是惡魔一樣的可怕。

  分明眉目還輕染年紀所顯的稚嫩,卻像是踏著屍山血海而來的妖。

  世上怎會有如此妖邪之人啊!!

  幻月宗主如被扼喉,再也道不出一個字,不斷地倒抽著冷氣。

  楚月冷冽地收回了眼神,看向了從地上爬起來的天凰夫人。

  天凰夫人搖搖晃晃地站起,鼻子口腔鮮血直流,卻是看著楚月癲狂地笑了:“尊貴的武神殿主,你是栽贓陷害不成,想要屈打成招嗎?”

  事已至此,天凰夫人還在倒打一耙。

  楚月眸色一狠,疾衝而至。

  她的雙手緊攥著天凰夫人的衣襟,將其提得雙足離開了地麵。

  轟然一聲!

  楚月再次高抬右膝,膝蓋如鐵似石,撞在了天凰夫人的小腹。

  天凰夫人的身軀登時如一張彎弓,從小腹那裏彎曲,往前耷拉著的脖子靠近楚月的耳畔,鮮血狂湧出嘴。

  “動了我的人,你還想全身而退?”

  楚月唇角勾起邪佞的笑,眸光冷睨與自己靠得很近的天凰夫人:“本尊以前是不是對你太客氣了,才讓你肆無忌憚,自以為是?”

  “本宮為龍族申冤,絕不會被屈打成招。”天凰夫人忍著痛說。

  “母後!!”

  夜子喻瘸著腿過來,掏出一把匕首想要紮進楚月的肩胛骨。

  倏然,狂風四起。

  一道身影閃現至此。

  夜子喻的手腕被蕭離給桎梏住:“小鬼,給我滾出去。”

  說罷,猛地一推。

  夜子喻身子晃晃地後退,好久才穩住身形。

  他抓著匕首,剛想再一次衝過來。

  一把刀刃,陡然間出現在了他的麵門之上。

  蕭離雙手握著破妖刀柄,兩眼無情地望著他:“你試試,是你那把破匕快,還是老子的刀更鋒利一些。”

  少女黑衣如墨,棕眸含笑,布滿血色傷口的側臉,增添了一絲妖氣。

  夜子瑜咽了咽口水,呼吸急促,再也不敢動彈了,生怕往前一步就會被那破妖刀給一刀劈得了兩半。

  至於其大皇兄夜蕭尋還坐在輪椅之上,帶著一夥人剛想從背後偷襲楚月,就碰到了聞風而來的慕府家人。

  慕傾凰優雅地擦拭著兵器,一腳踩在了夜蕭尋的輪椅,淡淡道:“腿腳不好,就好好待著,胡亂走動會很容易死掉的。”

  夜蕭尋還沒驚到,就把慕臨風嚇得夠嗆。

  這些日子的接觸,讓他以為凰姐是名媛淑女。

  如今才知,還是鳳鳴姐那一掛的。

  慕臨風拿著扇子瞅瞅慕傾凰,又瞅瞅楚月,再想想沐鳳鳴,突然間心情五味雜陳,當下甚至還想喝一杯涼茶靜靜心。

  那側,幻月宗主雖說是心神不寧,但也在努力地找空子。

  她正準備出手,雄赳赳氣昂昂的獨眼中年男人就到了她的身邊。

  “羅天狼。”幻月宗主皺了皺眉:“你我年輕時候也並肩作戰過,這件事,你不要插手。”

  “老子給你臉了?”羅天狼冷喝。

  “你堂堂域主,難道拎不清是非嗎?”幻月宗主咬牙:“葉楚月分明是想要屈打成招。”

  羅天狼戲謔,鄙夷地望著幻月宗主:“老子管你們去死,但你想動本尊敬愛的武神殿主,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開什麽狗屁玩笑。

  這送到門前的大腿兒,他可得抓緊時機好好抱著了。

  說不定日後天狼域就是九洲第一域了。

  衝一衝淩天第一域,五大陸第一域,也不是不可能的。

  羅天狼越想越興奮,瞪著幻月宗主扯著嗓子高喊道:“幻月宗主,本尊警告你,武神殿主是我天狼域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可歌可泣的英勇無畏的美麗大方的戰神將軍,你最好不要動什麽壞心思,本尊和天狼域第一個不同意。”

  幻月宗主:“……”這羅天狼哪裏是跟她說話,分明是說給葉楚月聽的吧。

  傅碧蓮:“……”這還是得她崇拜威震八方的羅尊麽?

  幻月宗主已經無語到了極點,看了眼在葉楚月手中如砧板上魚肉的天凰夫人,隻得放棄了。

  “砰!”

  楚月鬆開手,天凰夫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天凰夫人狼狽不已地挪動著手撐地,想要站起來。

  忽然!

  一隻裹著軟靴的腳掌,毫不留情地踩在了她的膝蓋。

  “哢,哢嚓。”

  膝蓋骨碎。

  楚月一腳踩裂了天凰夫人的膝蓋。

  “啊啊啊啊啊!”

  天凰夫人感受痛意的時候,觸電彈跳般坐直了身子,尖利的慘叫聲順著千行神卷的記錄傳遍了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楚月微傾身子,手掌提住了天凰夫人的頭發將其提起了半截身子,迫使對方揚起臉龐,與天凰夫人的距離尤其的近,近到能聽到彼此的呼吸。

  “本宮,絕不,屈辱!絕不會被你屈打成招!”天凰夫人吐著血說。

  “阿寒,他不是你的兒子吧。”

  楚月妖孽邪佞的笑了,微灑的熱氣,輕噴在天凰夫人的臉龐:“你這樣惡心自私愚不可及的女人,怎麽會有像他那樣為正義而生的兒子,你不是看不慣他的正義,你是在他正義的眼睛之中,看到了自己的醜陋和不堪,所以你才想要摧毀掉他,但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就是爛在地裏散發惡臭味道的牲口,就算你想方設法,也改變不了你的惡臭和肮髒,因為地獄才是你的歸宿,人間是留給千千萬萬個磊落之人的!”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