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 縱生深淵陰霾,始終熱愛光明
  “天凰夫人——”

  龍傲天譏誚的笑了一聲:“你還是如從前那般虛偽狡詐。”

  “你這邪惡之物,休得汙蔑我的母後!”

  夜子喻連忙走到天凰夫人的麵前,伸出手護住了母親,惡狠狠地瞪了眼龍傲天,旋即怒視楚月。

  “葉楚月,你就是這樣當我皇嫂的?你就是這樣對我母後的?她可是你未婚夫的親生母親!是你兒子的親奶奶!你就是這樣為人母,為人妻的!!!”

  夜子喻恨極了這個叫做葉楚月的女人。

  自從葉楚月出現後,母親,大皇嫂,墨寒皇兄,都在相繼出事。

  他懷念以前的其樂融融,但他忘了以前的夜墨寒,從未得到過母親一絲的溫暖,隻有無盡的憎恨!

  楚月指腹輕撚紋路清晰的麵具,冰冷如寒的眸光,淡淡地掃過了不可理喻的夜子喻。

  她隻一個眼神,武祖二話不說一揮衣袖,鋒刃瞬間就從袖袍之中迸射而出,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夜子喻的身上。、

  夜子喻身體後翻摔倒在地,雙手緊捂著胸腔,鮮血從唇齒不停地溢出。

  他恨恨地看向了武祖。

  武祖負手而立,微抬下頜,儒雅且平靜,溫和的言辭之間盡透出不怒自威!

  他看都沒看夜子喻一眼,漠然地道:“無知豎子,豈敢在殿主麵前猖狂?”

  楚月瞧見武祖對她這般護犢子的樣子,突然間有些無奈。

  夜子喻咬著牙不說話,目光裏幾乎噴出火來。

  天凰夫人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而後,慢慢地睜開眸子,冷視龍傲天,鎮定地說:“龍是獸族之獸,正氣渾然天成,常伴血脈,而非如你這般一身邪火。”

  “天凰夫人貴人多忘事。”

  龍傲天微微一笑,眉角眼梢染著的邪火叫四周稚嫩年輕的武者們不寒而栗。

  也讓本就做賊心虛的天凰夫人膽戰心驚,毛骨悚然。

  龍傲天不疾不徐,輕描淡寫地說:“九萬年太長,你能忘掉自己種下的罪孽,雙手的血腥,再正常不過。”

  “但——”

  說至此處,龍傲天嘴角的笑容越發濃鬱。

  整張臉都彌漫著邪氣。

  他笑了許久方才停下,繼續開口:“但本座記得清清楚楚,記得你是如何將那冰冷的鎖鏈貫穿本座的龍軀,記得你如何一片片地拔掉了本座的龍鱗,是怎麽抽掉本座的筋脈,放掉了本座的鮮血。本座永遠不會忘記,你是怎麽當著本座的麵,將淩寒一族的族人們拖進地獄。”

  “你用淩寒族人們的血脈,打造出你頭上那一頂美麗的鳳冠,為你的兒子夜蕭尋打造出最稱手的兵器,讓他一介庸才,本該短命之人,竟荒唐得活了九萬年之久。因為你把淩寒一族的族人,作為交易送到了虛空,換來了能讓他延長壽命的丹藥。”

  “你也知道,淩寒族人一旦落入虛空一族的手中,會遭遇著如何的折磨和摧殘。”

  “你絲毫沒有憐憫他們,就像你從來都沒有憐憫那個被你灌入了虛空異鬼之血的兒子。”

  龍傲天收起了臉上的笑,邪火陰雲密布的眼眸之中,唯有萬千的殺伐盛怒。

  聽到了最後,楚月驀地一怔。

  夜墨寒被灌入了虛空異鬼之血?

  那……如此說來……夜墨寒的邪君之力,是因異鬼之血而衍生出來的?

  這九萬年!

  她的抱枕究竟經曆了什麽!

  又是怎麽熬過來的!

  天凰夫人憑什麽這麽做?!

  楚月眼眶通紅,咬緊了牙關,抓著麵具的手都在輕微地顫。

  直到此時此刻,楚月才算是明白了過來!

  哪是什麽邪仙同生之武根,之武體!

  抱枕是天生的正義之士,縱生在深淵陰霾,依舊會熱愛光明!

  是因為天凰夫人的狠毒和殘忍,因為天凰夫人看不得他身上的正義之氣,才活生生地給他的身體之中灌入異鬼血。

  虛空異鬼血液的流動之中,經年的變化,就是生長出半截邪根!

  楚月的眸子越來越紅,一根根分明的血絲爬滿了雙眼,滔天的暴戾之氣幾乎要湮滅了她!

  天凰夫人見龍傲天數落著自己的罪行,雖然心中驚慌失措,但麵上還算是鎮定自若:“這一切,不過是你的欲加之罪而已,葉楚月與我有仇,但我沒想到,她會愚蠢到與虎謀皮,和邪惡之武同流合汙,為了保全夜墨寒,竟然能構陷於我,可笑至極!”

  “天凰夫人!!”

  怒喝聲響起。

  天凰夫人的心跟著一顫。

  她抬眸看去,對上那雙猩紅的雙眼,猶如被死神盯上了般。

  咻!

  破風聲驟響!

  但見楚月身影赫然不見,踏著瞬步,朝前狂掠的霎時,眸光狠戾,抬手將專屬於武神殿主的麵具戴在了臉上,與此同時,幾乎就在下一個呼吸間,便已出現在了天凰夫人的身邊。

  “葉楚月!”

  天凰夫人低吼出聲。

  “老子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

  楚月一聲說完,高抬起右腿。

  一記鞭腿猛砸而出,狠狠地打在了天凰夫人的麵龐!

  天凰夫人的實力不算高,雖有九萬年的歲數,但能活到今天都是用的旁門左道。

  在真功夫和肉搏的戰場,就會立即現出原形!

  天凰夫人鼻血直流,門牙都崩了一顆,頭上的鳳冠的飛了出去,恰好落在夜罌的麵前。

  夜罌的半張側臉都衍生著瀲灩的銀白魚鱗。

  她蹲下身子,將鳳冠撿起來。

  鳳冠原是冰冷的,但在她的手中,好似有了點溫度。

  仿佛能聽到來自於遠古的悲鳴,能看到淩寒一族的淒慘。

  族長和鮫夫人,是她的祖先。

  夜罌雙眸之中,流淌出了兩行清淚。

  淚水劃過布滿魚鱗的臉,折射出晶瑩聖潔的光芒。

  夜罌微垂濕潤的睫翼,小心翼翼的將鳳冠貼在了自己的臉上,就像是得到了家人的溫暖和愛護,露出了柔和滿足的笑容。

  ……

  這時,軍機處的戰鬥一觸即發。

  天凰夫人受傷的頃刻間!

  天域精銳和十二侍女剛準備動手。

  隻見武祖振臂一揮,血衛傾巢而出。

  在麵對天域精銳的時候,血衛們個個都是以一抵十的好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仙門隻能靠我拯救了》《異界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