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1章 勢破山海之力
  幻月宗主麵容猙獰,盡是憤色。

  她一宗之主,從未如此丟臉過。

  竟然當著大陸武者的麵,被一個鄉野丫頭指著鼻子罵。

  若在之前,幻月宗主還能嘴幾句。

  但現在,武神殿主的身份直接壓她一頭。

  不需要慕府,不需要聖域,直接是她這個人,就已經高高在上,萬人之巔了。

  幻月宗主紅著眼憋半晌,都道不出一個字來,隻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往肚子裏麵吞了。

  卻說天凰夫人,在聽到楚月聲音的時候,整個臉色都白了下去,心髒也隨之咯噔一顫,猛然跌落到了低穀害怕到不行。

  龍族元首龍傲天?

  那不是已經死了嗎?

  龍傲天的屍首,可是她親自監督的。

  在小重天邪氣的浸染下死得透透的了。

  就算是龍骨,也是被監督得徹底與邪惡融為一體,她才放心的。

  葉楚月如今這話又是怎麽回事?

  死了九萬年的龍傲天,怎麽會托她調查龍族被害的事情?

  定是葉楚月在詐她!

  絕不能上鉤!

  天凰夫人脊背驚出一堆冷汗,心中暗暗給自己鼓氣。

  她高高舉起武旨,直接用玄力割開了指腹。

  鮮血暈染在武旨之上。

  月的清輝如同神秘的麵紗。

  血與武旨相連,武旨裏麵爆發出了強勁的力量。

  坐在金蓮之上的女子,緩緩地站了起來。

  武旨中光芒太強,眾人看得不真切。

  但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武神之威!無窮無極,就連天地都為之一顫!

  立在金蓮之上的謝青煙,睜開了金光驟閃的眼眸,如神的使者般,冷漠地看著武旨外的天凰夫人。

  “天凰夫人,本神閉關之事,你以武旨傳訊而來,是為何事?”謝青煙淡淡地問,語氣如鍾,給了天凰夫人超強的壓迫感。

  天凰夫人不想再打擾謝青煙,但事已至此,隻能不得已而為之了。

  她硬著頭皮說:“謝武神,並非在下有意要叨擾,隻是在下一心為生民除害,不惜大義滅親,卻被武神殿主所攔。”

  “武神殿主?”

  聽到這四個字,謝青煙眼中有一瞬的茫然。

  據她所知,武神殿主已經消失了九萬年!

  “武祖當眾跪地承認夜帝尊未婚妻葉楚月是武神殿主,她為了兒女私情,竭力阻攔!”天凰夫人急道。

  “哦?”

  謝青煙麵色微沉,抬臂一揮。

  勢破山海之力,穿過了武旨,出現在軍機處。

  武神之力,恐怖如斯!

  直逼楚月而去。

  楚月抬眸望去,滿目深深。

  原來……

  這就是武神之力嗎?

  果然好強!

  武祖剛要為楚月擋下這一擊,就見長空驟然被撕裂開,散發著幽光的詭異的邪惡之火猶如潛龍出淵,直接撞上了武神之力。

  武神之力與邪火瞬間煙消雲散。

  謝青煙目光微顫——

  邪火中的氣息,好熟悉。

  是!古老龍族的氣息!

  謝青煙詫然的刹那間,軍機處的半空中,一道身影貴氣十足地優雅落下。

  男子黑霧繚繞,身穿曳地長袍,頭頂兩側各有好看的龍角。

  天凰夫人看到此人,不可置信,如置身於凜冬之地,嘴唇哆嗦個不停,眼睛倏然就瞪圓了!

  龍傲天?

  怎麽會是他!

  他憑什麽還活著!

  天凰夫人的心髒抖個不停,一瞬間恐懼驚慌到血液都是涼的。

  她快喘不過氣來了。

  楚月戲謔地望著天凰夫人,抬步往前,輕挑起妖冶的眉梢:“忘了告訴你,小重天中,龍族元首與本尊揭露了你的罪行。”

  天凰夫人後退了兩步,頭上的步搖跟著晃動。

  葉楚月在小重天中與龍傲天相見過了?

  這怎麽可能的?

  她目不轉睛地觀望著屠龍宴啊!

  千行神卷記錄著有關於葉楚月的每時每刻,怎麽能和龍傲天相見?

  天凰夫人頭疼無比,慌得很。

  楚月眼神冷冽,字字鏗鏘:“天凰夫人,有龍族元首和被淨化的深海巨龍作證,當年虛空一戰,龍族放棄了飛升回歸龍吟的機會,留在帝域陪人族武者一戰!”

  “因此,龍族元氣大傷,也就在這個時候,是天凰夫人你和天域之人,害死了整個龍族!”

  “殘害龍族,與虛空一族勾結的人,分明是你!”

  “諸侯國爆發的虛空之戰,本尊原就在想,諸侯國是地武層最厚實的地方,九萬年前的虛空一戰,諸侯國的波及是最小的,怎麽到了如今,鬼皇封印尚未徹底消失,虛空之敵就從諸侯國偷襲了。”

  “如今看來,就是你天凰夫人和天域,通敵賣國,自私自利,罪該萬死!”

  “你的罪行,樁樁件件,罄竹難書,你竟還敢倒打一耙,來栽贓陷害。”

  “天凰夫人,你不死,誰死?”

  楚月暴喝出聲,每一個字都如悶雷,震得天凰夫人、幻月宗主、夜子喻以及匆匆趕來的夜蕭尋腦子嗡鳴。

  “胡說!胡說八道!”

  天凰夫人怒指龍傲天,大喝:“你憑什麽證明他就是龍傲天,誰知是不是你的障眼法,葉楚月,你休想血口噴人!”

  天凰夫人惱羞成怒,雙眼通紅,頭疼到不行。

  明明是她設下天衣無縫之局,要葉楚月和夜墨寒這兩個眼中釘肉中刺都不得好死的!

  怎麽到了現在,被質問的人反而是她了?

  天凰夫人想不明白。

  但她現在很恐懼。

  畢竟在此之前,她從不敢想龍傲天能夠得以複活!

  楚月冷漠地望著天凰夫人。

  看見天凰夫人眼底深處的驚恐和害怕,楚月心底的戾氣才消散了些許。

  但!

  這還遠遠不夠!

  對於天凰夫人沾染的鮮血,犯下的罪行來說,又哪裏夠?

  此時,幻月宗主懵了一會兒後,也跟著說:“此人滿身邪氣,怎麽可能是龍族元首,葉殿主,就算要倒打一耙栽贓陷害,你也得找個像一點的吧。”

  “小祖。”楚月隻吐出兩個字。

  武祖便淩空一掌打出。

  便見長空凝結出了巨大的掌印之鋒,直接打在了幻月宗主的身上。

  武祖挺直身軀,垂眸看著吐血的幻月宗主:“殿主說話,區區小宗之主,休得放肆!”

  楚月半眯起眼眸,唇角勾著若有似無的邪氣笑容。

  龍傲天踏步走出,眼神幽深地盯著天凰夫人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