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尚未—尚無—尚可
  天凰夫人橫了她眼,隻道:“其中,必有古怪,我們觀其變化即可,葉楚月的死已經是定局,天王老子也來了她也得本宮死,還有聖域的賤種。”

  而後,朝著武祖強行擠出了笑:“武祖,本宮奉謝武神的武旨來北洲軍機處辦案,還請武祖不要打擾到辦案進程。”

  武祖對她的話置若罔聞。

  對此,天凰夫人漸漸有些不耐煩了。

  寬大衣袖之下的雙手,死死地攥緊!!

  武祖滿含熱淚,眼中隻有日盼夜盼的一個人。

  戰鬥中止。

  四處之人,麵麵相覷,各自帶有疑惑之色。

  武祖在眾人的注視下,驀地揮起了手。

  跟著他從武神殿而來的,除了夜絕塵之外,還有與他如影隨形的“血衛”。

  這些血衛,都是秘密培訓的死士,是使各方武者都聞風喪膽的存在。

  共有數百血衛,身穿血衣,臉戴著黑色麵具,俱都出現在了武祖的身後。

  “義父……?”夜絕塵心中仿若猜到了什麽。

  自小在義父身邊耳濡目染。

  那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義父所說的殿主橫空出世了。

  武祖一字不發,邁開了沉重地步伐。

  他直接忽略掉了周圍的人,緊盯著楚月看。

  縱然他是堂堂八尺大丈夫,卻止不住地淚流滿麵。

  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楚月的麵前。

  楚月望著他,並未說話。

  武祖則顫聲問:“世界可有和平?”

  楚月這才輕啟薄唇,低聲回:“尚未。”

  “人間百態,戰爭無情,可會疲倦?”武祖再問。

  “尚無。”

  “道路且長,可否能重歸原位?”武祖第三問。

  “尚可。”楚月淡淡道。

  得到了舒心的回答,武祖溫和的笑了。

  明明像個被滿足了的孩子,滾燙的熱淚卻從未停。

  掉落下來的不是淚水,而是九萬年的期許,是曆經無數個晝夜的等待和煎熬。

  他等來的不是衣冠塚,是活生生的人,是不變的殿主。

  如深海巨龍所說。

  她還依舊年輕。

  直到這一刹,武祖才與深海巨龍感同身受,深刻的明白這句話中蘊含的深層含義。

  楚月明眸波瀾不興,靜靜地望著武祖。

  與從前相見時,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像是看著吾家有兒初長成般,很欣然,也很欣慰。

  而這樣的對話,隻有彼此才能聽懂,其他人隻覺得滿頭霧水,不知所雲,絞盡腦汁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麽個意思。

  天凰夫人與幻月宗主對視了一眼,皆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狐疑之色。

  武祖的情緒和態度,以及和葉楚月之間的對話,都太詭異了。

  詭異到讓天凰夫人有一種極度的不安。

  圍觀群中。

  傅碧蓮咬咬牙:“他們在說什麽。”

  “在聊天。”紀卿和也是一臉疑惑地回答。

  “廢話, 本聖女肯定知道是在聊天。”傅碧蓮瞪了眼紀卿和這個沒用的東西。

  隨即看向了虞微羽:“微羽,你深受武祖的器重和喜愛,依你之見,武祖今日之變化,是為哪般?”

  虞微羽微抬下頜,半眯起暗光輕閃的眸,深深地注視著武祖偉岸的身影。

  頗久,才不以為意地道:“是想親手了結葉楚月,博得謝武神的器重吧。”

  “那便是好。”

  傅碧蓮道:“想來也是,武祖何許人也,怎堪為她葉楚月,得罪了武神。”

  話音才止,就見風聲轟然!

  她與虞微羽、紀卿和以及在場的武者,俱都定睛看著武祖。

  卻見武祖驟然拂袖,後方的夜絕塵和血衛保持著一同的動作。

  所有的人都在做同一個動作。

  拂袖而過,索索作響!

  武祖和血衛拂袖過後,輕撩腿前的袍子,單膝跪在了楚月的麵前。

  如此情形,對於四麵八方的人們來說,就算用驚世駭俗四個字來形容都不為過。

  每張臉上都寫滿了震驚。

  比起小重天的精彩戰鬥,龍族犧牲的真相,天凰夫人的大義滅親,如今的武祖下跪,才是難以言喻的震撼!!

  不僅僅是軍機處圍觀的武者。

  要知道,千行神卷還在。

  大陸各地的千行神卷,都還在記錄著軍機處的場景。

  小重天結束後的千行神卷,按照以往慣例,是要著重記錄一下屠龍勇士的光輝。

  陰差陽錯,讓大陸各個角落的武者,看到了這般震撼的一幕。

  大陸最遙遠的地方,是在混亂的修羅地界。

  楚門勢力,置身於黑暗之中。

  當初與楚月萍水相逢的紫邪雲一行人,早早就守在千行神卷前看楚門門主楚天霸在屠龍宴的表現了。

  當看見武祖下跪的時候,楚門的一名高層險些從椅子上摔了下來,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去他奶奶的三姥爺的,我沒有看錯吧,武祖那般傲骨人,竟給我們門主下跪了?他病了?”

  紫邪雲冷睨了眼他,他便噤若寒蟬,乖的像一隻沒了牙的犬。

  紫邪雲手執茶杯,緩緩抬眸望著千行神卷,忽而露出了笑。

  軍機處中的虞微羽幾乎崩潰。

  天凰夫人、幻月宗主直接大跌眼鏡。

  羅天狼猛地吞咽口水:“武,武……”結結巴巴了個半天,說不出幾個字。

  武祖跪在地上,仰頭望著楚月。

  皓月的清輝,從女子的發梢間透出來。

  是一如往昔的美好啊。

  武祖深吸一口氣。

  所有人都不知他要幹什麽。

  但他清楚。

  他不過是堅守本心,不負初衷。

  不過是要迎接他的殿主歸來罷了。

  武祖揚起了笑,熱淚停不下來。

  他優雅地抬起了雙臂。

  雙手赫然抱拳,連拳麵周圍的風聲都像是有了勁道。

  所有的血衛一同拱手。

  武祖頷首低頭,高聲道:“伍祖恭迎殿主歸來,願吾武神殿主千秋萬代永不朽!!”

  血衛們齊聲震天:

  “吾等恭迎殿主歸來!”

  “願吾武神殿主千秋萬代永不朽!”

  “武神殿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

  那聲音,震徹了帝都城和北洲大地,也震懾住了千千萬萬的武者,險些以為自己是出現幻聽了。

  武……

  武神殿主?

  葉楚月?

  這一刻,整個大陸,都是死一般的寂。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