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愛情是一把電鋸(4000)
  “編號0000玩家請注意!轉職隱藏職業瑰夫後,特殊職業稱號愛憎分明將獲得增強,喜歡你的厲鬼友善度提升速度再次翻倍,異性厲鬼友善度有概率轉化為愛意;憎惡你的人恨意提升速度不變。”

  “否!”

  韓非很明確的選擇了拒絕,這個職業非常的危險,雖然它確實可以幫助韓非快速提升友善度,但稍微處理不好,就有可能讓對方因愛生恨,最後被無數厲鬼追殺,這就是一個在玩火的職業。

  係統有句話說的倒是挺對,這個職業就好像在火焰上跳舞的冰,能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也要時時刻刻承擔對應的風險。

  “傅義已經用自己的生命給我做了示範,我在黑盒的選擇上不會走傅生的老路,我在情感問題上也絕對不會走傅義的老路。”

  結賬下機,韓非剛一轉身,他就愣住了。

  妻子撐著傘站在網吧外麵,她手裏拿著自己髒兮兮的外套,好像看到了剛才韓非和劉老師之間發生的所有事情。

  “你……聽我解釋。”

  “沒事的,我都聽見了,你隻是在幫她查清她父親死亡的原因。”妻子似乎知道韓非在想什麽,故意將髒兮兮的外衣抖了幾下:“裏麵沒有藏東西。”

  “你衣服怎麽弄的這麽髒?”韓非脫下外衣朝著妻子走去,直接將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身上:“已經跟她說清楚了,我們回家好不好?”

  韓非沒有去問妻子為什麽會跟過來,也不敢去問,他隻是撐起手中的傘,將大半都放到了妻子那邊。

  看著韓非被雨水淋濕的肩膀,妻子往韓非身邊靠了靠。

  韓非一直特別注意和妻子之間的距離,但隨著時間發展,妻子好像慢慢變得主動了一些。

  現在已經是後半夜了,但雨卻絲毫沒有要停的意思,他們順著網吧外麵的那條路往外走,在巷子口看到了一對老夫妻。

  他們推著一輛關東煮的小車,可能是因為下雨的原因,今天他們還有很多東西都沒有賣出去。

  “我們是不是好久沒有這樣一起出來吃路邊攤了?”韓非回頭看著妻子:“反正現在回去也已經晚了,今夜就好好溜達一下吧。平時我一直忙著工作,都沒有好好陪過你和孩子們。”

  他們收了雨傘,坐在小車旁邊,雨水順著帳篷滑落,那對老夫妻指著小車旁邊的牌子,笑得十分溫暖。

  韓非朝著牌子看去,大概意思就是老奶奶是聾啞人,老爺爺耳朵也不好,需要佩戴助聽器才能聽清楚,希望顧客不要介意。

  “他們一把年紀了還能相互依靠,真讓人羨慕。”妻子披著韓非的外衣,她看著熱氣騰騰的關東煮;“我想嚐嚐這個,還有這幾個。”

  “今晚應該沒有什麽顧客了,我們倆多吃點。”韓非可是午夜屠夫,隻要是含有肉的東西,他都能一直吃。

  下著雨的深夜,小吃攤的燈光顯得格外溫暖,今天也沒有什麽客人,就韓非和妻子坐在小車旁邊。

  “不出我所料的話,傅生應該很快就會去上學了,他的人生也會變得精彩起來。”韓非看著升騰起的水霧,他感覺自己是在做正確的事情。

  “其實他會變成那個樣子,也怪我。”妻子第一次對韓非說這些東西:“我們剛結婚的時候,我想要改善和他之間的關係,也想要讓他開心一些,但是去遊樂園玩的那天偏偏就出了意外。我和他走散了,我知道他很害怕,我一直在找他。”

  “遊樂園?”韓非表情沒有什麽變化,耳朵卻豎了起來,仔細傾聽。

  “他可能從那個時候開始,就覺得我是個壞女人,覺得我是想要故意丟掉他,其實那隻是一次意外,我一直想要彌補。”妻子十分的後悔,說著說著便低下了頭:“我知道他親生母親在去世之前帶他去遊樂園玩過一次,我也想要做他的媽媽。後來你們倆大吵那天,我特別的痛苦,我不知道一切為什麽會變成這樣,或許從一開始我就做錯了。”

  “大吵那天?”韓非望向女人,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我和傅生之間的爭吵?他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討厭我的嗎?”

  妻子點了點頭:“有了傅天之後,我們確實把更多的愛給了傅天,我們忽視了傅生的感覺,所以他才會做那樣的事情。”

  “我腦子很痛,記憶有些模糊了,那天傅生做了什麽?”

  “你忘了嗎?”妻子看向韓非的目光中第一次出現了疑惑:“那天我們都不在家,傅生帶著傅天一起去遊樂園玩,他似乎是準備像當初我‘丟掉’他那樣,‘丟掉’傅天。”

  “我想起來了。”韓非按著太陽穴,腦海裏卻在瘋狂思考。

  他知道失樂園和整形醫院對傅生來說是永遠無法忘記的兩個地方,但他一直不知道傅生為什麽會對這兩個地方記憶猶新。

  “傅生說他隻是聽見傅天一直哭,所以想要帶他去遊樂園玩,但我們兩個都沒有相信他,你更是重重的扇了他一巴掌,逼著他認錯。那天你們倆吵的特別厲害,我也從來沒有見傅生那麽失控痛苦過。”雨慢慢變小了,妻子的情緒波動卻越來越大:“如果我那天願意相信傅生,可能就不會發生後麵的這些事情。”

  “那所樂園在傅生心中代表著離別,有沒有可能,他帶傅天過去,是想要把傅天留下,然後自己永遠的消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韓非沒有任何證據,他隻是按照自己對傅生的了解去猜測:“那個孩子一直很溫柔,他還會努力去護住路邊的遺照,不讓逝者被混蛋欺負。”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想要跟他道歉,可自從那天過去,他就徹底把自己封閉了起來。休學後,他更是把自己關進房間當中,再也不跟我們見麵。”妻子心裏很難受,她覺得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的錯。

  “我會把這個誤會解開的。”韓非喝完了碗裏的湯:“反正我現在很有信心。”

  “你找到和傅生交流的辦法了嗎?”

  “沒有。”韓非微笑著搖了搖頭:“我的信心來自於你們,我有世界上我溫柔的妻子,還有最令我驕傲和自豪的孩子,我一定會改變那所謂被注定的命運。”

  “你又開始胡說了。”

  “我其實可以看見未來,你會成為一位偉大的母親,把這兩個孩子都培養成最頂尖的人才,他們兄弟兩個也將成為改變世界的大人物。”韓非沒有撒謊,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妻子覺得韓非隻是在哄自己開心,她揉了揉眼睛:“那你呢?未來你會變成什麽樣子?”

  “我?”韓非欲言又止,他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傅義的生命大概還剩下三十天:“太晚了,我們該回去了。”

  “確實有點晚了,你快回去抓緊時間睡一會,明天還要上班。”

  妻子起身撐起了雨傘,韓非則看著那位老爺爺:“老爺子,你把這幾個剩的給我打包一下,我帶回家吃。”

  已經很晚了,還下著雨,韓非想要那老爺爺和老奶奶早點收攤回家。

  提著一整袋子,韓非離開了小車旁邊的座位,他做的這一切妻子都看在眼中。

  “編號0000玩家請注意!你的妻子對你的恨意減少一點,現在累計減少四點。”

  靠近妻子,韓非還沒過去,妻子就將傘撐過韓非頭頂:“走吧,回家。”

  “我多買了一些,我們明天熱熱吃。”韓非提著袋子,另一隻手拿著傘。

  “嗯。”

  雨慢慢變小,淩晨三點多的時候,韓非和妻子終於回到了小區。

  他們剛進入小區,韓非突然聽見了什麽聲音,扭頭看去,在小區拐角那裏有一個穿著黃褐色裙子的年輕女人。

  那女人的頭發已經濕透,沾粘在了臉上,此時她的表情無比嚇人。

  “是那個女網友!她怎麽跑到我小區附近了?”韓非把傘遞給妻子,快步追了過去。

  按照很多電影裏的情節,女網友可能會和韓非錯過,她在看到韓非現在幸福的樣子之後,心生怨恨,隨後報複韓非和韓非的家人。

  不過電影畢竟隻是電影,擁有三十體力的韓非,全速衝刺,一般的鬼都甩不掉他,更別說一位虛弱的女網友。

  捉迷藏被動天賦觸發,韓非很快在巷子角落裏找到了那位剛成年的女網友。

  “你怎麽了?”

  韓非慢慢靠近,他發現女網友的身體在不斷搖晃著,她的手裏還拿著一塊尖銳的玻璃。

  “我先給你找個地方避雨吧,你吃飯了沒有?”

  噓寒問暖,韓非一步步靠近,女人也朝他揮動那玻璃碎片,可還碰到韓非,她自己就摔倒了。

  韓非摸了摸女網友的額頭,對方體溫很高。

  “發燒還要出來殺我,你這是要跟我同歸於盡嗎?不值得啊!我傅義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你還有大好的未來。”韓非拿出手機給自己妻子撥打了一個電話,隨後他背著女網友跑出小巷,朝著附近的醫院衝去。

  掛了急診,韓非預付了足夠的醫藥費,又找到自助取款機取了一千五,塞進了女網友的背包裏。

  看著病床上虛弱的女網友,韓非不由得又想要歎氣,這個神龕繼承任務可以說是他歎氣最多的任務:“好好養身體,你要健健康康的才有力氣弄死我。”

  起身,韓非準備離開,卻忽然發現女網友恍惚間還抓著他的衣角。

  “算了,我再陪你一會。”

  韓非現在有了一種急迫感,愛憎分明這個稱號會加速愛意和恨意的增長速度,所以他要盡快去消減大家對他的恨意。

  等女網友情況稍微穩定了一些後,韓非從醫院走出,回到了自己家。

  妻子在沙發上給他準備了幹淨的衣服,他換好後,悄悄進入臥室。

  接著他很驚訝的發現,原本他放在地上的褥子被收了起來,被子也被移到了床上,妻子側身睡在左邊,將靠近房門的右半邊床空了出來。

  說實話,韓非挺感動的,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將褥子拿出鋪在了地上,然後重新把枕頭和被子放在了褥子上。

  沒辦法,睡床上,他自己心裏都不踏實。

  抓緊時間眯了一會,韓非又趕緊起來洗漱,準備去上班。

  “我去公司了,你多留意下新聞,如果上任校長的冤屈被洗刷幹淨,你記得把這個好消息給傅生分享一下。”韓非出門前叮囑了一句。

  “放心吧。”

  走出家門,韓非急匆匆跑向公司,可他還是遲到了。

  “完了,又要被趙茜說了,昨晚我還放了她鴿子,今天估計很難熬,我一定要時刻小心。”

  打卡進入公司所在的那一層,韓非很驚訝的發現,趙茜這次竟然沒有找他的麻煩,他的四個下屬也都不在辦公室裏。

  “人呢?”

  在韓非疑惑的時候,公司會議室裏傳來一陣陣驚呼。

  韓非立刻脫下外套,去接了半杯咖啡,裝出一副我已經工作了很長時間的樣子。

  走向會議室,韓非將門推開,他發現大家都聚集在會議室內,很多人還拿著手機拍照。

  湊到近處,韓非這才看見有一位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女人,穿著永生遊戲裏反抗者的特色套裝,手持一把電鋸,擺著各種各樣的造型。

  章魚將穿著越少、戰力越高的理念發揮到了極致,他設計的遊戲服裝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節省布料。

  “咦?組長,你什麽時候過來的?”假樹哥踮著腳尖在拍攝,不小心碰到了韓非。

  “我早就來了,你拍的太入迷,根本沒看見我。”

  “來,組長,我給你讓個位置。”

  “不用了,你們拍,我回去工作了。”韓非轉身朝著外麵走去,他去開會議室的門時,電鋸聲突然在會議室另一端響起。

  韓非心跳猛地加快:“不會吧?李果兒就是隨便那麽一畫,應該是我太緊張了。”

  忍不住的回頭望去,韓非和那個拿著電鋸的女人對視了一眼,對方冰冷的臉上慢慢的露出了一個有些殘忍的笑容。

  韓非臉皮抽動,確認過眼神,是遇到了要殺他的人。

  裝作沒有看見,韓非趕緊跑回辦公室,他拿出自己手機,查看小號上的信息。

  這幾天他都沒有再和那些曖昧女性來往,一句話也沒有聊過。

  在昨天晚上的時候,有個一直和他曖昧聊天的女人連續發送了好多條信息,大概意思就是說——你不來找我的話,那我可就去找你了。

  韓非點開那個女人的頭像,但對方也是一個小號,隱藏了所有真實信息。

  “組長,你怎麽又流汗了?”李果兒拿出一片濕巾紙遞給韓非,笑咪咪的說道:“別的人看見那個模特,眼都瞪直了,組長你卻轉身就跑,難道你以前認識她嗎?”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在這裏看美女,公司的未來靠誰建設?你看美女一百遍,美女也不是你的,但你要是努力去工作,錢和未來都是你的。”

  “可是那模特來公司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傅義在不在?茜姐剛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人都懵了。”李果兒笑得很開心:“組長,你再好好回想一下,是不是在哪裏遇到過人家。對了,那模特的名字叫做愛情。”(未完待續)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餘清舒戰司濯》《億萬逃婚:前夫請自重》《時空旅行者保證中間商不賺差價!》《奧術之路》《星光雜貨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