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趙輕丹猛地甩開他的鉗製,手上已經被捏住了紅痕。

  她眯起眼睛,恨不得弄死這個男人:“蒲公英清熱解毒,外敷可以愈合傷口,靈兒傷的太重了,不用藥好的會很慢。這是常識,你不會不知道吧?”

  慕容霽有些不滿:“王府有大夫,不需要你多此一舉。”

  趙輕丹嫻熟地重新包紮好,把靈兒往慕容霽懷裏一放。

  “你以為我想多管閑事?還不是你的側妃嘴上說著心疼靈兒,去給它包紮地亂七八糟,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巴不得靈兒感染呢。”

  她譏諷地說完,毫不猶豫地離開。

  慕容霽盯著她的背影,心裏莫名有些堵得慌。

  護衛很快把夏嬤嬤拉出去鞭刑了,沈月秋不時抹著眼淚。

  “雖說嬤嬤犯了這樣的錯事,可她畢竟伺候妾身久了,妾身真是於心不忍。”

  “你身邊如今少了一個貼身伺候的,本王會讓管事再精心挑選幾個人送到這裏,不要傷心了。”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沈月秋卻想到另一件事,似為難地看著慕容霽:“王爺,月秋不過是側妃,身邊的丫鬟卻比王妃還要多了,這於禮不合,不如王爺給王妃也安排幾個丫鬟吧。”

  慕容霽麵露不願:“你管她做什麽?”

  “王爺若是不答應,月秋也不要人伺候了。”

  “你呀,總是這樣好心,本王真拿你沒辦法,依你就是了。”

  沈月秋乖巧地低垂著眉眼,眼底卻閃過一抹冷冽。

  趙輕丹回到夕照閣就把紅螺打發了出去,獨自留在了房間。

  她盤腿閉目而坐,暗念心訣,用意念重複著幾種藥材的名字。

  過了一會兒,忽然覺得長袖中多了些東西。

  掏出來一看,果然是她需要的那幾樣藥材。

  她心裏一喜,卻突然一陣胸悶,又吐出一口血來,之後便是斷斷續續地咳嗽。

  趙輕丹眉頭一皺,這具身體的主人實在是太柔弱了。

  巫醫問診,除了憑借高明的醫術,還常需要用靈力來調取藥物。

  比尋常的大夫更為難得。

  有這種資質的人世間少有。

  正因如此,先前她在渝北才會受到皇帝那般器重。

  如今借用了別人的身子,雖說靈術仍可用,卻極耗元氣,看來必須要多加調理了。

  她將紅螺叫進來:“以後的飯菜讓廚房多準備一些肉類,不能隻吃素的。”

  紅螺有些詫異:“王妃之前說想要保持纖細的身材才能得到王爺的青睞,從來不喜葷菜,怎麽突然改變口味了。”

  趙輕丹挑眉,原主這一片癡心真的喂了狗啊。

  愛上這種渣男,這麽委曲求全。

  “本宮現在覺得身材無所謂,體力最重要。”

  紅螺聽到她的話也有些高興,看來王妃是想通了,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了。

  她興衝衝地去廚房讓人準備食材。

  誰知道到了廚房正好碰到王府裏的管事虞香,紅螺此前在她這裏吃了不少苦,下意識地就想躲開。

  但虞香已經發現了她,冷冷地叫住她:“站住,紅螺,你鬼鬼祟祟地幹嘛呢?”

  “虞管事。”紅螺向她行了個禮:“王妃近來胃口較之前好了,想吃多些肉類葷菜,特意囑咐我來廚房說一聲,從今晚開始調整菜品。”

  在虞香眼裏,趙輕丹就是個沒腦子的蠢貨。

  雖有王妃之名可跟側妃卻根本沒法比,沈月秋才是王爺的心上人,更是王府真正的女主人。

  她不屑地白了紅螺一眼:“回去告訴王妃一聲,最近王府開銷吃緊,王爺吩咐過不可鋪張浪費,每日供應的肉類都是固定的,不便替她調整。”

  紅螺急了:“虞管事,王妃才受了鞭刑,身體正虛弱需要補補,您就通融一下吧,哪怕每餐加一道葷菜也是好的。”

  “本管事決定的事情輪到你在這裏指手畫腳?還不快滾!”

  邊上一個廚娘卻突然開口道:“管事,不如這樣吧,讓紅螺姑娘幫著我們將這條魚給清理幹淨,晚上就分點肉給她,王妃那裏也好交代。”

  虞香聽到她這麽說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也好,紅螺,你覺得呢?”

  紅螺咬了咬牙:“好,不知是什麽魚?”

  廚娘跟虞香對視了一眼,都不安好心地笑了。

  這是條多劍魚,身上長滿了尖刺。

  這是府裏一個打雜的婆娘準備獻給沈月秋的。

  據說魚肉肥美,外麵買不到,是難得的補品。

  可是魚拿在手裏又滑又疼,廚娘們都不想上手清理它,怕傷了皮肉,還特意找了虞管事過來訴苦。

  正好紅螺在這裏,不用白不用。

  紅螺從未見過這麽駭人的魚,心裏有些犯怵。

  虞香揉了揉指甲,麵上不屑:“怎麽?你不是想給王妃加菜嗎,這麽點小忙都不肯幫,那我憑什麽答應你?”

  “這,這要怎麽處理啊?”

  “拿小刀把外麵的魚刺一根根地刮掉,不過不能把魚給弄死了,送魚的人可說了,活魚下鍋熬湯最滋補,提前死了會影響效果。”

  紅螺不傻,知道廚娘沒那麽好心。

  怪不得她出這個主意了。

  如果刮掉魚刺,這條魚一定會到處亂動,隻能用手按著,很容易傷到。

  為了趙輕丹,紅螺還是含著眼淚上手了。

  果然剛碰到魚身,這條魚就開始亂跳,在她指尖紮出一個小紅點。

  她忍著痛強迫自己慢慢地處理,不多時手掌已經紅了一片,全是流著血的小口子。

  紅螺眼睛一片水光模糊,疼得手指都在發抖。

  同樣是主子,側妃就能山珍海味,王妃卻因為不被王爺喜歡,連下人都敢怠慢她。

  好不公平啊!

  <!-- 右側 -->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無色之空》《從少林開始威震諸天》《大唐:開局擄走李世民》《純陽小師叔》《玄幻:開局從大樹開始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