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2章

  果然到了傍晚,一道盛著怒氣的身影大步邁了進來。

  慕容霽原本就清冷的五官此時布滿了寒霜:“趙輕丹,你好大的膽子!本王警告過你離月秋遠一點,可你傷了月秋的貓還打了她貼身的嬤嬤,你有沒有把本王放在眼裏!”

  趙輕丹漫不經心地喝了口茶,舉手投足間竟是說不出的貴氣:“王爺,哪隻眼看到我虐貓了?”

  “還敢狡辯?貓爪被切開了一道血口,若不是你,誰會這麽狠毒!”

  她像是聽到好玩的事情,微微一笑。

  那雙晶亮的眼眸更閃著奪人心魄的光芒。

  慕容霽被她看的渾身不自在。

  怒極之下,竟是動了內力,生生震了她一下。

  趙輕丹沒防備,咳出了一口血,嘴角瞬時被染得殷紅。

  她的目光一下變得淩厲了起來,毫不閃躲地逼視他。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人是我打的,但貓不是我傷的。我打那奴才,是因為她目無尊卑。我知道你一心護著沈側妃,可我這人不喜歡被冤枉,不如讓沈月秋當麵跟我對質。”

  “月秋因靈兒的傷哭得肝腸寸斷,哪有力氣聽你狡辯。本王有眼睛,看得到真相,原以為你被打了一頓能收斂些,誰知還變本加厲了!”

  她扶著桌子站了起來,眼裏充滿了不屑:“你有眼睛?我還以為你瞎了呢!難怪你跟沈側妃情投意合了,這倒打一耙的本事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昨日是非過錯在誰你心裏清楚,我白挨了一頓鞭子得不到半句道歉,竟成了自己活該?既然黎華能做出栽贓嫁禍的事,為何你的側妃做不出,你查都不查就下了定論,可真是荒唐。”

  “你!”慕容霽眼底有了殺氣,剛要再教訓她,卻聽門外傳來嬌滴滴的女聲:“王爺,王爺放過王妃吧。”

  是沈月秋!

  趙輕丹冷冷扯了下嘴角,這位側妃還真是好手段。

  雖然原主的確以家世壓了她一頭搶了她的正妃之位。

  可她被沈月秋害得也夠慘了,要說還債早就還幹淨了。

  下一秒,一道淡雅秀美的人影就走了進來。

  沈月秋瓷白色的小臉還掛著淚痕,嬌媚的桃花眼早已哭得有些紅腫。

  這般如花似玉的美人可憐兮兮地掉眼淚,難怪慕容霽要替她出氣了。

  沈月秋雙手攀著慕容霽的手臂:“王爺,這其中定有什麽誤會,王妃宅心仁厚,是斷不會傷了靈兒的,恐怕是夏嬤嬤看錯了。”

  “月秋,你總是太心軟。”慕容霽心疼地摸著她的臉,手指溫柔地替她擦幹眼淚。

  這模樣,跟對自己的時候判若兩人。

  他是精神分裂嗎?趙輕丹嫌棄地翻了個白眼。

  她冷嗤一聲:“王爺聽到了?側妃承認是她的下人看錯了,並非我所為,你還要繼續冤枉我?”

  沈月秋錯愕,眼中暗暗閃過探究。

  眼前的女人,可不像她熟悉的趙輕丹。

  慕容霽被她不以為意地態度給氣到了:“月秋為何會這麽說,你心裏沒有數嗎?她是心地善良擔心本王責罰你,才自己忍下委屈想要隱瞞真相替你遮掩,你倒好,蹬鼻子上臉,毫無廉恥!”

  “哦?沈側妃,是這樣嗎?你是因為想替本宮遮掩,才故意委屈自己的?”

  她目光深重地看著沈月秋,盯得沈月秋差點抬不起頭。

  太奇怪了,這個女人怎麽會有這般壓人的氣勢!

  “你讓月秋如何回答?毒婦,本王已經忍讓你夠久了,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本王的底線,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底線,慕容霽的底線除了沈月秋還有誰?

  趙輕丹細眉一挑,麵上似笑非笑:“忍我夠久?我還忍你們夠久了呢!若貓真的是我所傷,我願受責罰,可若不是我傷的,不知一向自詡公平的王爺,能不能舍得懲罰側妃縱容下人挑撥是非之罪!”

  不等慕容霽發話,她朝紅螺吩咐道:“去,把靈兒跟夏嬤嬤帶過來,本宮要當麵對質!”

  沈月秋心底微駭,實在想不通這個草包怎麽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先前夏嬤嬤說起時她還不信,這會兒倒有些慌了。

  但她看到邊上臉色陰沉慕容霽又多了底氣。

  誰都知道四王爺對她情根深種,要不是趙輕丹這個女人,她就是正王妃了。

  慕容霽恨死了她,更對自己心存愧疚。

  他是絕不會站在趙輕丹這邊的,就算這女人把天說破了也無濟於事。

  很快,夏嬤嬤就抱著靈兒來了。

  趙輕丹一眼就看到了靈兒後爪的傷,雖然用紗布包裹住了傷口。

  可仍有血跡沁了出來,看來傷口很深!

  靈兒見了她可憐兮兮地喊了起來,落在慕容霽眼中正好成了害怕。

  他眼底的盛怒已經壓不住:“趙輕丹,靈兒怕你怕成這般模樣,你還有何可辨?”

  “靈兒。”趙輕丹輕輕地喚了一聲,白貓也跟著冷靜了下來,乖順地躺著。

  她想要伸手去抱,卻被慕容霽一巴掌拍在了手背上。

  他眉目一片肅殺,似乎要將她千刀萬剮。

  “你還敢碰它?”

  趙輕丹看著手麵上被拍紅的一片,也已耐心全無,森冷地開口:“我不看它的傷口,怎麽自證清白,慕容霽,你不要欺人太甚!”

  兩人無聲地對峙,眼中皆有驚濤駭浪,一時間連屋子裏的溫度都仿佛降了不少。

  “王爺,既然王妃堅持就讓她看看吧,別為了一件小事傷了和氣,妾身心裏會過意不去的。”

  沈月秋柔柔地說出這一句,慕容霽身上的戾氣一下子淡了不少。

  他漠然地盯著趙輕丹:“本王倒要看看你還想怎麽撒謊。”

  趙輕丹解開了貓爪子上纏繞的紗布,一道猙獰的血口就出現在眼前。

  這傷口顯然隻是用清水衝洗了一下胡亂包紮好,根本沒有處理妥當。

  為了嫁禍給她,她們居然對一隻小貓下這種毒手。

  可惜了,他們算計錯了人。

  若是以前的趙輕丹,自然不知怎麽應對。

  但她什麽陰詭沒見過,這點小聰明,也敢來害她?

  靈兒噙著眼淚叫了兩聲,趙輕丹已然聽懂了它的意思。

  她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夏嬤嬤:“夏嬤嬤,靈兒平日可會主動撓人?”

  沈月秋卻是搶先回答:“王妃,靈兒很乖的,它絕不會主動撓您的,是不是有什麽誤會您才對它有這樣的懷疑?”

  嘖嘖,這個側妃倒是會給她扣屎盆子。

  趙輕丹冷冷掃了她一眼:“本宮問你了嗎?既然沒問,現在哪有你說話的份?”

  沈月秋一噎,委委屈屈地看了慕容霽一眼,一副被欺負狠了的樣子。

  慕容霽剛要開口訓斥趙輕丹,卻聽她又問:

  “若有人蓄意虐待靈兒,弄疼了它,它也不會撓人嗎?”

  夏嬤嬤眼神有些閃躲,支支吾吾地道:“老奴從未見過靈兒傷了誰,並不知道。”

  慕容霽冷哼一聲:“你是想說靈兒先動手,你才傷了它的?趙輕丹,這樣的借口本王不會信的。它那麽乖,縱是真傷了你,也一定是你傷它在先。”

  趙輕丹要的就是他這句話,她抿嘴輕輕一笑:“此言有理。”

  這反應著實怪異,慕容霽一時摸不著頭腦。

  夏嬤嬤被她看著卻雞皮疙瘩驟起,驚恐地低下頭。

  <!-- 右側 -->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無色之空》《從少林開始威震諸天》《大唐:開局擄走李世民》《純陽小師叔》《玄幻:開局從大樹開始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