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她與他隔著萬水千山
  喬青玉琢磨了一會,心裏有了大概的思路,她環顧了一眼四周,開始專門挑有野草的地方挖土。

  她挎著半筐土到家的時候,也累得呼哧氣喘的。

  幸好她現實裏是孤兒,無父無母一直自力更生,所以,體力和精神上適應的還算是不錯。

  就是可惜了她三百多平的別墅新買的跑車以及名牌包包了……

  喬青玉掐腰站在凹凸不平的院子裏,心理忽然升起了一絲詭異的念頭,她和原主有沒有互穿的可能性呢?

  幾息後,她搖搖頭,現在想什麽都沒意義,好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她早在收拾院子的時候,就發現了兩個木箱,七十年代紙箱少,郵貴重的東西都用這種木頭箱子。

  應該是賀修煜用來郵書的。

  這種木箱改裝一下,就可以裝上土種東西了。

  她雖然分不清麥子和草,但是種菜這種銘刻在華夏人民骨血裏的技能輕鬆的被點亮了。

  還得慶幸原主懶,燒火剩下的草木灰也沒扔掉,都堆在了角落裏,作為一個學霸,雖然她是學經濟學的,被業內人士稱為金融鬼才,可她也知道草木灰主要的成分是碳酸鉀,這可是成本低廉養分齊全肥效明顯的無機農家肥。

  將草木灰和挖來的土混合好放進了木箱裏,喬青玉通過驗證指紋進了實驗室,將蔥薑蒜還有白菜以及菠菜的種子每樣取出一瓶,不得不說,這實驗室的種子真好,個個飽滿,小綠芽看著就生機勃勃。

  喬青玉其實也很納悶,為什麽她的指紋可以開啟實驗室呢?

  可惜的是,目前沒有任何答案。

  將這幾樣種下去之後,剩下的又放回了實驗室,喬青玉路過一排架子的時候,忽然頓住了腳步,第三排格子上放著一種叫千絲麻的種子,一年生草本深根植物,花期5—6月,果期6-8月,適應性強,各種土質均可種植……

  隨後又是一小段信息,是介紹它的三種主要價值,一是葉子和根部都具有藥用價值,二是種子可榨油,莖皮富有大量纖維可作為造紙和人造棉的原料,三是可以改良土壤……

  似乎和蓖麻很相似,但是卻比蓖麻用處和價值大得多了。

  可喬青玉卻沒聽過千絲麻這種植物。

  難道是外來物種或者是地球早就滅絕的植物?

  她若有所思,各種土質均可種植啊,還可以改良土壤,她輕輕的摩挲了幾下瓶子,還是出了實驗室。

  她和賀修煜中間隔著萬水千山,離婚是必然的,況且,男主嘛,是注定屬於女主的,言情的定律,凡是和女主搶男人的都沒好下場。

  所以,她在這裏頂多也就待上兩個月就得離開。

  喬青玉不再去想千絲麻,她將種了幾樣蔬菜的木箱搬去了屋子,放在了炕梢,西北這裏晝夜溫差大,炕梢這裏溫度適宜,白天還有大片的陽光,所以應該適合種子的發育和生長。

  這也算是一次實驗吧。

  傍晚的時候,喬青玉縫好了曬幹的被麵,將幹淨的床單和枕巾鋪上,就開始燒水洗澡,她也忍了一天了,雖然原主也算是幹淨,但還是差了一點。

  一直到月上中天,劉巧文也沒來還錢。

  看樣子將她的話當成了耳邊風了。

  晚上熬了一點粥,就著黃豆醬算是吃了晚餐,喬青玉躺下來的時候,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也終於感覺到了疲乏,她以為自己穿書第一天肯定睡不好,可她竟然一夜無夢到天明。

  收拾好自己之後,喬青玉去了家屬院辦事處,這是臨時組織的一個機構,就位於原村支部的院子裏。

  管事的有三個人。

  主任是基地警衛處林處長的媳婦沈芬,另外兩個是兩個年輕的辦事員,一個叫朱明麗一個叫孫愛芝。

  她們主要負責家屬院三百多個婦女的後勤工作的,比如孩子入學,基地職工家屬想找個工作貼補家用,還比如一些家庭矛盾鄰裏矛盾什麽的……

  負責的工作很瑣碎,就跟街道辦事處差不多。

  此時,房門是開著的,屋子裏的三個人看是喬青玉,明顯的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這不是賀修煜的新媳婦嗎?

  自從朱明麗給她找了一個食堂喂豬的活計挨了一頓罵之後,辦事處的人就沒有人敢給喬青玉安排工作了。

  但今天喬青玉可不是來找活幹的,她是來找學習機會的,在原主小學都沒畢業的情況下,她沒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參加今年或者明年的高考。

  所以,她必須得給自己艸一個天才的人設!

  喬青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站在了沈芬的辦公桌前,垂下頭,聲音微顫帶著真誠的歉意:“沈主任,我是來給你們賠禮道歉的。”

  嗯?

  沈芬拿著大茶缸的手頓住了,不解的看著喬青玉,卻驚異的發現,今天早晨的喬青玉和前幾天看到的喬青玉好像哪裏不同了。

  她的頭低垂著,隻看得見宛如鴉羽的眼睫毛,她的唇色如水,梳了一個馬尾辮,有碎發落在肩膀上,晨曦的陽光給她鍍上了一層金波,整個人都變得明媚起來。

  沈芬心裏咯噔一下,說不清什麽感覺,就聽喬青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沈主任,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貴賤,這一點我得檢討,朱辦事員給我安排喂豬我確實不該挑挑揀揀,可我還是要解釋一下,我雖然在農村長大,但是卻沒有喂過豬,因為喂豬可不是那麽簡單的,這裏麵可是涉及了好多的科學文化知識呢……”

  沈芬臉色好了一些,這話她愛聽,她來基地前,就是某重點高中的老師,隻不過為了愛人的事業不得不跟著來到了大西北。

  “這點你檢討的對,而且,你也不該罵人,有什麽事情都要講道理的,農村潑婦那一套是不能在這裏用的。”

  她隨後加重了語氣,“喬青玉,你做事也得為小賀多考慮考慮……”

  “是是是,知識分子說話就是不一樣,沈主任您教導的對,放心吧,我會改正自己的錯誤的。”

  喬青玉的聲音極其的誠懇,有些愧疚的看向朱明麗:“朱辦事員,我沒啥文化,所以就以為你說無恥下賤的人最適合喂豬的話是罵我呢,真對不起啊……”

  室內忽然陷入一片死寂!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