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一切還來得及
  當識海裏最後的聲音消失,夏至睜開眼,看見的是一麵灰撲撲的牆,和一扇老舊的玻璃窗。

  陽光從窗戶穿進來,照在牆邊掛著的一個舊書包上麵,把模糊又幼稚的喜羊羊圖案染上了幾分鮮亮。

  夏至看著書包,笑了。

  終於回來了。

  恍如隔了幾十世,等了幾百年。

  但終於,她不用死了,可以回到真實的世界,和洛奶奶在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她跳起來,對著窗戶上掛著的一麵小鏡子照了照。

  鏡子裏的人五官精致,眼睛晶亮,隻是皮膚帶著農村孩子的杏蜜色。

  但,這才是她,十六歲的夏至。

  盡管她穿梭各種世界,當過四五歲的幼兒、當過十**歲的俠客、當過三四十歲的廚娘,甚至當過五六十歲的老婦等等,但那些都是別人的人生。

  隻有現在這張臉,這個人,才是她自己。

  她,隻想當她自己。

  也隻想當好她自己。

  正在這時,窗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接著就是一個女人的大嗓門,隔著牆壁都非常清楚的響起來:

  “洛荷,洛荷,快快快,我家毛毛大概是一早起來喝了昨晚剩的菜湯,這會兒鬧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滾,你給我弄點止瀉的東西,快快。”

  房間外有個綿軟的聲音,在努力的、急急的回應:“哦哦哦,肚子疼啊,那個,隻是疼嗎?上廁所拉過了嗎?要不我過去給把個脈?”

  然而大嗓門很急切,聲音又提高了些:“哎呦!真就是吃壞東西了,難道這個我還不懂?孩子都疼得站不起來,你倒是快點把藥弄給我啊!”

  綿軟的聲音弱弱的掙紮:“可是藥也不能亂給你的嘛,哎呀,止瀉的藥,我這一時半會兒還找不著,在哪呢……”

  大嗓門責怪起來:“洛荷你瞧你那樣兒!你倒是快點啊,你是不是存心不給我啊!”

  綿軟的聲音小聲分辯:“你別急,你一急,弄得我心慌啊,我這不是在找嘛……”

  夏至聽著這些話,剛回到原生世界的欣喜一下子被打散了。

  事情來了!

  但,她的人生,不能再按照原先的來了。

  夏至趕緊走出去。

  她站在房門口,先看見一個微微有些駝背的清瘦老婦人,正彎著腰,在廊下一隅的草藥架子上翻找東西。

  老婦人的頭發銀絲閃閃,晨曦照了她半邊臉,那麽慈祥溫和。

  洛奶奶!

  終於,終於,奶奶還好好的,一切也還來得及。

  夏至心裏揪了一下,眼眶一熱,差點流下淚來。

  但她趕緊抿了抿嘴,把一切想法都咽回去,走過去拉住老人,說道:

  “奶奶,別找了。內裏的藥不能亂吃,讓毛毛他們趕緊去醫院。”

  洛奶奶回頭,有些渾濁的眼睛看了看夏至,一如往常那般慈愛的笑了笑:

  “至至你起床啦,沒事的,配止瀉藥的話,我還是有把握的。”

  可夏至拉住她手:

  “不。奶奶,你知道的,小孩子肚子疼這回事,不一定是瀉肚子的。咱終究不是正經醫生,不能亂給人家藥。雖然你一片好心,但萬一出了事,咱們擔當不起,讓人家趕緊去醫院。”

  洛奶奶看著夏至清澈又堅持的眼睛,遲疑了一下,還是轉身,對著院子裏的人溫聲說:

  “至至她叔婆,這大早的拉肚子,不常見呐,小孩子不比大人,啥都隻說肚子疼,到底怎樣也不知道的,再說我這兒就算給你弄了草藥煎起來,也得一個小時了,還不如你帶他去鎮上看看呢。”

  院子裏,一個牛高馬大還胖呼呼的婦女,一聽這話,立刻叉著腰數落了起來:

  “洛荷,你就是小氣!拉肚子我不知道啊?你說得輕巧!上鎮上?!那我不得走上幾十裏路兩三個小時?我去到那兒不得花上幾百塊錢?你這不是存心害我嗎?別廢話,你倒是找不找?你不找我自己拿了啊,你上回有個瓶子裏的東西挺好用的……”

  說著,她就走了過來,往放各種製好的草藥架子上胡亂翻找。

  夏至先將洛奶奶拉到身後護著,再一把扣住胖婦人的手腕,差點順手把她拎起來。

  可惜,婦女肥的很,夏至的手太小,握不滿婦女那肥如豬小腿的手腕。

  夏至看向自己的手,猛然醒悟,現在不是在末世,她也不是身姿矯健的異能者,不能這麽囂張。

  得悠著點。

  想是這麽想的,但夏至還是緊了緊虎口,聲音嚴厲:

  “住手。馬叔婆,我告訴你,小孩子肚子疼是很多情況的,有可能腸炎,有可能胃炎、闌尾炎,也有可能寄生蟲作怪。你當親奶的人,這麽不給孩子上心,跑到我家來隨便拿藥,要是吃出了事來,誰負責?”

  “啊!”馬叔婆大叫一聲:“你個死丫頭是夜叉投胎啊,你捏得我疼死了,我可告訴你,捏壞了我,我叫你家賠我十萬八萬啊!”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