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撞鬼了
  第四章 撞鬼了

  那一瞬間,我隻感覺猛地一顫,我昨天晚上才剛剛搬來這裏,沒想到,就遇上了這樣的事情,未免也太倒黴了吧。

  思考間,兩個男人抬著一副擔架從巷子裏走出來,擔架上蓋著白布,我看不到死者的臉,可是,那刺鼻的血腥味兒,卻讓我覺得胃裏一陣翻騰。

  一個警察陡然之間出現在我的麵前,對我說:“你是這裏的住戶嗎?”

  我當時已經懵了,隻是默默點頭,說道:“我是昨天才搬過來的。”

  “昨天晚上七點到九點,你在什麽地方?”

  那警察又問,對我似乎有幾分懷疑。

  我慌忙擺手,說道:“我昨天傍晚到這裏的,一回來就忙著收拾屋子啊!”

  “那你有沒有見到什麽可疑的人,或者聽到什麽可疑的聲音?”

  警察依舊對我緊追不放,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詭異的陰風吹過,我的視線莫名其妙地落在不遠處的那副擔架上。

  那一刻,擔架上蓋著的白布突然之間被風吹開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十分俊美的臉,那張臉是那麽熟悉,好像在什麽地方見過。

  就在這個時候,擔架上的白布竟陡然之間被風吹掉了,那具屍體毫無遮掩地暴露在我的麵前。

  霎時間,我的腦子陷入一片空白,好像被什麽東西猛地敲了一下,隻覺得一陣嗡嗡作響。

  那躺在擔架上的屍體,不正是我昨天夜裏遇到的那個男人嗎?

  不,我剛剛還見過他,就在我離開家裏之前!

  渾身的毛孔像是點燃的炮仗一般,劈裏啪啦全炸開了,一股冷流不斷往我身體裏躥,頃刻間將我完全吞沒。

  他死了,他竟然已經死了,也就是說,我昨天晚上見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是鬼了?

  我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像是跌進了一個巨大的冰窖似的,冷得顫抖。

  “喂,這位同學,你是不是C大的學生?”

  警察伸出一隻手,在我的跟前晃了晃,我這才從剛剛的思緒中走了出來。

  “告訴我,他是什麽時候死的?”

  我完全沒有理會他剛剛的問題,而是趕忙追問了一句。

  “大概是昨晚七點到九點之間,我問你,是不是C大的學生,你怎麽不回答我。”

  那警察疑惑地皺了皺眉,似乎因為我緊張的情緒中,而多了幾分疑慮。

  “我……我是學生,我還有課,必須先走了。”

  說罷,我再也沒有回頭,一個勁兒的跑走了。

  天空早已放晴,陽光照在我的身上,我卻一點兒也感覺不到溫暖,天啊,我昨天竟然和鬼睡了一宿,而且,是抱著那隻鬼睡的!

  難怪他身上那麽冷,怎麽都捂不熱,原來,他已經死了,在那個下雨的夜裏,渾身是血的他,其實……已經死了!

  怎麽辦,我撞鬼了!

  我的心情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無奈之下,我打電話給導師請了假,也不知道該去什麽地方,隻是突然之間想起了姑媽。

  我爸爸媽媽在我小的時候就離開了我所居住的城市,去了外地打工,我基本上是跟著姑媽長大的,可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姑媽竟然會這樣害我。

  一怒之下,我直接去了姑媽家,一進門,我竟然看到她在打麻將。

  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我直接走過去,一把掀了她的麻將桌,大吼道:“你為什麽給我找了間鬼屋,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撞鬼了!”

  那一刹那,四周立即陷入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婠婠,你說什麽……什麽鬼屋?”

  姑媽的臉色開始變得有些凝重,但更多的卻是疑惑。

  我急得差點哭了出來,指著姑媽的鼻子說道:“你還裝什麽裝,早就讓你不要貪小便宜,現在你侄女我,攤上事兒了,攤上大事兒了!”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池鳶霍寒辭》《季總別虐了,舒小姐已嫁人全文》《霍總的掌心嬌》《神秘枕邊人:boss,借個孕!》《你是情毒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