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番外終章 魏恪你再喚我一聲小髒包
  因著先帝去世,三個月內不得婚假。

  可等喪期一過,魏恪就娶了韓知藝。

  韓知藝嫁過去那日,莫名的緊張,手心全是汗。

  魏恪對她的好,她再糊塗到後麵也清楚了那是男人對女人的好。

  那夜,魏恪時刻注意著她的反應,隻要韓知藝一蹙眉,動作總能停下,等她緩過來,在進一步的攻城。

  韓知藝不知,魏恪可以溫柔到骨子裏。甚至難以置信,像魏恪這種懶得能不說話,就能當啞巴的人,對這種事,格外的貪。

  ……

  ——

  婚後,他也並不束縛韓知藝。

  韓知藝依舊如平常那般,整日除了吃葡萄,就是跑去裴府逗剛會走路的咿咿呀呀的裴昱。

  裴府,格外熱鬧。

  所有人都跟著小祖宗打轉。生怕他磕了碰了。

  自從有了裴昱,裴幼眠甚至不坐在地上耍賴了,這一年,她抽條了許多,初有女兒家的纖細。

  韓知藝一襲紅衣,她來時,裴幼眠正坐在椅子上,給穩穩當當坐在邊上的裴昱,折紙花瓶。

  韓知藝上前,和楚汐打了招呼,就上下掃視寧虞閔一眼。

  “日日跟在小姑娘屁股後麵跑,寧世子威嚴何在?”

  楚汐聽到這一句,笑了。

  寧虞閔想嗆她。

  可轉眼一想,韓知藝背後有人護著,還是他兄弟。有些心塞。

  他堂堂霸王,天不怕地不怕,被眼前三個女人降服了。

  他臉皮也厚:“這不是討好未來嫂嫂和小侄子。”

  楚汐忍不住睨他一眼:“八字還沒一撇呢,離我們家丫頭遠些。”

  裴幼眠折完,就小跑去院外摘花,好放紙花瓶上。

  她一走,寧虞閔自然跟上。

  韓知藝手裏捏著撥浪鼓,小幅度的轉著,逗著裴昱。

  她睨楚汐一眼:“寧世子這一年多,處理府中那庶弟,幼眠嫁過去也不吃虧。”

  裴昱顯然對撥浪鼓沒有意思,他爬到楚汐跟前,捏起她腰間的玉佩就往嘴裏塞。

  楚汐沒好氣的輕輕阻了他的動作:“這不能吃,你這貪吃的德行,我看隨了你爹。”

  韓知藝:可拉倒吧。

  這種話也就騙騙孩子。

  楚汐把裴昱抱在懷裏,這才看向兩人離開的方向。

  “寧王府如今人口簡單,那姨娘被如今縮在院子裏,都不敢出門,庶子成了親也被他安頓在外。”

  寧王妃人品自是不用說。

  這也是,裴書珩沒有放狗的原因。

  她說到這兒,低頭笑了笑:“不過也得看他本事,讓小丫頭開竅啊,這種事,隨他折騰便是。”

  韓知藝了然。

  她轉眼道起另一樁事:“自從你出事,楚依依就讓你相公手下的人押走了。我從魏恪那兒得來消息,你可要聽聽。”

  楚汐聽到這個人名,眼裏閃過冷意。

  “還活著嗎?”

  韓知藝不在意道:“活著是活著,不過生不如死。”

  楚汐垂眸,唇齒間溢出兩個字:“挺好。”

  還要說什麽,卻被裴昱咬上了楚汐衣裙上的盤扣而打斷,楚汐再一次製止,白嫩的指間點了點裴昱的額。

  小聲嘟嚷:“小王八蛋。”

  韓知藝歪了歪頭,忍不住問了一句:“這也……像他爹?”

  楚汐:……

  小孩子長牙總是愛咬東西,一笑口水就忍不住的流下。韓知藝用帕子給他擦了擦:“我們昱哥兒多可愛,生的唇紅齒白的,若是可以,我早就想抱回家了。”

  楚汐聽到這兒,樂了。

  “這簡單啊,你和魏恪生一個不就行了?惦記我家的做什麽?”

  “學學章燁,他就不惦記,見我嫂嫂抱著裴昱舍不得撒手,一個月後,舅母就給我傳消息,嫂嫂有了。”

  這是什麽?這是效率!

  說到這兒,她不懷好意的睨著韓知藝:“你們成親也有段日子了,怎麽還沒動靜?”

  韓知藝就近塞了塊點心到楚汐嘴裏。

  “你可以認為是我身子有問題,都不能質疑魏恪那方麵不行,我懷疑這事是太頻繁導致的。”

  楚汐:現在聊天都這麽粗暴嗎?

  就在這時,裴幼眠抱著幾束花,噠噠跑了回來,身後跟著像個老媽子一般,一直在她耳邊叮囑跑慢些的寧虞閔。

  裴幼眠獻寶貝似的把花給裴昱玩。忍不住嘟嚷一聲:“六娘不在,不然可以給昱哥兒做花環,戴在頭上可好看了。”

  六娘在裴昱滿月時,便出了門,是去給亡夫上香。走前也留了信,幾月後回來。

  寧虞閔見他們一回來,兩人的話題戛然而止,總覺得這兩人說他壞話。

  “你們在說什麽?”

  兩人自然不會告訴他。

  “沒什麽。”

  寧虞閔:“你們在背後偷偷摸摸說我吧。”

  楚汐麵露難色,實在不明白他為什麽要有這種心思:“你覺得我們說你壞話需要偷偷摸摸?”

  哪次不是光明正大。

  寧虞閔:“……”也是哦。

  他生的本就好看,今日出門特地打扮了一下,裴昱一見寧虞閔就忍不住的笑。

  再一次張開胳膊,咯咯咯的想讓寧虞閔抱。

  寧虞閔實在怕了他了。

  又小又軟,身上還有一股奶味,若是不小心弄哭了,裴幼眠可不得與他反目成仇?

  他想了想,從懷裏掏出一枚玉玨。

  “我的小祖宗,這個給你玩,本世子可不敢抱你。”

  胖乎乎的小爪子,雙手玩著玉玨,速度快的當下就要往嘴裏送。

  韓知藝嚇得連忙去跺。這種小玩意可不能給孩童玩。好在虛驚一場,當下想罵人。

  卻看見,手裏的玉玨呈墨綠色,有著幾絲乳白色條橫。好看的緊。

  與記憶裏的掛墜融合。

  韓知藝想到秦之逸,就沒了好心情,當下嫌惡的擱下。

  寧虞閔:“這玉玨料子質地那是一等一的好,當時那一整塊玉石價值連城,總歸也就製成三件小玩意,你可輕些放。”

  說到這,他還挺氣,語氣有些焦躁:“一塊玉玨,兩塊掛墜,本來我和子宥一人一個掛墜,湊成一對多好,偏偏湊上來一個秦之逸。想想都煩,我和子宥之間有他什麽事。”

  韓知藝神情一滯。

  她腦子瞬間空白。

  甚至全身都在抖。

  一人一塊?

  這是什麽意思。

  周身的血液在此刻沸騰,那些她恨不得封塵的記憶如今紛至遝來。

  有沒有可能,她認錯了人?

  導致十多年的陰差陽錯?

  她盯著寧虞閔:“你說,魏恪也有?”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