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裴某惶恐
  楚汐像極了她母親,盛氣淩人,趾高氣揚。還會怕什麽?

  裴書珩心下厭惡至極。

  她,又在耍什麽手段!

  章玥掃視了眼裴書珩,麵帶鄙夷。

  “正是,裴某願三媒六聘迎娶二姑娘。”裴書珩含笑。眸光溫暖。歲月靜好之姿。

  溫暖個鬼?

  這家夥殺人不眨眼,如今這幅德性都是假象!假象!

  不過,為了活命,打算崩人設的楚汐選擇趨炎附勢。

  自然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功夫也不差。

  “這可真是再好不過了,裴公子一表人才,二妹妹又乖巧體貼,是最合適不過了。我看這事無需耽擱,今日就定下。爹,娘,你們說如何?”

  她正說,轉頭看向半摟著楚依依,眉眼間皆是憂心的楚老爺。

  楚老爺一身深褐色衣袍,身型微胖,最是疼楚汐不過。

  隻可惜女配作惡多端,不聽教導,當父親的難免心灰意冷,他幫襯過裴書珩多次,為人正直。

  楚家的結局,是楚依依嫁與裴書衍。為恩愛夫妻之典範。楚老爺積德行善,又是裴書珩嶽丈,誰人不敬。

  [楚老爺忘不了亡妻章氏,餘生不再娶。他愛章玥,愛極了她的小性子,可章玥壞事做盡,實為報應。後,世人皆道,楚老爺糊塗,僅有汙垢便是那夫人和四處作惡的女兒。]

  楚老爺愛章玥。毋庸置疑。

  楚汐消化著腦中傳來的消息。櫻唇不自覺的微微嘟起,唇瓣些許濕潤,如清晨盛開的玫瑰。嬌俏可人之餘,又染上幾許魅色。

  可她的幾句話,傳到這幾人耳邊,難免不可置信。

  楚汐何時這麽明事理?

  不應該啊!

  楚老爺卻是聞之一笑,他就知道汐兒愛耍小性子,但心眼是極好的。

  前未婚夫要娶妹妹,這事隔誰身上想必心中都不舒坦。汐兒發了脾氣,心中的火氣降下來,自是會顧全大局。

  聽聽方才所言,大度又不失風度。

  “好!好!爹的汐兒長大了。”

  章玥卻是緊鎖眉頭。楚依依若嫁了裴書珩,成了官夫人。豈不是比她還尊貴?

  於是反駁:“好什麽好!不成,我決不同意!”

  楚依依心係裴書珩,好不容易得償所願,臉上的欣喜藏也藏不住,她癡迷的看著背著光而立的男子。

  即便裴書珩沒有多看她一眼,她也心滿意足。

  裴書珩要娶她,與其說為了報恩,不如說為了他那個妹妹。

  官家小姐大多嬌蠻,娶一個沒有顯赫的家世能拿捏住的女子,隻有這樣,他那發燒過度宛若孩童心智的妹妹才不會受委屈。

  她可不是楚汐,不懂的珍惜。

  裴書珩如今不愛她又如何?裴書珩有出息,她嫁過去不會吃苦,來日方長,她真心以待,裴書珩怎會看不見她的付出。

  楚依依心中得意。嘴角綻開羞澀的笑意。

  可當她聽見章玥的拒絕,大驚失色。

  章玥無情的話,這時再度傳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再不認這玩意兒,可說到底,她也是上了楚家家譜的。她的婚事自然得我做主。你想娶她,做夢。”

  楚汐傻眼了,眼瞧著楚依依臉上失去血色。襯得那傷口愈發的駭人。

  “娘,你,你,你,別說了。”她說著扯了扯章玥的袖擺。說話都結巴了。

  可章玥哪裏會聽。她幾步來到楚依依更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孱弱的女子。暗罵一聲‘狐媚子’。

  “我聽聞你同那每日進府送豆腐的張六,交情頗深?”

  楚汐眼眸一轉,顧盼生輝。小說裏頭是有這麽一段。

  張六是城西開豆腐鋪子裏頭的夥計,負責給各個府邸裏頭送貨。

  女配近期聽聞多吃豆腐,能美容養顏,自然不會放過。遂日日要吃這道菜。

  張六便日日送。

  當時,下人聽從章玥吩咐,斷了楚依依兩日的夥食。楚依依無法,有婆子暗中看管,無法尋得楚老爺。半路餓暈在去廚房的路上。

  得巧讓入府送菜的張六碰見,楚依依生的秀麗,境況又是這般惹人疼惜。張六從懷中取出買來還未吃的肉包子,贈之。

  整本書裏,張六就出現過這麽一次,許是作者故意襯托女主的慘。

  可這會兒章玥有意指出,就像是兩人有染一般。誅心的很。

  “嫡母,你怎可誣賴我。”楚依依生怕裴書珩誤會。

  楚汐也怕裴書珩誤會。不過,她相信劇情!無論如果,什麽阻力也阻攔不了男女主的曠世愛情!!!

  “誣賴你如何,沒誣賴你又如何?我瞧著你和他倒是般配。”章玥話畢,丹鳳眼望向裴書珩。

  嘴角一扯:“裴大官人,想必做不出同老百姓奪妻這種混賬事吧。”

  輕飄飄的幾句話,短短一瞬,就定下了楚依依的一生。

  裴書珩適才任職,強搶已有婚約的女子做夫人,官路上留下把柄不說,也是他日後的詬病。

  想娶?成啊!官威壓人。誰還能從他手中搶人不是。

  可,其中厲害,也要裴書珩掂量掂量,隻要裴書珩有動靜,她定會將這事鬧的滿城風雨。絕不會讓楚依依撈到半點好處。

  裴書珩心下不屑一顧,他一生傲骨,手段高明。哪裏會懼怕婦人要挾。當下,嘲諷章玥愚蠢。

  搞垮楚家,與他而言,不過輕而易舉再簡單不過,若不是有楚老爺。章玥哪有嘴臉在他麵前猖狂。

  “楚夫人的言辭,裴某惶恐。”

  楚汐才不信這人嘴裏的言詞,反倒是她,處境才叫惶恐。

  無緣無故的穿書也就罷了,惡毒女配的下場何其可怖。裴書珩這張臉玉樹臨風,瞧著便是位知禮的書生。

  可楚汐恨不得再也不見。惹不起,難不成還躲不起嗎?

  可偏偏事不如她所願,她慫,她慌,她怕死。所以厚顏無恥的趨炎附勢。

  楚汐挽住章玥的胳膊,不忍心的瞧了眼楚楚可憐的楚依依。她今日所言足以讓人大吃一驚,人設也崩了。

  裴書珩淡淡的視線落在她身上。靜靜的看著她的把戲。

  楚汐焉能察覺不了?隻想著早早收場。她素手輕輕搭在胸口處。

  “娘,我心口悶的慌,你陪我出去四處轉轉。”

  她尾音拉長,幾許撒嬌的意味。怨不得她,惡毒女配的嗓音本就如此,隻要壓低幾分,教人聽著,總覺得她四處勾引人。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