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3)
  最快更新贈我予白txt(完結+番外)最新章節。

  陸音走到後台,幫他們拿話劇要用的道具。

  剛想撩開門前掛的紅布簾,就聽見一句,“為什麽是周啟棠啊。”

  她的手頓住,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

  冉夢將食指豎在唇上,“噓,你小點聲。”

  她壓低了聲音,“喜歡就是喜歡,哪有為什麽,再說了你不覺得他很帥嘛!”

  薑心不可置否,“但是你不覺得他也很可怕嗎!”

  冉夢反駁,“我不覺得呀。”

  她又說,“比起他,沈佑白那樣的才可怕吧,氣壓超低的,你一年跟他說上幾句話了?”

  作為沈佑白擁護者的薑心,切了她一聲,“欣賞角度不同,不與為謀。”

  冉夢無所謂的擺擺手,得意的挑眉,“反正我已經找人給他塞了紙條,約他天台見。”

  陸音發誓,她隻是好奇,才會不由自主的走上樓梯。

  因為如果隨便是誰向周啟棠表示好感,他都會有所回應的話,周啟棠就不會淪落到,被她害成,今天這個下場。

  一步步靠近天台,然後光線刺眼。

  但是她沒料到,會看見他和一個女生,姿勢曖昧的抱在一起。

  陸音呆住了瞬間,就即刻移開視線,順便轉身奔下樓梯。

  一鼓作氣下樓的途中,是否遇到了來告白的冉夢,她也不記清了。

  可後來,周啟棠沒有任何解釋。她不問。

  兩人的關係像拉起的弓弦,越繃越緊。她壓抑胸中的怒火,隨著時間流逝,旺盛到熄滅。弓弩在力竭之後,一箭刺穿了心髒。

  陸音站在寒冬赤裸日光下,那些零碎的記憶片段翻上來。

  有些睜不開眼,她用手擋在額頭。

  麵前叫不出名字的男生說,“我喜歡你,陸音。”

  她猝防不及的愣了。

  此時,天台上有不少來曬太陽的人。他們聽到了男生的話,都開始起哄,拍著手吹口哨。

  陸音抿了抿唇,低聲說,“為什麽你們都喜歡選在這裏表白。”

  男生顯然沒聽清她的話,亦或者,沒聽懂。

  陸音毫不猶豫的轉身,抬腳離開。

  背後的人對她喊著,“你是要考慮一下嗎?”

  陸音的步伐頓了頓,可惜沒有回頭。

  她離開天台前,聽到了最後一句,“我會等你的。”

  陸音回到班級,先看到了沈佑白的課桌。自他轉校後就被搬到了門外暫放,居然連著兩天,都有女生來拍照。

  而由沈佑白,她聯想到了徐品羽,在天台和周啟棠相擁的女生。

  在她詳細的向陸音解釋,她和周啟棠隻是個誤會,陸音淡淡的回應了句,不關我的事,時,表情流露出措手不及的女生。

  那時,徐品羽湊過來,悄悄的說,“真的是個誤會,他很喜歡你的,別告訴他我告訴你了。”

  窗戶玻璃上蓋著層寒霧,倒數第二節課前,老師進門先開了燈。

  陸音才注意到,頃刻間,白日最後的天光,已經泯於從大地漫上來的橘霞中。

  聽著粉筆節奏清晰的點在黑板上,她放在抽屜裏的手機震動了下。

  是周啟棠發來的信息——

  來琴房,有事找你。

  陸音猶豫了下,舉手說,“老師,我有點不舒服,想去趟醫務室。”

  周啟棠站在琴房外的走廊,嘴裏似乎嚼著什麽,沒注意到她,盯著天花板。

  他再怎麽肆意詆毀自己的品行,當口香糖反反複複嚼到無味,也會從口袋裏掏出包裝紙,吐在上麵,裹起來扔進垃圾桶。

  抹殺不掉的習慣,不經意間透露了他曾經是個,多麽美好的人。

  那個在友人中笑的耀眼,在年華中揮霍輕狂的周啟棠,是隱於她心尖的秘密。

  他回頭看到陸音,招了招手,指了下琴房。

  陸音沒有疑慮的走進琴房,聽著他跟進來,關上門落了鎖。

  她有絲異樣的預感,轉身看見周啟棠正好抽出皮帶的動作,便愣了一下。

  他每走近一步,陸音就向後趔趄一步。

  對方沒有阻礙的逼近,她的腳跟抵到了琴,退無可退。

  她驚慌的搖了搖頭,周啟棠笑了。

  皮帶將陸音的手腕,綁在了她背後的琴腿,她坐在地上掙紮幾番,也放棄了。

  周啟棠坐在她麵前,盯著陸音看了好一會兒,沒有開口。

  陸音咽下唾液,“你把我的手鬆開。”

  他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陸音略帶懇求的說,“勒久會淤血,彈不了琴。”

  她這麽冷靜,周啟棠覺得有些好笑,“嗬?”

  他往前傾身,離她麵龐的距離,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周啟棠扯起嘴角,“真不怕我幹點什麽?”

  陸音瞪著他,說,“你敢碰我試試。”

  “說得好像我從來沒碰過你一樣。”他立刻接上。

  僵持幾秒,陸音低聲吐出,“除非你殺了我,不然我會報警的。”

  周啟棠斂了笑意,冷著臉說,“少他媽廢話,你有什麽資格跟我討價還價。”

  陸音突然被捏住下頜,逼迫自己與他對視。他說,“陸音,我一直在等你什麽時候開心了,然後給我一個回答。”

  周啟棠眯起眼,“我就不明白了,你還有什麽不滿意的?”

  隔了會兒,他慢慢鬆開手,陸音卻說話了,“都不滿意。”

  周啟棠有些怔愣。

  陸音直勾勾地看著他,字字清晰,“你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滿意。”

  周啟棠回過神,低頭避開她視線時,慌張的讓人心疼。

  他一邊點著頭,一邊念著,“你行,你可以。”

  再次抬眼看她時,有些絕望的狠色,“那就不要怪我了。”

  周啟棠近乎粗魯的扯出她裙裏的衣服,裙邊的拉鏈聲,劃過她的神經。

  陸音緊張的說,“你要做什麽……”

  “這還不明顯?”周啟棠打斷她。

  他笑得不明情緒,“當然是強奸你啊。”

  周啟棠已經脫下了她的襪子,扔在一旁,看到她愣住的表情,“現在知道害怕了?”

  他攏去陸音臉龐的碎發,問著她,“真以為我是你養的狗,喊停就停下?”

  聽到這句話的感受,就像她小時候削鉛筆時,割到了指腹。

  周啟棠的身體壓了過來,她下意識的閉眼,但他卻是在解開束縛她手腕的皮帶。

  他抓著陸音的手,掀起他自己的衣服下擺伸進去。

  冰涼的指尖,觸及他結實的肉體,和腹間或長或短的疤,一時讓陸音說不出話來。

  周啟棠說,“你數數看。”

  都是他打架留下的痕跡,陸音微張著嘴,喉嚨很幹。

  周啟棠說,“尾巴擺了這麽多年,我也該拿走點回報了。”

  她眼眶紅了,他也柔了語氣,抹掉她的眼淚,邊說,“這樣不公平,對不對?”

  他滿心溫柔的樣子,促使陸音隱忍的情緒,在瞬間爆發。

  她哭著問,“什麽樣算公平?”

  陸音低眸,自嘲的笑了幾聲,“即使你是現在這幅模樣,依然有人慣著你,而我呢。”

  毀滅他時給陸音帶來的愉悅,是戒不掉的陋習。

  她嫉妒般的喜歡著,眼前這個人,就像上癮了。

  她在歎息之後,又抬頭看著周啟棠,“除了讓你得不到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方法。”

  陸音問他,“我隻有你了,要是連你失去,我該怎麽辦?”

  周啟棠愣望著她,陸音說,“你什麽都有,還包括我,這才叫不公平。”

  他深深呼氣,仿佛剛沒有呼吸過般,然後開口,“這樣吧……”

  周啟棠說著,“我們重新定規則,我可以繼續墮落下去,但是你必須讓我開心。”

  聞言,陸音輕笑了聲。果然不能攤牌,這下好,什麽籌碼都沒了。

  她問,“那你怎樣才會開心呢?”

  周啟棠擦去她眼睫上蒙的水汽,溫柔的說,“你笑的時候,我最開心了。”

  陸音胡亂地抹著突然湧出的淚,實在忍不住笑了。

  終究還是以她為準,世上居然會有像他這樣,把自己弄得這麽淒慘的人,難道不好笑嗎。

  在周啟棠有些困惑時,陸音直腰摟住了他的頸項,“要是被警察帶走,你就真的無藥可救了吧。”

  他緩慢的眨了下眼,“應該是吧。”

  話音落下,周啟棠吻住她。

  他捧著陸音的臉,舌尖一點點舔過她的唇,探進她嘴裏攪上她的舌頭。

  周啟棠口腔裏有股茉莉花的味道,大概是剛才口香糖的功勞。

  稍微分開一會,他將自己的外套脫下鋪在地上,又回頭和她纏吻。

  倚著唇舌廝磨的姿勢,周啟棠放倒她躺在自己外套上,像兩個饑渴的人,寸步不讓的吸取對方的唾液。

  不舍又急切離開她的唇,矛盾的情緒並不突兀,周啟棠扯下她的內褲。

  陸音下身最後的遮蓋還掛在腳踝,他便迫不及待的想和她融為一體。

  他扶了下欲望,從窄小的穴口緩緩擠入。

  瞬間的撐裂感,陸音咬住下唇,擰緊了眉間。

  她白皙的手背上,青色的脈絡凸現,蜷曲的手指死死攥住身下的衣服。

  她鼻音溢出了難忍的聲音,周啟棠一腔欲火如烈焰,叫囂著不夠。

  於是他慢慢抵到最深處,緊致到窒息的空間,讓他胸膛劇烈起伏,呼吸加重,喉結滑動了下。

  周啟棠輕吻她的臉,和她的脖子,“別怕,很快就不痛了。”

  他又親了親陸音的耳蝸,手臂撐在她腦袋旁直背,扶住她的腰身。開始緩緩地抽送,她的身子幅度不大的前後挪動。

  幹疼之後,漫過的濕潤帶來了些許從未體驗過的感覺,酥麻的到肌肉緊繃。

  周啟棠察覺到她身體的變化,放肆的衝刺,撤出再用力戳入。

  陸音喘得厲害,聲音輕極了,“救救我……”

  周啟棠像懸崖上的枯枝,而她是不願墜崖的人,緊緊的抓住。

  他還是聽見了,回答,“相信我。”

  速度越來越快,一次比一次深,他握著陸音的腰抵向自己,不讓她離開分毫。

  拍打著私處漸漸引出淫靡的水聲,雜亂的夾混她細細的嗚咽。

  泥濘不堪的肉體摩擦,熱度節節攀升,宛如閃電閃過腦袋,她痙攣一陣,沙啞的嗓子發出短促的呼吸。

  撚轉中的快樂,持續的折磨了她很久。

  終於在滾燙的液體,噴薄進身體,狂風暴雨才襲過她,漸漸弱下去。

  他低頭伏在陸音頸間,喘息聲就在她耳邊。

  最快更新贈我予白txt(完結+番外)最新章節。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