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噩夢(1)
  最快更新贈我予白txt(完結+番外)最新章節。

  他清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

  掌心冰涼,頭痛欲裂,咳嗽不止。

  但是沈佑白就坐在床邊,點了一根煙。

  抖下的煙灰,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抽完一根煙,他仰躺回床上,喘著粗氣,又是一陣咳嗽。

  有些發顫的咳嗽聲,回響在空蕩蕩的房間。

  手機在床頭嗡嗡的震動,他有些艱難的撐起半身,接了電話。

  “誒,你今天怎麽沒來學校?”

  周崎山的聲音此刻聽著特別呱噪,像無數的蒼蠅在腦袋裏飛。

  沈佑白按著太陽穴,暫時沒有應聲。

  “那下午學生會選舉你也不來了?”

  沈佑白深吸氣,掛上電話之前,說著,“就去。”

  他換好校服,拿上外套。走出家門時整個人有點恍惚。

  關上門,將寬敞無人的屋子封閉。

  他隨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啞著嗓音報出了德治學院的名字。

  得到點風聲的人都知道,今年新生中有個叫沈佑白的,入學即成焦點。因為他家是德治的股東之一,且人長得也好看。

  而現在,三年級麵臨畢業,學生會選舉,基本是大換血。

  學生會長的頭銜,將毫無懸念的落在了沈佑白身上。

  這是遊戲規則。

  當然,前提是人必須出席選舉。

  畢竟是如此大的黑幕,要是再給空氣戴個王冠,這就說不過去了。

  站在演講台後,他冷靜的講完事先背好的稿子。走下來時頭疼到無以複加。

  準備接著上去演講的周崎山,看他有點不對勁,“你沒事吧?”

  沈佑白抬手示意他上台,拍了下他的肩,就走了。

  他推開禮堂的門,近黃昏的光線沒有那麽刺眼,但依然灼燒著。

  隻是悶得太難受,想出來透口氣。

  可腳底軟的不足以支撐他的身體,他扶住牆,視線像蒙上了一層霧。天旋地轉。

  突然,有人扶起了他。

  是花香。

  他聞到的。

  不是香水,分不清具體是什麽花,更像很多品種的花混雜在一起。

  “你生病了。”

  她語氣是肯定的,因為沈佑白眉頭緊皺,嘴唇泛白,額角冒著虛汗。

  “我送你去醫務室。”

  而沈佑白想的是,她的聲音很好聽。在腦袋像電波錯亂的作響時,還能覺得好聽。

  醫務室的門被拉開,隻有一位男性,穿著校醫的服裝,正站在窗口抽煙。

  他愣了一下,看著沈佑白,卻問著她,“他怎麽了?”

  她卡殼,“應該是,生病了吧?”

  男校醫不客氣的說,“廢話,我是問他生什麽病了。”

  她睜大了眼睛,搖頭,“不知道。”

  校醫掐滅了煙,“先扶他躺下。”

  她扶著沈佑白躺在潔白的病床上。

  校醫戴起眼鏡走了過來,“不是什麽東西過敏吧?”

  她頭搖的像撥浪鼓,“不知道。”

  “你怎麽什麽都不知道!”

  她欲哭無淚,“我不認識他呀,我是今天剛轉來的。”

  校醫推了下眼鏡,笑著說,“哦,不好意思哈,我以為你是他女朋友呢。”

  沈佑白聽到的聲音到此終止,昏睡過去。

  再次清醒,額頭上貼著冰冰涼涼的毛巾。

  他沒有睜眼,她以為人還沒醒。於是,俯身到他的耳邊。

  “我要去找班主任報到了,你好好休息。”

  是羽毛。

  羽毛輕輕掃過耳窩的酥麻。

  他立刻睜開眼,瞳孔中清晰的倒映著她的臉。

  她怔了怔,隨即笑起來,“你醒啦。你發燒了你知道嗎。”

  “啊,來不及了,我先走了。”

  話音未落,她先轉身。

  然後,她如同人間蒸發。

  幾天之內,他們在學校中從未再碰麵。

  怎樣能知道她還在不在這裏,最好的辦法,是等。

  在校門口執勤,就能看完德治學院裏的人。

  輪班執勤的女老師訝異,新上任的學生會長還挺負責。通常無論學生還是老師,輪到在校門口站一早上,心情真的好不到哪去。

  沈佑白麵無表情的承受著,從眼皮底下走過的那些女生,竊竊私語中夾著的目光。

  膩的讓他非常想甩下筆記本,遠離這裏去抽根煙。

  總算,她出現。

  在校服外套著件白色的毛衣,衣袖包裹著半個手掌,站在校門外。

  沈佑白就這麽看著她,因為她不進來,不停的回頭張望,像在等人。

  女老師也注意到她,喊著,“那位同學,你遲到了,進來登記名字。”

  她小跑上前幾步,但還是沒跨進校門,“老師再等等,馬上就進!”

  女老師果斷的拒絕,“什麽等等,不能等!”

  沈佑白抬手,看了眼手表,距離上課鈴響,還有三分鍾。

  他說,“老師,還沒響鈴。”

  “誒?沒響鈴也記上!”

  “要進不進的,肯定想著逃課!”

  沈佑白剛剛微啟雙唇,正要開口,目光一瞥,遠處匆忙跑來一個男生。

  他緩緩閉上了嘴,抿成一線。

  魏奕旬遲到,還讓她等,說什麽是朋友就一起遲這種蠢話。

  她一邊接過沈佑白的筆,一邊碎碎念埋怨著旁邊的男生。

  沈佑白漸漸擰起眉,她還筆時,自然的說了聲謝謝。

  她的視線,在他身上停留不到一秒。

  果然,不記得他了。

  沈佑白不露聲色的,看著她的背影走遠。當然,她旁邊還有礙眼的男生。

  低下頭,橫線上,她寫的是,徐品羽。

  後麵跟著一個大寫的英文k,數字。

  k班的,難怪再沒有見到。

  她是另一半世界的人。

  沈佑白開始留意她。

  她幾乎每天都踩著上課鈴到校,運氣不好的時候被記遲到。

  笑起來眼睛很亮,骨架很細,蹲下身縮成團的感覺像隻貓。

  身邊的男生,叫魏奕旬。

  不是一個班,但每天都一起上學下課。

  他們什麽關係,甚至不用刻意說明。不是瞎子,不是傻子,就能猜到。

  第二年盛夏,蟬在嘶鳴。

  她換座位到窗邊,那天晚上沈佑白第一次夢見她。

  醒來時,汗濕了發際。

  煩躁的抓過遙控器,將空調開低點幾度。

  偏偏隔天,上午是體育課,他走到牆下躲在陰涼處。

  打火機剛擦出火花,從天而降一個書包,就唰的扔在他麵前,他愣了愣。

  幾片樹葉反射弧稍慢的掉落。

  下意識的抬頭,天光亮到發白,逼他眯起了眼睛,正在翻牆進來的人,跨過一條細長的腿。

  風吹來,她也愣住。

  隨後她回過神來,急忙從牆頭躍下。

  她拎起書包拍了拍,看著沈佑白,半天才說,“那個,拜托就當做沒看見吧。”

  說完,她似乎有些尷尬的整理好,翻折起的裙角,慌張的逃離。

  沈佑白捏著打火機,手心出汗。

  剛才,看見她的內褲了。

  白色的。

  他重新打著火,點燃了煙。

  書呆子秦然都發現,他的煙癮越來越大。

  高傲如沈佑白,怎麽可能去追求別人的東西。

  又一次夢見她。

  她跨坐在他身上,起起伏伏,麵頰染紅的像朵玫瑰,媚聲如刃,割斷他的神經。

  睜眼,他直視寂靜的黑暗,喘息。

  她握住筆,墨水流動寫出的徐品羽,這三個字,是他的噩夢。

  寧沉眠,不複醒。

  最快更新贈我予白txt(完結+番外)最新章節。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