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可以替你報仇
  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色淡如水,也許是常年在室內研究醫學的原因,皮膚比較白皙。

  司承陽,26歲,遺傳家族精通醫術基因,年紀輕輕就成了醫學鬼才。這個承陽私人貴族醫院,就是他不靠家人,靠自己的存款和斯靳恒合資的。

  隻是他為人比較冷淡,性格古怪,除了能讓他佩服的人,其他人他都是不屑往來的。

  “好了。”司承陽將目光從醫療設備上移開,感覺到厲淺洛的視線,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斯靳恒雙手插在西裝褲口袋裏,對著他點了點頭,兩個人沒有再多的交流,司承陽就帶著他的蝦兵蟹將們離開了。

  病房內一片寧靜,斯靳恒坐回之前的辦公桌前,繼續看文件。

  望著他帥氣的側臉,厲淺洛糾結著該怎麽開口,“那個……你好。”

  欲言又止,斯靳恒也沒有開口,就是這樣看著她。

  “我這是怎麽了?是你把我送醫院的?”

  “病了,我送的。”斯靳恒簡單的回答了她的問題,繼續把目光放在電腦上。

  “哦,謝謝你,那我什麽時候能出院?”

  “明天。”

  隻是出院了,現在的她該何去何從?去外公家,在農村,太遠。晚晚家?不行,她的床太小,肯定睡不下兩個人?

  隻有陸梓熙了,兩室兩廳的小公寓,能讓她先暫時安穩住,然後找份工作吧……

  想到這裏,厲淺洛決定先給陸梓熙打個電話。可是,她的手機在生日晚會的時候,都丟了……

  “先生,我能用一下你的手機嗎?”這個男人雖然冷冷的,但是救了自己,應該是個麵冷心熱的男人吧。

  “斯靳恒。”她太吵,讓他不能用心工作,幹脆的合上筆記本電腦,給她丟出自己的名字。

  “嗯?死勁橫?”厲淺洛正在神遊,隱隱約約聽到了這三個字,雖然沒明白什麽意思,但下意識的就脫口而出。

  斯靳恒的臉更僵硬了,眉頭緊緊的皺著,足以能夾死好幾隻蒼蠅……

  他兩三個大步,就到了厲淺洛的麵前。

  “女人,記住了,你的男人名字叫斯靳恒,用不用我教你怎麽拚拚音,怎麽寫這三個中文字?”他霸道的將雙臂撐在床上,彎著腰微微咬牙在她麵前宣布。

  “你這人真是莫名其妙,你認識我嗎?就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厲淺洛有點生氣,要是在前幾天,她說不定還會大聲說,我的男人是戚澤明,才不是什麽斯靳恒呢!

  隻是現在她好像隻有自己了……

  “厲淺洛,上個月美國南加州大學剛剛畢業,雙子座,幾天前剛過完22歲生日,生日的晚上在半島酒店8樓888號房間和你的男人纏綿了一整個晚上……”

  “停停停!”厲淺洛差點尖叫,這個男人是誰,連她和別的男人上床他都知道!!!

  “我說話的時候,你不應該打斷的。”他還想說的是“你B尺碼,2.1的腰圍,那裏有顆痣……”不是黑痣,好像是後來留下的……

  他的嘴被她用手狠狠地捂住,“你不能閉嘴嗎?你怎麽知道這些的?說!你是不是偷窺我洗澡!!!”她惡狠狠的瞪大了眼睛,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斯靳恒指了指放在自己嘴巴上的小手,厲淺洛快速把手拿下來,還不忘把手在被子上蹭了蹭,仿佛他的嘴上有什麽髒東西一般……

  斯靳恒不屑的看著這個幼稚又倔強的女人,重新回到電腦前麵,從文件夾裏拿出幾張A4紙,遞給她。

  “婚姻協議書???”上麵幾個大字讓厲淺洛迷茫的抬起頭,看著此刻雲淡風輕的男人。

  “對,我的第一次被你奪走,你得負責。”他輕飄飄的扔下一個重磅炸彈,讓厲淺洛被自己的口水嗆了個半死。

  oh!我的天啊!原來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他?!對他負責?“我也是第一次好不好,這話該我說好的吧?”她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是他!就是他!那個牛郎!她應該下床把他揍個半死殘廢的!

  “那行,既然你這麽爽快,簽字吧!”他一隻手插進褲袋裏,另一隻帶著名表的手遞給她一支高級水筆。

  “我不要!”一,他們倆除了上一次床,完全和陌生人一模一樣。二,現在她這麽落魄,哪有心思去想這種事情。三,誰知道他是不是人販子。人果然不可貌相!開什麽玩笑!

  男人揉了揉眉心,太陽穴有點發疼,人生中第一次被女人拒絕。還是,結婚!

  “我可以替你報仇!戚雲忠?戚澤明?付國華?付辛茹?全都不是問題。”男人的自信讓女人好奇的來來回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三次。

  “我還可以幫你找到你爸爸,或者是親生父母,都行。”斯靳恒做事從來都不後悔,此刻,好像有點體會到後悔二字的含義了。因為,他仿佛感覺到了自己在……倒貼!

  不識好歹的女人,等著!爺就是要征服你,磨平你的驕傲。

  “你叫什麽名字。”這次,她是正兒八經的問的。

  “……斯靳恒。”可以!這個女人打破了他的許多記錄,包括告訴別人他斯靳恒名字的次數,看來婚後得好好調教調教。

  斯靳恒?她好像想起來了,這個名字讓人如雷貫耳。商業界的傳奇人物,神秘,私生活低調。權勢滔天,長期定居國外,“你怎麽證明你就是斯靳恒,身份證不行,能造假。”

  怎麽證明?斯靳恒挑了挑眉,湊上前,穩穩的堵住她的唇,“如果你還是不信,我可以在這裏重複一遍我們的第一次,嗯?”

  他的唇有點冰涼,身上帶著好聞的氣息,厲淺洛一不小心就被撩的暈乎乎的。

  “……哼!我才不嫁,你這麽會撩妹,一看就是老司機。”

  “老司機?”他挑了挑霸氣的濃眉,這個詞似乎不陌生。

  “你除了和我結婚,你沒有別的選擇。”資料上顯示,她靠譜的朋友就一個她的救命恩人鬱晚晚,還有一個鐵哥們陸梓熙,嗯……這個陸梓熙以後防著點。

  男女之間哪有真友誼?嗬嗬,他是不信。

  “好,但是,我要約法三章再簽字”。厲淺洛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一往情深而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