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最寶貴的東西
  奈何身上的痕跡怎麽搓都搓不掉,厲淺洛氣紅了雙眼,她最寶貴的東西,連澤明哥都沒給。居然就這樣被她自己莫名其妙的弄沒了!還有那個男人應該也沒做什麽防護措施。

  “厲淺洛,你都22了,不是兩歲,看看你自己都幹了些什麽事!真是要瘋了。”

  回去該怎麽給澤明哥交代?昨天一晚上沒回去,老爸怎麽圓謊?包包估計被管家帶走了,也不能聯係外界,哎!趕緊洗洗澡離開這裏吧!

  泡完澡身上舒服多了,裹上浴巾就打開了浴室的門,快速的吹幹了頭發,穿上那個人為她準備的衣服就離開了酒店。

  她前腳剛走幾分鍾,後麵男人就大步從外麵走進來,轉了一圈裏屋已經沒人了。

  床頭被打開的盒子說明她已經離開了,環視了一下房間,看到床頭櫃上壓著一張紙條:“牛郎你好,昨天晚上是一個誤會,希望你堅守自己的職業道德,以後看到我,就當不認識,不見!哦,對了,嫖資給你250,下次記得偷偷問我要!再見!”

  牛郎?250?嫖客?斯靳恒的帥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懵逼隨即又憤怒的表情,握緊了手中的紙條,又去外麵的沙發上看了一眼。潔白的沙發上留下一朵類似梅花的血跡,確定那個女人就是第一次。

  不過,走的挺幹脆的,放長線釣大魚?

  驕陽似火,曬得厲淺洛有點不適應,她趕緊攔了一輛出租車。車上,借著出租車師傅的手機給陸梓熙打了個求救電話。

  她最好的男閨蜜—陸梓熙,24歲國際賽車冠軍,兩個人很早之前就認識了。

  其實她本來想到的第一個人是戚澤明,但是,她的第一次沒了,還不知道怎麽麵對他……

  “你好。”電話接通,那邊的陸梓熙聲音不像平時那般灑脫。

  “是你姐姐我,你怎麽了?”即使在年齡上不占優勢,厲淺洛還是霸道讓陸梓熙稱自己為姐姐!

  聽到厲淺洛的聲音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機號,又試探的問了一句。

  “淺洛?”

  “嗯!江湖救急,我現在打車去你那,給我取點車費,包包丟了。”

  “車費?你在哪?”今天發生的事情,聽著語氣她好像不知道……

  “你今天怎麽怪怪的,等會說吧,我十分鍾後到你那裏,你在路邊等著。”

  爽快的掛了電話,給司機師傅道了謝,報了一個地址,就在靠在出租車上假寐。

  司機師傅打開車上的廣播,“……被推下總裁位置,他所有的股份都在兩個月前被轉移到別人的名下,等於說從現在開始,結束了他人生的輝煌生涯,我們的記者正在跟蹤報道,請稍後關注,謝謝!”

  厲淺洛現在滿腦子都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廣播裏播了什麽她根本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沒幾分鍾,車子靠路邊停了下來,紅色短發的陸梓熙在厲淺洛掛完電話以後就把女朋友支走自己下了樓。給出租車付了車費,他仔細的觀察厲淺洛的表情,除了看上去有點疲憊,其他的沒什麽異常。

  看來她真的還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沒回家嗎?”

  “你怎麽知道!”厲淺洛的反應太大,把陸梓熙嚇了一跳,他知道了什麽……

  “真的沒回去?”陸梓熙連忙拉著厲淺洛的手腕往樓上奔去,進了電梯,厲淺洛看著奇奇怪怪的陸梓熙,一臉迷茫。

  “我現在告訴你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她早晚肯定都會知道的,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安撫她的情緒。

  進了陸梓熙的公寓小窩,陸梓熙沉著臉再三強調,“淺洛,我讓你看個視頻,但是你一定要做好心裏準備。”

  “陸梓熙,什麽視頻啊,值得讓你這麽嚴肅。”平時的陸梓熙都是吊兒郎當的,很少有這樣的時候。

  難道是昨天晚上自己失身的視頻被那個男人放出來了?不是吧……她這麽慘!

  厲淺洛哭喪著臉看向陸梓熙,“昨天晚上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回事,怎麽就……”跟別人上了床,現在不會滿城皆知了吧,她還怎麽活……厲淺洛還在滿腦子天馬行空的想象。

  陸梓熙幹脆直接把她帶到電腦前,打開了他看了好幾遍的視頻,視頻裏擠擠攘攘的都是舉著話筒的記者。

  視頻中不一樣的地點讓厲淺洛停止了想象,還好,還好,嚇屎她了。不對,這是爸爸的公司,難道昨天晚上的事情鬧到爸爸那裏了……

  “網絡前的觀眾大家好,我是帝城新聞社的記者劉佳慧,今天呢,是有人提供消息說厲氏集團總裁厲獻呈先生貪汙受賄,挪用公款,變賣股份以及暗中洗錢等等犯罪事件,現在讓我們一起進入厲氏集團看一下具體情況。”

  爸爸?貪汙受賄?挪用公款?變賣股份?洗錢?“胡說八道,怎麽可能?”爸爸為人正直,光明磊落怎麽可能做這些事情!

  “先別激動,往後看。”陸梓熙安慰到,隻是後麵的更糟糕……

  “……各位朋友現在厲氏集團的高層都在會議室開會,從裏麵偶爾能聽到的激烈爭吵看出,事情並不順利。”

  隨後,視頻直接切到會議室的門從裏麵被打開,走出來的都是厲淺洛見過的高層主管。還有沒見過的幾個大股東,最後是作為厲氏集團總經理的戚澤明和副總裁的戚雲忠,不見厲獻呈的影子。

  作為副總裁戚雲忠氣色紅潤的麵對媒體,告訴大家,“很遺憾,厲總裁已經辭職了,從今天起我戚雲忠將接手厲獻呈的一切工作,以後希望大家多多照顧,謝謝!”

  後麵都是媒體繼續詢問公司別的話題,厲淺洛腦子裏一片空白,厲氏是爸爸幾十年的心血,怎麽就成了戚伯伯的了?戚伯伯是爸爸最好的兄弟,戚澤明是她青梅竹馬好了三年的男朋友,如今她不得不往壞處想這兩個人。

  “帶我去公司。”半晌,她開口道,聲音輕飄飄的。

  陸梓熙二話不說關上電腦,拿著機車鑰匙去了地下停車場,帶著厲淺洛去了厲氏集團。

  正值炎炎的酷暑,到達厲氏集團的時候,厲淺洛感覺自己都快被曬掉一層皮了,天氣的燥熱,讓她的心情也非常煩躁。

  進了厲氏集團的大廳,迎麵撲過來的涼氣,才讓人舒服了點。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一往情深而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