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 懷了
  那一場大戰之後,惡靈被徐騫伏誅,塵靜大師等人眼睜睜地看著徐騫從他們的眼前消失,離開了地球。

  塵靜大師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但也默契地沒有將這件事宣揚。他們將昏迷的林雨甜跟傷勢嚴重的林母送去醫院後,這才打電話聯絡徐騫的母親。

  徐母張華清早已同韓湛跟宋瓷打過視頻電話,知道韓珺離開地球,回到傲勝大陸的事。同時,她也知道了自己兒子的真實身份。

  徐騫這次前些天出發去望東城前,已經提前從族中挑選出了一個資質不凡的孩童做少主。那時張華清還不能理解兒子的做法,以為他跟韓珺這輩子不打算生孩子了,才做出這個打算。

  如今得知了真相,張華清才理解兒子做挑選繼承人的原因。

  他是早就料到此去是有去無回,要提前為徐家的未來做打算。

  在接到塵靜大師的電話,聽說兒子消失的事後,張華清很平靜地表示知道了。掛了電話後,張華清沉默地走進了徐家的祠堂,跪在祠堂裏為兒子兒媳祈福。

  “徐岩啊,你可得保佑咱們兒子兒媳早些團聚啊。”張華清不相信自己的兒子就那麽死了,她堅信在另一個世界裏,她的兒子會找到兒媳,再續情緣。

  -

  韓淼是淩晨三點鍾被電話驚醒,才知道家裏發生了這麽大的事。

  聽說韓珺回去了,徐騫也跟著消失了,韓淼當時握著手就嚎啕大哭起來。黎傲在畫室裏熬夜畫畫,聽到韓淼的哭聲,他丟下畫筆便奔向了主臥室。

  韓淼哭得肩膀都在抖,黎傲將她緊緊按在懷裏,等她哭聲漸小,才問她:“喵,是做噩夢了嗎?”

  韓淼在他胸膛口搖頭,她轉過身來跪在床上,緊緊抱住黎傲,大聲哭嚎道:“neil,珺珺跟徐騫走了,珺珺回去了!我再也看不到她了!”

  “怎麽就看不見了?她去哪兒了?出國了嗎?”黎傲想不到比出國更遙遠的地方了。

  韓淼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也明白韓珺跟徐騫的身份是不能對外公布的。她咬著唇,哽咽地說道:“他們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neil,我好舍不得她啊。”

  那可是從胚胎時期就跟她待在一塊兒的親姐妹。

  韓淼跟韓珺吵吵鬧鬧長到二十多歲,她們之間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韓珺的消失,數韓淼最痛苦,她隻要想到再也看不到韓珺了,便心如刀割。

  韓淼哭了很久才在黎傲的耐心安慰下冷靜下來。

  天亮後,韓淼腫著一雙眼睛跑回家,抱住同樣悲傷的父母跟從京都急忙趕回家來的韓諍。一家人聚在一起,氣氛是那樣的悲傷跟沉重。

  最後還是韓諍笑道:“也許等二姐姐跟二姐夫重聚了,就會回來看我們呢。董姨能來咱們世界生活這麽多年,二姐姐跟二姐夫一定也能。”

  韓諍一言驚醒眾人。

  “是啊,珺珺跟徐騫比董姨更厲害,董姨能來咱們的世界,珺珺他們肯定也能!”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ei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對!”

  抱著也許還能再見到韓珺跟徐騫的期盼,這一家子人這才逐漸平靜下來。

  韓珺離開後,宙斯國際又被交還到韓湛的手裏,韓湛退休的日子還沒過夠,又開啟了忙碌的斂財人生。宙斯國際這邊有韓湛坐鎮,一切都正常的運行著。

  醫院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

  林母脫離危險了!

  那晚林母流血過多被送往醫院,在醫院手術室經曆了長達四個小時的搶救治療後,被轉到icu呆了兩天,就被送到了林雨甜的隔壁床休養。

  就在昨天下午,林母醒了。

  林母醒來後,看到自己隔壁床上睡著的是林雨甜,她頓時從床上爬了起來,踉蹌的跑到女兒的床邊,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林雨甜的臉蛋。

  林雨甜身體很虛弱,這些天一直處於中度昏睡的狀態。

  林母撫摸著女兒消瘦的臉,心疼的眼淚直流。“甜寶。”林母那晚被惡靈抓去後,意識模模糊糊的,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卻也模糊地感應到那惡靈從女兒體內離開了。

  林母握住林雨甜的手,放在唇邊不停地親吻,一邊親,一邊流淚說道:“甜寶,是媽媽沒有保護好你,是媽媽忽略了你。以後媽媽一直陪著你,再也不準許任何人欺負你。”

  “甜寶,甜寶,媽媽愛你啊。”

  這些年,林母一直都生活在對女兒的思念以及悔恨中。她悔恨當年因為工作對女兒疏忽太多,她總在想,如果那時候對女兒的關心再多一些,能陪著女兒一些,每晚按時給女兒打電話,就不會連女兒被周珩欺負了都不知道!

  任何在悲劇發生之後的懺悔都是徒勞。

  許是因為聽到了林母的話,那天晚上,昏睡了七八天的林雨甜終於蘇醒了。她醒來,睜開那雙褐色的眼瞳,茫然地注視著一片發白的病房,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的感覺。

  直到看到了隔壁床上的母親,林雨甜的眼神這才有了焦距。

  韓淼接到醫院電話,連夜去了醫院,她到時,林雨甜正在接受特殊機關工作人員的問話。林雨甜的事跟惡靈有關,有關惡靈跟傲勝大陸的存在,都被定義為國家高級機密被封存,任何人都不許再提及。

  而林雨甜這些年一直被惡靈操控,當年犯下殺孽也是身不由己,上麵最終決定免除林雨甜剩下兩年半時間的牢獄之災。又因林雨甜是與惡靈接觸時間最長的人,擔心她會透露惡靈跟第二世界文明的存在,上麵最終決定將‘林雨甜’這個人從世界上抹除。

  從此,這個世界上少了一個林雨甜,多了一個為國家特殊機關服務的‘安靈犀’。

  等那些人走了,韓淼這才被準許進入病房。

  林雨甜看到嬌豔明媚的韓淼,一時間有些發呆。直到韓淼走近她,給了她一個用力的擁抱,並用哽咽的聲音喊了聲:“甜寶!”

  林雨甜這才回過神來。

  她用力回抱住韓淼,眼圈說紅就紅。

  “淼仔。”林雨甜緊緊抓著韓淼背部的衣料,她說:“我去看了你的演奏會。”

  韓淼鬆開林雨甜,她抹了把淚眼婆娑的眼睛,低頭看著林雨甜,問她:“你什麽時候看到的?”

  林雨甜苦澀一笑,才說:“我答應它越獄,交換要求是讓我去看你的演奏會。”在韓淼收到林雨甜越獄消息的那天,林雨甜其實就在演奏會現場的某個角落裏偷偷地注視著她。

  韓淼捧起林雨甜的臉,她打量著好友消瘦的不像話的臉頰,心疼的都要滴血了。“沒關係甜寶,以後日子還長,我們慢慢來。以後我每一場演奏會,都給你留觀眾票。”

  林雨甜流著淚點頭。

  想到剛才離開的那群人,韓淼坐下來問林雨甜:“甜寶,剛才那些人是來做什麽的?”

  林雨甜沉吟片刻,才說:“淼仔,以後我就不叫林雨甜了,我叫安靈犀。”

  韓淼懵了幾秒,才明白了林雨甜的意思。“那你以後”

  “我以後為國家特殊機關服務。”林雨甜告訴韓淼:“這幾年惡靈跟我一起生活,我被迫接受了許多超乎想象的知識,以後我會運用我學到的那些知識,為國家服務。”

  “你記住了,以後我叫安靈犀。”

  這對林雨甜來說,是最好不過的結局了。因為身份特殊,她這輩子都不能出國,但她也能擺脫掉‘林雨甜’身上的那些流言蜚語,做一個沒有不堪的過去的人。

  “好!”

  林雨甜出院後,便以安靈犀的身份去了京都,為國家特殊機關服務。她的母親也默默地把家搬去了京都,跟望東城這邊徹底劃清了界限。

  而韓淼,她永遠都是林雨甜的朋友。

  那以後,她的每一場演奏會,都給一個叫做安靈犀的女孩子留了一張票。

  -

  一年後,韓淼受邀參加微博明星之夜,為微博之星的獲獎者頒獎。那晚,她身穿一條亮綠色吊帶裙,皮膚白皙容貌妍麗並未化濃妝。

  淡妝長裙,慵懶卷發,身影從紅毯上迅速走過,被相機捕捉到的身影,被網友們評委當晚最美之星。

  那晚,她與天王歌手梁博伴奏,梁天王的情歌配上韓淼的琴音,是那晚最佳表演現場。表演結束後,韓淼在台下坐了會兒,便上台去為微博之星地獲獎男演員頒獎。

  將獎杯遞給男演員,韓淼與對方禮貌地擁抱了下,下台便覺得胃裏一陣不適。她眉頭一皺,腳步拐了個彎,朝著洗手間跑了去。

  韓淼蹲在馬桶邊上吐了一場,這一吐,將她的口紅都給吐亂了。她直起腰身,等胃裏好受了些,這才補好口紅回到現場去等待晚會結束。

  晚會結束後,梁博跟他妻子朱吻準備立場,離場前,見韓淼坐在座位上不停地按胃部,朱吻停下來問她:“淼淼,你是不是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們送你?”

  朱吻是羽化娛樂公司的總裁,是韓湛名下的女戰將,她跟梁博又是夫妻,與宋瓷韓湛的關係相當不錯。韓淼還得管他們喊一聲叔叔跟嬸嬸。

  韓淼揉了揉胃,站起身來,皺眉說:“好像吃壞了東西,胃不太舒服。”她來時讓司機先回去了,等會兒黎傲回來接她。“梁叔叔,你們先回去吧,我等neil來接我。”

  “那好。”

  梁博跟朱吻走後,韓淼也接到了黎傲的電話。

  黎傲已經到了,車停在外麵等她。

  韓淼拎著裙邊走到室外,發現黎傲竟然靠著一輛自行車,站在路燈下。黎傲朝她招手,韓淼小跑過去,站在自行車旁問他:“怎麽騎自行車來了?”

  黎傲說:“今晚堵車離開,我開車來的時候,在後備箱放了輛自行車,是不是很聰明?”黎傲像是一個等待被誇獎的小朋友。

  韓淼誇他:“你可真聰明。”

  黎傲脫了風衣外套讓韓淼披上,他跨腿坐在自行車上,回頭拍了拍後座,“上來。”

  韓淼也不嫌棄,她坐下後,將裙邊拎起來放在膝蓋上,疊著一雙穿高跟鞋的腿,用手拍了拍黎傲的腰肢,說:“駕!”

  黎傲搖頭笑笑,這才任勞任怨地蹬車。

  黎傲把車停在遠處禦龍淵橋旁的停車場,他載著韓淼走到車邊,收起自行車放進後備箱,這才帶韓淼回家。黎傲啟動了車子,還沒有開出停車場,就聽到韓淼說:“把窗戶放下來,味兒聞著難受。”

  “有氣味?”黎傲並不覺得車裏味道重。

  他放下窗戶,這才將車開上馬路,駛入車流。

  深夜車依然不少,韓淼聞到了別的車的車尾氣,更覺得胃部難受。他們的車子被擠在中間,靠邊停車是不現實的。韓淼四處找東西,臉上表情很急迫。

  黎傲看見了,茫然聞到:“你找什麽?”

  韓淼催促道:“快,給我袋子,我要吐了!”

  黎傲趕緊從駕駛座椅子後麵抽出一個袋子遞給韓淼,韓淼拉開袋子就吐。吐完,韓淼對上黎傲緊蹙的眉頭,她說:“我下午吃了一盒冰激淩,可能是吃壞了東西。”

  “是嗎?”

  黎傲表示有所懷疑。

  路上,韓淼又吐了一回。

  自從一年前兩人差點燒了廚房後,黎離就給他們找了一個做飯的阿姨,那阿姨跟他們生活在一起,休息時間都住在負一樓,不會幹擾夫妻倆的私生活。

  一回到半山別墅,韓淼便對保姆阿姨說:“陳阿姨,麻煩把醫藥箱找來,給我兩片胃藥。”胃藥是家裏常備的藥,因為黎傲的胃不是很好,偶爾會吃。

  阿姨正要去拿藥箱,就聽到黎傲說:“先別拿藥。”

  保姆阿姨跟韓淼都看向了黎傲。

  黎傲對韓淼說:“你跟我來。”

  “哦。”

  韓淼被黎傲拉進了房間。

  韓淼倒在床上,看到黎傲拉開床頭櫃,從裏麵拿了什麽東西。

  “去測一下。”黎傲將兩個長方形的紙盒子丟到了韓淼的身旁,韓淼懶得起身,她伸手摸到那東西,舉起來放在頭頂一看。

  嗯。

  驗孕棒?

  韓淼猛地坐了起來,神色詫異地盯著黎傲。

  黎傲對她點了點頭。

  韓淼下意識去摸肚子。

  他們努力了一年,這一年從來沒有做過避孕措施,但她的肚子始終沒有動靜。韓淼以為自己的體質難孕,都打算讓宋翡姨給她看看了。

  她懷孕了?

  韓淼心花怒放,又擔心是誤會一場。

  “我去測測!”

  韓淼拿著驗孕棒就要進廁所,可進去後她又出來了,對黎傲說:“沒鳥。”

  黎傲:“”

  兩人隻能心事重重地睡下,打算明早再驗孕。躺在床上,韓淼跟黎傲展開了一場嚴肅的討論。

  韓淼說:“我覺得不是懷孕。”

  黎傲:“我覺得是。”

  韓淼:“那你覺得,是男寶還是女寶?”

  黎傲拒絕回答這種沒有把握的問題。

  韓淼又問他:“那你喜歡男寶還是女寶?”

  黎傲想了想,才說:“我沒有想過男寶女寶的問題,隻是很想要一個你跟我的寶寶,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我都會像愛護你一樣去愛護他。”

  黎傲翻身抱住韓淼,他咬著韓淼的肩膀,輕聲歎道:“喵,我好緊張啊。”

  韓淼比黎傲更緊張。

  緊張得這個晚上連做夢都是在驗孕。

  第二天早點韓淼是被黎傲給推醒的。

  韓淼睜開眼,下意識扭頭去看窗戶外灰蒙蒙的天氣,她覺得時間尚早。韓淼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果然還很早,才五點半。

  黎傲跪在她的身邊,拿著驗孕棒問她:“喵,有尿了嗎?有的話快去尿!”

  韓淼:!

  她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黎傲,“你給我等著!”

  韓淼接過驗孕棒去了廁所,尿了,然後站在廁所等待結果。黎傲一刻也等不及,他站在外麵敲門,“讓我也看看唄。”

  韓淼翻了個白眼,然後拉開門,將黎傲放了進來。

  兩人像是看稀奇一樣盯著洗漱台上的那兩根驗孕棒,發現驗孕棒上亮著兩根紫紅色的線,黎傲無比激動。他擔心情況還有變化,便用左手掐著左手的手背。

  一分鍾後。

  兩分鍾後

  五分鍾後,那兩條線還在!

  黎傲一拳頭砸在洗漱台上,把韓淼都嚇得一懵。

  “懷了!”

  黎傲跟瘋了一樣抱起韓淼走出廁所轉圈圈,然後將韓淼小心地放在床上,又衝進廁所去拿起驗孕棒,跑出來找到手機,開始挨個地打電話報喜!

  先給他媽打!

  再給他爸打!

  最後給嶽父嶽母打!

  整個過程宛如羊癲瘋發作。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