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信陽V蕭戟(本番完)
  蕭戟與秦風晚各自帶著小妾、麵首遊街一事轟動了整個京城,認出了蕭戟的就說是蕭戟帶著小妾,認出了秦風晚的便說是秦風晚帶著麵首,兩個都認出來的……反正也不信!

  總之全京城沒人相信他們倆真心相愛了,充其量就是皇家作秀。

  “這些王公貴族都是要麵子的,貌合神離,做給咱們老百姓看的,誰知道私底下什麽樣!”

  這是一個采買的小太監原封不動地轉述給二人的話。

  秦風晚的臉都綠了。

  蕭戟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兒去,他不死心,霸氣側漏地說道:“本侯這兩年又與公主得了個女兒,他們又怎麽說?”

  小太監硬著頭皮道:“都說是公主給您下了藥,用……用完您就跑,還把您扔掉!”

  蕭戟:“……”

  秦風晚:“……”

  蕭珩剛出內閣便聽說了大街上的風浪,在回京第一日鬧出如此大動靜,不愧是他爹娘!

  他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了。

  他回府,問了下人爹娘可回了,下人說沒有,好像是入宮了。

  下人是如何得知的,還得從龍一說起。

  龍一回京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龍鳳胎,自然,與玉芽兒提了提蕭戟與秦風晚的去向。

  蕭珍兒並沒與他們一道回來,是因為臨行前的那件事令蕭銘改變了主意,他讓女兒年底與蕭恩、蕭澤兩兄弟一道回京,避開龍一這個占了女兒便宜的壞家夥!

  顧嬌已收拾完畢,正等著蕭珩。

  蕭珩親了親妻子,去裏屋換了衣衫,隨後與她一道坐馬車進宮。

  馬車上,蕭珩等了一會兒,不見玉芽兒抱著兩孩子過來:“嫣兒和淙兒……”

  顧嬌道:“被龍一帶走了,沒事,一會兒他們會進宮的。”

  至於走不走大門就看龍一的想法了,他若想飛簷走壁,宮廷侍衛攔不住。

  蕭珩長呼一口氣:“謝天謝地,爹娘終於回來了。”

  龍鳳胎可以送走了,依依可以送走了,他又能和嬌嬌二人世界了,開心。

  “哥哥!嫂嫂!”

  一顆紮著小小花苞頭的小腦袋鑽進車簾,萌啾啾地看著二人。

  蕭珩心情很好,因為等下就能把小家夥物歸原主了,順便附上贈品龍鳳胎。

  一行三人入了宮。

  蕭戟與秦風晚仍在為謠言之事悶悶不樂,二人坐在涼亭裏,禦花園的花都不敢開了。

  蕭珩牽著小依依的手,望了望前方的涼亭,說道:“看見爹娘了嗎?快去和爹娘打招呼。”

  小依依的小腦袋一轉,眸子發亮:“常璟哥哥!”

  她果斷揮舞著小手噠噠噠去找常璟了。

  二人顧不上小閨女被常璟給拐走了,坐在涼亭裏一聲聲歎氣。

  蕭珩與顧嬌走過去,與二人打了招呼。

  蕭戟看了眼兒子、兒媳,問道:“外頭的傳言你們應該都聽說了,你們怎麽看?”

  “什麽傳言?”顧嬌問。

  這種話當著孩子們的麵還真有點兒難以啟齒,就連蕭戟都猶豫了一二,方輕咳一聲,正色道:“我從邊關帶了個女人回來,你們娘……養了一個麵首。”

  蕭珩訥訥道:“呃……是傳言嗎?”

  蕭戟:“……”

  “侯爺!公主!你們回來啦!”

  劉管事抱著一大堆上等的補品快步跟過來,這些是蕭珩給莊太後準備的。

  蕭戟衝他招招手:“你過來。”

  “是,侯爺。”劉管事作為蕭戟心腹,一向對蕭戟忠心不二。

  蕭戟看了身身旁的秦風晚,當眾握住了秦風晚的手,鄭重地說道:“我與公主重修舊好,自此舉案齊眉、琴瑟和鳴,要做一對恩愛不離的夫妻。”

  秦風晚臉一紅。

  亭子裏安靜了整整三秒。

  蕭戟淡道:“怎麽?你不信?”

  “信信信!”劉管事一臉欣喜如狂,“恭喜侯爺!賀喜侯爺!恭喜公主!賀喜公主!我早說你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世上再沒比你們更恩愛的兩口子了!”

  蕭戟很滿意:“這還像句人話。”

  下一秒,劉管事借著為他整理衣擺的動作湊近他,悄聲道,“侯爺,您被威脅了就眨眨眼。”

  蕭戟:“……”

  晚膳擺在仁壽宮,老祭酒也過來了。

  原因是兩歲的秦無憂開蒙了,他是秦無憂的開蒙老師,每日都會入宮為秦無憂授課。

  但秦無憂貴為皇長孫,一個人上課是不成的,還從世家子弟中挑選了不少年紀相仿的伴讀,三歲半的顧小寶便是其中一個。

  顧小寶住仁壽宮。

  每次上完課,老祭酒都會親自送顧小寶過來。

  他照例將顧小寶送到仁壽宮門口,恰巧與來這兒用膳的皇帝碰了個正著。

  顧小寶作為秦無憂的伴讀,也作為碧水胡同與仁壽宮的常住人口,與皇帝見過許多麵了。

  他小大人似的,規規矩矩地行了一禮:“陛下。”

  “是小寶過來了啊。”皇帝和顏悅色地看著他道,“今天的功課都學會了嗎?”

  顧小寶想了想,答道:“沒有。”

  其實都會了,可秦無憂不會。

  那他也不能會。

  打小就是小人精一個。

  皇帝很高興,果然不是孫子笨,是老祭酒教的東西太難。

  “進去吧。”皇帝對顧小寶說。

  顧小寶去找姑婆了。

  皇帝轉身也要進去,老祭酒忽然明知故問道:“陛下,仁壽宮真熱鬧,是出了什麽事嗎?”

  皇帝不鹹不淡地說道:“宣平侯與信陽回來了,正在裏頭向母後請安。”

  老祭酒捋了捋胡子:“啊,原來是公主回來了,微臣應該去給信陽公主請個安啊。”

  你和她又不熟,你請什麽安!

  皇帝:“天色會不會太晚了,明天你去她府上請安一樣。”

  老祭酒:“不晚不晚!”

  皇帝:我在下逐客令你沒看見嗎?

  老祭酒:哎呀,老臣老眼昏花,看不見啦。

  蕭戟父子皆在,還有常璟與龍一,以外男的由頭將老祭酒拒之門外不合適,皇帝黑著臉將老祭酒領進了仁壽宮。

  老祭酒給信陽公主請了安,然後他不走了。

  皇帝氣得坐在一旁直抖腿:“愛卿難不成是想在仁壽宮用膳?”

  老祭酒拱手一福:“既然陛下這麽說,臣唯有領旨。”

  晚膳擺在了院子裏,賞花賞月賞暮春之景。

  幾個孩子早吃完了,在花園裏一陣嬉鬧玩耍,幾個年輕的小宮女陪著,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秦風晚揉了揉酸痛的胳膊,方才隻是抱了依依和龍鳳胎兩下,就感覺腰酸背痛的。

  “還是年輕好啊。”她感慨。

  大人這邊也吃完了,下人將飯桌撤了,換上了茶桌。

  蕭戟在給秦風晚剝橘子:“什麽年輕好?”

  秦風晚想到他納小妾的傳言,酸溜溜地說道:“你們男人就喜歡年輕的小姑娘。”

  蕭戟正要開口,另一邊的老祭酒不鹹不淡搶了先:“誰說的?”

  他看向老祭酒,老祭酒沒看他倆,不像是在和他倆說話的樣子。

  他繼續剝橘子:“秦風晚,本侯一天看你多少次,你心裏沒點數嗎?那些年輕的小姑娘,本侯可一眼都沒看。”

  秦風晚摸了摸自己的臉:“等我再老一點,你就不喜歡看了。”

  蕭戟將剝好的橘子一根根剔掉她不喜歡的橘絡,挑眉說道:“你老,難道本侯不老?何況就算再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你也是昭都最漂亮的小老太太。”

  老祭酒:“就是!”

  蕭戟轉頭,古怪地看了老祭酒一眼。

  秦風晚隔得遠,耳力也不如蕭戟,沒聽見老祭酒說話。

  她垂眸,低低地說道:“等我很老很老了,你還會喜歡看我嗎?”

  老祭酒:“當然。”

  蕭戟眉頭一皺,姓霍的你今天怎麽回事?

  月色下,莊太後在看幾個嬉鬧的孩子,老祭酒在看安靜的她。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一往情深而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