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惡棍
  前世常聽老人說,夜裏做了夢,早上翻個身就會全都忘了。

  然而顧嬌也不知翻了多少個身,醒來時那個夢連細節都在腦海裏清清楚楚的。

  不過到底隻是個夢而已,顧嬌並未真的放在心上。

  這會兒天蒙蒙亮,天際還有幾顆星子,看來今天會是晴天。

  顧嬌不記得自己多久沒這麽早起過了。前世她雖在研究院工作沒錯,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個徹頭徹尾的夜貓子,她的研究與手術大多排在午後。至於組織給她的任務,也鮮少會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

  顧嬌今天穿的是自己的衣裳。

  蕭六郎恐怕不知道,昨晚顧嬌把火盆拿進他屋子後,是圍著火盆烤了會兒衣裳的。隻是她動作很輕,沒把蕭六郎吵醒。

  顧嬌去後院打水洗漱。

  蕭六郎的門開著,人已經不在屋裏了。

  以為自己起得算早的,不料有人比她更早。

  顧嬌把家裏前後走了一遍,不見蕭六郎的人影,隻發現水缸旁少了一個水桶。

  顧嬌看著還有一半的水缸,摸了摸下巴沒有說話。

  前門的門栓還插著,蕭六郎是打灶屋的後門出去的,出去後從外頭上了鎖。如此一來,外人便不能隨意進來,但如果顧嬌想出去,可以打開前門走出去。

  顧嬌洗漱完,回屋抹了藥膏,吃了消炎藥。

  小藥箱裏裝的都是研究所的頂級藥品,藥效自不必說,昨日還血淋淋的口子今日已幾乎沒什麽感覺了。

  此時蕭六郎還沒回來,顧嬌先把最後那點玉米麵發上了。

  這是最後的存糧。

  顧嬌得想法子把帶回來的野雞拿到鎮上賣了,給家裏換點糧食回來。隻是原主從沒出過村子,所以顧嬌也不清楚去鎮上的路到底怎麽走。

  醒麵還要些功夫,顧嬌拿了掃帚把後院與堂屋以及自己的屋子掃了,蕭六郎人不在,他的屋子她便沒有進去。

  昨天的衣裳隻洗了一半,還有幾件在衣櫃裏,顧嬌把它們全都抱了出來,放進後院的木盆。

  這個朝代是有皂胰子的,原主曾在貨郎的擔架上見過,不過村裏人窮,大多買不起,用的都是樹上摘下來的皂莢。

  顧嬌將皂莢砸碎,均勻地抹在衣服上,不斷地用棒槌敲打,直到打出一股清香的泡沫來,才開始反複搓洗。

  皂莢的去汙能力沒想象中的那麽強,可顧嬌把衣裳洗幹淨的執念很強。

  終於,顧嬌將肚兜搓出了一個小洞洞。

  顧嬌:“……”

  顧嬌洗完衣裳時,半缸水也用得差不多了。

  此時麵也醒好了,顧嬌做了玉米麵饅頭放鍋裏蒸上。

  蕭六郎依舊沒有回來。

  村子裏一共有兩口井,舊井在村尾,離他們比較近,但已經快枯竭了,顧嬌估摸著蕭六郎打水,應該會去村口的新井。

  那兒就比顧嬌昨日落水的地方遠了數十步而已,正常人不用一刻鍾便夠一個來回。蕭六郎腿腳不便,加上拎了一桶水,顧嬌算他兩刻鍾,那也早該回了。

  顧嬌站在灶台前,望了望前門的方向,最終還是拉開門出去了。

  顧嬌是在古井附近的一顆大槐樹後找到蕭六郎的。

  蕭六郎正被幾個凶巴巴的惡棍圍著,水桶倒在地上,井水潑了一地。

  惡棍們每人頭上插著兩根雞毛。

  古代版的殺馬特?

  顧嬌認出那群惡棍不僅有本村的,也有隔壁村的,成天為非作歹,殺人放火不至於,卻沒少禍禍鄰裏鄉親。

  蕭六郎的拐杖被一個小惡棍奪走了,那惡棍年紀不大,看側臉不過十三、四歲的樣子,卻十分囂張。

  他將蕭六郎推到地上,用拐杖指著蕭六郎的臉:“老子警告過你多少次了?不許再出現老子麵前!你他娘的是聾了是吧?還不趕緊給老子滾出清泉村!”

  小惡棍分明還處在變聲期,聲音有些熟悉。

  小惡棍的拐杖朝蕭六郎招呼下來了,顧嬌沒顧得上細想,三兩步走上去,抬手替蕭六郎擋了一下,並一腳踹上那小惡棍的屁股。

  “哎喲!誰他娘的敢踹老子——”小惡棍被踹了個狗吃屎,扭過頭來就要罵人,卻一下子噎住了。

  顧嬌可沒管他噎不噎,上前奪了他手中的拐杖,反剪住他的手,將拐杖勒在他脖子上。

  小惡棍被勒得難受極了,瞬間大叫起來:“姐!姐!你幹嘛呀!”

  顧嬌一愣。

  一旁的惡棍們見老大被人欺負了,一窩蜂地朝顧嬌撲來。

  小惡棍怒嚎:“都他娘的給老子住手!這是我姐!”

  惡棍們呆住。

  顧嬌……顧嬌想起這小惡棍是誰了,顧家二房的小兒子顧小順。

  顧小順今年十三,是顧家孫兒輩中最小的,也是唯一一個與真心與原主親近的。他不嫌原主是個傻子,也不嫌原主醜。

  究其緣故,可能是顧小順太混了,不肯好好念書,成天鬼混,哥哥姐姐們總罵他,爹娘也總揍他。隻有原主會傻兮兮地拉著他的手,用從自己嘴裏省下來的糖糖哄他,小順會打架,小順真厲害。

  顧小順知道顧嬌這樣是因為她傻,可他也不是啥聰明人啊。

  他就覺得誰對他好,他就對誰好。

  “姐!姐!我疼!”顧小順委屈大叫。

  顧嬌放開了他,將右手背在身後,用左手把他拽了起來,淡淡地問道:“為什麽欺負你姐夫?”

  “姐夫?”顧小順懷疑自己聽錯了,“不是你讓我揍他的嗎?”

  “我?”顧嬌疑惑。

  “是啊!”顧小順看了眼蕭六郎,壓低音量道,“你跟我說的,你不想要這個小瘸子了,讓我把他趕跑,這樣你就能和小秦相公在一起了!”

  他自認為聲音不大,可在場人全都聽到了。

  蕭六郎眉目清冷。

  惡棍們都沒眼看了。

  顧小順道:“姐你不會忘了吧?你親口和我說的!”

  顧小順不會騙她,看樣子原主的確講過這樣的話,隻不過,原主自己都不記得了,她這個弟弟倒是一個字兒也沒忘啊!

  “我就……隨口一說你還當真了?”

  顧嬌牙疼。

  “那現在怎麽辦?”顧小順意識到自己似乎做錯事了,耷拉著腦袋立在那裏,像個小鵪鶉。

  ------題外話------

  勞動最光榮,節日快樂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一往情深而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