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相公
  作為顏控的一員,顧嬌前世沒少收集帥哥,但從沒哪一個……不,確切地說是所有美男加起來都不如眼前這一個。

  這人長了一張十分幹淨的臉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一雙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不見底。

  他麵上透著病態的蒼白,卻因羞惱而浮現起一抹嫣紅,反倒顯得有那麽一絲誘人。

  再有他的年紀,與其說是男人,顧嬌倒覺得少年郎更合適。

  “看夠了沒?”蕭六郎咬牙問。

  “沒看夠,不過……”顧嬌掃了他的身板兒一眼,鳳眸微微一眯,“怕壓壞你。”

  言罷,顧嬌裝模作樣起來了。

  人雖是起來了,眼珠子卻粘還在他身上意味深長地打轉。

  “顧嬌你……”蕭六郎被她的目光看得惱羞成怒。

  顧嬌笑眯眯地探出手:“要扶你?”

  “不用!”蕭六郎神色冰冷地側過身子,扶著一旁的椅子站了起來,隨後他不再搭理顧嬌,一瘸一拐地出了屋子。

  顧嬌這會兒記起他是誰了,正是原主的相公蕭六郎。

  蕭六郎是被顧嬌撿回來的,他蘇醒後顧家人問了他情況,發現他是孤兒,無處可去,當機立斷,以男女授受不親、我們家閨女救了你一命、不如你倆成親以全了她名節雲雲,逼迫蕭六郎將顧嬌給娶了。

  說是娶,卻更像是入贅,他們目前居住的破房子是顧家給的、種的地也是顧家分的,這並不是說顧家有多仁慈,一切都隻是為了順利擺脫顧嬌這個小災星,並且不落人口實罷了。

  顧嬌成親時不知蕭六郎是瘸子,知道後便開始嫌棄起他來,轉頭迷上了鎮裏的小秦相公。

  這件事人盡皆知,蕭六郎也聽說過,卻沒見他對原主發脾氣,村裏人都為蕭六郎抱不平,道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蕭六郎是那花兒,牛糞是她。

  難怪蕭六郎對她這副狼狽的樣子視而不見了,這兩口子的關係根本是勢同水火嘛。

  顧嬌拉開櫃門,打算把身上的濕衫換了,再扯個布條包紮傷口,卻悲催地發現櫃子裏一件幹淨的衣裳都沒有。

  顧嬌正尋思著要不要上隔壁屋找便宜相公借點布,就忽然聽見門外傳來一道嬌滴滴的聲音:“蕭大哥,你在嗎?”

  顧嬌走出屋子,看見一個穿著紫色大花襖的小婦人,小婦人梳著油亮的發髻,塗了脂粉,臂彎裏挎著一個籃子,籃子上蓋了花布,叫人看不清不知裏頭裝的是什麽。

  顧嬌很快便從原主的記憶裏翻出了這號人物——清泉村的小寡婦薛凝香。

  薛凝香是他們的鄰居,平日裏便愛往他們屋裏鑽,大多挑原主不在的時候,偶爾也讓原主撞見過幾次,原主傻乎乎的,在薛凝香手裏吃了不少悶虧。

  “喲,這不是凝香嫂子嗎?大白天的,來我家做什麽呀?”顧嬌頂著一身濕漉漉的衣裳以及滿頭鮮血走了出來。

  薛凝香被嚇了一跳,半晌才認出這是顧嬌,她失望地說道:“怎麽是你?”

  顧嬌笑了笑,輕叩門板道:“這是我家,看見我很奇怪嗎?你在失望什麽?”

  薛凝香噎了一把,她當然是失望沒見到蕭六郎了。

  薛凝香再一次看向顧嬌,人還是那個人,卻變得有些陌生,不似從前那般木木的,眼睛裏有靈氣了,哪怕渾身濕漉漉的,卻並不讓人感覺她很狼狽,反而無形中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場。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傻子怎麽可能變樣呢?

  薛凝香揚起下巴道:“我是來找蕭大哥的!”

  顧嬌淡淡地笑了笑:“多大年紀了,還叫大哥?我看叫你一聲大嬸兒還差不多。”

  “你!”薛凝香氣急,她年紀當然不大,可比顧嬌還是大幾歲的。

  “閃開!”

  “不閃開又怎樣?”顧嬌擋住她道。

  薛凝香絲毫沒將顧嬌放在眼裏,抬手便朝顧嬌推了過去。

  顧嬌冷冷一笑,扣住薛凝香的手腕,將薛凝香毫不客氣地抻到了地上。

  薛凝香連人帶籃子摔了個狗吃屎,門牙都瘸了一顆:“哎喲——”

  顧嬌搖了搖頭,這副小身板兒可真弱呀,若在前世,她這一摔連基地那群特工都會去掉半條命,眼下卻隻把這潑婦摔瘸了一顆門牙而已,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戰鬥力都給初始化了呀。

  顧嬌對自己的戰鬥力毫不滿意之際,殊不知薛凝香疼得眼淚都出來了,這個小傻子,什麽時候力氣變得這麽大?瞧把她給摔的,骨頭都要散了!

  就在此時,蕭六郎神色冰冷地走了出來。

  薛凝香見到他,頓時如同見了救命的稻草,柔弱地哭了起來:“蕭大哥,她欺負我!”

  顧嬌恣意地說道:“欺負你怎麽了?以後再敢上我家來,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薛凝香委屈道:“蕭大哥——”

  “凝香嫂上門是有什麽事嗎?”蕭六郎打斷她的話。

  薛凝香愣了一下:“啊?我……那個……你上次幫我念了信,一直沒好生答謝你,你家裏不是沒吃的了嗎?我挖了幾個紅薯給你送來。”

  她說著,去找與自己一同摔在地上的籃子。

  蕭六郎說道:“不用了,凝香嫂,家裏還有玉米麵,你拿回去自己吃吧。”

  薛凝香咬了咬唇:“可是……”

  “都說了讓你拿回去,沒聽見嗎?”顧嬌將籃子拾起來,凶巴巴地塞回了薛凝香懷中。

  薛凝香一怒:“你……”

  “還想再吃我拳頭是不是?”顧嬌冷笑。

  薛凝香很怕這傻子又發瘋,她看向蕭六郎,希望蕭六郎做點什麽,卻見蕭六郎並沒有替自己出頭的意思,她憤憤地跺了跺腳,挎著籃子離開了。

  顧嬌含笑看向自家便宜相公:“看不出來啊,你一個小瘸子,還挺招女人喜歡。”

  蕭六郎淡淡地睨了顧嬌一眼,杵著拐杖回屋了。

  “噝——”

  傷口又疼了。

  顧嬌扶著腦袋回了自己屋。

  她坐在凳子上,摸了摸傷口,好大一道口子啊,雖不算太深,可若不及時消毒,十有**會感染,可這是古代,她上哪兒去弄那些消毒的東西?

  “要是我的藥箱還在就好了。”

  念頭剛一閃過,顧嬌便感覺自己的腦子又狠狠地抽痛了一下,這一下太劇烈,直接把她給痛暈了。

  等她醒來時,赫然發現麵前的桌上多了一個箱子。

  ------題外話------

  新文先占坑,《神醫》完結後來更它,大家記得收藏哦~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一往情深而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