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她隻是心疼他
  梁以沫卻惱羞成怒:“你這個混蛋!”

  “啪——”

  就在男人心裏鬆懈著回過頭來的一瞬間,室內響起了一道清脆的巴掌聲。

  梁以沫一邊謾罵,一邊抬手朝男人的臉摑過去後,男人竟然隨著她這一巴掌揮過來的慣性,暈倒在了床上。

  呃——是她下手太重了嗎?

  頓時,梁以沫傻眼了。

  當視野徹底適應了黑暗的環境後,借著一點微光,就會慢慢地看清室內物體的不同程度的灰黑色輪廓。

  梁以沫起身從床邊書桌的抽屜裏拿出來蠟燭和打火機,將蠟燭點燃後,立在了桌上的白色小瓷盤裏。

  窗外夜深人靜,烏雲在月亮前路過後,月光如流水般流淌入室,灑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有著一頭墨玉的短碎發,如雕的臉部輪廓裏,鼻梁高挺,幹涸的薄唇棱角分明。

  再往下,是他性感的鎖骨,精壯的胸膛……

  這個男人看起來很成熟,碎發淩亂,臉上塗抹了油彩,下巴上滿是胡渣。

  他雖不修邊幅,但難掩英俊帥氣的相貌。

  嗯……他真的很帥氣!而且還是那種成熟性感,充滿陽剛之氣的帥!

  咦?怎麽黏黏的?

  梁以沫從花癡中回過神來時,隻覺自己的雙手有點黏糊。

  她下意識地低頭,隱約可見這男人身上那擁有八塊腹肌和人魚線的腹部左側上有一道大約十厘米且血肉模糊的裂口,上麵還有血液在一縷縷地往外滲出。

  好、好多血!

  梁以沫慌忙從床頭櫃上拿起手機,準備撥打“110”時,卻又猶豫了。

  剛剛那情形……

  難道,他是在躲避仇家的追殺?!

  如果她暴露了他的行蹤,那豈不是將他往火坑裏推?!

  想到這裏,梁以沫歎了口氣。

  剛剛,他還侵犯了她,那她到底要不要收留他?

  如果不收留他,他會死的吧!

  梁以沫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決定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

  她從自己的小藥箱裏翻出棉簽、藥油、紗布、消毒酒精、手術縫合線以及手術針和剪刀。

  隨後,梁以沫去了內衛裏拿洗手液將雙手洗幹淨後,又在手上塗抹了酒精,一切消毒準備工作完畢就緒後,她便開始給這男人縫合傷口。

  她得先替他止血,幸好他腹部上的傷口不是很深,割傷沒有穿透腹部傷著內髒。

  男人似乎睡得很沉,她給他縫傷口的時候,他一聲不吭。

  傷口縫合完後,她還給他上了外傷止血藥油,再敷上了點消炎藥。

  梁以沫替他包紮傷口時,她自己的額頭上全是汗。她隻希望,等他醒來後,不要落下什麽病根就好。

  畢竟,以前,她隻是給剖腹產的動物們做過這樣的縫合手術。

  梁以沫之所以懂這些,是因為她外婆是村裏的赤腳醫生,不僅給人治病、接生,還給動物治病、接生。

  而她自幼被外婆帶在身邊,成為了外婆的得力助手。所以,她對如何應付一些外傷,還是有所耳濡目染。

  在念高中之前,梁以沫是在農村裏長大的,直到外婆去世後,她才被父母接回鎮上生活。

  梁以沫小心翼翼地處理著男人腹部上的傷口,然後拿著紗布輕輕地給他包紮著好。

  他大概是因為失血過多,才暈倒的吧!

  如果,他昏迷太久還未醒來的話,她隻能將他送醫院了。

  梁以沫心想著,剛替他剪斷傷口上的紗布,他便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謝天謝地,這家夥總算是醒過來了!

  梁以沫正鬆口氣的時候,正巧,放在一旁的手機燈光刺入他那雙點漆般的黑眸,隨即迸射出刺骨的寒光,令她不寒而栗。

  他突然坐起身,迅速出手,緊緊地鉗住了梁以沫那精致而纖細的脖子,語氣冰冷又警惕地質問:“哼,想殺我?”

  頓時,梁以沫手裏的剪刀滑落,全身僵硬。

  她額頭上的汗水,滴在了男人的手腕上,一陣屏氣凝神。

  梁以沫真怕這男人的力度沒控製好,將她的脖子給捏斷了!

  “你——你想多了,而且你受、受傷了!我隻是在救你!”梁以沫蹙起了眉頭,雙手緊緊地抓上他這隻冰冷的手腕。

  沒想到他流了那麽多血,勁還能這麽大!

  在他適應了這光線昏暗的環境後,他那雙冷冽的黑眸開始打量著麵前這個讓他戒備的女孩。

  女孩的模樣,他看不太清。但回想起剛剛與她那纏綿的吻,以及他對她產生的生理反應,讓他慢慢地鬆開了手,放開了她。

  “把手機給我!”男人突然冷冷地說。

  這男人變臉,可比翻書還快!

  梁以沫怔怔地從床上拿起手機,朝他遞了過去。

  隻見這男人從她的手裏奪走手機後,快速地撥了一串號碼,將手機貼在耳邊,接著說道:“阿凱,是我!”

  “你家門牌號是多少?”男人說著,又看向梁以沫,語氣仍舊冰冷。

  梁以沫沒好氣地回答:“1808!”

  隨後,男人接著將她報給他的門牌號報給了對方。

  他隻是說了以上那麽幾句話便將電話給掛了,然後將手機隨手扔還給了她。

  梁以沫接住手機,心裏篤定他不會再亂來了後,隨之起身離開了房間。

  她去了廚房,從冰箱裏端出一碗羹湯,放在了燃氣灶上加熱。

  梁以沫弄完後,將羹湯倒入碗中,然後拿了一個勺子放碗裏,接著端起碗重新回到了房間裏。

  一股淡淡的肉香味撲鼻而來,坐在床上的男人不禁咽了咽口水。

  梁以沫將手中的碗朝坐在床上的男人遞了過去:“喝了它,可以替你補補血。”

  男人一手端過梁以沫手中的碗,連勺子都不用,便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正巧,他餓了。

  不過,果然如他所料,不管是湯還是湯裏的肉,都很美味。

  這女人廚藝不錯!

  “這是什麽湯?”男人一邊豪爽地吃著,一邊冷冷地質問。

  梁以沫淡淡地回答道:“豬肝紅棗枸杞羹,專門補血的,很適合你。”

  豬肝!

  男人臉色稍微變了變,硬著頭皮問:“這是你特意為我做的?”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對你的愛不再飄搖》《農門團寵:丞相又真香了》《總裁太甜了怎麽辦》《李見微嚴謹》《風水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