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沈淼淼
  第四章 沈淼淼

    她不是沒有想過要把自己重生的事情和盤托出,但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了。

    至於如何解決黃河決堤的事情,還是要找一個專業的人來,想到這裏司寧的眼神一閃,她突然想起來一個人。

    屋裏燃起的安神香漸漸起了作用,司寧慢慢地沉睡了過去。

    褚瓊華和司齊明回了長公主府就來了李嬤嬤問話,“郡主今日都幹什麽了?”

    今日阿寧那丫頭處處透著不對勁,明明昨日還迷那李肅迷的不行,怎地今日就這麽輕易地放棄了。

    雖說司齊明對阿寧放棄李肅這件事情挺滿意的,但自己的女兒自己知道,阿寧這丫頭雖然沒有長性。

    但對李肅她表現出來的再也絕對和往常不一樣,不可能這麽輕易地就放棄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麽事。

    褚瓊華也十分好奇。

    李嬤嬤沒什麽好隱瞞的,答道,“今日晌午過後,郡主就帶著露珠去了望鶴樓。

    回來後不知怎地就大哭了一場,然後就鬧著要進宮。

    老奴事後派人去望鶴樓查問過,說是今日下午望鶴樓有一場詩會,郡主應當是在詩會上受了委屈。”

    要知道郡主可是最煩舞文弄墨了。

    “知道了,退下吧。”褚瓊華聞言心頭自是不忿,但多年來的教養讓她不至於喜形於色。

    李嬤嬤告退之後,司齊明氣的不行,“我就說阿寧今日怎會是那副樣子,原來是受了欺負!

    不行!我定要去替阿寧討回公道。”

    司齊明氣的直接站了起來,褚瓊華斜了他一眼,“坐下。”

    “……哦。”司齊明聞言就像是一個漏了氣的氣球似,“瓊華,難道就這麽看著阿寧受欺負不管嗎?我可看不得咱們閨女受委屈。”

    褚瓊華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那你打算如何替阿寧討回公道。”

    “自然是打一頓。”司齊明撞了撞拳頭說。

    “就知道你會這般說,以阿寧的身份那些人哪裏敢明麵上針對她,定然是拐彎抹角地嘲諷了一番。

    你這般去了,不就是上趕著承認了。”

    褚瓊華話音一轉,附耳對司齊明說,“不過既然做了,自然是要付出代價的,這樣,你這樣……然後……”

    褚瓊華越說,司齊明的眼睛越亮,這樣好啊!

    於是,在往後的幾天了,那日參見了詩會的且對司寧冷嘲熱諷的人的阿爹都被司齊明用“友好”的方式交流了一下武藝。

    不過這是後話了。

    重生歸來的司寧早就忘記了詩會上的事情,畢竟那段記憶對她來說已經有些遙遠了。

    第二日,司寧洗漱好之後陪太後用完早膳,趁著各宮的主子還沒來請安就早早地回了自己的房間。

    太後也知道她最不耐煩應付這些,自然也由著她。

    房間內,司寧托著腮坐在椅子上,眼睛看著窗外,心思卻不知道又到了哪裏。

    一旁的露珠看著發愁,郡主這是怎麽了,怎麽好像一夜之間就多了很多她不知道的心思。

    往日裏的郡主是活潑開朗的,如今卻有一種孤單寂寥的感覺。

    露珠上前遞上茶杯,“郡主,這是太後剛送來的雨前龍井,聽說是杭州那邊剛剛送來的。”

    杭州,南方啊——

    司寧拿起茶蓋輕刮著茶水,蒸騰的熱氣撲在她的臉上,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再有幾日就是桃花宴了吧。”司寧突然開口問道,手中傳來的溫熱,讓她緊繃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

    昨日她入睡前,總擔心這一切不過是場夢,如今心中的疑慮才放下,她是真的被上天眷顧了。

    “還有兩日,郡主可要參加?”露珠猶豫了一下問道。

    往常這種無聊的宴會郡主肯定是不會參加的,可聽說這次桃花宴李侍郎會參加。

    所以郡主從七日前就開始準備了,可昨天郡主說的話,又讓露珠不確定了。

    “皇後娘娘攢的局,自然是要參見的。”司寧飲下手中的茶,說道。

    上一世她參加是為了李肅,這一次是為了她自己。

    聽司寧這麽一說,露珠眼中閃過了然,她是知道郡主在李侍郎身上耗費了多少心思的。

    她就說郡主不可能這麽輕易地放棄李侍郎的。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桃花宴就設在宮中,司寧這兩日就留在了慈寧宮,每日不是陪陪太後,就是去陪建章帝,日子過得相當輕鬆快活。

    司寧進宮的消息,自然瞞不住後宮那些女人。

    對於這個比皇子、公主還受寵的司寧,後宮中的女兒多是心中嫉妒,表麵上又不得不熱情的。

    所以,司寧在慈寧宮的這兩日,受到了不知凡幾的來自後宮娘娘們的禮物。

    不過對於司寧住在皇宮的事情,她們倒是沒有覺得哪裏不對勁,畢竟她往日也沒少住。

    皇後倒是隱約察覺到了些什麽,但她今日忙於桃花宴的布置,對她的注意也就從腦海中一閃而過。

    她是皇後,司寧再受寵也不過是一個郡主罷了,她不認為她能威脅到她。

    兩日的時間轉瞬即逝,眨眼間就來到了桃花宴的日子。

    桃花宴,桃花宴,自然有賞桃花的意思,所以擺宴的地方就在桃園。

    但桃花宴的主要目的其實是為了給適婚的男女提供一個見麵的機會,要是有看對眼的,那自然是一段佳話。

    看時辰差不多了,司寧吩咐露珠帶上披風,然後出發去桃園。

    其實她今天想去的並非是桃園,而是桃園外的鹿泉湖。

    她記得沈淼淼就是在那個地方被褚嘉靜欺負的。

    褚嘉靜仗著自己的母妃是貴妃,性情驕縱,飛揚跋扈慣了,平日裏就愛欺負小宮女。

    也是沈淼淼倒黴,第一次進宮就遇上了她那個煞神。

    還記得那時候,她怕李肅真的在桃花宴上和別的貴女看對眼了,所以早早地就來了桃園。

    李肅來到是來了,不過隻來了一下,很快就離席了。

    李肅走後,她也懶得再待下去,畢竟她同在場的其他女眷向來是說不到一處去的,還不如離開呢。

    她就是在離開的時候發現了躲在鹿泉湖中不敢上岸的沈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