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番外6
  霍聿言從小就懷疑,自己可能不是爸媽親生的。

  ……

  這個結論來源於童年的不幸遭遇。

  年幼的霍聿言十分不理解一些事。

  比如,為什麽明明家裏有傭人也有大廚,他卻要早起踩在凳子上端著鍋,給他媽媽煎五分熟的溏心蛋。

  “我這是在鍛煉你。”媽媽搓著麻將道,“不然你以後娶不到媳婦結不了婚的,飯都不會做,誰要你?”

  飯都不會做,誰要你?

  ——這句話振聾發聵。

  結婚這個事,從此在年幼的霍聿言心裏成為了一道濃重的陰影。

  婚姻竟然是這麽可怕的東西。 首發網址

  如果他結了婚,可能要天天給人做飯、按摩、端茶倒水、殷勤奉承——像他爸那樣,在家裏都抬不起頭來。

  光是想想他就打了個哆嗦。

  他不想再每天早起給人煎蛋了。

  霍聿言握了握拳。

  年紀輕輕,他就成了不婚主義者。

  這事說來還是有些家學淵源的。

  他媽媽唐女士,一個將及時行樂寫在DNA裏的旅遊狂魔,自從他上小學以後,霍聿言能看見她的次數十分有限,倒是時不時收到從世界各地寄回來的包裹,昨天還從北美洲寄了一堆包包回來,今天就能跑到南非去看野生動物。

  那個時候他爸還是霍家的掌權人,說一不二,威嚴日重,人人都怕他這個鐵麵無私的老總,說比上一任霍總還要強幹,誰被他看一眼都慫。

  在外麵他西裝革履,厲聲嗬斥,晚報和新聞上刊登他眉頭微皺的嚴肅模樣,配字知名鐵腕企業家。

  霍聿言陷在沙發裏看著報紙就撇撇嘴。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他爸在家裏是個什麽德行,他都沒眼看。

  門鎖響了。

  霍爸爸人還沒進門,聲音就沒壓住,整個人顯而易見的飄了,“太太,今天預定了那家餐廳,咱們幾點出發?”

  唐女士的聲音遙遙飄來,“哪家餐廳?”

  霍爸爸:“……就是你喜歡的那家。”

  “我喜歡的多了去了。”

  “扇貝海蜇做得很好吃的那家!”

  “哦,想起來了。”唐太太敷衍道,“今天什麽日子你這麽主動?”

  霍爸爸默了默,再開口時,竟然有點委屈。

  “……太太,結婚十周年紀念日啊。”

  唐女士這才恍然大悟。

  的確也算得上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唐女士愉快地答應了他的邀請,兩個人收拾收拾就準備出門了。

  霍聿言本以為他們出門前會叫上自己,還特地坐直了一點,把報紙翻到下一頁的國際要聞版,假裝開始學英語。

  但直到關門聲響起,他也沒聽見父母叫自己一句。

  ……

  他這麽一個大活人就這樣被忽略了。

  甚至都沒問問他晚飯怎麽辦。

  霍聿言表情麻木。

  算了。

  同樣的事情經曆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家庭地位這個事,強求不來的。

  他也隱隱約約從他爸嘴裏聽過一些爸媽當年的愛情故事。他爸回憶起來的時候是很激動的,甚至可以說是光彩煥發。

  每當講述到自己如何追到了唐女士這個結局的時候,他都滿麵發紅,有點扭捏。

  以至於霍聿言直到長大成人也不知道他爸到底是打通了什麽關節,唐女士才能看上他的。

  他看著親爹的地位日漸降低,隻覺得婚姻越發可怕。

  他絕對不要結婚!

  秉持著這個信念,直到二十七歲,霍聿言連一場戀愛都沒談過。

  但他也沒想到自己會在二十七歲這年跳過談戀愛流程,直接進入婚姻囚籠。

  ——都怪他爺爺。

  都什麽年代了還搞包辦婚姻那一套,不去相親就死皮賴臉威脅,他拗不過這老頭,本來隻抱著敷衍一下的態度去見見麵試試看,勸退女方他就能全身而退了,別人不喜歡他那就不是他能努力的事情了,對吧!

  然後他就這麽見到了沈雲棠。

  然後就這麽稀裏糊塗地結了婚。

  甚至到現在,結婚兩周年了,他還是不知道當初到底是怎麽就領了證的。

  ……

  婚後生活如霍聿言所想,他的地位果然很低。

  畢竟他也曾經肖想過一家之主的位置,也試圖用威嚴來鎮服家裏所有人。

  但現實……

  霍聿言彎腰站在床邊,毫無辦法地小聲訥訥:“……睡吧。”

  “明早還要去見我媽呢。”

  “早點睡吧沈小姐?”

  床上的人不為所動,甚至又翻了個身繼續看電影。

  已經夜裏十二點了,沈雲棠的作息是漸漸被同化得和當代年輕人別無二致,不過零點都算前半夜。

  霍聿言看著她的背影沉默。

  半晌,他悶不吭聲往床邊一坐,床墊微微下陷,而沈雲棠甚至都沒回頭看他一眼,這沉默,將他的委屈放大再放大。

  他情不自禁又想起了自己小時候。

  別人家都是父母催著孩子早點睡,他小時候倒是全家最自覺的一個。有一年要開家長會,難得唐女士和他爸都有空,答應了要一起去。霍聿言很開心,早早就洗漱好乖乖上床睡覺了。

  等他半夜口渴醒來,夢遊似的摸去樓下一看,他那對父母竟然還在美滋滋地看電視劇。

  主要是他爸陪唐女士看。

  年幼的霍聿言繃緊小臉,一手扶著樓梯扶手,一手抬起手腕上的電子表看了看。

  淩晨一點半。

  他又麵無表情地放了下去。

  習慣了。

  此刻,他坐在床邊,心頭被童年的悲戚席卷。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和下來,回頭剛想繼續勸勸沈雲棠,一轉眼就看見她已經睡著了。

  雙手壓著被子,陷在柔軟床鋪裏,睡得正香。

  壓根也沒有注意到他的愁雲慘霧。

  霍聿言:“……”好的。

  他也賭氣扯起被子蓋上,蒙頭睡了下去。

  睡意昏沉裏,朦朦朧朧地感覺有人抱住了自己。霍聿言意識不清醒,以為是小時候養的小貓在騷擾他,還縮了縮,把自己弓起來。

  這一夜並不好過。

  他做了很漫長的一場夢,夢見自己又回到了小時候,隻是家裏不僅有唐女士,還多了個看上去年紀還小的沈雲棠。

  兩個人並排坐在沙發上,麵無表情,卻異口同聲地喊他去做早飯。

  霍聿言在夢裏翻來覆去反反複複的煎了百八十個蛋,終於嚇醒了,冷汗涔涔。

  等他清醒過來一看,天還沒亮,透著釉質的藍色,才剛剛冒了點光出來。

  他在被窩裏一動不動地僵停了良久,等到體溫恢複正常,這才意識到什麽。

  他睡夢裏抱住他的。

  ……不會是沈雲棠吧。

  霍聿言小心翼翼回過頭,看見沈雲棠已經蜷成了一團,貼在他背後,睡得很沉。

  難得看見沈雲棠這個樣子。

  霍聿言有點怔。

  他幹脆翻了個身。

  沈雲棠好像被他吵醒了,不悅地掀起眼皮,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又合上眼。

  霍聿言心裏還堵著生氣和後怕。在夢裏煎了幾百個蛋的恐懼感仿佛還在纏繞著他,他盯著沈雲棠的臉看了很久,忽然覺得這是沈雲棠能幹出來的事。

  憂患意識加劇,霍聿言沒忍住,開始小聲嗶嗶。

  “沈雲棠,我做夢了。”他理直氣壯。

  沈雲棠敷衍地閉著眼嗯了一下。

  “你不想知道我做的什麽夢嗎?”

  沈雲棠很顯然不想知道。

  霍聿言更氣了。

  他決定開始胡謅吸引她的注意力:“我夢見謝雲庭過得很慘,孤獨終老。”

  沈雲棠再次敷衍地嗯了一下。

  “這你都不感興趣?”霍聿言詫異,“不問問細節嗎?”

  “不想知道他過得有多慘?怎麽孤獨終老?他有多後悔——”

  沈雲棠把枕頭摁在了他臉上。

  “不感興趣。”她眼睛終於睜開了一點,透著困意,不耐煩道,“睡你的覺。”

  霍聿言唔唔掙紮了一下才從她的枕頭底下鑽出來。

  雖然被她訓了,但霍聿言看著沈雲棠合上的雙眼和微皺的眉頭,不知道怎麽的,突然一下子。

  ……還有點高興。

  沈雲棠對謝雲庭完全不感興趣。

  可她會抱著他睡覺。

  霍聿言越想越高興。甚至完全睡不著了。

  他翻來覆去輾轉反側,一下想那幾百個煎蛋,一下又想沈雲棠的那句話,心裏甜滋滋的冒泡。

  甚至沒忍住笑出了聲,又被沈雲棠的枕頭一頓暴打。

  霍聿言這次有了經驗,護住頭,等沈雲棠打完,把枕頭接過來抱在懷裏。

  他抱著枕頭轉了個身,背對著沈雲棠。這樣她要是再生氣,就沒有道具可以製衡他了。

  霍聿言就這麽抱著枕頭睜眼到了天亮。

  快到沈雲棠起床的時候,他忽然頓了頓,有點別扭地坐起了身。

  等到沈雲棠起床,困倦地下了樓,就看見霍聿言係著圍裙,從廚房裏走了出來,手裏還端著個盤子。沈雲棠一看,是個煎蛋,看上去經驗挺豐富,煎得還帶幾分溏心,嫩生生的。

  沈雲棠抬頭看了看他,挑了下眉。

  “你又幹什麽壞事了?”

  霍聿言:“……沒有壞事,快吃吧你。”

  沈雲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低頭,咬了一口煎蛋。

  “好吃嗎?”霍聿言問得矜持,好像不在乎她的回答。

  “還行吧。”沈雲棠吃得專注,但還是一如既往的挑剔姿態。

  霍聿言就知道她會這麽說,一邊無語地解著圍裙,一邊看著她吃早餐。

  心裏卻不知不覺,有些別扭地想著,如果是給她煎蛋,也不是不行。

  當然,如果每天都要煎,那還是要考慮一下。

  ——每周還是要休息兩天啊!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