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沈雲棠上輩子過得很好。

  漂亮又有錢,很多人愛她。人生美滿到都不知道自己還缺什麽。

  直到一朝莫名其妙穿書之後,沈雲棠知道了。

  她可能缺德。

  ……

  巨大落地玻璃窗下,陽光灑在一個美人的身上。她臉龐白皙,嘴唇紅潤,睫毛纖長,合上眼時有種驚人脆弱的美。

  她穿著絲綢睡衣躺在被子裏,麵容安詳。

  雖然她並沒有死。

  但沈雲棠覺得,估計也差不多了。

  【你穿書了,穿成了一本爽文裏的瘋批作精女配。】

  【爽文的意思是女主將會打臉所有反派炮灰,走上人生巔峰。】

  【瘋批作精的意思是你不太討人喜歡。】

  【女配的意思是你不是主角。】

  聽到這裏,她的耐心已經開始倒計時。

  沈雲棠在哪裏都是主角,不可能有配角這一說。

  【你在書裏,是泡澡都要用鮮牛奶,三天換一個廚師,虐待丈夫那寄居在家裏、未來會成為大佬的弟弟,還時不時找上商業大佬老公公司鬧事的極!品!作!精!】

  【最後會被溫柔善良的小太陽女主對比打臉,人人厭恨,下場淒慘!】

  沈雲棠終於皺起了眉,纖長眉彎下,漂亮眼眸中透出嫌棄——

  “才不要。”

  係統心想這個人很上道,繼續說:【所以聽我的,從討好弟弟開始……】

  沈雲棠皺著眉:“牛奶泡澡有腥味,我隻用一克八萬的純手工精油。”

  “我的廚師從十年前開始日日為了我的口味學習精進,菜係隨我的心情變化而變,不習慣外人。”

  “什麽弟弟,住在我家就要守我的規矩,我睡美容覺不喜歡家裏有一盞燈,他能八點上床睡覺嗎?不能就滾出去。”

  “老公?誰要管一個臭男人的事?”

  【……】

  【???】

  她剛說什麽?啊?

  這是什麽宿主啊?原主是作精還是她是作精啊??

  係統還在震撼地思考,就和沈雲棠失去了聯係。

  落地玻璃窗下的美人醒了過來。

  沈雲棠看著已經大開的窗簾,刺眼的日光,還有這個房間裏暴發戶一般的裝修,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是遭報應了。

  不知道是她那個塑料妹妹還是小心眼前未婚夫在暗地裏詛咒她,好極了,她還真的穿書了。

  她冷著小臉坐起來,堵著氣轉過眼,就看見床邊半跪著一個滿眼陰鷙的少年。

  和她對上視線之後少年愣住了,剛抬起的手不知所措,僵在半空。

  這個小男孩看著十六七歲的樣子,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就是單薄了點,陰氣沉沉了點。

  不知道原主怎麽回事,這樣不妥帖的人也請。

  連蓋個被子都這麽慢,她都醒了還在床邊愣著。

  心情極度不好的沈雲棠掠了這個沒眼色的侍應一眼,將腿從被子裏挪出來,聲音又嬌又亮:“沒長手嗎?給我穿鞋。”

  話語是毫不客氣的嗬斥,可她聲音軟綿清甜,連生氣也生得不讓人討厭。

  她皺眉,極不耐煩,可明亮的杏眸裏還有淚光。

  而霍溪淮卻被這柔軟的聲音激得渾身冰涼,僵在了原地。

  他剛剛從一年後重生回來。一年後的他,已經被沈雲棠折磨得精神崩潰,不得不送去接受心理治療。

  而那時的沈雲棠已經被哥哥霍聿言厭棄,忍無可忍地離了婚。

  沒有了霍家的錢財權勢保護,她流落街頭,潦倒不堪,最後誤入歧途。

  霍溪淮剛剛冷眼看著這個折磨自己的人終於得到報應,下場淒慘。而他轉眼就重生了,回到了一年前,沈雲棠正要開始變本加厲的時候。

  現在這個曾把自己折磨得痛苦不堪的人正活生生地坐在自己麵前,垂著柔弱而纖細的脖頸,伸出雙腿,白皙的皮膚裸露在他眼下。

  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霍溪淮知道,穿鞋隻是個開始,沈雲棠等下一定會找借口加倍羞辱他。

  前世有一次,她就是這麽把尖銳的鞋跟摔到了他的臉上的。

  霍溪淮的手微微發抖,重新襲來的陰影和改變人生的決心,讓他的動作變得非常沉重。

  最終,他彎下了頭,拾起家居拖鞋輕輕套在她的腳上。

  他已經不是上輩子的霍溪淮了。

  他倒要看看,沈雲棠能繼續耍出什麽花樣。

  霍溪淮默不作聲,一手抬著沈雲棠的腿,一手將絲質的拖鞋往上套。

  這雙腿很漂亮,修長纖細,骨肉勻亭。腳趾上塗著紅色的甲油,看不見一絲疤痕瑕疵,養尊處優到了極致。

  溫熱柔膩的肌膚和絲緞的鞋麵,竟不知道哪個更柔滑。

  穿好鞋,沈雲棠的腳被他輕放到地麵上。

  長長的睡裙從膝蓋上方垂下來。

  霍溪淮緊盯著地麵,脊背開始慢慢繃緊,手緊握成拳。

  ……開始了,馬上就要迎來這個人的疾風驟雨。

  他的臉上,曾經挨過不知道多少次她的耳光。

  這次,她會用什麽理由發難?

  ……

  沈雲棠站了起來。

  沈雲棠越過他就往外走,還一步三扭。

  門緊閉著,她看了眼沒有隔溫套的手把,蹙眉,微微側頭道:“給我開門。”

  霍溪淮愣住了。

  沒有理他?

  他設想過無數種反應,也設想好了反擊的結果。

  但沒有。一個他想象中的展開也沒有發生。甚至沈雲棠還嬌氣地對他說:給我開門。

  錯愕中,他被沈雲棠的目光對上。

  霍溪淮靜了靜,伸直雙腿站起來,走到她身邊擰開了門。

  沈雲棠從他身邊走了出去。

  撂也沒撂一眼。

  霍溪淮望著她纖細的背影,目光漸漸加深。

  這次是什麽路數?

  改用忽略戰術?還是想孤立他,讓他在家裏做個隱形人?

  前世有這一部分嗎?

  霍溪淮的記憶混亂了起來。

  沈雲棠沿著旋梯下了樓,正打量著中央懸掛的枝形吊燈,下麵就一堆人忙不迭地打招呼。

  “太太好!”

  “太太好!”

  每個人都膽戰心驚的,唯恐晚說了一步,讓這位祖宗不高興。

  沈雲棠頓了頓,繃著小臉穿過大廳。

  其他人反倒鬆了口氣,太好了太好了,太太今天居然沒挑刺!脾氣變好了!

  管家連忙迎上來,說:“太太想先泡澡還是先用餐?都為您準備好了。”

  沈雲棠對於用別人的身體穿別人的衣服這件事非常膈應,猶也沒猶豫,選擇了泡澡。

  “給我準備一身全新的衣服。”沈雲棠說。

  管家點頭應是,也鬆了口氣。

  常規操作,都習慣了,不是立馬準備一身手工定製的禮服就行。

  等她被前呼後擁地送進浴室裏之後,沈雲棠看著浴缸裏白花花的牛奶,才:“……”

  忘了,原主是用鮮牛奶泡澡的奇葩。

  她無可忍受,在轉頭離開和留下之間,還是選擇先衝個澡。

  等她出去,一定立馬把她慣用的精油買回來。

  然而脫下衣服,沈雲棠卻發覺了不對。

  ——太像了。

  從頭到尾,從頭發絲被保護得良好的質感到腳趾上昂貴的甲油膠,甚至身體上的痣和尺寸,和她自己完全吻合,毫無差別。

  這是她自己的身體。

  不是原主的。

  沈雲棠頓了頓。

  霍宅裏衣物儲存量極大,堪比商場。女傭從衣帽間裏找出四套全新的衣服,燙好掛在衣架上推了出來。

  浴室外的隔間裏,幾個女傭抱著嶄新的浴巾,忐忑地等著沈太太出來。

  “你說太太今天想用法蘭絨的還是竹纖維的?”

  “不知道,不過不管是誰中了彩,我們其他人都不會忘了她的。”

  “遇到這種主家,也是我們倒黴。”

  “希望先生什麽時候甩了她就好了。”

  原著的設定裏,這位女配每天會隨心情挑選浴巾材質,拿到她不喜歡的材質的傭人就會被開除。

  如果沈雲棠知道了,一定會很想翻白眼。

  什麽傻逼設定。

  這位嬌貴的太太也太流於表麵了。

  哪個有底蘊的家庭是傭人常來常往的?

  小聲議論間,沈太太出來了。

  在她們手中捧的浴巾裏,沈雲棠選了最柔軟的那一條,幾個傭人趕緊拿著浴巾,動作小心得不能再小心地為她擦幹淨。

  而另外一個,卻麵若死灰。

  等到沈雲棠擦完換上衣服後,她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卻都不敢哭,強行忍住。

  沈雲棠抬眼就看見這個麵色奇怪的人,看了她好幾眼。

  那個女孩更害怕了,兩腿發抖。

  工作難找,這樣好待遇的工作更難找,哪怕有這麽個難伺候的太太天天挑剔,誰也都不想離開霍宅。

  但沒辦法,就是這麽倒黴。

  然而那位本該大發雷霆的沈太太卻僅僅是那麽看了她幾眼,扣好最後一個紐扣,就走了出去,沒說一句處置的話。

  留在她印象裏的隻有那張過分漂亮的麵孔。

  秦雪愣了愣。

  她留在原地,直到其他人都收回了憐憫的目光離開了,才趕緊抹抹眼淚跟出去。

  該不會是要在所有人麵前責罵她吧?

  要真是那樣,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秦雪跟在眾人身後走到了大廳裏,隻見這位梳洗一新的沈太太站在正中央的吊燈下,抬起手來,拍了拍。

  “站好。”

  她聲音很甜,沒什麽攻擊性,雖然氣勢十足,但顯得像是裝狠的小女孩。

  但聽她這麽一說,所有人立馬跟軍訓似的整隊,肩膀挺得筆直,惴惴不安地看著她。

  ……又是要發表什麽高見了?還是頒布什麽新的行為準則?還是,要辱罵誰?

  秦雪咬著舌尖,緊張地站在了角落裏。

  沈雲棠掃視了一眼,二十三個人,各司其職,看起來勉強過關。

  但如果狗係統真的讓她以後要在這裏生活,那還需要一些整飭。

  “聽好了。”沈雲棠說,“我對生活品質的要求很高,為了保護皮膚必須八點全宅熄燈,所有人上床睡覺,不能弄出聲音。”

  “……”

  “……”

  “還有,我不喜歡鮮牛奶了。”沈雲棠凝重地講出這個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問題,“以後去聯係製精油的大師,我要手工精油。”

  管家猛地醒過神,趕緊點頭記下。

  “就這樣,有什麽意見嗎?”沈雲棠總結陳詞。

  下麵一片安靜。

  良久,管家才小心翼翼道:“就、就兩條?”

  沈雲棠抬起眉梢:“你想要多少條?”

  管家趕緊搖頭,“沒有意見,沒有意見。”

  那張看上去脾氣就不太好的美人臉上,露出一個不知是嘲弄還是無語的笑容。

  她甩甩頭發,轉身上樓。

  其他人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後才開始嘩然。

  “太太剛才說什麽?”

  “……以後我們隻有兩條行為準則了??”

  “八點就能睡覺???”

  “我是來到了天堂嗎?”

  每個被沈太太噩夢折騰過的人都陷入了不真實的困惑。

  秦雪也錯愕地盯著自己手上的浴巾。

  “太太……太太沒說要開除我?”

  “……我可以留下來了?”

  還沒來得及消化,樓上就傳下來一道怒氣衝衝的聲音——

  “第三條,不允許叫太太,叫沈小姐。”

  “……”

  眾人再度陷入靜默。

  而站在角落裏,一直沒被沈雲棠注意到的霍溪淮,看著自己曾經被她抽滿血痕的雙手,目光變得幽靜了起來。

  ……她到底,想幹什麽?

  趁著沒人注意,霍溪淮上了樓。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